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修士身上的煙霧越來越多的蒸騰出來,那條翻滾着的煙蟒身上也有大團大團的煙霧不斷剝離。

然而讓羽靈等人焦慮的是,那煙蟒的體型實在太過巨大,如果照這個速度下去,只怕羽靈還沒將它消滅,驚鴻四人就已經先一步被它給消化了。

可除了不斷彈琴,羽靈也實在想不出自己還有什麼辦法可以搭救驚鴻了。

包括風千廣在內的其他人卻是連羽靈都不如,自然也就只能跟着乾着急了。

再說驚鴻。

她一發現自己和陶章、萬煌、萬熵都被吞了,立刻就意識到情形怕是不妙。

她當機立斷,扯住三個妖修的衣袖就將他們丟進了自己的小世界。

至於她自己,因爲在秦州暴雨、甄南國雪災時她都曾經積下拯救蒼生的功德,所以她的靈力裏面一直都帶着象徵浩然正氣的點點金芒,而那金芒,卻正好是魔氣的剋星。

雖然那麼一點兒並不夠她消滅煙蟒,但如果她僅僅用來自保,那些金芒卻是綽綽有餘的。

此時她也顧不得低調了,心念一動立刻就將溫養在她體內的天澤鍾祭了出來。

不過她並沒有將天澤鍾變到最大,而是隻將它變成了一個能夠在煙蟒的肚子裏自由穿梭的小巧天澤鍾。

不過再小巧的天澤鍾畢竟也還是天澤鍾,它吸收魔氣的功效還是一成不變。

被霸總盯上以後 雖然在煙蟒的肚子裏驚鴻的肉眼發揮不了作用,但她的感知卻還在,所以她很容易就看到了煙蟒體內的魔氣正源源不斷地往天澤鍾內涌來。

而那煙蟒在被天澤鍾吸了一陣子魔氣後,似乎也意識到了情況不對,慢慢地它就開始忽上忽下、忽左忽右的折騰起來。

握着天澤鐘的驚鴻雖然有靈力光罩護體,但卻依然免不了被它折騰的一會兒一個姿勢、一會兒一個位置。

不過比她更苦惱的卻是那些屬於三派聯軍的修士,他們不像羽靈等人有防禦法陣的庇護,所以那煙蟒一開始折騰,他們立刻就做了那無辜的池魚。

羽靈等人就見他們不是被那煙蟒一尾巴抽上了天,就是被它圓滾滾的蛇腹壓趴在地,還有少數更加不幸的,竟然直接被它滴下的煙色涎水給澆穿了腦袋。

不分敵我、胡亂發飆,這煙蟒奇怪的舉動搞得衆人俱是一頭霧水。

不過羽靈他們很快就意識到,對他們這方來說,這是一件再好不過的事。

一方面,那煙蟒幫他們攔住了三派聯軍,另一方面,它在這裏折騰,羽靈就還有殺了它救回驚鴻四人的機會。

深吸一口氣,羽靈總算漸漸冷靜下來。

她手上動作越來越快,臉色卻不再像剛纔那樣難看,一雙眸子裏也漸漸有了色彩。

這場亂鬥又持續了大約十息的時間後,趕來增援的雲祁總算來到了濟雲幫山門外。

當羽靈和那煙蟒出現在他的感知範圍內、而驚鴻卻不見蹤影時,雲祁的臉色頓時一片慘白。

他祭出君臨劍,用最快的速度往那煙蟒所在的位置疾行而去。

被他帶來的慧鯉等人交換了個眼神,然後便齊齊發力朝雲祁追了過去。

只是他們的實力都不如雲祁,所以當他們趕到時,雲祁早就已經駕馭着君臨劍展開了攻擊。

這君臨劍乃是一柄極爲鋒利的軟劍,是雲祁他老爹留給他的中品攻擊神器,附帶的冰系傷害效果可直達神魂。

據說,這君臨劍乃是由上古時期某位真神用太陽真火反覆淬鍊了長達三年,然後又將其放入已經存在億萬年的一處玄冰洞中溫養了上萬年才製成的。

而且製作這君臨劍的材料也極是不凡,除了那位真神自己歷時千年收集到的九十九種世間罕有的硬金屬、九十九種世間罕有的軟金屬之外,還有一枚傳說中的金之精也被一起煉化到了這把劍裏。

因爲魔物也有神魂,所以雲祁的攻擊倒是一點兒也沒有白費。 ,!

