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剛剛被你氣的都說錯話了!我想說我和你差不多大,可能還比你大,什麼弟弟!別把我叫的那麼小。」杜決明插著腰氣呼呼道,那模樣哪裡不像個小弟弟。

「哈哈,你這張臉和你的聲音就把你出賣了,游年,別理他,他家還有超多的玩偶呢。」柳慕青才進門就聽見游年和杜決明的這系列的對話,這個「性別」梗真的夠讓他笑半年了,一會兒一定要把這個告訴時漾。

「喂喂喂!小青子,你怎麼能這麼說我!」杜決明立刻就炸毛道。

柳慕青按下杜決明的頭,還順便重重的揉了揉,「好啦,過幾天請你吃飯,我先帶他去談些事情了啊。」

「哼,你說的哦,到時候還要叫上小漾漾!聽說你倆在一起了,我竟然不是第一個知道的。」

游年聽了這話,整個人都不好了!甩開柳慕青搭在自己肩上的手,轉過頭一字一句的說:「時漾!不會和柳慕青在一起,這輩子不會!下輩子也不會!」

「???」什麼情況?游年這話什麼意思啊,弄得杜決明一臉蒙圈,不是小漾漾和小青子在一起嗎?這游年……等等難道前段時間天天熱搜爆炸的《戀愛季》是真的?

小漾漾真的和這個游年在一起了?

……

「喂!為什麼公開!你們明明互相不喜歡!還有誰知道你們在一起?」游年被柳慕青帶著走了一段七拐八彎的路,直到進了一個看似非常普通的房間,門剛關上,游年就迫不及待的問道。

「第一,我不叫『喂』,第二,你和時漾早就分手了,我為什麼不能和時漾公開?第三,你怎麼知道我和時漾不互相喜歡?最後,我們公開有誰知道,憑什麼告訴你?」柳慕青依次隨著回答朝游年伸出手指,道。

游年咬了咬牙,竟然一時間無話可說。

柳慕青自顧自為自己泡了一杯茶,看著對面沉默的游年,輕笑道:「游年,你就這麼喜歡時漾嗎?那你告訴我唄,你喜歡時漾的哪裡,我回頭和時漾說說,讓她改改?」

游年沉默了一會兒,突然抬起頭問道:「你為什麼要去這麼做!你要是真的喜歡漾漾,難道不應該想她幸福嗎?」

柳慕青用叉子叉了一塊蘋果,嚼了嚼道:「哦?照你這麼說時漾只有和你在一起,她才會幸福?」 看到牀上的果果已經安靜了下來,葉天來就更加的大膽了。 他的動作更大,更猛了。雖然這個牀真的是實木來的,而且也是新貨,可是,在葉天來巨烈的運動下,牀還是有一定的搖晃的感覺。

也許是在酒精的作用下,果果的腦子已經麻痹了,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也許是因爲已經接受了這個現實,所以從了本能,而放棄了理智。她的一雙藕臂,輕輕的纏繞上了這個男人的脖頸。她的腿光滑而有彈性,是很多女人所羨慕白皙玉潤的大腿。它纖細,似乎只要一大力就會把它折斷一般,它有力,因爲它也能扣得葉天來無法大輻度的起身。

在禾幺.處與禾幺.處的摩擦間,果果迎來了自己第一個。

可是葉天來可是那種容易滿足的男人。他可是做好了準備纔來的。 御妖師·逆世狐妃 他從自己的褲子口袋裏拿出一個他非常喜歡的小寶貝,它有一個好聽的名字叫美麗的蝴蝶。

就像穿褲子一樣,把它戴到了果果的身上。讓小蝴蝶的身體緊貼着果果禾幺.處的外面。然後把功率調到了五。因爲果果剛剛已經很興奮了。所以,這不過是讓她再次要接受下一波的前戲而以。有了這個,他就可以不用自己動手,也能讓女人來求他。

果果在小蝴蝶的疼愛下,感覺下體傳來一陣又一陣的麻癢感。似乎這種東西讓她有些不舒服了。葉天來,又把那個調到了最大一檔。這一來,果果直接就叫出了聲。下體傳來的感覺讓她興奮,讓她渴望。

