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監製也立刻回了一個ok的手勢。

另一邊

“歡迎光臨!”本就笑容甜美店員,在看到進來的是一個身形修長,面容俊美無比的男子後,笑容不但更是比之前甜美了幾分,一雙妙目還時不時的對其眨眨眼,透出隱約的誘惑之意。

樸東洙活的這麼多年來,幾乎每一次走在大街上面都會收到無數這種眼光,早就已經免疫了,所以只是冷淡的點了點頭,在店裏轉悠了一圈,別說,這家店面雖然不算大很大,但是佈置的風格倒是很合他的心意。

唔……忘記說了,這裏是一家偏向休閒風格的服裝店。

“請問先生有什麼能夠幫助你的。”另外一名店員看到樸東洙,立刻面容滿面的迎了過來,不着痕跡的眨着自己的眼睛,給樸東洙送電眼秋波。

樸東洙點點頭:“麻煩,我想要一件較爲精緻而休閒的連身女裙,最好是棉質布料的。”

“連身女裙?”還帶着粉紅色心情的女店員顯然一時之間還有些反映不過來,呆愣愣的反問了這麼一句。

“你們這裏沒有嗎?”樸東洙正在走動的步伐頓時的停了下來。

女店員這個時候才反映過來,有些慌張的揮了揮手,說:“不不…我們這裏的女士連身裙可是在這一帶出了名的,客人,這邊請!”

重生之嫡妻二嫁 她雖然花癡,但是身爲一個合格店員的眼力頭還是有的,這男子一身的衣服,雖然不顯山不顯水的,但是一看就不是便宜的,要是讓店長知道自己因爲發花癡而錯過了一個大客戶的話,自己一定會被炒魷魚的。這美男即便是再養眼他也不能當飯吃,更何況,他要買的是女裝,一看就知道是給女朋友買的,他便是再好的優質股那也是有主的。

唔……也不知道那個女人這麼幸運,居然找了個這麼有錢又帥氣的男朋友,真是讓人羨慕嫉妒恨啊~爲什麼她就碰不上這麼好的男人呢! 43043

媒體發佈會上面,因爲有姜新禹事前說過的一些注意事項,而恩慧仁自己也是在社會圈裏摸爬滾打過的,所以面對一些媒體比較尖銳的問題,她也都能夠不用他人幫襯,就已經很好的處理了。

一旁的班鬥洪看着恩慧仁這般的表現,面上心中直滿意的點頭,由他親自指定下來的兩個女主演,尾狐小姐雖然單純了一些,但是學習能力很強,從自己開始找人給她補習開始,她的進步是顯而易見的,而且鏡頭的適應能力也不弱,只是她的進步雖然快,其他的方面都可以人爲彌補一下,但是她的演技到目前爲止還太過於稚嫩了,在鏡頭前的表現並不能夠讓自己滿意,看來還是缺乏磨練。

只是不知道能不能趕的急,但願開拍之後,尾狐小姐的表現能夠達到自己的要求,不然又是一個大麻煩。不過所幸早在當初發佈人選的時候,自己給自己留了一個雖然算不得絕佳,但是也算還好的退路。那就是到如今也沒有對外公佈女主角的人選,只說過如果新人有讓他滿意的人選的話,並不介意找新人來合作。

不過比起尾狐小姐,這個自己第一眼就看中恩慧仁小姐表現卻出乎自己的意料之外了,雖然還是在校生,不過到底是科班出身,雖然沒有拍過任何的電視劇和電影,不過自己曾經在鏡頭前試過她的演技了,很老練,像在圈子裏混過多年的一樣,勝任雪媛娘子這一角色完全不在話下,而今天的發佈會上,她說話的態度以及對媒體的應對,用‘應付自如’來形容一點都不過,那架勢老練的就好像是在圈子裏呆了多年的老人一般。

嗯嗯……他的眼光果然一如既往的銳利~

電影終於要開拍了。

班鬥洪在電影媒體發佈會上面,親口說出,會在發佈會三天後正式開機,不過鑑於和投資商有着一定的協議另外也爲了要保持影片的一絲神祕性,所以到時候不會請任何媒體到場的,希望衆多的媒體見諒。

恩慧仁聽到這個消息之後,內心的小人簡直要歡呼鼓掌了,泥瑪,電影終於要開拍了她等的黃花菜都要涼了。

《月下劍客》的媒體發佈會,圓滿而順利的結束了。

結束了媒體發佈會,恩慧仁換下了身上的禮服,然後和班鬥洪打了聲招呼,然後踩着小碎步朝停車場走去,不想剛剛走到自己的車子面前,手還在包包裏磨着車鑰匙,這邊車窗就自動的降落了。車窗裏面露出一張即便是戴了遮擋大半臉的大眼鏡,但是對於恩慧仁來說卻是一張再熟悉不過的溫和容顏來,說道:“真是準時準點的回來了,看來發佈會很順利,沒有出什麼意外之事?”