本來就已經被驚鴻和羽靈折騰的死去活來的煙蟒再被他這麼一攪和,那痛苦立刻又加了幾分。

它翻滾的動作越來越激烈,晃頭和甩尾的動作也越來越頻繁。

不過因爲有了雲祁這個靶子的關係,它晃頭和甩尾的方向倒是有了一定的針對性。

羽靈一發現雲祁,立刻就像找到了主心骨一般,她一邊彈琴一邊傳音給雲祁,“抱歉,雲祁,我沒有保護好姐姐,她被那煙蟒給吞了!”

雲祁一言不發。

不用羽靈說他也已經看出來了,不然他瘋了似的砍這巨蟒幹嘛?

羽靈知道他在生氣——生她的氣、也生他自己的氣,不過該說的話她還是要說完,“不過你別擔心,姐姐應該沒事,她手裏有天澤鍾呢。”

而且那巨蟒剛纔還是從下而上一口把他們四個吞掉的,就它那張大嘴,以驚鴻四人的個頭,十有八九連它喉嚨都沒碰到就已經被吞了下去。

當然,這也是她冷靜下來之後纔想到的。

雲祁聽得心中一動。

他出身聖獸之一的白虎一族,“天澤鍾”的大名自然也是聽說過的。

既然驚鴻有天澤鍾在手,他確實不必這般急躁狂暴。

思慮片刻,他立刻想到了這事兒的關節所在。

驚鴻的性命既然無憂,那他要考慮的就是如何幫她掩蓋天澤鐘的存在了。

羽靈的獨幽琴固然可以成爲掩人耳目的一環,但如果只有獨幽琴卻也是不行的。

因爲以這煙蟒的體積,羽靈的獨幽琴至少要用半天時間才能將它所有的魔氣淨化乾淨。

而現在有了天澤鐘的加入,這煙蟒魔氣消失的速度卻是突然快了一倍不止。

如果一直這麼下去,那天澤鐘的事情就算不會暴露,羽靈的獨幽琴也必定會在修仙界引發一場覬覦、一陣血雨腥風。

他努力將自己的感知滲透進魔氣形成的煙蟒內部,但憑他再怎麼努力,他的感知卻還是無法滲透到驚鴻所在的魔氣最中心。

無奈之下,他只好試探着給煙蟒內部的驚鴻傳音,“驚鴻!我是雲祁!能聽到我說話嗎?”

然而他一口氣嘗試了十幾個方位,卻依然沒能準確地將自己的聲音傳進驚鴻的識海。

不過他也不覺得失望,畢竟他現在連感知都無法探進去,這種瞎貓碰死耗子、亂喊一通的做法不能奏效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權衡片刻,他突然停下了對煙蟒的攻擊,然後又一個縱躍來到正與三派聯軍交戰的慧鯉、北翟、海鴻等人身邊,“把你們手上所有淨化魔氣的法器全都拿出來對付這條煙蟒,這些修士暫且交給我處理。”

慧鯉等人答應一聲,紛紛祭出法器開始淨化魔氣。

雲祁右手一揮,一道金色的靈力光罩便出現在青雲宗一衆妖修周圍。

他收回君臨劍,任它在自己身邊飛舞盤旋,而他自己則一邊維持着靈力光罩一邊繼續嘗試將感知滲透到煙蟒內部。

傷勢和靈力都已經恢復了七八成的齊書煥和老掌門對視一眼,也先後祭出了自己淨化魔氣的法器。

他們想的很清楚——雖然今天這事兒處處透着詭異,但在利害一致的前提下,他們總不能光指望着別人拼死拼活,而他們自己卻厚着臉皮在防禦法陣裏面躲清靜。

衆人又同心協力的努力了大約一刻鐘,紅衣銀髮的姬狄也帶着自己的精銳部下來到了濟雲幫。

跟雲祁比起來他可就不客氣多了,雲祁好歹是在濟雲幫山門前收起了自己的上品飛行靈器——寶船黎空,而姬狄卻是直接將疾風停到了承先閣上方。

而且他此時滿心都是邪火,行事便也帶了幾分乖張。

玉舟才一停穩,他就已經指着下方那兩千多名三派聯軍冷冷地吐出了兩個字,“殺光!”

他帶來的一千名妖衆答應一聲,然後便爭前恐後的跳下了玉舟。

雲祁早就感知到了姬狄的到來,在鬆了一口氣的同時,他心裏也不禁有些感慨。

狐族的底蘊之深厚遠非他重新建立的青雲宗可比,姬狄帶來的妖修在數量上雖然與他這邊並無太大分別,但他們的修爲卻全都比雲祁這邊的妖修要高。

姬狄縱身一躍來到雲祁身邊,“驚鴻呢?”