“怎麼樣果果,想不想要我的大兄弟進去安慰一下你啊”葉天來笑的很壞,很ying。如果是正常情況下,女人們可能看到這個表情就不會再要求什麼,哪怕是在的當口,也會把它壓了下去。可是果果不同,她已經失去了理智,她只是在滿足自己的本能。

果果從牀上爬了起來,來到了葉天來所在的沙發上。不停的扭動着自己的腰肢,水從她的禾幺.處順流直下。她的嘴微張,舌頭微微的伸了出來,渴望的說道:“要。我要。給我,把它給我。”

要可是葉天來並不是什麼好人,你說要,他可不是那麼簡單的就能給你的,“要也可以,先把我的兄弟給喚醒吧。它都快睡着了。它不醒過來,怎麼會進去呢”

因爲果果現在只是渴望着,所以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我要怎麼做”

“用你的小嘴,含含它,用你的小手摸摸它啊。不要咬,咬它它就不聽話了哦。”葉天來一步步的教果果做這樣的事情。果果也很乖,她照着做了。每一個動作都讓葉天來滿足,不是獸慾的滿足,而是內心的滿足,他就是喜歡看到女人對他的各種求,今天這個女人,求他的已經很多了,這讓他很高興。所以,他也決定好好獎賞她一下。

後庭花,一般人都很少走的一條路。今天,葉天來就是要品嚐一下。“果果乖,到牀上好好的趴着去。大兄弟要來嘍。而且大兄弟還要找它的好兄弟一起來嘍。”

“嗯。快點來。果果要,果果想要了。果果受不了了。”果果那發浪的聲音,讓葉天來知道,時機已經成熟了。將小蝴蝶從她身上拿掉。讓她如狗一般的趴着,高高的擡起小pp,再把潤滑劑擠進了她的後庭花。拿出了一個人工的,直接就插入果果的禾幺.處,把震動調到最大。

再把自己的,放到後庭之中。

果果因爲這個舉動,眼淚都快掉了出來了。那兒傳來了一種撕裂的感覺。“好痛啊。”她不由的叫道。

“不痛不痛。一會就很舒服了。第一次,都這樣的。乖啊。”葉天來安慰道,就像是一個很慈祥的老父親,在安慰正在打針的女兒一般。只不過,配上他此時的動作,就感覺到慈祥這個詞彙用在他的身上,就是一種褻瀆。

漸漸地,果果習慣了。自然,這雙管齊下的結果,就是讓果果最後累到虛脫。

果果是真的累了,她趴在那兒,已經不再動盪了。

葉天來也累了。沒有想到,這個可人兒都能把自己給折騰成這樣,看來,只要好好的調教,這個女人日後一定會成爲自己最爲得意的玩具。想到這兒,他臉上的笑容不由的有些放大。

日夜星辰,當月亮忙完它的工作以後,它也要去休息了。太陽自然是要來接它的班。太陽很高調,它其實不喜歡躲在雲層的後面,它更喜歡直接的面對大家。不過,它從來沒有考慮過,人雖然很喜歡它,可是也在想方設法的躲着它,因爲它太過的熱情。如果你和它親密過久,可能換來的就是一場疼痛。

“嗚嗚嗚”一陣又一陣的哭聲傳來。吵得葉天來都不能好好的休息。他翻了個身,看到身邊的那個潔白的身體正在不停的抖動着。微微一笑,“果果,怎麼了啊是不是哪裏感覺痛啊”

“你這個畜生,禽獸。你還我的貞操。”果果氣憤的轉過身,對着這個男人,她不由的咬牙切齒,滿眼的憤怒。

“貞操在現在這個時代,要貞操做什麼啊那東西是舊社會的女人才講的。現在誰在乎啊。不過呢,你也要不生氣。昨天晚上,你配合得很好嘛。如果你不相信,可以看看我們昨天晚上的愛情有動作大片。我包你看得臉紅通通的。我用了三臺的攝像機,可是多角度的拍攝啊。”葉天來說到這兒,都感覺自己做的了不起。

“你混蛋。你對我做出這樣的事情,居然還能講出這樣的話來。你這個混蛋。”果果氣憤難平。她現在想死的心都有了。

爲什麼,爲什麼會變成這樣。昨天晚上,明明小可也和她在一起的。爲什麼,爲什麼是她爲什麼不是小可果果實再是想不通。而且,明明他們三個人是一起吃飯的,爲什麼,爲什麼小可不見了小可呢她爲什麼不救她她爲什麼不來救她就眼睜睜地看着她被這個畜生拖到這兒開房嗎

