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加掩飾的嘲笑!

趙彤的這個回擊,直接戳中了常俊的痛點,讓他瞬間變得面目猙獰。

“賤人,我是龍虎山的天才,他一個趙青歌,憑什麼站在我的頭上?”

趙彤不語,唯有冷笑。她這個時候纔看清常俊真正的樣子,不得不承認,她很心痛。

“我和師父花了那麼多心思,才佔據那個靈氣匯聚之地。更是花了八年時間,終於進入天師境!雖然是下品天師,但好歹與宗主同級別!可是趙青歌出現了,他不費吹灰之力就晉升天師,而且還是上品!憑什麼?”

趙彤冷笑,嘆息道:“因爲他是我弟弟,是個天才!常俊,你嫉妒心、嗔怒心太重,難成大器!”

“不用挖苦我,只要我和掌門合力將他殺死,我就能夠心安理得了!如此年輕的天師,在四大派之中,獨此一家!”

趙彤不想說話,她微微擡頭,看着天空的那道身影,滿臉的自豪。

“弟弟,此生能夠遇到你,真是我的幸運。不過,這一次,我真的受傷了。”

她掙扎着起身,微微笑道:“常俊,一開始我就知道自己不是你的對手。所以,你剛剛打我的時候,我在你的體內中了花毒。”

常俊的笑容頓時消失不見,他咆哮道:“賤人,你對我做了什麼?”

“你看看自己的雙手不就知道了,常俊,能夠拉你陪葬,我也沒有遺憾了!”

這是趙彤的選擇,她想用自己的生命爲代價,殺死背叛她的常俊。

“賤人,我要你死,要你死啊……”常俊大吼,憤怒到了極點。 藉助羽蛇王的力量,我正與牛魔王、蠍子王激戰正酣。

兩大魔王皆無實體,對付起來要容易許多。但是,面對體型如此巨大的對手,打神鞭的威力要弱了很多。

棘手!

我第一次感到有些力不從心,而且兩者靈智極高,根本不給我施展天雷咒的機會。

封邪法咒也只能困住他們一時,根本無法長久將它們封住。

“只不過是兩道殘魂,竟然還有如此強大的實力,那它們生前究竟有厲害?”

我心裏震驚不已,不由想到了之前看到的那隻巨手。

“麾下大將如此厲害,邪神魍魎又該強大到何種地步!”

驀然間,我感到了巨大的壓力。

羽蛇王的力量在我體內翻涌,可我卻無法全力施爲,將其利用到極致。

“事到如今,也只好試試奇門九遁中的法術了。”

說到奇門九遁,我的內心是絕望的。除了土遁法術之外,我基本沒有修煉別的。隱身術和伏魔金人是最常使用的,也是最爲得心應手的。

“土牢封印!”

我一聲低喝,雙手迅速結印,然後接下來的一幕就讓我瞬間目瞪口呆。

因爲羽蛇王的翅膀,我漂浮在半空,因此,施術之時,我沒有站在地上。

蠍子王和牛魔王的體型較大,但我創造出來的土牢同樣巨大,而且是兩個土牢同時出現,分別封住了它們的行動。

遠遠看去,兩個土牢就像倒扣而下的穹頂一般,極具視覺衝擊力。

“這就是上品天師的力量嗎?”

我暗自驚訝,而與此同時,一絲明悟突然出現在我的腦海裏。

轟隆一聲,牛魔王和蠍子王不費吹灰之力便將我的封印給破除了。當然,我一點都不覺得意外。

如果連我的封印都破出不了,它們也配不上自己的身份。

我慢慢閉上右眼,腦海中回憶着土遁之術的另外一種法術——排山!

我仿若進入了一種奇特的境界,雙手無意識地結印、掐訣,絲毫不去理會朝我攻擊而來的敵人。

連城擡頭望天,他看着鎮定自若的我,尤其在看我的手勢之時,一種深深的恐懼迅速滋生。

“這種壓迫的感覺究竟是怎麼回事?他到底在做什麼,爲何看着他,有種被搭訕壓迫的感覺?”