雲祁指指那條煙蟒,“在那條煙蟒肚子裏面。”

姬狄皺着眉掃了一眼煙蟒周圍那些看着五花八門、但其實卻派不上什麼大用場的淨化類法器,“就憑這些不入流的法器,你得淨化到什麼時候?”

雲祁面上一副爲難不已的表情,暗地裏卻悄悄傳音對姬狄說道:“驚鴻手裏有天澤鍾。”

言下之意就是說,除了羽靈的獨幽琴之外,其他的都不過是爲了掩人耳目。

姬狄長眉微挑,轉而吩咐形影不離跟在他身後的近百名護衛,“把你們手上淨化魔氣的法器、靈器也全都拿出來對付這條煙蟒。”

近百名妖修答應一聲,也學着雲祁那些下屬的模樣,紛紛祭出了自己手上可以淨化魔氣的法器或者靈器。

那煙蟒原本就是魔氣化生的魔物,此時它內有天澤鍾,外有獨幽琴和一衆具有淨化作用的法器、靈器,它的身體頓時變成了一個同時開着好幾十個水龍頭的大號水桶。

內外交攻之下,那煙蟒體內的魔氣緩慢而堅定地脫離了它的控制,頭也不回地涌向了其他地方。

那煙蟒身上的煙氣越來越淡薄,一雙通紅的眼睛裏閃爍着嗜血的光芒,不斷有涎水流下的嘴巴里不斷髮出沉悶的嘶嘶聲,它痛苦地到處打滾兒,甩尾擺頭的動作也漸漸失了準頭。

然而就在衆人已經勝利在望的時候,那煙蟒卻突然狂躁起來。

它先是將自己巨大的身軀挪到了雲祁的靈力光罩上,然後一張血盆大口對準正在拼鬥的妖修和三派聯軍就咬了過去。

姬狄面色大變,他踏前一步跳上了那煙蟒的頭,然後衆人就看到,那煙蟒下衝的頭顱竟然詭異地停了下來。

而在它那張巨口前面,好不容易撿回了一條性命的一衆妖修正四散奔逃。 ,!

“加快速度!”姬狄這句話喊得十分響亮,承先閣外甚至響起了陣陣迴音。

正忙於淨化或者吸收煙氣的衆人——包括煙蟒肚子裏的驚鴻,趕忙齊齊加快了速度。

又過了大約二十息,那煙蟒終於重獲自由。

不過此時它再想吃人或者吃妖卻是已經沒可能了。

不要說雲祁和姬狄帶來的兩千多名妖修了,就是那些原本跟它一夥兒的三派聯軍,此時也都已經跑到了距離它那張巨口相當遙遠的地方。

原來,在羽靈等人堅持不懈吸收魔氣的過程中,那些原本受了煙蟒魔氣控制的陽寧宮、神霄派、天心派修士也已經相繼醒過神來,此時見那巨蟒竟然連他們都要吃,衆人自然全都跑了個乾淨。

那煙蟒補充“營養”的計劃落空,被束縛的二十息時間裏又被淨化和吸收了不少魔氣,此時一得了自由,它那滿心的怨怒就全都朝着作爲罪魁禍首的姬狄去了。

它一邊發出連綿不絕的嘶嘶聲表達自己的憤怒,一邊猛地將頭往地面上撞去。

姬狄已是散仙之體,實力自然不是這快死的煙蟒可比。再加上他剛纔情急之下連“領域”都用出來了,隱藏實力之類的想法自然也已經統統作廢,所以那煙蟒此時找他晦氣,簡直無異於自尋死路。

衆人只見他不慌不忙地從煙蟒頭上跳開,然後又取出燃燒着熊熊烈焰的緋心劍直接刺入了那煙蟒七寸的位置。

他是狐族出身,於控火一道本就有着極大的天賦,再加上他修成散仙之後,又在機緣巧合之下融合了天地間十大本源之火中的南明離火,所以他這一劍刺下去,那煙蟒被緋心劍刺穿的位置立刻就被燒了個洞出來,效果堪稱立竿見影。

那煙蟒由魔氣凝成如此龐大的實體不知費了多少時間、吃了多少修士,可如今它這實體卻反倒成了累贅。

姬狄一劍得手,沒有絲毫停頓就飛躍到了那煙蟒身體的另一邊,然後又擡手在與它傷口對稱的位置上刺了一劍。

這一劍同樣在那煙蟒的七寸上燒了一個不大不小的洞口出來,然而遺憾的是,因着那煙蟒體型太過龐大的關係,姬狄試圖將它七寸打穿的願望卻沒有實現。

他有些遺憾的挑了挑眉,正想着自己是不是要隨便選了洞再給那煙蟒來一下子,驚鴻急切的聲音卻驀地傳進他的識海,“雲祁、姬狄,小心黃雀在後!”