眼淚如果可以流不止盡的話,她真想用眼淚把自己和這個畜生一起淹死。可是,她所流的淚,還不夠這個牀吸收的呢。

“好了。好了。事情也發生了呀。不過呢,你真的不要生我的氣。我也是喜歡你才這樣的。要是我不喜歡的女人,我纔不要呢。就像昨天晚上和你一起來的莫小可。她就不是什麼省油的燈。告訴你吧。我是真心喜歡你的。再說了,咱們也說好了。你陪我呢,我就把這份合同給簽了。不過呢,如果你跟了我,以後我就會經常和天輝合作。如果你不跟我呢不好意思啊。咱們的合作就只有這麼的一次,算是對你上次犯錯的原諒。至於下次。嘿嘿。我還是會選擇和別家公司合作的。”葉天來笑道。

“你這個混蛋。難道我的處子之夜,就值得你這麼一次的合作機會嗎你這個流氓。”果果生氣的說道。

“對,我就是流氓。以前我不會的。這還不都是你的功勞嘛。本來,我和你們公司合作的挺好的。可是呢,因爲你的一個失誤,就讓別的公司找上了我。他們公司,可是自願送來了五六個處子給我玩弄啊。我對她們可沒有對你這麼好。什麼在她們的大肉包上滴蠟油啦。什麼在她們的身上綁皮帶啦。只要是能想到的法子,我都用在了她們的身上。她們表現的也非常的好,非常的享受。當然了,昨天晚上,你的表現也非常的不錯。而且,我覺得她們都太假了,只有你,還讓我有一些的心動。考慮一下,到我的公司來上班。這個祕密就是我們兩個人之間永遠的祕密。怎麼樣”葉天來說道。

看來。他是有打算把這個女人吃的死死的了。而且這個女孩子很單純,她除了氣憤,生氣以後,似乎也沒有別的想法了。再加上,這似乎是最好的結果。讓這件事成爲永遠的祕密。這樣,就不會有人知道了。自己再找合適的機會離開這個男人。逃到別的地方。讓他永遠也找不到。至少,在名節上,自己還是純潔的。只是,或許這一生,她都不會找男人了。因爲她很髒,她不配。

“好了,好了。別想了。就這麼訂了啊。我先把這份合同簽了。你也好拿回去交差。時間不早了,我呢,也要去公司了。你呢,就早一點回家休息,就說昨天晚上陪我喝酒喝多了。所以不舒服。明天你就向公司提出辭職。然後到我那兒上班。聽到沒有。 腹黑紈少請接招 我的小乖乖。”葉天來問道。

果果只是點了點頭,並沒有回答他的話。

自己爲了公司,真的有必要做到如此的地步嗎這又不是她的公司,爲什麼她要付出如此大的代價呢不過,如果按市價來說,她的初夜已經算是賣價很高的了。三個多億啊。哪個女人能賣到如此高的價錢呢 聽了柳慕青這話,游年沉默了一會兒,然後抬頭直直的看著柳慕青的眼睛,道:「我不敢說,我能給時漾最好的,讓她成為這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因為這世界上一萬個人的幸福都是不一樣的,但是我一定會盡我所能給時漾一片安逸的天空!」

柳慕青用茶杯擋住上揚的嘴角,不錯啊,覺悟倒是可以,要是這個游年真的要說什麼「讓時漾成為最幸福的女人」,什麼「山無棱,天地合」他才不會相信呢!

男人嘴上說的好聽,還不如行動真實一點來的實際,他可不放心把他從小寶貝到大的妹妹,交給自己不放心的人!