連城駭然,他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只知道肯定出現了超出他控制的事情。

牛魔王和蠍子王,一左一右朝我攻來,氣勢驚人,誓要將我消滅。

剎那間,我睜開了右眼,然後雙手虛抓,緩緩向上,緊接着,大地震顫,打斷了蠍子王和牛魔王的奔跑。

隨即,我雙手虛握,因爲震顫而碎裂的大地立即合攏,準備封住兩個魔王的四肢。不僅如此,周圍的大地也在我的操控下匯聚於此,迅速累積而上。

短短片刻間,這裏的大地面貌就被我改得面目全非。這就是排山之術的厲害之處,翻手間改變大地,撼天動地。

連城的身體劇烈搖晃起來,他看着眼前的一幕,猶如看到了世界末日一般。 當我說完這些話的時候,我的身體爆發出無與倫比的黑暗氣息。

頃刻間,羽蛇王便從我的體內離開。我看了他一眼,低喝道:“按照約定,你去將牛魔王和蠍子王的力量給吞噬了。”

羽蛇王興奮不已,身影閃爍,直接飛到那兩隻魔王的身邊,毫不客氣地吞噬起來。

tw.95zongcai.com/zc/49850/ 姐姐的靈魂即將消失無蹤,我低吼一聲,隨即一腳邁出,眨眼間便去到常俊的身邊。在他還沒反過來的時候,我一拳轟出,砸向他的腹部。

噗嗤!

常俊吐出一道血箭,一招被我重創。然而,我並未表現的太過欣喜。

我一腳踏出,不留一點仁慈地踩在他的臉上,然後用力一踏,毀掉了他的臉。

“你這張臉騙了很多人,沒必要留着,我替你毀了吧。”

常俊痛苦大叫,感受到了莫大的恥辱。我正要進一步行動,背後突然一驚,立即向左跨出一步,躲過了從背後轟擊而來的大手。

“該死!”

連城暗罵,氣急敗壞地說道:“常俊,你要沒死的話,趕快站起來與我一起對敵。真是廢物一個,竟然栽在了一個妖女的手裏。”

常俊立即抽身,迅速逃離此地,跑得遠遠的。連城一擊不中,迅速後退,不敢靠我太近。

可是,我哪裏能夠放過打擊連城的機會。見他想要逃走,我右手迅速伸出,一把抓向他的脖子。

連城瞳孔一縮,他的腦袋猶如條件反射一般,瞬間一偏,躲過了我的攻擊。

隨即,他雙腳蹬地,身體立刻彈起,在我再次發起攻擊前,跑到了我的攻擊範圍之外。

他長呼一口氣,看了一眼面容扭曲的常俊,感到有些噁心。常俊的臉,已經變得血肉模糊,根本看不出曾經帥氣的臉龐。

“咳咳咳”,常俊輕咳幾聲,看了看連城,嚴肅地說道:“宗主,就算我倆聯手也不是他的對手。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不管怎樣,都要保住自己的性命。 前妻成新歡 我乃龍虎山的掌門,給他十個膽子,他也不敢對我怎麼樣!”

我仿若沒有聽到他的話,我竭力控制自己的理智,但殺戮的慾望卻越來越強烈。

我需要釋放,不然的話,我會被自己的殺念吞噬。

“弟弟,你要照顧好自己,我要走了。或許,如果我不那麼輕信人類,就不會落得這般下場!”

我立即轉身,看着迅速消散的姐姐,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戾氣。

“龍虎山,今時今日,我要你們就此消失!”

我豁然轉身,看着常俊和連城,將手中武器收了起來。

唯有拳頭,才能讓我發泄心中的怒火,才能讓我體會到報仇的感覺!

我的對面,常俊和連城嚴陣以待,準備應對我的攻擊。只是,我現在的速度和力量,豈是他們能夠想象的?

轟!

砰!

一拳一腳,瞬發而出,連城和常俊還知道發生了什麼,身體便倒飛而出。

撲哧!

撲哧!

兩人同時大口咳血,氣息瞬間萎靡。我欺身而上,在他們還沒落地時,再一次發動攻擊。

兩人的身體狠狠地砸在地上,身陷地下,我毫不留情地揮拳出擊,打在他們的身體上。

一拳又一拳,一腳又一腳,我放棄陰陽師的對戰方式,採用了最原始野蠻的手段。

憋屈!

常俊和連城都感到憋屈不已,而這正是我的目的。我不僅要打敗他們,還要狠狠地羞辱他們!

“欺騙我姐,傷她心,毀她身,常俊,你罪該萬死!”

