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好,起名神馬的太麻煩了,又不能隨便叫個普通的。”

【你起的名字都很普通,8051輕聲吐槽。】

“什麼?”

【沒什麼。那麼,你打算確認完成了?】

“嗯,就確認完成吧,陸地世界啊,開始期待了。”

【物種……】

“哦,對了,回見8051。”

【嗯,那麼,物種編輯完成,退出生物編輯空間。】

眼前一黑,空幻已經離開了生物編輯空間的世界。

【有趣的生命啊,當到達文明時,我要不要繼續留下來呢?文明之後時間也會正常化了……算了,慢慢想吧,反正那麼久都過來了。】

幽幽的聲音迴盪在空間之中,但此時的空間已經空無一人。

……

四周一片黑暗……

“這是神馬情況?”

生澀的控制着頭部和四肢向四周伸直,感覺上似乎有那麼一堵牆壁將自己包裹,渾身粘糊糊的讓人不爽,但卻沒有窒息的感覺,反而溫暖無風。

“難道……”

觸手嘎嘎(以後還是叫嘎嘎吧,總覺得帶上觸手後有些詭異,嘛,纔不是歧視神馬的。),嘎嘎想到了一種最接近的可能。

於是,它用力伸直四肢,擊打在包裹着自己的牆壁之上。

砰!

“木有反應,還挺硬的啊,再來!”

這次先在這個狹小的空間中收束四肢加上脖子,然後再次蓄力,甚至利用體內微弱的電流刺激四肢的肌肉,再次發力。

砰……咔!

光亮從裂縫中透入,一絲微風也吹入其中,讓嘎嘎發出一陣哆嗦。

頭部只有尖角刺了出去,四肢則完全從裂縫中探出。晃了晃四肢,左腳碰到了堅實的地面,然後一陣天旋地轉,嘎嘎帶着破了幾個洞如同龜殼的蛋失去平衡摔倒在地,然後一側的蛋殼再次破開一塊,讓腦後的觸手也能夠伸出殼外。

“可惡,腦袋伸不出去。”無語的晃了晃四肢和脖子,腦袋還是卡在蛋殼處。

“喵咪的,身爲堂堂主意識的咱,難道連個蛋殼都出不去麼。呀——”將四肢連上觸手都收回殼內,再次蓄力擊打在完好的蛋殼部分。

咔咔!

“陽光啊,咱終於看見你了。”(終於生出來了=。=)

蔚藍的天空,潔白的雲朵,還有那爲世界帶來溫暖的太陽。

這時,陰影降臨。

“神馬東西?”

嘎嘎掙扎中晃動着站立起來,雙腳還有些柔弱,但加上尾巴還是慢慢地支撐起了幼小的身體。

一張巨臉出現在了眼前,差點將剛剛站立的嘎嘎給嚇趴下。仔細看看才發現,這是一隻成年的雌性觸手嘎嘎獸。

“呼,表突然出現啦,嚇死咱了。”

控制着觸手爪將嘎嘎輕輕的扶起,這隻成年觸手嘎嘎獸伸出舌頭將嘎嘎身上的粘液和蛋殼清理。雖然有些抗拒,但嘎嘎還是屏住呼吸乖乖的站立,微微堵塞的心中說不出什麼感覺。

等清理完這隻新生的小獸之後,成年觸手嘎嘎獸纔將注意力轉向旁邊另一隻破殼而出的小獸。同樣鬆了口氣卻又略有些失落的嘎嘎,此時也將視線移向了這隻小傢伙。

“什麼嗎,連殼都出不來。”看到對方只是伸出了腦袋和兩條腿,嘎嘎幸災樂禍的想到。然後,嘎嘎就不再關注這裏,轉而望向了四周。

幾百只成年觸手嘎嘎獸出現在了視線之中,其中有幾十窩正在破殼而出的小獸,平均每窩兩到四個。“看來當前任務就是找到聚集的電石礦了,單靠此時自然中的普通含量一窩達到兩三個蛋就是極限了,而且還有些蛋孵不出來。”

【繁殖數量除了你之前考慮的外因內因,還受到了新生兒所需的各種營養的限制。不過你能想到那些因素也不錯了,8051對主意識稱讚道。】這就是之前在空間中問到繁殖數量之時,8051的回答。

這時,嘎嘎才發現,所有新生的小傢伙在成年觸手嘎嘎獸清理乾淨之後,都開始吞食自己的蛋殼。

“節約……麼?”

轉頭望向身旁的蛋殼,嘎嘎一口咬下。“吃了那麼多年生肉了,還怕這個。”

“嗯,味道甜絲絲的,吃起來有些像糖果。”咔嚓!

幾口吞下蛋殼,看了看鼓脹的腹部,嘎嘎滿意的打了一個飽嗝。

“那麼,接下來就是……” 背影看上去有些冷,挺不好惹的。

冷佩珊一愣,她走到南慧瑤身邊,「那是……」

「給苒苒收拾東西的人,她不住校了。」南慧瑤偏頭,解釋一句。

佳妻有約 家人?

