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防住了。」

場下的人替赤晨鬆了口氣。

赤晨看著面前只剩下幾十公分厚的土壁,臉色變得很難看。

他沒想到,對方的攻擊力會這麼強,連自己的絕對防禦都差點擊破。

「這是第一招,下面是第二招。」

見自己的第一招被防住,葉雄一點都不覺得意外。

如果赤晨是某個勢力故意安排進皇城學院,有著不為人知目的的話,他的底牌肯定不只這些。

如果佛門卐印就將對方擊敗,那就沒意思了。

他嘴裡露出一抹冷笑,從儲物戒之中祭出三柄新煉製出來,從來沒現過世的炭劍。

炭劍剛出現,散發著一道微弱的黃光,懸浮在他頭頂,一看就知道不是泛泛之物。

烈火劍陣第三式,他自修鍊完之後,從來沒有對敵過,因為威力太強了。

現在,正好拿赤晨試招。

(本章完) 烈火劍陣,幽冥一共才教給葉雄三式,她也只知道三式。

第一式,用普通兵器就行;第二式要用鐵樹脂;第三式需要炭劍。

這三式,一式比一式,威力呈數倍增強。

當初,葉雄煉製出鐵樹脂作為黑劍之後,實力直線上漲,斬殺了比起自己強大許多的崑崙王。

現在,他煉製出來炭劍……

一鼓澎湃的元氣,從他身上湧出來,瘋狂地湧進三柄炭劍之中。

頓時,三柄炭懸浮在半空之中,光華大作。

每柄炭劍背後,隱隱浮現一道淡淡的巨大劍影,就彷彿劍芒一般。

「這是,劍魂?」

場下,布吉院長臉上露出凝重之色。

「劍術到達一定程度,能程現劍魂,沒想這傢伙居然能以築基之威,讓劍出現劍魂。」胡夫震驚道。

「烈火劍陣本身就是高級的劍類法術,一式比一式厲害,威力程階梯極遞增。這是烈火劍陣的第三式,叫做三連斬,是一招威力巨大的單一攻擊劍術,赤晨命要體矣。」布吉院長說道。

「我看未必,這赤晨看起來怪怪的,不但踏入築基期,還學會土壁壘這樣的絕對防禦,也許還有更多的底牌也說不定。」胡夫說道。

「這倒也是,咱們就試目以待好了。」

赤晨在看到半空三柄炭劍的時候,不停在打著手勢,身上的元氣狂涌而出。

泥土在他身體周圍築了一層又一層的土壁。

然後,他再次施展土壁壘,在他身體周圍,裹成一個球。

他還不放心,悄悄從儲物戒之中,拿出一件藤甲衣,穿在心上,這才心情安穩下來。

這件藤甲衣,是一件防禦法寶,是冷血送給他保命用的,此刻也不得不使出來了。

因為,半空懸浮那三柄劍,給他的壓力,實在是太大了。

「斬!斬!斬!」

葉雄一聲怒號,三柄炭劍,按照順序斬下。

第一斬,將土壁全部轟碎;第二斬,將土球劈開兩半,第三斬,直接落在赤晨身上。

大地被劈出一道裂痕,赤晨直接被劈進地里,生死未明。

周圍的人,直接被這三連斬,嚇得說不出話來。

哪怕是精英班的幾名天才,都未必能劈出如此威力巨大的攻擊。

赤晨,怕是凶多吉少了。

所有人,目光看著那道裂縫,等著赤晨的下場。

……

數十公里之後,一處豪華的居民樓之中。

冷血坐在實木椅上,目光炯炯地看著牆上的視頻。

此時,視頻正對著那道裂縫,赤晨生死未明。

「小姐,赤晨有可能會死掉,這下怎麼辦?」

身邊一名留著鬍子的老者出聲問道。

「赤晨沒那麼容易死,他很快就上來了。」冷血說道。

「這烈火劍陣第三式,威力巨大,你確定赤晨能防住?」老者問。

「他死不了,我把藤甲衣借他用了。」冷血拿起一杯靈茶,悠然地喝著。

「小姐英明,還留著這樣的後手。」老者目露喜色,說:「有了藤甲衣,赤晨絕對不會傷到哪去。」

「赤晨是我們手上很重要的一顆棋子,我們花那麼大的代價才培養出來,絕對不能失去。」

冷血說完,目光落到葉雄身上。

「這個傢伙,到底是什麼人物,怎麼會這麼強大?」老者看著葉雄,一臉的不解。「不但築基了,身上還一身秘術,你說他會不會跟赤晨一樣,背後也有大勢力?」

「他是南帝的人。」冷血說。

「什麼?」老者大驚。

「我已經打探清楚了,他是南帝從地球特招過來的人。」

冷血看著葉雄的身影,越想越震驚。

如果他真的是南帝的人,還是那個跟自己交易築基丹的男子,那自己豈不是很危險?

她越是想,越是頭皮發麻。

南帝被喻為東南西北四帝之中,城府最深的女人,天知道她會不會用江南王,在下一局很大的棋?

