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在這個無比緊要的關頭,李雨辰卻詭異的安靜下來…… 天台局勢千鈞一髮,另一邊,林昊也跟著柳夏匆匆從門衛室出來。

情況柳夏已經說了!

他什麼都沒說,也什麼都沒問,但他心如明鏡。

作為當晚事件的見證人,李雨辰的心思躲不過他的洞察,簡而言之就是四個字——惱羞成怒!

多的話他也不想說,他現在有點生氣。

身為一代大帝,他向來是不怎麼生氣的,可這一次,李雨辰千不該萬不該想要拉著江未雨一起殉葬。

他沒興趣理會李雨辰的想法與感受,他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糖姨不可以沒有江未雨。

「傷害江未雨,等同傷害糖姨!」

「這一世,沒人能傷害糖姨,諸天神佛也不行!」

「……」

一世張狂,一生薄涼。

一路走,一路心裡默默想著,自然自然,心底滋生的是毀天滅地的無盡殺機。

很快,視線中的教學樓頂,兩個隨時可能掉下來的人落入眼帘。

沒說話,也沒打算上樓,他就往樓底靜靜一站,淡淡道:「李雨辰,你不是為愛至死不渝么?

跳吧,我在下面看著你,別讓我等太久!」

聲音不算大,帶著濃濃的嘲諷與不屑,卻讓所有人都聽得清清楚楚,包括樓下緊張的師生,也包括樓頂所有人。

而後樓下師生怒了,怒斥不斷!

樓頂也一樣,不過沒有發怒,而是迎著頭皮勸李雨辰,讓他不要信林昊的鬼話!

林昊也不管,見樓頂李雨辰滿臉憤怒看過來,他繼續嘲諷道:「怎麼,現在又不敢了?

不敢你逞什麼能?

不敢你裝什麼痴情?」

竭盡全力,一副生怕不跳的架勢。

話剛說完,校領導指示下,剛剛傷愈歸位不久的王源等人出面了,打算阻止林昊,趁機也下下黑手。

便在這時,柳夏冷著臉道:「滾出去,這裡有你們說話的份?」

鬼案迷情 靜!

小魔女的厲害,還是沒人敢不當回事的。

王源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雖快要氣炸,卻也灰溜溜退了回去。

見狀,校領導無比苦惱,卻又不知如何是好。

柳夏才不管那個!

林昊要做的,就是她堅定要完成的。

眼見李雨辰不說話也不跳,她左手叉腰,右手指著就罵:「李雨辰,你還算是男人嗎?

要跳就跳,不跳就滾下來,磨磨唧唧算什麼本事?

就沒見過你這樣的,優柔寡斷,半點擔當沒有,難怪人家江未雨不喜歡你,換我我也不喜歡你啊……」

牙尖嘴利。

茅山鬼王 越說那股子嘲諷意味越濃。

聽著,林昊心中暗暗點頭,儘管有些不以為然,可不得不承認,就嘲諷罵架的功夫,一百個紫霄大帝也比不上這個小破丫頭。

小魔女就是小魔女!

林昊開口的時候,周圍罵聲不絕,都道他是殺人兇手,可柳夏從頭罵到尾,樓上樓下愣是一片安靜,連屁都沒人放一個。

只是依然失敗了!

下面罵得歡,樓頂李雨辰就一臉微笑的看,就是沒動作。

這讓林昊有些皺眉!

「不跳,難道要我親自動手?」

「也不是不可以,一陣風一吹,直接就下來了!」

「……」

想著,皺起的眉頭又很快鬆開。

不跳也沒關係,他有的是辦法讓跳,至於跳下來的結果,自然是李雨辰摔死,江未雨被他接住。

可能這樣有點腹黑,但對於屍山血海一路走來的一代大帝而言,這算不得什麼。

只是還沒等他開始,聞訊匆匆而來的糖姨擠開人群沖了進來。

一看上面的情況,一句話沒說,眼前一黑直接暈死過去。

「……」

拍了拍額頭,林昊也頗為無奈。

過來將糖姨扶起,又隨手將她救醒,問道:「糖姨你怎麼來了?」

糖姨也沒說話,就指著上面,一個勁看著他流淚。

林昊搖搖頭,笑道:「放心吧,糖姨,有我呢,有我在,未雨不會有事的。」

聽這話,糖姨終於「嗚嗚嗚嗚」哭出聲來,抱著他不肯撒手。

這時柳夏在耳畔悄聲道:「林昊,還要不要繼續罵?」

林昊搖頭。

柳夏瞬間明白了,吐吐舌頭,沒再說話。

若是糖姨不在,他自然不介意暴力點,可糖姨來了……

「算了,斯文一點,還是別讓糖姨再受到驚嚇了!」拍著糖姨的背,林昊心裡默默想著。

也就這個時候,警察局的人到了,現場開始封鎖,氣墊也開始充氣。

同一時間,李雨辰父親李雲山,一個斯斯文文的中年男人也面色陰沉來到現場。

校領導簡單的幾句話后,他的陰沉的目光直接對準糖姨,冷冷道:「你就是江未雨的母親?你怎麼管教自己女兒的?」

好大的官威!