「喂,華姨和時叔不同意你和時漾在一起,你知道為什麼嗎?」柳慕青品完手上的這杯茶突然道。

游年一愣,眼神暗了暗:「因為我是娛樂圈的人!」

「是啊,時叔和華姨疼愛了那麼久的小公主,他們怎麼放心把她交給一個深處如此複雜圈子裡的人。我就不信,你沒有城府,沒有一絲心機怎麼能在娛樂圈混的這樣風聲水起?別說是因為你遇到了伯樂,再加上你本身的才華,我不行,時叔和華姨也不會信。」

柳慕青看著游年皺起的眉頭,輕笑了一聲,繼續道:「不瞞你說,時漾看上去非常獨立,但是心思沒那麼深,最重要的是,我們願意護著她,我知道這樣對時漾有點保護過度了,可是,時漾是我們的掌上寶,我們捨不得。也許有一天我們會對時漾徹底放手,但是一定是她能找到一個可以風裡雨里護著她的人之後。」

「你們……」游年越聽越覺得柳慕青對時漾的感情不像是男女之間的愛情,更多的有點像妹控的哥哥。

是了,柳慕青這次來的目的才不是讓游年徹底放棄時漾的,既然時漾喜歡游年,那麼他也會努力探清游年的底,看看游年到底是真心的還是假意。

他要是把時漾未來的老公真的勸著徹底放棄時漾了,到時候時漾到底該有多傷心啊。

游年真的從心底里覺得時漾和柳慕青這件事,一定有蹊蹺!「我不會說自己心思單純,但是我對時漾絕對是真心的,如果能和時漾在一起的唯一條件是要我退出娛樂圈,那麼我一定會照做的!」

「喂,時漾沒和你說過嗎?她不想你為了他們放棄你的工作,你聽不懂?」

「我……」時漾說的話他當然都記得牢牢的,可是如果這是唯一的辦法,他一定會去做的!

「好了,你一個大男人,這麼吞吞吐吐的幹嘛!這個星期你什麼時候有空?」柳慕青還是覺得要把這件事提上日程。

「這周六劇組休息半天。怎麼了?」游年想了想,這次蘇木槿在劇組過生日,特地和她舅舅說了,想借半天的時間請大家吃個飯。

雖然這麼說看似很無理取鬧,可是,人家演技在線,再加上游年,這倆人很少NG超過五次,就算實在找不到狀態,倆人也會互相鼓勵,探討劇情,最後也耽誤不了太多時間,本來給游年放假耽誤的三天都已經補回來了,進度甚至還提前了,再加上導演是人家舅舅,蘇木槿本人又和劇組的所有人關係都不錯,這樣一看,人家提個晚上請吃飯的要求好像也不是特別無理取鬧了。

游年左思右想好像他可以去走個過場,這也算放了半天假了。

「行,那這周六晚上,在曜月莊園見面吧?」柳慕青千思萬想,還是把地點訂在了自己控股的酒店。

這也是游年代言的酒店,游年自然知道,點了點頭:「行。還有事嗎?」

柳慕青朝著游年挑了挑眉,搖了搖頭,「本就沒什麼大事,約你來這裡只是不想讓華姨知道,其次就是……」

柳慕青突然收起了輕佻的語氣,沉聲道:「我只希望!你記住你今天說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

游年眯起眼睛,聲音也不覺跟著低沉下來,揚了揚下巴:「自然。」

「寶貝,我知道啊,這不是有事情嘛,好啦,知道啦,會給你帶禮物的,要北街的那家夫妻肺片嗎?一定給你帶回去。乖乖在家等我。」游年正要關門的時候聽到了柳慕青說的這些話。

對了,就是這樣的語氣!這才是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的語氣,寵溺又縱容。

可是,電話里的那個女人絕對不是時漾!時漾不會喜歡這樣肉麻的「寶貝」一次,更不會主動問著要禮物,最重要的是,她絕對不喜歡吃夫妻肺片!那樣辛辣的食物,時漾是不怎麼碰的,她吃的非常清淡,也很忌口。那麼,那個柳慕青電話你的人是誰?他既然現在和時漾在一起了,為什麼還要去招惹其他女人!該死!這個花心的渣男!

……

「喂,小青子!你發什麼瘋,你讓我這個點給你打電話,就是和我說這些肉麻的要死的話?這話,你不應該留著去哄小漾漾嗎?還有,小漾漾不喜歡吃夫妻肺片,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吃錯藥了吧!」被柳慕青安排這個點給他打電話的杜決明真的被柳慕青的語氣嚇到半死,一陣陣的犯噁心,剛剛的都是些什麼鬼!

