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種難以治癒的疾病,想要治癒,唯有一種可能,慢慢養,養肝。

可是,現在崔月英卻說她好了,這怎麼可能?還是說,顧銘送回來的營養液當真如此神奇?

她的心頓時火熱起來。

這一次,她急急忙忙跑到顧家來,除了看望崔月英外,還有一個目的,就是問顧銘營養液的來歷,想搞一些回去,給一位身份非同一般的病人服用,試試有沒有效果,看能不能緩解對方的病情。

如果,如果營養液能夠把對方給治好,那對方得多感激她?那以後醫院還有誰敢欺負她嗎?那以後她還需要怕宋俊嗎?

想起宋俊利用他的職位對她指來喝去、動手動腳她就來氣,發誓有機會非得要宋俊好看。

顧銘還不知道,他漂亮迷人的表姐被人欺負了,他要是知道,指定要那男的好看。

崔婷婷接著打聽是怎麼回事,面對心疼的外侄女,崔月英豈會隱瞞,把她知道的事情全部告訴崔婷婷。

「什麼?不是生命液治好的,而是顧銘按摩好的?」

崔婷婷更加淡定不了了。

作為一名醫生,她實在是想不明白,按摩怎麼能把肝病治好。

但,結果擺在她面前,她不得不信。

無疑,這是一個重大發現,她恨不得現在就上山找顧銘打聽清楚這是怎麼回事。

但最後,她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繼續陪崔月英聊天,講述一些開心的事情。

至於那些不開心的事,她都是含著眼淚咽到她肚子裡面去的,沒有告訴任何人。

……

很快,顧銘和劉柔回家,顧銘把砍回來的樹枝放在院子一角。

有動靜傳出。

聽到聲響,崔婷婷第一個出來,劉嬌第二個。

她們看到千斤樹枝堆成的小山,嚇了一跳。

這砍得是不是忒多了一點?這得多辛苦!!二女表示心疼,崔婷婷趕緊拉著顧銘回屋休息不說,還給顧銘端茶遞水外加按摩,服務態度五顆星。

顧銘心安理得的享受著,並不時露出陶醉之色,因為沒有注意細節的崔婷婷,糰子時不時碰到他的後腦勺,給他別樣的體驗。

真想如同小時候一樣靠在那裡睡美美睡一覺,可是如今他長大了,崔婷婷不會答應了,悲哀!!

至於劉嬌,則是把劉柔拉到一旁,說:「柔柔,你怎麼搞的?怎麼也不攔著點顧銘?砍這麼多樹枝那得多辛苦啊!!」

劉柔想哭,顧銘砍柴辛苦?她覺得顧銘干~她的時候更加辛苦,都不帶停的,跟電動馬達一樣,那叫一個效率。

可惜,這些沒法給劉嬌說,她只能委屈巴巴的說:「我攔了,可是顧銘不聽,我能怎麼辦?總拉著他不讓他砍吧!」

「你就不能主動點。」劉嬌恨鐵不成鋼的說。

按照她的想法,劉柔要是主動親顧銘,顧銘肯定忍不住。

這一旦忍不住,還有心思砍柴?那肯定在山上……

劉柔:「……」

她已經主動得不能再主動了。

可惜,這些還是不能給劉嬌說,她依然委屈巴巴的說:「我主動了,主動親他了,可是他把我給推開了,難不成你還讓我主動脫~光了讓他干啊!萬一他不幹~我,那以後我們見面多尷尬。」

「還有不願意干~美女的男人?」

劉嬌忍不住嘀咕說:「銘子不會是有問題、不行吧?」

劉柔臉皮不受控制的抽搐了一下,顧銘要是有問題,那這個世界上就沒有沒有問題的男人了。

這是一個美麗的誤會,但她卻無法解釋,她不能告訴她姐,她試過。 屋裡,崔婷婷一邊給顧銘按摩肩膀一邊問:「小銘,剛才我問三姨,她說她的病是你按摩治好的,是這麼回事嗎?」

「是啊!!」顧銘如實道。

「按摩怎麼治好肝病?」

「我這不是一般的按摩。」

「二班的?」

「我還三班的呢。」顧銘沒好氣道。

崔婷婷打趣道:「巧了,我這按摩手法也是三班的,咋就沒你的那麼厲害呢?咋就沒法治療肝病呢?」

「我們不一樣。」顧銘說。

「哪裡不一樣?」崔婷婷問。

「我那是氣功按摩,你這普通按摩能跟我的比嗎?」顧銘無奈說,被這群好奇寶寶給打敗,這是讓他逢人就撒一次謊的節奏嗎?

