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銘微笑的開口,「我笑你太自大,太張狂,太自以為是,太他媽的不臉了!」

「上來就讓我認輸投降,那也要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我也告訴你一下,我這個不喜歡殺人,因為我殺的都不是人!」

「所以,很榮幸的告訴你,你已經被我列入了必殺名單之中!」

顧銘話說完,全場一片安靜,一道道詫異的目光集中在顧銘身上。

噗嗤!

清林道人不由的笑出聲來。

隨即著他的笑聲響起,頓時響起一片。

松安寧扭頭狠狠的瞪了清林道人一眼,臉色變得鐵青,直接一腳將擂台踏裂。

轟!

一股強大的音爆聲響起,接著松安寧的身上,仙力涌動,直接向著顧銘撲了過去。

於此同時,他身上的恐怖仙力,就像是一條巨龍一樣,繞著他的身軀開始旋轉起來,速度極快。

「你去死吧!」

松安寧被徹底激怒,直接使出了全力,他要殺死顧銘。

剛才清林道人和顧銘在一起的一幕,他自然也看見了,而且他的仙使官大人也給他下達了命令。

想到剛才的顧銘的話,松安寧再次加大了仙力的輸出,那條巨龍瞬間又強大了許多,一股龐然大力,襲向顧銘。

顧銘見此,雙眼猛間一凝,雙手抬起,兩股仙力涌動,直接聚集在拳頭上。

而他的表情並沒有半點變化,心中卻是十分的驚訝。

「老牌九品神境還算是可以吧!」

顧銘不屑的一笑,絲豪沒有將對方放在眼裡。

如今能夠讓顧銘真正使出全力的,恐怕只有五域帝尊以及天道了。

因為他不知道他們的真正實力具體有多強。

反正顧銘打不過龍千兒和魔水芸,在她們兩人手中,顧銘連一招都打不過。

不過龍千兒和魔水芸並沒有打擊他,反而告訴他,一個是神一個是仙,兩者之間根本沒有可比性。

這讓顧銘認識到了自己與神之間的差距有多大。

婚入歧途 可惜的是,龍千兒和魔水芸並沒有告訴顧銘,她們僅僅使用的是九品神境的實力。

但是對於顧銘的實力,龍千兒和魔水芸還是很期待的,因為那時的顧銘,僅僅是五品神境,三人之間差著四個小境界呢!

顧銘心回思緒,雙手握拳,直接轟了過去。

轟隆隆……

兩者的攻擊,猛然之間劇烈的撞擊在了一起,一股強大的能量亂流向著四周擴散而去,形成了亂流風暴,周圍的虛空都被撒毀,一聲響徹天地的巨響傳入眾人的耳中。 那邊的裁判,立即出手,雙手快速的揮動,一道強大的仙光直接將整個擂台周圍全部籠罩起來。