姬狄不知道驚鴻到底發現了什麼不對勁的地方,但只聽她那般急切,姬狄就知道他絕對不可以掉以輕心。

他下意識地看了一眼雲祁,雲祁也正一臉凝重的朝他看來。

“我安排人手警戒,你負責配合驚鴻和羽靈收尾。”姬狄很快就做出了決斷。

見雲祁點頭,他立刻將自己小世界裏的兩名四劫散仙接了出來。

這兩人是他所有護衛當中唯二比他實力強悍的,是族中長老吸取了驚鴻前世遇襲的教訓之後專門爲他配備的。

姬狄在心裏暗暗發誓——這一次,他絕不會再讓驚鴻被人暗害。

“真是遺憾。”就在兩位四劫散仙出現在姬狄身邊的同時,距離濟雲幫百餘里外的一座小土山上,一個臉色青白、身材瘦削的中年男人語氣淡淡的吐出這麼一句,然後便頭也不回的轉身往西南方向奔去。

而自他走後,那煙蟒折騰的勁頭便開始漸漸變弱,就像是本來極爲充沛的體力突然就用光了一般。

驚鴻心下舒了一口氣,但她並沒有立刻將自己的這個發現反饋給姬狄和雲祁。

看一眼那顆黏在煙蟒上顎處的小珠子,驚鴻覺得,等解決了這煙蟒,她還是有必要跟雲祁和姬狄好好談談。

衆人又折騰了那煙蟒大約三十息的時間,那煙蟒終於因爲魔氣的不斷流失而變成了一條灰蟒,而那顆黏在它上顎處的小珠子也正逐漸由純煙轉爲透明。

驚鴻收起天澤鍾,又將陶章、萬煌和萬熵從自己的小世界裏弄出來,四人於是就躲在她用靈力撐起的光罩內靜靜等着外面的姬狄等人給這條大蟒最後一擊。

“驚鴻!”

“姐姐!”

當組成大蟒的魔氣悉數消散,姬狄、雲祁、羽靈、風千廣、蘇鳳白就先後朝終於重見天日的驚鴻等人奔了過來。

驚鴻握着那顆已經徹底變爲透明的珠子,一臉笑意的對衆人點了點頭,“讓你們擔心了。我們都沒事。”

“師妹!”苗秀修爲不濟、離得又遠,所以饒是她一見驚鴻被救出來就已經一刻不停地往這邊狂奔,但卻依然還是比姬狄三人慢了一步。

驚鴻轉頭對她笑了笑,“師姐,好久不見。”

苗秀正想問問驚鴻可有受傷,濟雲幫其他倖存者卻已經陸續圍了過來。

大長老齊書煥和濟雲幫的老掌門代表衆人走到了驚鴻正對面站定,齊書煥率先開口,“這位……”

姬狄看他一眼,然後就乾脆走到一邊聽自己下屬彙報去了。

雲祁也對他們即將展開的對話沒什麼興趣,他丟下一句“有事叫我”給驚鴻之後,就跑到另一邊找自己的隊伍去了。

而羽靈和陶章、萬煌、萬熵、風千廣、蘇鳳白幾個,卻是呈扇形站到了驚鴻左右兩邊。

驚鴻含笑對齊書煥和老掌門抱了抱拳,“晚輩端木驚鴻,在五十多年前離開濟雲幫外出遊歷,至今方歸。”

此時柳啓輝也已經在溫師兄和宋師兄的陪同下來到了驚鴻面前,見齊書煥和老掌門一副半信半疑、明顯對驚鴻沒什麼印象的模樣,他趕忙代爲補充道:“大長老、掌門,這孩子是晚輩帶進門的,秦州領主是她舅舅。”

齊書煥和老掌門俱是一臉驚詫,老掌門皺着眉頭問柳啓輝,“若是我沒有記錯,那秦州領主應該還不到百歲吧?”

老掌門言下之意,分明就是在說——她一個還不到一百歲的小丫頭,怎會有這麼高的修爲?

柳啓輝苦笑了一下,“回掌門,確實如此。”

至於驚鴻怎會比濟雲幫的大長老和老掌門修爲還高,這事兒他怎會知道?

所以柳啓輝唯有苦笑。

目標編號012AbXsw小說網隨時期待您的回來 ,!

齊書煥神色複雜的看着驚鴻。

濟雲幫有這樣一個天縱奇才又懂得感恩的弟子,原本應該是件好事的,可現在濟雲幫都已經沒了,他實在沒辦法因爲發現了驚鴻這樣的人才就高興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