不過,別說,說多了,他都差點都信了,忘記了他擁有先天神珠這事。

「氣功按摩?」

崔婷婷繼續問道:「什麼意思?」

「就是按摩時會產生一股氣流,這股氣流能夠治病。」顧銘有氣無力的說。

「真的假的?」崔婷婷表示不信,繼續煩著顧銘。

「你問她!!」

顧銘指著剛進門的劉柔說:「剛才她崴到腳了,我用氣功按摩給她按了一下,你現在能看出她剛才受過傷嗎?」

崔婷婷打量著劉柔,見劉柔步履正常,確實看不出一點腳上有崴傷的跡象。

她趕緊問:「劉柔,剛才你歪到腳了?」

「崴到了。」劉柔十分配合的撒謊說。

「那現在怎麼樣了?」劉嬌關心道,她還是十分心疼她妹妹的。

「好了,走路一點都不疼。」劉柔說。

「能給我說說氣功按摩是怎麼回事嗎?」崔婷婷問。

「可以!!」

劉柔把剛才顧銘用慈悲手給她治傷的事情講了出來。

當然,該變的地方要變,否則就穿幫了。

崔婷婷聽后,發現跟剛才崔月英給她講的差不多,再信三分。

她立刻詢問說:「顧銘,你這氣功按摩是什麼病什麼傷都能治嗎?」

顧銘謙虛說:「理論上是這樣,但具體能不能治好,要根據患者的病情而定,不能一概而論。」

崔婷婷不滿說:「別理論啊!你得給我一句準話,否則我不敢帶你去給別人治病。」

「給誰治?」

「一個對我很重要的人。」

「男朋友?」

「哪來的?你發的嗎?我怎麼沒有看著?」

顧銘:「……」

這聽上去好像有怨氣啊!!

大齡剩女,他表示惹不起,趕緊問:「那究竟是誰?我認識嗎?」

「你應該認識,不過這不關鍵,關鍵是她這兩天腸胃不好,胃脹,吃不下去東西,吃了就吐,這你的氣功按摩能治嗎?」

「非得治嗎?」顧銘說。

其實他是不想治的,因為治病需要消耗靈氣,而他現在還沒有到可以任意浪費靈氣的地步。

他現在只能救那些他認識、跟他有關係的人,不認識的人,他覺得還是交給醫院的醫生去治比較好,畢竟他們是幹這一行的。

至於他,不是,他是賣房子的,治病只是兼職工作。

「肯定啊!」

崔婷婷翻白眼說:「剛才不都給你說了嘛,她對我至關重要,一旦你治好她,以後醫院就沒有人敢欺負我了。」

「有人欺負你?」顧銘頓時不高興了,說:「誰欺負你?」

「沒……沒誰,我隨口說說,你別當真。」崔婷婷遮掩道。

她是了解顧銘的,明白要是讓顧銘知道醫院有人對她動手動腳,非得替她出頭不可。

這顯然不行,也解決不了實際問題,治好那位的病,賣對方一個人情,才是她以後最好的護身符。

顧銘聽出了崔婷婷的言不由衷,知道對方肯定遇到什麼麻煩了。

不過,他現在沒有追問,因為他看到崔月英走了過來,他不想讓崔月英知道崔婷婷在醫院被人欺負的事,不想崔月英為此事憂心。

他點了點頭,保證道:「婷婷姐,你放心,我肯定把那人的病治好。」

「太好了。」

崔婷婷激動的抱著顧銘腦袋,讓糰子跟顧銘腦袋來了一個親密接觸。

「這算獎勵嗎?」

顧銘陶醉了。

這感覺,比以前強烈很多啊!!

至於為什麼,原因還要說嗎?因為東西更大了,更軟了,還有濃烈的香氣撲鼻而來,令人垂涎三尺。

顧銘想吃,可是想到抱著他腦袋女人的身份,暗罵他一聲禽獸,這是能吃的人嗎?

他趕緊說:「婷婷姐,你別這樣,我都快喘不過起來了。」

崔婷婷回過神來,見客廳眾人目瞪口呆的看著她,趕緊把顧銘鬆開,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繼續給顧銘按摩肩膀。

她是怎麼沒有想到,有遭一日她這樣不矜持,在眾目睽睽之下抱著一名男子,雖然是她表弟,還不是親的那種,可那也不行啊!

但是,這真不能怪她,因為這事對她太關鍵了。

顧不得羞澀,她趕緊問:「小銘,你什麼時候可以跟我去醫院?」

「現在就行。」

「那我們現在就去。」

「好!!」

救人如救火,崔月英雖然捨不得崔婷婷連晚飯都沒吃就離開,但也沒有強留,叮囑顧銘路上開車注意安全。

顧銘答應,開車前往平安縣醫院。

路上,顧銘詢問崔婷婷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崔婷婷支支吾吾的說:「真沒事。」

顧銘把車停在路邊,目視崔婷婷說:「婷婷姐,你要是不告訴我,那我今天就不去了。」

崔婷婷:「……」

顧銘這是威脅她啊!!

同時,她也在顧銘的話音中聽出了濃濃的關切之情。

崔家和顧家一樣,都屬於地地道道的農村家庭,如今務農不興,年輕一輩要麼在外面打工,要麼就在縣城工作。

她作為平安縣最好醫院的醫生,還是正式職工,屬於混得比較好的一類人,是親朋好友羨慕的存在,她也十分珍惜這位工作。

可是,親朋好友豈會知道,她了保住這份工作受了多少委屈。

【作者題外話】:五更完畢,求票支持,拜謝!! 「什麼?」

顧銘瞬間怒了。

這女人的屁~股是能隨便摸的嗎?那隻能是關係親近的人才能摸。

不用想,他都知道那名叫宋俊的男子不是崔婷婷關係親近的人,最多只能算同事,這是他能摸的地? 蓬刀人 他這叫猥褻女同事。

「他還幹了什麼?」顧銘氣沖沖的問。

「還捏人家。」

「哪?」

「好多地方都捏過。」

「還有嗎?」

「他還想干~我。」

「幹了嗎?」

「我一直提防著他,有幾次他給我下藥我都沒有中招。」

「禽獸啊!!」

顧銘咬牙切齒問:「宋俊是誰?什麼職位?」

「我的主任。」崔婷婷說。

難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