柳慕青一隻手摸摸自己高挺鼻子,一手舉著手機:「沒什麼,沒什麼,我,咳咳,就是有點事情,你把我剛剛的那些話都忘了啊。」說實話他自己也覺得自己剛剛的那些話挺噁心。

「喂,小青子,你可給我老實交代啊,這個游年和小漾漾除了一起拍了個綜藝,還有什麼關係,還有你和小漾漾怎麼在一起了?我覺得天塌了的可能性都比你和小漾漾在一起的可能性大!」杜決明看到游年那時候聽見時漾的反應就知道不對勁了,再加上那通超級不正常的電話,和他說沒事?怎麼可能!糊弄傻子呢!

柳慕青心裡重重的嘆了口氣,他怎麼就攤上個這樣的青梅竹馬哦。

「行吧,你來『風雲涌動』我告訴你。」柳慕青這話還沒說完呢,就聽見隔音門打開的聲音,門口探出一隻可愛的毛茸茸的腦袋。 好在是去看醫生,這拉肚子總算是給治好了。?看來,以後要拒絕讓白筱靠近廚房才行。真不知道她是怎麼辦到的。居然能煮出這樣的東西。還是爲了爭對他們,所以故意在他們吃的菜裏下的毒。否則,爲什麼就她們幾個人沒事,就他有事呢

不過也不對啊。爲什麼程凱也沒有事呢明明吃的是一樣的東西。還是說,這毒是下在碗裏的筷子上的

“總裁先生,我剛剛說的話你聽了嗎”白筱坐在他的對面,那個表情很是不耐煩的樣子。她剛剛在那兒噼嚦叭啦的講了半個多小時,這一回過頭來,發現這個男人現在居然在神遊太虛。這是打算鬧哪樣啊當她是死人啊,還是讓她和空氣講話,和空氣談生意啊

“幹嘛啊。我不是在聽嘛。”司空冷語因爲自己的思路被人強行打斷而有些生氣。本來心情可能會好一點,可是偏偏這段時間天天還得和這個白筱一起談工作上的事情,這白天見晚上見的。他真當心哪天他就煩了。然後又做了什麼事情來了。然後又無緣無故讓人家恨了。其實做人真的挺難的。明明不是你的責任吧,可是又好像是你的責任一樣。

“你在聽你在聽什麼我剛叫了你幾聲你知道嗎如果你有在聽,麻煩把我剛剛說的,你再重複一下,哪怕你不能重複,你也給我一個答案,到底ok不ok行不”白筱認真的說道。

“好啦好啦。ok的啦,ok的啦。晚一點你把資料準備給我。我拿給公司其他的董事看一下,只要他們通過了,我就沒有什麼好發表意見的了。你明白吧”司空冷語問道。

“我明白。這個公司雖然你是總裁,可是,你們公司是一個很龐大的家族企業。而且我們這次的廣告不只是爭對你的這個公司,還包括你們全家族的公司。所以當然要得到他們的同意。不過我覺得我們公司的設計理念應該是與你們最爲貼近的。”白筱對於自己當初所做出的決定還是非常有信心的。她相信以她對這個公司的瞭解。她所挑出來的東西也會得到大家的認可的。

多少的東西在與她合作久了,他們公司的廣告圖樣都是她挑好送過去讓人家最後決定的。至於她看不上眼的作品。人家也自然的覺得不好看了。這是一個三年來的習慣了。所以,白筱依舊將這個習慣帶到了這裏,因爲她對自己的審美觀還是很ok的。不會偏差的非常的厲害。

當然了。也會有人眼光獨道的。這個她不能打百分百的保票。只能說,打個百分之九十八吧。反正不能說是百分之百就是了。

“看來,你現在對自己非常的有信心啊。是不是有什麼人給你打了信心劑啊。讓你這麼的有信心。”司空冷語還真是不習慣白筱在他的面前都能有如此的自信一面呢。相當年,她連迷住他的自信都沒有。可是今天,對於工作上的事情,居然能有這樣的自信。看來是成長了不少啊。不過,他就是那種很賤的人,就是喜歡打擊人家的自信心。

“這個不是應該的嘛。”白筱不認爲現在的自己有什麼奇怪的。這個,對自己有信心,這是必須的吧。不是嗎

“可是,我覺得你選的這三個圖案在董事會上是不會通過的。到時候,你可千萬不要哭鼻子哦。”司空冷語提醒她。

“不會的。如果真的讓他們給否了,說明我們做的還不夠好,我們會做到更好的。這是爲了大家啊,也是爲了我們自己。是爲了雙主訴利益啊。這很正常,你放心,我可不會像以前那樣容易被人打倒了。”白筱認真的說道。