臉上立刻露出了笑容,恩慧仁笑着問道:“嗯,發佈會一切順利,電影定於三天後正式的開拍。你怎麼來了?還十分準確的坐到了我的車子裏,不是說新專輯發佈了,不是忙着打歌打榜嗎?怎麼會有時間?”自己的車子上的備用鑰匙在去麗江之前就已經被他狡猾的騙過去了,所以他能夠進到自己車子裏面自己一點都不奇怪,自己奇怪的是現在的第五輯的專輯於前天正式的發佈了,按照以往的慣例,他們三人應該這個時候應該是最忙的時候纔對,加上自己也要進劇組了,她還以爲近兩三個月的時間他們兩個都沒什麼時間見面呢!

就這件事情而言,再一次見證了按社長絕對是難得一見的奇葩社長!

姜新禹想起自己那個無厘頭社長所說的話,溫和的一笑說:“社長說,我們從明天開始就要日夜顛倒的忙了,今天晚上算是給我們的‘死亡前的大餐’,讓我們養足精神,然後開始迎接未來三個月內都很繁忙密集的行程。”因爲副主打歌需要完全重新錄製的緣故,他們這幾天卻是都沒有好好的休息過,他和jeremy還能夠抽個時間偷會懶,但是泰京因爲隊長的擔子加之他自身又是一個要求完美的性格,所以則是把自己的神經壓迫的太緊,每天睡眠的時間絕對不會超過三個小時的。

他們說話間,恩慧仁已經坐進了車子裏,姜新禹也已經發動車子了,停車場可不是一個安全的地方,更何況這裏還是《月下劍客》發佈的地方,說不得就有狗仔在這裏蹲守。

說起來也是姜新禹和恩慧仁的運氣好,車子剛從停車場出來,那邊就有一個鬼鬼祟祟的身影走到一輛白色的轎車後面,仔仔細細的觀察着停車場裏的動態,尋找着這裏有沒有自己所要的人影。

這要是娛樂圈隨便一個有些名氣的藝人看到他,立刻就能夠一眼認出來,此人就是在圈子裏出了名難纏的今日娛樂的王牌記者–也是讓衆多藝人恨得牙根癢癢的金記者。

“去菜市場吧!今日多買些好吃的,好好的大吃一頓,照着之後兩三個月忙碌的行程,恐怕都不能好好的吃上一頓了。”想到姜新禹有輕微的胃病,恩慧仁的眉頭皺了皺,語氣頓了頓,接着說道:“雖然知道你的日程密集,其他的諸如睡眠什麼的我就不要求了,這個說了也是白說,但是一日三餐一定要按時吃,另外牛奶也要多喝一點,每天最少一杯。我這裏不但有jeremy做內線,還會時不時的打電話查崗……”

姜新禹看着氣場漸漸開了的恩慧仁,沒有任何不滿,心中反倒是有一種淡淡的暖意,他來首爾打拼這麼些年,就連同隊的人都沒有把這些關心的話說出來,jeremy心性小孩子氣注意不到這些,泰京是死鴨子嘴硬,這種有些感性的話他是絕對不會說出口來的。

到了菜市場的後,雖然就今天姜新禹的裝扮很是休閒,來菜市場的也多數都是一些已婚的婦女,但是在這個節骨眼上,爲了以防萬一,恩慧仁還是讓姜新禹留在車裏,她自己進去就可以了。