但是這樣的防護,在顧銘和松安寧兩人面前,卻顯得十分的無力,兩個的戰鬥餘波,直接將那道光罩擊碎。

西域帝尊手一揮,一道更加強大的光罩直接籠罩過去,同時將那個裁判從裡面抓了出來。

顧銘和松安寧,此時在裡面已經進入了酣戰,兩人拳來腳往,偶爾還會對轟在一起,仙力風暴在光罩內肆虐的爆炸著。

此時離開擂台的裁判,臉色蒼白,十分的難看。

「這兩個傢伙,還是人嗎?」

裁判的臉上閃過驚駭之色,如果不是他的年齡太大,無法參加考核的話,他都要報名了。

他自認為自己的實力不會太差,但是這一刻,他才明白,原來自己的實力竟然連他們的餘波都無法抵擋。

「真是廢物!」

看著擂台中,越來越吃力的松安寧,那個老者仙使官不由的冷哼。

而擂台上的顧銘卻是無比的輕鬆,就好像在玩一樣。

顧銘的神情,被眾人看在眼中,特別是西域帝尊和高陽兩人,目光之中都露出了滿意的神色。

高陽看著顧銘,忍不住的點頭,眼中閃動著無數的光芒。

他能夠感覺到,那個叫星雨的年輕人,實力恐怕還要他之上。

高陽所指的實力,是指真正的對敵,他能夠和那些進入九品神境四千年以下的進行戰鬥。

就算是他遇見松安寧,也不會像顧銘這樣輕鬆。

「那個叫星雨的,天賦很不錯,我看能夠進入中帝宮之中!」

高陽說著,忍不住的笑了起來。

畢竟一個低於千年骨齡的八品神境,要比一個幾千年骨齡的仙人要有發展。

更何況顧銘還不到兩百年骨齡。

西域帝尊聽到這話之後,忍不住一笑,雙眸微凝,再次向著前方看了過去。

「那個小傢伙,還真是個寶貝呀!」

西域帝尊心中暗道,這樣優秀的弟子,他真的不捨得送給中帝宮,可是如果將這樣優秀的弟子送到中帝宮,那麼他將得到很大的好處。

一想到那些可以提高自己好處的資源,西域帝尊還是選擇了後者。

此時戰場之上,顧銘的身軀上不斷的涌動著恐怖仙力,雄厚的仙力度卷而出,令周圍的空間都跟著震蕩。

顧銘決定不再陪松安寧玩下去了,直接一拳轟出,一股恐怖的仙力涌動,比之剛才更加恐怖。

松安寧本就苦苦的堅持著,心中無比的驚訝,當看到顧銘再次提升仙力時,一股強烈的恐懼從心而生。

正當他準備張嘴認輸時,顧銘的攻擊已經來到眼前。

松安寧連一個字也沒有說出來,直接被顧銘一拳打暴。

轟!

頓時血霧漫天,整個擂台上只剩下顧銘一人。

全場寂靜。

普通的仙使們驚恐的看著顧銘,眼睛瞪的滾圓,難以置信的看著顧銘。

庄元忠和苗心水兩人也是同樣的表情。

他們兩人雖然不是那個老者仙使官的手下,但是他們的仙使官也下達了命令,讓他們斬殺顧銘。

幸運閃婚:寶貝萌妻ao制 然而現在,他們卻打起了退堂鼓。

先不說庄元忠,就說苗心水來說。

松安寧的排名比他還要高出一名,顧銘如此將松安寧斬殺,那他還有機會嗎?

驚恐的咽著口水,目光不由的看向虛空之中,落在一個中年男人的身上。

這個人是他的仙使官。

中年男人微微搖頭,意思是讓他放棄。

苗心水看到這一幕後,不由的鬆了口氣。

前往中帝宮固然重要,可是小命更重要,如果連命都沒有了,那麼一切也就都沒有了。

庄元忠同樣收到了這樣的命令,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不由的感覺渾身輕鬆。

而虛空之中的那個老者,卻是滿臉的憤怒,兩手成拳,恨不得衝上去將顧銘斬殺。

可是帝尊就坐在一旁,他不敢。

只能將這份仇恨壓在心底,帶著殺氣的冰冷目光看向了豐帆。

豐帆彷彿沒有看見一樣,連看都沒看他一眼。

此時的豐帆,臉上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

如果顧銘被中帝宮選中,那麼帝尊也會對他進行賞賜,有了帝尊的賞賜,他的境界就會再次提升一些。

而此時最為激動的就是清林道人了。

星雨是他引進帝宮的,可以說他是引路人,星雨取得好成績,那麼他的好處自然也很多。

可以說是他也是在利用星雨。

不過清林道人並不知道,眼前這個假星雨已經做好了要殺他的準備。

顧銘準備在離開西域帝宮時,將清林道人斬殺,而後嫁禍給虛空之中那個老者仙使官。

「這一場星雨勝!」

西域帝尊撤掉了擂台上的光罩,剛才那個裁判飛回擂台上。

說是擂台,可是早已經看不到擂台的影子,只好站在地上,大聲宣布。

然而他的聲音落下,卻沒有半點歡呼聲,所有人的目光不由自主的投向了西域帝尊。

擂台殺人,這可是不允許的。

他們想要知道西域帝尊如何處置顧銘。

西域帝尊見所有人都看向自己,不由的笑道:「星雨不錯,下去準備下場比賽吧!」

全場嘩然。

一個個驚訝的張著大嘴,難以置信的看向了顧銘。

西域帝尊竟然沒有追究。

天呀,這小子真的是太牛了!