一聽這話,糖姨整個人都懵了,一股巨大的委屈在心中油然而生。

只是還不等他辯駁,林昊已經淡然開口道:「你就是李雨辰的父親?你怎麼教育兒子的?」

同樣的話語,如同一記響亮的耳光直接抽在李雲山臉上。

這話惹了眾怒!

「怎麼跟市長說話的?」

「老楊,這就是你們學校的保安,就這素質?」

「林昊,還不給李市長道歉?」

「……」

呵斥不斷。

有跟隨李雲山過來的政府官員,也有學校領導和老師。

林昊沒出聲,一臉淡漠!

李雲山陰著臉,目光冷厲逼人。

抬了抬手,周圍安靜下來,他盯著林昊道:「你又算什麼東西,敢這樣跟我說話?」

「我算什麼東西?」林昊笑,淡淡道:「你很不錯,千百年來,敢與本帝如此說話者,你是頭一個。

罷了,看在你兒子馬上就要死的份上,本帝不與你計較。」

語畢,看都不看,摟著糖姨徑直往樓道口走去。

看著他離去的身影,李雲山臉色陰沉得嚇人,然而還不等他採取什麼行動,柳夏走了過來。

「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柳夏,柳承志是我爸!」

「李市長是吧,如果你覺得你能承受得起我柳家的怒火,你大約可以試一試!」

一臉天真爛漫的笑。

語畢,少女頭也不回跟著進了樓道。

李雲山陰著臉,內心怒火三千丈,強行壓下怒氣,他冷冷道:「楊主任,她說的是真的?」

楊主任,學校的教導主任,聞言苦笑道:「千真萬確,就是柳家那位……」 「原來是柳家的人!」

「也罷,既然有柳家的人撐腰,暫時就不予計較,只是,柳家不可能護得住你們一輩子!」

「……」

心裡默默想著,李雲山面色漸漸舒緩。

柳家不是從前的柳家了!

身居高位,這一點他比一般人看得清楚太多,正因為此,對他來說,有些事不過是稍稍延後,跟所謂的忍氣吞聲沒有半點關係。

擱下這事,此後他也跟著上樓。

樓頂天台,李雨辰異常的安靜。

他臉上帶著令人捉摸不透的笑意,尤其當林昊和糖姨出現,他臉上的笑意越發濃郁了。

「江未雨,你也是好樣的,有些事本來我也不想說,可既然你都那麼無情,那就別怪我李雨辰無義。」

「正好現在人都來了,那索性就說清楚吧!」

「沒錯,我承認我沒那麼喜歡你了,最起碼沒當初那麼喜歡。」

「就像你自己說的,這些天我瘋狂追求你,不是因為多麼愛,只是因為難以原諒當初棄你而去的行為。

你說得對,每當看見你,我就會覺得自己很懦弱,很無能。

你的存在,無時不刻不在提醒著我,我是一個懦弱的膽小鬼。」

「我想求得你的原諒,我希望那件不光彩的事情永遠埋葬不再被人所知,也不再被人提起。

為此,我選擇性忽視了某些東西,苦心孤詣對你展開追求!」

「……」

面色平靜,看上去沒有任何不對。

天台上很安靜!

隨著這些話說出來,一些不為人知的事情得以浮出水面,這個時候,針對江未雨的指責終於消失了許多。

林昊靜靜聽著,並未打斷。在他懷裡,糖姨依舊一臉驚慌,止不住的流淚。

某一刻,李雨辰忽然就笑了。

閉上雙眼,他淡淡笑道:「可現在我想明白了,其實不需要的。

我只是為了更好的活著,有錯嗎?

江未雨,別那麼清高,你以為你還是從前冰清玉潔的你?

我能放下那些東西,不計前嫌對你展開追求,你應該覺得榮幸知道嗎?

你要明白,以我的成績和家世,輕輕鬆鬆就能讓你在這裡身敗名裂呆不下去,可是我沒有。

我選擇了重新接受你,追求你,你應該感謝我,真的……」

一臉認真的說著。

當著所有人的面,這個眾師生印象中品貌兼備的少年完美的詮釋著什麼叫做「無恥」。

很安靜!

也沒人打斷。

李雲山也上來了,這些話他聽得清清楚楚,事情的始末真相他也明明白白。

但他沒覺得有什麼不對!

李雨辰停下,他淡淡道:「既然想明白了,你還不快下來?

為區區一個女人弄成這樣,你覺得有意思?」

很冷!

李雨辰就笑:「爸,你也來了?放心,現在我已經想開了,不會再做傻事!」

笑容燦爛,一如從前。

林昊也笑,淡淡道:「別高興太早,有些事不是你說了就能算的,沒有人能觸怒本帝而不付出任何代價!」

一樣的冷,就是沒人明白這話什麼意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