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讓我來的是吧?!我來了,你怎麼說?!”

看着史大龍那兇悍模樣,顧宇昂心裏則是不屑一顧。

“什麼怎麼說?你早上曠課,證據確鑿,按照規定,你應該扎30分鐘馬步,做好準備了嗎?!”

咱們的顧部長還是相當威風的。

史大龍擡起一手,左邊的學生遞上了一根菸,剛放在嘴上,右邊的學生便爲其點火。

顧宇昂怒道:“監控重地,不得吸菸!”

史大龍吹了一口煙在顧宇昂的臉上,將顧宇昂整的咳嗽連連。

“我還就吸了,咋的?你個小保安能把我怎麼樣?!”

說着,史大龍便抓起了顧宇昂的衣領。

顧宇昂瞬間就慫了,雙手胡亂揮舞着。

“你,你幹嘛?!你別亂來!”

看到顧宇昂手腕上的那隻勞力士綠水鬼,史大龍也動起了歪心思。

“咦?這不是我上個禮拜剛丟的手錶嗎?原來是被你偷了!兄弟們!給我扒下來!”

兩名學生立馬上前,一個抓住顧宇昂的手,一個將手錶摘了下來。

“手錶都拿走了!你別打我啊!”

顧宇昂根本不知道這東西的價值,喜歡就拿去唄。

史大龍也是心滿意足。

“嘿嘿,既然如此,我就不客氣了,兄弟們,走!回網吧吃雞去!”

三人剛一回頭,傳達室的大門忽然關了起來。

姜超結束了視頻拍攝,淡淡道:“都站住。”

史大龍一愣,猛地轉過頭。

“你又是什麼東西?!”

姜超拿出了自己的工作證。

“你好,我是蘇大南門保安隊隊長,你們剛纔的行爲嚴重違法了。”

“現在我希望你們能夠主動承認錯誤,並且加以改正。”

一名學生樂道:“你就是新來的隊長?聽說你很厲害啊?”

“對,但凡扎過馬步的人,都很怕你,我真弄不明白了,你哪兒那麼大的本事。”

姜超沒有理會,而是直勾勾地看着史大龍。

“你們以前沒有逃過課嗎?”

性質如此惡劣的學生,難道羅家衛一次都沒有抓到過?

史大龍理直氣壯道:“當然沒有了,我們可是好學生啊!哈哈哈哈!”

顧宇昂湊了上去。

“隊長!一定是老師在點名的時候,他們讓其他學生代勞的。”

“這種學生我見得多了,整天就泡在網吧裏,不是王者榮耀就是吃雞!”

姜超轉過頭問道:“有證據嗎?能坐實嗎?”

“肯定能!去網吧查他們的上機時間就行了!或者直接去問他們班的學生!”

姜超皺起了眉頭。

那這還不屬於有力證據啊。

史大龍笑道:“那你們倒是去啊,我就先走了,拜拜~”

顧宇昂急了。

“隊長!不能讓他們……”

沒等他說完,姜超已經在變化指訣了,劍指一掃,三人紛紛一動不動。

此時,他們終於知道新隊長的能量了。

顧宇昂小人得志了起來,他繞到了三人面前。

“媽的,居然敢嚇唬我,我顧宇昂是那麼容易被嚇到的嗎?!”

姜超擡腿踢向他們的腿彎,將他們擺成了馬步扎姿勢。

“小顧,他們搶你手錶已經涉嫌犯罪,需要報警麼?”姜超問道。

顧宇昂搖了搖頭。

“報什麼警呀,都是學生,讓他們扎扎馬步就得啦。”

姜超也不再說什麼,繼續看起了報紙。

直到快下班時姜超才解開了定身術。

足足三個多小時的馬步,三人剛一解開直接就癱在了地上。

他們呼呼喘着氣,個個臉色蒼白。

“臥槽,新隊長是怎麼辦到的!?”

“快跑吧!龍哥,龍哥?!”

兩人看向史大龍,發現他雙目緊閉,嘴脣發紫,摸了摸之後。

身體居然僵硬了。

“龍哥死了!”

“龍哥!”

顧宇昂也是嚇了好大一跳。

“怎麼可能呢?剛纔還好好的!?”

一名學生嚇得半死,另一名卻是流出了眼淚,他指着姜超怒道:“你!你就是殺人兇手!你償命!”