“得了吧。那天不知道是誰被兩個女人兇了兩句就嚇在那兒了。”司空冷語直接一盆的涼水扣在了白筱的腦袋上。

“哼。那件事,另當別論好吧。那不是工作上的事情,對於工作上的事情我信心滿滿,這樣可以了吧。”白筱沒好氣的說道。

“那對於男人呢我想,那個叫李子旭的男人,應該也很受女人的歡迎吧。你就不當心,他以後會變心你有把握能讓他愛你上輩子嘛”司空冷語的這句話讓白筱陷入了沉思。

現在她要考慮的並不是他會不會愛她一輩子,而是她會不會愛他一輩子。她這次回來,雖然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而且她也一再的在內心裏強調,她以後是李子旭的妻子,是要和他生活一輩子的女人。可是,每到心情不低落的時候,又會開始有一些的猶豫。是她的問題還是她根本就不夠愛他

“我想,這件事情不用你來操心吧。既然沒有我什麼事情,那我就先回去了。你看看什麼時候讓董事們開個會吧。”白筱剛剛臉上的笑容瞬間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她職業性嚴肅的表情。她收拾好的東西。就準備離開了。在這兒談下去又是圍繞着那些問題了,然後兩個人可能又會吵架。

這樣的日子,她不想過。她就想平平靜靜的和孩子呆兩個月。就這樣一點小小的要求而以。

看着她離去,司空冷語也沒有什麼感覺。只不過,白筱剛出門,就遇上了莫小可。現在時間已經是中午了,莫小可纔剛剛來,這是鬧哪樣呢司空冷語看到了莫小可的出現,這纔想起還有一個trv公司的事情沒有處理。唉,都讓白筱給鬧的。要不然,他也不至於把這麼重要的事情給忘了。是吧。

“小可,你今天這樣的跑來,你不要告訴我你是遲到哦。你要知道,公司可是明文規定的,遲到的人”後面不用司空冷語說下去,莫小可也會明白的。

“司空總裁,我來只是想告訴你。果果好像要辭職不幹了。”莫小可說道。

白筱看到小可的一瞬間,心中的喜悅之情都快讓她飛起來了。可是下一秒,小可居然沒有和她打一聲招呼。這讓白筱的心中有一種傷感。再多久不見,再容顏的變遷。都不至於讓人看不出她是誰吧。她們不是好朋友嗎爲什麼她會不認得她呢可是,明明同樣過了七年,她還是一眼就認得她了呀。

不過,白筱的心思沒有人發現。他們還是忙着自己的事情。並沒有注意到白筱那一份失落。

“什麼,她了辭職不干你怎麼知道的讓果果進來見我。”司空冷語生氣的說道。

“那個。果果並沒有來公司。昨天我們一起請了那個trv的葉總吃了個便飯。葉總也說了要原諒我們了。所以,還是會繼續和我們公司合作的。我也覺得葉總不是那種隨便就做承諾的人啦。後來,我就喝醉了。什麼時候回的家我都不知道。難道今天早上我就起得晚了。實再是不行啊,頭痛的厲害。我剛來公司的時候,我就沒有看到果果了。打了一個電話給她。她說,她反正要辭職了。所以,今天她也想休息了。不知道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情。”莫小可擔心的說道。

“好了,我知道了。你先出去。我會打電話問她的情況的。”司空冷語嘆了口氣。看來,是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啊。

“好的。”莫小可點了點頭,退了出去。

完全沒有注意到白筱的存在。也許,這所謂的朋友,也會隨着時光的變幻而變化吧。算了,反正她也不在這兒常呆,何必在乎有沒有朋友呢一切都不重要的。

不過,剛剛那件事情就白筱有些不放心,不由的問道:“司空,那個trv的葉總和你們有業務往來的”