冷佩珊胡思亂想著。

程木已經收拾好東西了,左手拉著黑色的行李箱,右手抱著花盆,身軀凜凜,五官冷硬,不苟言笑,眸射寒光。

「程木先生?」冷佩珊幾乎失聲開口。

程木拉著輕鬆的拎著行李箱出去,聽到冷佩珊的聲音,停下來朝她看了一眼,意識到這是秦苒的室友,禮貌的想要跟她打招呼。

「我是歐陽薇的表妹,之前在我表姐的生日宴上我們見過。」冷佩珊手指掐了下掌心。

歐陽薇的生日宴不小,都是京城玩得開的人,冷佩珊認識的人不多。

但也知道那時候站在圈子最中心的程木一行人。

聽到「歐陽薇」三個字,程木收回了禮貌的表情,依舊冷硬如鐵。

他不是秦苒程雋,還沒到過目不忘的地步,像是冷佩珊這種人,京城多的是,他不可能每個都記得。

冷佩珊的話要是放在一年前,程木可能會停下來跟她打招呼。

只是現在,不說歐陽薇早就不是他女神了,最重要的是……

程金跟程水都跟他十分嚴重提醒過歐陽薇。

程木腦子不太靈光,但幾個哥哥的話他都用心記著。

冷佩珊沒跟程木誰過話,卻也聽別人提過程木,程家的人,以前在歐陽薇的宴會上她只能遠遠看一眼。

看到程木頓也不頓的拉著行李箱離開,冷佩珊笑了笑,伸手把頭髮別到耳後,若有似無的開口:「我表姐馬上就要去考中級會員了……」

程木像是一個沒有感情的搬行李機器,直接下樓。

寢室內,冷佩珊看著程木的背影,收起了臉上的笑容。

失神的坐在了自己的凳子上。

楊怡把書放到桌子上,「你認識秦苒的家人?」

「認識……」冷佩珊拿著手機,目光出神的看著陽台外。

南慧瑤拉開椅子坐下,手指漫不經心的托著下巴,笑:「聽到沒有,他姓程,學校里不能惹的姓排名之首,以後得趕緊抱好苒苒大腿。」

楊怡點頭,附和,「說的是。」

這兩人還有心情說笑,冷佩珊卻覺得一點都不好笑。

程木是程家太子爺的最重視的手下,能出入程家老宅,一般家族的繼承人看到程木都要尊稱,這件事圈子裡的人都知道。

秦苒說的那個入社會的男朋友就是程木?

她怎麼會跟程家人有關係……

**

徐家。

徐校長在M洲停留了將近三個月,打開了市場,回到京城後用了一個星期才打開理清徐家的事。

「爺爺。」徐搖光從椅子上站起來,眸色清冷。

「以後M洲馬斯家族的事情都由你去處理,研究院那邊我已經找到繼承人了。」徐校長看了眼窗外。

他以前是想著,如果能撮合徐搖光秦苒就好了。

那時候徐家一個掌管徐家大權,一個掌管研究院大權……

還特地排除眾議把徐搖光從京城弄到了衡川一中,最後他看上了個叫什麼秦語的不說,秦苒還被程家給叼走了。

徐搖光在雲城的時候就聽程雋提過這件事,但是那時候他還不知道那繼承人是誰,直到高考之後,秦苒物理數學都是滿分,他才意識到這些……

所以那時候他緊急的趕到雲城,想要問問秦苒這件事,不過這一面都沒有見到,他就去M洲了。

「是,爺爺。」徐搖光跟徐校長說了一聲,就從書房離開。

等徐搖光走後,徐校長才撥了秦苒的手機。

秦苒這會兒在樓上書房。

程雋拿著她的手機在玩遊戲,幫秦陵錄視屏。

他給秦陵發完一個錄屏之後,秦陵好半晌回了一句——

【你玩得沒我姐姐快。】

程雋咬著煙,眼稍稍眯了眯。

他正要回秦陵一句,手機頂部出現了一條通話,上面只有一個字——

徐。

秦苒存的名字亂七八糟。

鳥、龍都有。

程雋看過,竟然還有個烤肉。

徐還算比較正常的備註。

程雋一邊接了下,一邊往樓上走,還挺禮貌的回對方:「稍等一下,她在樓上看書。」

手機那邊的徐校長沉默了一下,「怎麼是你?」

在雲城的時候,徐校長是起過讓程雋以後多罩著他繼承人的意思,但鑒於程雋把人照顧走了,徐校長十分難受。

「徐老?」程雋也沉默了一下,站在樓梯停了會兒,才繼續往樓上走,「您稍等。」

他打開書房的門,秦苒正拿筆在一本教科書上記錄。

「徐老。」程雋把手機給秦苒。

秦苒把筆放到桌子上,接過手機,「徐校長?」

「有時間嗎?」徐校長站在窗邊,目光望向外面,目光很深,「我們繼續聊聊雲城的事。」

「等等,」秦苒手支著太陽穴,「等我期中考試考完。」

「期中考試?」徐校長語氣驚訝,他換了只手拿手機,「你學什麼專業?」

秦苒如實相告。

徐校長:「……還行。」還挺囂張的兩個專業,不過也對口。

秦苒已經答應了,而且人就在京城,徐校長也不是特別急,她答應過的自然不會誆他。

他繼承人的事情也急不得,涉及到多方勢力,到時候京城人仰馬翻,在這之前他也要做好各方面的準備。

兩人又說了幾句,就掛斷了電話。

秦苒往椅背上靠了靠,伸手把手機還給程雋。

程雋拿了還剩著一點水的茶杯,倒掉,又重新加了水回來,卻沒接她遞過來的手機。

秦苒挑眉,眉宇間斂著乖張,「你……」

她原本以為程雋是要問徐校長的事兒。

程雋隨手拉了張椅子過來,伸手指了指她的手機,理直氣壯的開口:「你弟弟罵我。」

罵他?

秦苒低頭翻了翻微信,就看到了秦陵發的話。

她拿著手機慢吞吞的給秦陵回了兩句話——

【他跟你一樣,也是第一次玩。】

【你比他菜。】

回完秦陵,秦苒看了看,然後把手機又遞給他。

程雋接過來看來兩眼,才站起來拿著她的手機離開,帶上書房的門,他點開秦陵的頭像,對方正在輸入中,他就回了一句——

【臭弟弟(微笑)】

不到一秒,確定秦陵看到了這句話,他迅速撤回。

再度回了個微笑。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