難道是監考官看上了那小子,準備將他帶入中帝宮了嗎?

所有人心中都帶著這樣的疑問,羨慕嫉妒恨的目光看著顧銘,心中暗嘆不已。

顧銘聞言,恭敬的向西域帝尊施禮,大聲說道:「謝謝帝尊!」

他也沒辦法,誰讓他現在就是星雨呢。

星雨這個名字恐怕要伴隨他要走很久的路,所以他還要按照星雨的行事方式來做。

「嗯!下去休息吧!」西域帝尊微微一笑,滿意的點頭,扭頭看向高陽,「師弟,此子不錯,不驕不躁,氣定神移,是個好苗子呀!」

「是呀!師兄,我看其餘的比賽就不用比了,讓星雨和庄元忠以及苗心水對戰吧,如果星雨能夠打敗他們,那我就進行帶他回中帝宮交差了!」

高陽直接將自己的意思說了出來。 高陽的話,再次掀起一片嘩然。

「天呀,難道只選擇一個人嗎?」

「真是一匹黑馬呀,看來這個星雨是被選中了。」

「都別說話了,看看那小子如此對戰庄隊長和苗隊長吧!」

眾人紛紛小聲議論起來。

而庄元忠和苗心水兩人相視一眼,彷彿達成了某種協議一樣,臉上都不由的露出了一絲冷笑。

西域帝尊聽后,瞬間便明白了高陽的意思,微微點頭,輕聲說道:「庄元忠、苗心水,你們兩人一同對戰星雨,記住了,如果誰敢下殺手,別怪我不客氣!」

瞬間一股強大的威壓向著他們二人籠罩而去。

頓時兩人直接跪在了地上。

因為兩人還要上場比賽,西域帝尊被並沒有傷害他們,否則的話,就憑他們剛才的眼神交流,就已經決定了他們兩人的未來。

「是,帝尊!」

兩人急忙恭敬的回答,身體不停的顫抖著,額頭上更是冷汗直流。

顧銘重新來到一個擂台上站好后,庄元忠和苗心水兩人也站到了他的對面。

這次的裁判還是剛才那位。

「帝尊的話,你們已經聽到了,下殺手者死!比賽開始!」

裁判說完,便退出擂台。

豐帆向前一步,雙手快速舞動,一道強大的光罩直接將擂台籠罩。

「小子,我很佩服你,可是如今我們兩個打你一個,你還是小心點好!」

庄元忠開口說道,眼中閃動著複雜的神色。

「不錯,以你的實力想要戰勝我們單獨一人的話,那是沒有任何的問題,但是我們兩人聯手的話,你只有輸的份!」苗心水淡淡的說道。

顧銘微微一笑,不屑的瞥了他們二人一眼,勾了勾手,嘲諷的說道:「別廢話了,打完你們兩個,我就不用再打了,一起動手吧!」

顧銘的話頓時引起一片罵聲。

而庄元忠和苗心水兩人也被他給激怒了。

帝尊只說不讓下殺手,可沒有說廢了對方,二人相互看了一眼,便從對方的眼中知道了對方的目的。

他們二人打著這樣的主意,顧銘又何嘗不是如此呢?

但是顧銘相對要保守一些,只要他們不抱著廢掉他的想法,顧銘也不會廢掉他們。

可是現在看來,他們已經有了這種想法,所以顧銘決不會留著他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