“你不是要回去的人嘛,那問這些幹什麼再說了,這是我公司內部的事情,你不用着急,沒你什麼事。”司空冷語調侃的說道。

“我也是關心你的下屬。我是當心她有事兒。你以爲我愛管你公司的破事兒啊。我管好自己的事兒還來不急呢。真是好心當成驢肝肺。”白筱不高興的抱怨道。

“放心吧,沒事的。可能就是喝多了,覺得自己委屈了,或是怎麼樣吧。我打一個電話問問就行了。”司空冷語輕公的說道。在他看來,是沒有什麼大事的。

不過白筱卻有一種不好的預感。這個葉總,她還是有所耳聞的。那是在前年的時候,這個男人到北京來談生意。據說是,談生意的時候,還調戲了人家酒店的服務員。後來合作伙伴知道了。給他找了好幾個女人在北京陪着他玩了好幾天。如果這個男人會這樣的話,那麼,昨天晚上所謂的談判,會不會是

“司空,還是不要打電話了。我看,我們還是親自去一趟她家比較好。我覺得,現在的她,需要的可能是一個很大的支持。要不然,又有可能是一朵鮮花的凋謝。”白筱說道。

“不至於吧。有這麼嚴重”司空冷語覺得白筱太小題大作了。 今天的蘇木槿非常開心,完美知性的微笑一直掛在嘴邊,雖然她平時也是這樣,但是所有人都感覺到今天的蘇木槿真的心情非常美好,畢竟今天是她的生日嘛。

今天拍的這場戲是《醫者仁心》里為數不多的男女主親密的戲,可是之前游年接劇本的時候,堅定的把親吻什麼的戲份拒絕掉了,導演沒辦法,畢竟要是不答應,會失去游年這麼一個帶能動流量且演技在線的男主。

最後只能忍痛將本就不多的親密戲份再次減半了。

通過拍攝設備,游年溫和優雅的摘下眼鏡,露出一雙盛滿笑意的雙眼,緩緩將面前俏皮可愛的女子拉進懷裡,一手摟住懷中女子的腰,一手扣住她的腦袋,讓她更貼近自己的胸口。

兩人身後是一片湖藍色的人工湖,午日的陽光,照的湖面波光粼粼,湖邊的兩人,緊緊相依,流年似水,時光靜好……

蘇木槿真的覺得今天幸福到爆炸,說台詞的聲音都帶著一絲顫抖:「我會永遠陪在你左右,無論你是成功,或者是失敗。」

游年把下巴輕輕擱在蘇木槿的發心,輕笑道:「嗯,謝謝你一直陪在我身邊。我……」

一秒過去了,兩秒過去了,大家還是遲遲聽不到游年說下面的話,這是什麼情況?

導演實在看不過了,這都快一分鐘了,看著還沉浸在游年擁抱里的侄女,導演也是無奈的搖了搖頭,大喊道:「卡!」

終於,一切美好被這個字打破,所有人都反應過來,游年皺了皺眉,緩緩鬆開懷裡的蘇木槿,他……

然而,蘇木槿臉都羞紅了,連看都不敢看游年,剛才的擁抱,她能輕而易舉感受到,游年的白色襯衫包裹下的肌肉,還有游年似乎能灼人的體溫,這一切對於她來說真的太有衝擊性了,所以游年沒把台詞說完她也忘了提醒游年。

游年自知理虧,乖乖走到導演跟前,歉意的說道:「對不起,導演我……」

導演很是不解,問道:「游年啊,你剛剛是怎麼回事啊,剛剛那一幕你知道有多唯美嗎?難道是忘詞了?」

游年只是沉默的搖了搖頭,剛剛他沒說完的是「我愛你」這三個字,可是這三個字,他都沒來得及對時漾說出口,現在對著蘇木槿他怎麼說的出口。

天知道,他有多後悔,後悔死當初沒有早點對時漾說出「我愛你」,現在他恨不得在時漾耳邊說上千遍萬遍,可是時漾已經不能聽他說了。

游年緊了緊拳頭,又緩緩鬆開,然後指著導演桌上翻開的劇本上的某一句話道:「導演,我能不能提議把這句台詞刪掉,我……」

導演看清上面的台詞,臉上的表情變換了多次,最後還是沉下了臉,這是一直以來對游年青眼有加的導演第一次訓斥了游年:「游年!之前我已經在你進組前答應你把吻戲什麼的戲份都刪了,你現在還想把這句話刪掉?你和我開玩笑嘛?一句『我愛你』你是啞了還是怎麼了,說不出來?你是要向女主求婚的!連句『我愛你』都說不出口,你這是在求婚?你和我開玩笑嘛!」導演這次真的被游年氣到了,真的不理解一直很敬業的游年現在竟然連一句「我愛你」都說出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