姜新禹雖然有些鬱悶,但是想到慧仁要進劇組他這邊的專輯也剛剛發佈,也只得點頭同意。

之前來的路上,兩個人有討論過吃什麼?因爲有了明確的目標,所以恩慧仁進到菜市場後不過十多分鐘的時間就把自己所要的東西給買回來了。

姜新禹看着恩慧仁提着東西回來,本想着下車接一下的,但是發現這個時候的菜場外人好像多了起來,只得開啓了後車廂的蓋子,等到恩慧仁坐到車上後,這纔有些悶悶的開口說:“慧仁,等到忙完這一陣子,我們就公開好不好?”他明明是慧仁的男朋友,但是現在做什麼都是要畏首畏腳的,還不能夠一起出現在公衆的面前,這種感覺太讓人不爽了。

恩慧仁點頭同意說道:“好啊!我也想光明正大的使喚你這個男朋友,你都不知道剛我進去的時候,很多大嬸都用同情的目光看着我呢!那目光真是讓人鬱悶死了。”

抿了抿嘴脣,姜新禹道:“慧仁,真是抱歉,要不是……”

搖了搖頭,打斷姜新禹的話:“這並不是你的錯,在說了你有說過要公開的,是我怕麻煩,不願意過早的公開的。所以這並不是你的錯,你不要什麼事情都往自己的身上攬。”

姜新禹溫和的笑了笑,沒有再說話,只是心中悄悄的下了某個決定。

電影《月下劍客》經過了一場不小的發佈會後,於三天后低調的開機了,因爲怕姜新禹正在忙,打電話不方便,所以恩慧仁給姜新禹發了一條短信,然後帶着自己爲數不多的行李,進了劇組。

只是電影的拍攝進行的並不順利,當然了這不順利的因素是沒有恩慧仁的原因的,其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出在了九尾狐的身上。

別看班鬥洪平日裏有些抽風,好像做事很不着調一樣,但是說到自己的本行專業,那態度絕對是嚴肅加嚴謹的,九尾狐雖然活了五百多年,但是因爲之前被三神奶奶封印到畫裏,人情世故什麼的完全都不懂,來到人世間這麼些天了,九尾狐才懵懵懂懂的摸索出一些來,但是對於演戲神馬自然也是第一次接觸,雖然九尾狐有着超強的吸收力,但是她的這種超強的能力卻一直在下降,學習的進度比起前段時間慢了很多。

九尾狐現在腦袋裏面充滿了各種演技的理論知識,沒有任何的實踐,班鬥洪的要求又比別人更加嚴格,所以導致如今開機都一個星期的時間了,但是電影拍攝的進度比之前預計的要慢上一半了。

班鬥洪大喊一聲,然後站起身來,對着片場中的九尾狐喊道:“咔!尾狐小姐,我已經說過很多遍了,你所飾演的是一個成名已久英姿颯爽的江湖俠女,你的眼睛裏要有那種在江湖呆過的神情,沉穩果敢一些,但是現在不管是你的眼睛還是表情,都像是被人保護的很好的大家小姐。你自己好好的思考一下,有什麼不懂的就問一下指導老師,所有人休息十分鐘,然後先拍攝其他的部分。”

他現在都開始懷疑自己頂着投資商的壓力選擇了一個什麼都不懂的新人,這個選擇是不是真的是一個正確的選擇? 時以瑾年 照現在這個進度下來,別說原預計的三個月,就是再有一倍的時間也未必能夠拍的完。再給尾狐xi一次機會,如果實在不行的話,趁着電影開拍的時間並不長,損失尚小,換人好了。 44044

恩慧仁這邊的電影因爲九尾狐不慎成熟的演技和不適因而進行的有些磕磕絆絆的,雖然電影拍攝進度的耽擱和恩慧仁沒有什麼關係,但是由於片場詭異的氣氛也讓恩慧仁的心情變得抑鬱起來,加上姜新禹這段時間也忙碌的要命,兩個人連打電話‘煲粥’的時間都沒有,雖然每天都有短信,但是恩慧仁的心情依舊有些不大好,臉上連着多日在拍攝之外的時候都沒有一絲的笑容,弄的她本來生的一張溫婉美女徹底的成爲了冰山美人。

對比恩慧仁這裏的情況,uhey的心情簡直能夠用輕舞飛揚來形容了,自己生日的當天,有新上任的男朋友給了自己一個大大的驚喜,而且生日禮物也是出乎自己的意料之外的,本來她以爲樸東洙會送給自己項鍊或是手鍊一類的禮物,但是沒有想到他居然送給自己一套連身裙,而且是那種除非必要,輕易不會上身的那種極爲淑女的連身裙。