顧宇昂說道:“不,不是這樣的,隊長怎麼可能是兇手,你不能……”

沒等他說完,姜超扒下了史大龍的t恤。

只見在他肩膀兩端,赫然貼着兩張符咒。 所有人都是嚇了一跳。

“這,這是什麼?!”

“肯定是新隊長弄的邪術!我們報警!”

顧宇昂想要阻攔,姜超卻拉住了他。

肩膀上貼的是聚陽符,如此便能僞造出兩盞陽火。

如果姜超沒猜錯的話,這個人應該早就死了。

沒等他們打完電話,史大龍身上就佈滿了屍斑。

很快,便來了兩輛警車和一輛救護車。

醫生們經過確認後,證實人已死亡。

警方還是由趙正新帶隊。

“姜超同志,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那名情緒比較激動的學生抓着趙正新的手,眼淚鼻涕的全都下來了。

“警察叔叔!保安,這個保安!他殺了我們龍哥!你,你快把他抓起來!”

另一名學生嚇得一個屁都不敢放,坐在地上還爬不起來。

林浩然上前安慰道:“這位同學,你不要激動,我們一定會秉公執法,絕對不會令犯罪分子逍遙法外!”

說話時眼神還總往姜超那裏瞟。

上次的吳光宗案件,林浩然一直都認爲姜超是兇手。

可是沒有證據,姜超也有充分的不在場證明。

對姜超,自然沒有好印象了。

趙正新推了推林浩然,小聲道:“別胡說,在沒有弄清楚事情經過之前,不能下任何結論。”

“姜超同志,你能和我說說事情的經過嗎?”

趙正新知道,姜超在省裏是掛着職務的。

“可以,這位同學早上的時候曠課,我們的保安部部長約他下午兩點來接受處罰。”

“按照學校規定,他的行爲應該接受扎馬步30分鐘。”

“可他來了之後,不僅沒有承認錯誤,反而搶了我們部長的一隻手錶,價值七萬元左右,我……”

林浩然直接將其打斷。

“你好,請問你說的這些有證據嗎?要知道,他們可都是在校大學生。”

趙正新沒說什麼,因爲這的確令人匪夷所思。

姜超點了點頭,拿出了自己的手機。

“你好,全程我都拍攝了下來,請過目。”

畫面出來後,幾名警察也是皺起了眉頭。

觸目驚心!

“那後來呢?”林浩然問道。

姜超坐在了椅子上。

“眼見他們要畏罪潛逃,我只能中斷拍攝,和他們擺事實,講道理。”

“所幸他們也是受過高等教育的,積極配合了我的工作,然後便紮起了馬步。”

林浩然思索了起來。

“他們是兩點來到這裏的,可我們是五點半接到報警電話的,這三個半小時都發生了什麼?”

那名情緒激動的學生指着姜超。

“扎馬步!他會邪術!足足三個多小時!我們腿都快廢了!你們看,馮凱到現在都站不起來。”

即便是他自己,也是扶着牆在說話。

趙正新和林浩然知道,正常的人,根本沒法扎三個小時的馬步。

“姜超同志,請問這是實情嗎?”

姜超翻起了報紙。

“呵呵。”

根本不用問啊!

林浩然有些不爽了。

“請你端正態度,擺正自己的位置,你有義務配合我們調查案件!”

姜超合上了報紙。

“的確是三個多小時,但他們每五分鐘就會休息十分鐘左右,你可以問我們部長。”

顧宇昂連連點頭道:“就是啊!三個多小時誰能受得了?!”

這點眼力見都沒有的話,顧宇昂可以回小學重新接受教育了。

“不是的!我們就一直在扎馬步!身體一動也不能動!這個保安隊長會邪術!你們問馮凱!”

鏡頭轉向馮凱,只見他神情呆滯,兩眼渙散,顯然是受到了巨大的驚嚇。

林浩然加重了語氣道:“姜超!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請你接受調查!”

姜超指着史大龍的屍體。

“你們是搞刑偵工作的,不難看出,這位同學身上的屍斑已經到達了擴散期。”

“通常是需要12個小時才能出現這種情況的,最少也要8~10個小時。”

“所以我認爲,這位同學早就死了,可能是出於某種原因,纔會發生了後面的事情。”

“另外,我可以配合各位辦案,但以各位的級別,似乎沒權力調查我,是嗎老趙同志?”

林浩然還想說些什麼,趙正新卻將其拉到了身後。

“是的。”

林浩然不知道姜超哪來這麼大的底氣,面對一具屍體,居然可以如此從容不迫。

忽然,林浩然發現了一樣東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