“連城,你身爲一派掌門,非但沒有以身作則,給天下人做出榜樣,反而以權謀私,與邪魔爲伍,罪不可赦!”

Www★ t t k a n★ ℃O

此時的我,腦海裏的唯一念頭就是報仇。

而在我暴揍兩人之時,絲毫沒有注意到,一道流光自我姐消失的地方瞬間飛入我的打神鞭中。

常俊和連城毫無還手之力,作爲陰陽師,他們不注重身體的訓練,自然無法與我相比。

縱使沒有黑神之體,我也可以完勝他們。畢竟,我這一生都在流浪。

“趙青歌,打人不打臉,你爲啥總打我的臉?”

連城突然大吼,堂堂一派掌門被人欺負到這個份上,他也可以笑傲天下了!

我頓時感到好笑,繼續朝他的臉招呼而去。

“你還有臉嗎?”

“連城,你都把陰陽師的臉丟盡了,還讓我不要打臉?”

“我就要打你的臉,我不僅用拳頭打,還用腳踹!”

“陰陽師這一行,最怕沾染因果。你倒好,不僅自己爲非作歹,還縱容手下胡作非爲。連城,我要是你,早就沒臉活在世上,你怎麼對得起列祖列宗?”

“……”

我一通亂罵,手腳也沒閒着。常俊中了花毒,遲早要死。

連城被我罵的急火攻心,不停地吐血,止都止不不住。

“趙青歌,你殺了我,快點殺了我,讓我死得有尊嚴!”

“尊嚴?你有臉提這幾個字嗎?連城,我現在還不想讓你死,我要讓你親眼見證我是如何顛覆龍虎山的!”

“哈哈哈,顛覆龍虎山?趙青歌,你太天真了!”

我沒有理會他的嘲笑,有些事情,只有做成功,纔會有說服力。

“趙青歌,你的左眼爲何不睜開,是瞎了嗎?”常俊突然說道,冷笑不已。

我眉頭微皺,轉而看向他,沉聲道:“常俊,既然你想看,我就給你看看!”

如果沒有引動體內的黑暗之力,我若想睜開左眼,幾乎毫無可能。

但此時此刻,我的直覺告訴我,我能睜開左眼。

至於會發生什麼,我心裏也沒底。畢竟,誰也不知道轉生眼是什麼樣子。

能夠看到未來?能看到誰的未來,看到怎樣的未來?

我一概不知!

聽到我的話,常俊頓時有種不妙的感覺。

“趙青歌,你不要亂來,我已經晉升爲天師,明宗和四大派都已經知道了這個消息。你如果把我殺了的話,會受到天下人的譴責!”

“天下人的譴責?哼,常俊,你覺得我會在乎這些?不殺你,我姐姐會死不瞑目,我的良心會受到譴責!而我,只在乎這一點!”

聞言,常俊面如死灰,徹底放棄掙扎,等待我的宣判。

而下一秒,我的左眼,緩緩睜開! 左眼緩緩睜開,這一剎那,仿若天地重歸混沌,沒了一切聲息。

和右眼相對應,三條黑色小魚緩緩遊動,自由徜徉在左眼之中。

我看着常俊,緩緩伸出右手,按在他的腦門上。

剎那間,各種各樣的場景,猶如放電影一般,浮現在我的腦海之中。

漸漸的,一絲明悟油然而生,轉生眼的力量迅速瞭然於心。

判人生死!

因爲人都有一死,每個人最終的歸宿都是死亡,只不過或早或晚而已。

而轉生眼,可以看到別人的未來,並且提前出發未來發生的事情。

比如,一個人的死亡!

“常俊,這世間唯一不變的真理就是變!法無定法,我現在讓你看到自己死時的場景,你隨它去吧!”

話一說完,常俊的臉色頓時劇烈扭曲起來,他猶如野獸一般大喊大叫,狀若瘋魔。

正如我說的那樣,世間唯一不變的就是變。

在遇到我的那一刻,常俊的生命軌跡就發生了變化。

因而,他生命的結局自然註定。他本來要死在我姐花火的手上,但因爲我的干涉,所以由我來殺死他。

“去吧,去擁抱你的死亡吧!”

我再次低喝,緊接着我便看到,常俊的身體迅速石化,然後化爲煙粉。

如此詭異的一幕,讓一旁的連城驚恐到了極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