“怎麼會忽然想到送我這個?”uhey看着手中素淨的連身裙,一雙貓眼睜得大大的,語氣帶着些不解的問道。

uhey是那種有點小性感的女生,有着黃金比例的身材,特別一雙修長而筆直的美腿最爲吸引人,而uhey也是一個從來都不吝嗇展示自己身材的,他的性格內斂,加之兩個人交往的時間有些短,他總不能直言說因爲自己十分不喜歡uhey在舞臺上的時候的裝扮,所以才送給uhey這麼一條素淨淑女的裙子吧?所以樸東洙淡定的回答說:“第一眼覺得這條裙子很配你,穿上應該會很漂亮,所以就買下來了。”

uhey直覺不大相信樸東洙的這番說辭,只是在仔細的觀察了樸東洙的表情之後,沒有發現任何的異樣,也只能按下不提。

“進房間穿上試試,看看我的眼光有沒有出錯?”樸東洙看着用探究的眼神看着自己的uhey,面色不改的轉換話題說道。

uhey點了點頭。

不過十分鐘uhey從房間裏面出來,有些彆扭的拉了拉衣領,臉上也帶了些不好意思之色,難得因爲不好意思語氣低了兩分,問道:“好看嗎?”其實她的心中還有一個疑問,那就是,她從來都沒有對他說過自己的三圍,網上發佈的那些資料也是不準確的,他自己也從來都沒有問過,那他是怎麼正確的買到如此合身的衣服的。

微卷的長髮紮成一個馬尾辮,漂亮的水晶裸妝,一雙大大的貓眼極爲的勾人眼,紅潤的脣瓣,一身素色淑女連身裙勾勒出她姣好的身材來,從帶着性感的國民妖精瞬間的化身爲鄰家漂亮妹妹。

樸東洙毫不猶豫的點點頭,說道:“很漂亮,以後多嘗試着穿這類的衣服,比你穿的那些短裙短褲要漂亮的多了。”說到最後的時候,語氣裏帶了一些小小的懊惱,他怎麼就說了出來啊?不着痕跡的瞥眼觀察uhey的表情神色。

別看uhey總是一副驕縱小女兒的神色,但是她其實是極爲聰明的一個人,不然縱然有劉家做着後盾,她也不會在娛樂圈裏呆的長久的。聽到樸東洙這話,她的眼睛瞬間變的晶亮晶亮的,喜笑開顏的說道:“你這是在吃醋嗎?”雖然是疑問的話,但是語氣卻帶着肯定句。

“嗯!”樸東洙是活了千年的老妖了,此時也不矯情的就回答了下來。語氣頓了頓,補充說道:“所以以後不要再穿那些短褲短裙了。”雖然那些衣服很是能夠體現你的美麗,但是他認爲這種美麗只給自己一個人看就行了。

uhey聽着樸東洙這麼直接的話,頓時愣了愣,有點反映不過來,她以爲按照樸東洙冷清內斂的性格,要麼不回答,要麼直接避過去的,沒想到他居然給了自己這麼一個直接的答案。心頭忽然涌現出一絲不知所措還有一絲甜蜜,脫口而出一句:“樸東洙,我們公開吧?”話一出口,uhey雖然爲沒有和自己的經紀人商量而感到一些小小的心虛,但是想到可以和樸東洙光明正大的牽手,uhey心中的期待成分倒是大了很多。

挑了挑眉尖,樸東洙淡定的說道:“我從來都沒有想過要隱瞞的。”從答應uhey成爲他男朋友開始,他從來都沒有想過對外要隱瞞他們之間的關係,只是如今並沒有人問起罷了。

uhey的表情囧了囧,良久之後才憋出一句:“我會找個時間把我們之間的關係公佈於衆的,而且我曾經也在節目裏承諾過,如果一旦交了男朋友一定會告訴粉絲們的。”

“嗯。”樸東洙對於uhey的這項決定完全沒有任何的意見,而且他覺得自己不管是外在條件還是內裏條件,都比現在大多數的男子要強的多,完全可以拿得出手來。

電影拍攝現場

剛剛結束了自己暫時戲份的恩慧仁,坐在自己休息的椅子上,拿起自己之前帶過來的平板電腦有些無聊的點着遊戲,不過因爲身上穿着厚重的古裝服飾,不自在的拉了拉身上的衣服,自己今天的戲份還沒有結束,這衣服暫時還不能換下來,所以行動之間有些不方面,遊戲點了沒兩下恩慧仁就有些無趣的把平板電腦放到一邊了。