「如果他是南帝的人,就不難理解了。」老者點了點頭。

……

皇城,帝皇殿。

牆上掛著十幾個大屏幕,其中一個大屏幕,正播放皇城學院訓練場上激戰的一幕。

南帝愛羅莎坐在沙發上,目光炯炯地看著大屏幕,陷入沉思之中。

兩名皇城學院的新人,突然之間全都築基,這在築基丹控制嚴格的南域,是不是意味著什麼?

她向來對自己的感覺非常敏銳,她臭到,似乎又有分裂勢力,在蠢蠢欲動。

……

場上,所有人都在看著地面上那道裂縫,想看看到底赤晨是死是活。

正在這時候,一道人影從裂縫之中爬出來。

赤晨狼狽不堪地從裡面爬出來。

滿身是土,衣服襤褸,嘴角之中帶著一抹鮮血。

他的身上,一套黃色護甲露出來,上面有一道深深地劍痕。

剛才最後一劍,就是這護甲救了他。

葉雄有些意外,沒想到他身上居然還有護甲。

這護甲能擋住他最後一劍,一看就知道不是簡單之物。

赤晨早就沒有了淡定,氣急敗壞,看向葉雄的目光,充滿了仇恨。

「江南王,是你逼我的,我會讓你為自己做的事情,付出代價。」

赤晨突然從身上掏出一顆綠丹的藥丸,吞了下去

片刻之間,赤晨的氣勢直線上漲,上升到一個十分驚人的地步。

「築基初期,絕對沒有這樣的氣勢,這是築基中期。」

葉雄瞳孔倏然一縮,腦海中突然想起一種極其珍貴的丹藥,爆元丹。

爆元丹是一種自損八百,傷敵一千的丹藥,服下之後,短時間內實力程數倍漲強。

但是,此丹卻有一個非常致命的弱點,就是服用之後,幾個月,甚至半年之內,都可能無法恢復傷勢。

這是一種,生死關頭,才會使用的丹藥。

面臨生死關頭,赤晨沒有絲毫猶豫,就選擇了服用爆元丹。

此時的赤晨,實力已經接近築基中期,他就不相信,江南王還能贏自己。

「這下,江南王麻煩了。」

「赤晨這是拼了老命,也要維護自己的尊嚴。」

「這氣勢,分明就是築基中期了,江南王還怎麼防得住。」

場下,傳來議論紛紛,沒幾個人看好江南王。

洛可兒緊緊握住拳頭,心裡十分擔心。

但是下一刻,她目光落到葉雄臉上,發現他半點畏懼都沒有,依然一臉的淡定。

不知道為什麼,她的心情,不由自主地平靜下來。

這個傢伙,常常有讓人驚喜之舉,他一定能想辦法應付的。

果然,面對服下爆元丹的赤晨,葉雄冷哼一聲。

「哪怕你今天服下仙丹,也死定了。」

一聲咆號,伴隨著一聲響徹天際的獸吼。

場上,葉雄不見了,出現在眾人面前的是一個十幾米高,面目猙獰的巨猿。

終於,他施展出真猿變第二變。

(本章完) 十幾米,那是什麼概念?

一層房子三米左右,幾十米,那是四層樓房高。

這麼一個龐然大物出現在從人面前,那是怎麼樣一種情景?

赤晨服用了爆元丹,前一刻還信心滿滿,懷著報仇之心;然而下一刻,又被眼前的情景震蒙了。

但是,爆元丹是有時間限制的,此刻不容他多想,一鼓強勁的氣勢從他身上湧起來。

嗖,他整個人向巨猿衝去,手中多了一柄白晃晃地長劍,一劍劈落。

築基中期的威勢,不是蓋的,劍芒劈頭蓋腦就朝巨猿劈落。

咚咚咚!

巨猿揮舞著拳頭,擊打在胸口上。

然後,他狠狠一拳擊出。

沒有花巧,也沒有招式,有的只是活生生的肉身力量。

這一劍,直接就砍在巨猿的拳頭上。

兩鼓力量再次炸開。

劍芒居然直接被巨猿一拳擊毀,消失無蹤。

當然,巨猿也並非全然無事,拳頭上分明有血跡湧出來。

以肉身抵抗劍芒,也沒誰了。

疼痛之下,巨猿再次咆號,突然一腳踩在地上。

頓時,大地顫抖起來,彷彿地震一樣。

赤晨衝天而起,準備再次擊出劍芒。

嗷吼!

巨猿嘴裡吐出一鼓狂風,朝赤晨刮過,讓他身形為之一滯。

下一刻,巨猿窗戶般的巨手,像拍蚊子一樣,將赤晨的身體,狠狠地拍到地上,沒進土裡。

巨猿還不罷體,跳了過去,狠狠地踩下去,將赤晨踩進泥地下。

一腳,兩腳,三腳。

也不知道踩了多少下,地上深深地陷了下去,已經達到巨猿膝蓋。

巨猿這才停下來,將手抄進洞里,將赤晨連人帶土撈了上來,扔在地上。

赤晨身體軟軟地倒在地上,血肉模糊,身體扁成一塊,那樣子還能活命才見鬼了。

哪怕他有藤甲衣,一樣沒有任何作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