這幾個女孩穿的還是秋衫,山頂風大,吹的有些發抖的樣子,臉色都變青了。

「龍永軍,你去交代後面後勤組的人,那六隻兔子的皮毛給完整剝下來,兔皮給秦雨,鄧曉,陳菲一人一張,給自己做衣服吧。」

三個女孩子一聽,可開心了。

一想到那白色毛茸茸的兔毛,內心就暖暖的。

龍永軍答應了一下,突然問道:

「八張兔皮呢,我也做一件吧?」

楊嘯直接給了他一個白眼:

「你年輕力壯,基因發展水平如此高,吹下風就會凍死你啊?那兔皮你別想了,黃雯,代雲,陳璐,還有肥肥她們能夠用上的。」

秦雨等人看著龍永軍偷笑。

龍永軍不服氣,說道:

「肥肥那麼肥,脂肪厚,哪裡用得著兔子皮啊?」

就在此時,天空突然傳來「呃」的一聲尖叫,眾人望去,之間一隻大鳥向山峰飛來。

秦雨和鄧曉立即站起來,運轉獸魂,騰空而起,去追殺那大鳥。

那大鳥似乎一定都不懼怕,直接對著兩人就沖了過來。

秦雨和鄧曉立即對大鳥展開圍攻,羽箭嗖嗖,破空而出。

秦雨和鄧曉的敏捷,力量都有所提升,羽箭技能也已經提升到了4級,攻擊距離也已經達到了70米以上。

那大鳥樣子很兇悍,雙翅一展,左右翅膀各自發射出一支羽箭,那羽箭距離兩人數米遠處的時候,突然轟地一下化著了一團火焰。

「這是火焰羽箭啊!」

楊嘯等人站在山頂觀戰。

秦雨和鄧曉與半空中的大鳥展開激戰,雙方不相上下。

兩人詐敗,向山峰飛來。

楊嘯彎弓搭箭,陳菲冰球在手,只有龍永軍無法遠程攻擊。

秦雨兩人越飛越近,大鳥在身後不斷發射火焰羽箭追趕。

楊嘯視力驚人,等大鳥距離山峰百米左右的時候,楊嘯看得真切,感覺這大鳥的樣子似乎很熟悉。

楊嘯正在搜索回憶,秦雨和鄧曉已經飛回到了山峰頂上,楊嘯不再思考,本能彎弓射箭。

楊嘯的羽箭已經是6級,箭在距離大鳥數米處突然炸開,化為7道箭影。

那大鳥猝不及防,被兩道箭影射中,發出一聲凄厲的尖叫,展翅轉身逃去。

秦雨和鄧曉怎麼會放棄這麼好的機會?

兩人早就從半空中迂迴,截住了大鳥逃走的方向,羽箭連發不已,猶如雨點一般射向大鳥。

楊嘯這邊趕緊補上幾箭,那大鳥又中了數箭。

不過,大鳥的防禦似乎很好,身中數箭依然可以頑強飛行作戰,口中不斷尖叫呼喚。

大鳥很聰明,儘力飛離山峰,讓楊嘯的箭無法射中它,面對秦雨和鄧曉的羽箭,它似乎並沒有那麼害怕。

片刻之後,空中傳來一聲更大的叫聲,

「呃——」

楊嘯內心一震,舉目望去,遠處岳山主峰方向,一個大黑點正快速向這裡飛來。

楊嘯腦海突然一道光亮閃過。

「這不正是前些日子在水潭抓起那些羅菲魚的巨鷹的叫聲嗎?難怪看著大鳥面熟啊,它不正是一頭小一點的巨鷹嗎?」

糟糕!

楊嘯內心暗叫一聲,對著空中大喊:

「秦雨,快回來,危險!」

「鄧曉,快回來,危險!」

(晚上還有2更!求訂閱,求支持!)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中文網】,為您提供精彩閱讀。

一秦雨和鄧曉殺得正興起,哪裡會注意到有什麼危險,兩人想著趕緊把這頭變異的大鳥給打下來,又可以好好烤著吃了。

呃——

被兩人圍攻的變異鳥不斷慘叫呼喚,遠處的那個黑點快速飛來,變得越來越大,同時不斷發出尖叫,回應被圍攻的變異鳥。

在秦雨兩人的羽箭圍攻之下,本已受傷的變異鳥逐漸無法招架。

遠處的黑點快速飛來,模樣逐漸清晰。

楊嘯看得明白,正是那天從水潭中抓走羅非魚王的巨鷹。

楊嘯焦急地大喊:

「秦雨,鄧曉,快回來!」

秦雨聽到楊嘯的呼喊,終於意識到某些危險。

就在此時,半空中傳來一聲尖叫,龐大的巨鷹展開四五十米長的翅膀,猛然飛臨,雙翅一抖,數支羽箭破空而出,分別射向秦雨和鄧曉。

楊嘯一看,這完蛋了,當即也不管有用沒用,彎弓搭箭,對著遠處的巨鷹射去。

只不過,楊嘯的箭根本無法射那麼遠。

秦雨兩人感覺周圍傳來的尖銳破空之聲,回頭看到了那龐然大物的巨鷹,頓時驚恐萬分,立即展翅躲避。

那巨鷹射出來的羽箭速度極快,瞬間來到兩人身後。

噗嗤,噗嗤……

秦雨和鄧曉兩人紛紛中箭。

鄧曉距離山峰較近,努力掙扎了幾下,勉強飛到了山峰頂上,直線下墜。

而秦雨距離山峰較遠,撲騰了幾下,無法飛過來,身體已經下墜。

下面是一百多米的山谷。

楊嘯手中的箭不斷向巨鷹和那頭小鷹射去,阻止巨鷹繼續撲過來攻擊其它人。

陳菲和龍永軍搶過去,扶起受傷的鄧曉。

「趕緊往樹林裡面躲避,拔掉身上的箭,喂鄧曉吃下下血丹。」

楊嘯大喊道。

陳菲和龍永軍兩人聯手,將鄧曉背入樹林,快速跑去,在一處茂密的樹林地底下隱蔽起來,龍永軍三兩下拔掉了鄧曉身上的羽箭,陳菲早就拿了一顆小血丹喂入了她的嘴中。

鄧曉臉色慘白,全身都是血跡,氣息微弱,吃下小血丹之後,總算是緩過了一口氣。

山峰頂上,楊嘯不斷射擊那頭巨鷹,那巨鷹雙翅一扇,數支羽箭飛翔楊嘯,楊嘯知道厲害,趕緊向樹林裡面飛奔而去,就聽得身後的大岩石上想起了一陣轟轟的響聲,那是火焰羽箭爆炸的聲音。

受傷的小鷹不斷哀鳴著,似乎受傷不輕。

巨鷹無暇追擊楊嘯等人,展翅飛到小鷹的身下,輕輕托起小鷹,展翅飛向遠處的岳山主峰,片刻之後就消失了。

楊嘯看了一眼鄧曉,吃下小血丹之後,氣息逐漸有些好轉了。

「陳菲,你在這兒照顧鄧曉。」

「龍永軍,你和我立即下到山谷去找秦雨。」

秦雨墜落的地方是一處山谷,楊嘯現在山峰,要下到山谷必須先順著山坡下到山腳,從山腳在步入到山谷之中。

「唉,如果現在黃雯姐在就好了,她可以直接飛下山谷尋找秦雨。」

陳菲說道。

「黃雯等人正在外面執行驅散濃霧的任務,一時半會也找不到,或許鄧曉傷勢好得快點話,也是可以幫上忙的,如果鄧曉傷勢恢復的比較慢,天色又黑了的話,你們就直接沿著山路回去。」

陳菲點點頭。

楊嘯當即和龍永軍兩人快步跑下山,從山腳在轉入山谷。

這山谷平日里也是草叢叢生,人跡罕至之地,末世之後,更是沒有人來這兒,現在是秋冬之際,一人多高的草叢已經枯黃,倒在山谷裡面,灌木叢隨處可見。

楊嘯發現,從山峰望山谷一目了然,可是,人在山谷裡面尋找東西卻非常困難,首先視野就受到了限制,到處都是十幾米高的大樹。

兩人急切地尋找了半個多小時,進入沒有找到秦雨的蹤跡。

「見了鬼了,人去哪兒了?」

兩人又在山谷找尋了半個小時,還是不見秦雨的蹤跡。

「老大,你看頭頂上的山峰,秦雨當時距離山峰有四五十米遠的距離,她墜落下來,有沒可能飄落到附近的樹林裡面?」

龍永軍指著頭頂上的山峰比劃道。

「我覺得很有可能,我們趕緊進入那邊的樹林尋找,也不知道鄧曉怎樣了,如果她恢復了就可以飛下來幫助我們尋找,有她在的話會快很多。」

兩人快速想附近的樹林跑去,突然聽到頭頂上一聲凄厲的叫聲,抬頭一望,巨鷹展開雙翅,再次來到了山峰之巔。

「我靠,陰魂不散啊?」

楊嘯拉著龍永軍趕緊躲入一處灌木從中,緊張地抬頭望著天空。

戰錘神座 龍永軍悄聲問道:

「老大,什麼情況?」

「我怎麼知道。」

「我有個不好的預感。」

「嗯?」

「那頭小鷹估計是它的孩子,被你射死了,所以巨鷹前來報仇了。」

楊嘯一愣,扭頭看了一眼龍永軍。

龍永軍嘿嘿一笑:

「我也就是猜測,否則,這巨鷹現在應該救助自己的孩子啊,它飛回來幹什麼?」

楊嘯突然想起山峰上養傷的陳菲和鄧曉,內心不由得一陣緊張,只希望這兩個女孩繼續安靜躲藏在樹林中,不要輕易跑出來。

那巨鷹在山峰上盤旋了一陣,四處飛翔,似乎尋找這什麼,半個小時之後,巨鷹尖叫兩聲,展翅飛走。

楊嘯抹了一下額頭的冷汗,和龍永軍趕緊從灌木叢中鑽出來,向附近的樹林快速跑去。

龍永軍猜測的沒錯,秦雨真的就墜落在了樹林之中,楊嘯找到她的時候,她已經處於昏迷狀態,奄奄一息。

「龍永軍,你去附近樹林找一塊空曠安全的地方,砍一些樹枝,準備晚上的篝火,知道怎麼做嗎?」

龍永軍跟隨楊嘯一個多月了,在野外生存方面已經很熟練了,當即點頭離去。

農女匪家 楊嘯扶著秦雨坐在地上,依偎在自己懷裡。

秦雨身上中了三箭,其中一箭射中了胸口位置,距離心臟也就差了幾厘米。

楊嘯將她大腿和左肩的羽箭拔出來,然後準備拔掉她胸口的羽箭。

可能從樹上墜落的時候掛著樹枝,胸口的羽箭差不多已經折斷了,只有一點連接在一起,楊嘯輕輕一扯,羽箭的頭部沒有扯出來,後面的部分直接就斷掉了。

那折斷的斷口幾乎這貼著秦雨的胸部的,羽箭一斷,斷口直接沒入了秦雨的衣服內。

「卧槽,真是越急越亂。」

楊嘯罵了一句,猶豫了一下,抬頭看到龍永軍在數十米外的地方正在砍樹枝,一咬牙,便硬著頭皮拉開了秦雨衣服的胸口拉鏈。

更讓楊嘯抓狂的是,那羽箭的斷口沒入了內衣裡面。

「卧槽!」

楊嘯低罵一聲,再次硬著頭皮,乾脆直接來開了外衣的全部拉鏈,將裡面的內衣從下往上撩起來。

於是,大片雪白的肌膚直接跳入眼睛。

不得不說,秦雨的身材,肌膚都很美,洋溢著青春的氣息和荷爾蒙的味道,尤其是還有淡淡的體香。

楊嘯剎那間就起了反應,身下撐起了小帳篷。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中文網】,為您提供精彩閱讀。

一(求訂閱,求訂閱,求訂閱!)

楊嘯也是男人啊,還是血氣方剛的青年,上一次接觸女孩子的肌膚還是上大學前的暑假,和高中的初戀在公園遊玩的時候,在公園一角偏僻的柳陰下和女朋友膩歪了幾下。

微風吹來,一陣寒意,楊嘯打了個寒顫,騷動的心立即冷靜下來。

「我真是禽獸啊,秦雨都快死了,我還動這個邪念。」

好在秦雨戴了罩子,沒有跳出那兩個更加誘人的半球。

楊嘯終於在雙峰之間找到了那斷掉了羽箭,用兩個手指緊緊夾住,猛然拔出來。

就聽得秦雨在昏迷中啊了一聲,把楊嘯嚇了一跳,趕緊將她的衣服拉下,快速拉上拉鏈。

一副做賊心虛的感覺。

「尼瑪,老子是在救人啊,怎麼搞得跟做賊似的?」

秦雨並沒有醒來,繼續昏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