正巧那邊忽然傳來了班鬥洪宏亮的咆哮之聲,恩慧仁撇了撇嘴角,這班導演現在的脾氣真是越來越不好了,只要是拍攝九尾狐言情戲的戲份,在片場內常常都能夠聽得見他宏亮的吼叫之聲。大約是因爲九尾狐現在正在慢慢的變成人,九條尾巴也正在逐漸的脫落下來,所以她的能力也在一點點的下降,比起剛來時候的進步飛速相比,她現在的進步真是很緩慢。甚至她的身手有時候還會僵硬一小下,雖然只是一瞬間的事情,但是對於班鬥洪這種眼尖的人是瞞不過去的,所以九尾狐每每到了言情戲的戲份的時候都要接收班鬥洪的咆哮聲洗禮。

班鬥洪是一個要求極爲嚴格的導演,片場爲王,稍有一點表情不對,就要全部重來,而且在場的主演都是新人和在校的學生,所以基本上他們拍攝的時候,一條就過的情況基本上是不存在的,一場戲最少也要ng一次的。

忽然放在一旁的手機震動起來,是新禹發過來的簡訊,恩慧仁拿起手機看了看,發覺手機裏面已經有三條未讀的簡訊了,都是新禹發過來的,看時間都是自己拍戲的時候發過來的,在片場所有的人都要求把手機調到靜音,恩慧仁又怕被別人發現和新禹的戀情,所以她拍戲的時候都是把手機鎖在自己帶過來的箱子裏的。

恩慧仁起身走到一個不起眼的角落裏面,然後撥通了新禹的電話。

“怎麼會在這個時候忽然給我發簡訊,你們這段時間不是很忙嗎?”電話一接通,恩慧仁立刻有些調侃的說了這麼一句話。從她進組開始,他們都是定時定點的聯繫的,這麼些日子下來恩慧仁已經逐漸的習慣了。

姜新禹倚着休息室外面的牆面,身上穿着演出的服裝,嘴角有着一抹很溫柔的笑意,說道:“想你了。”雖然以前的時候他和慧仁有比這更長時間的沒見,但是那個時候他們還處在朋友的階段裏,而他自己也是剛剛意識到他可能對慧仁有了不一樣的感覺,即便是想念了也不敢說出口來,但現在他們的關係從朋友變成了男女朋友,他自然能夠光明正大的說出自己的想念。

恩慧仁的神情又是柔和了幾分:“我也想你了。”

“你們的大概什麼時候能夠結束拍攝?”他大概算了算,如果是按照以前的預算的話,他們的拍攝會在三個月內結束,到時候他們的打榜期已經結束了,大概會有兩天的休息時間,他還想着和慧仁好好的團聚一下的,但是他這幾天和慧仁通簡訊的時候,慧仁說拍攝並不太順利,想要在預計期內結束大概會有些困難。只是他只有這麼幾天的假期,過後就要全身心的投入到他們的巡迴演唱會中,一直到明天夏天結束前,都不會有空閒的時間的。

“還不確定,不過照現在這麼下去的話,時間估計會往後延長大半個月吧?”九尾狐經過這麼些天的磨礪了,演技上已經有了很大的進步,雖然她的言情戲通常都是ng七八遍,班鬥洪纔會點頭通過,但是這是一步武俠電影,武打的鏡頭佔據的還是比較多一些的,九尾狐的能力雖然下降了,但是武打的能力還不是一般人能夠比的上的,所以現在拍攝的進度倒是比以前快了很多。

“要大半個月啊!”姜新禹的語氣微微的有些低落。

恩慧仁自然是聽得出來姜新禹語氣裏的低落之意的,開口問:“怎麼了?到時候有什麼事情嗎?”

姜新禹也沒有打算隱瞞,把自己所想的說了出來,末了說道:“到時候你能請假出來嗎?”雖然知道這是有點不可能的事情,但是他還是忍不住開口問道。

“我不能確切的答覆你,到時候我儘量吧!”有些爲難的皺了皺眉頭,到時候她們的戲份就要進入尾聲了,那個時候請假出來並不是一個好的時機。

“新禹xI,馬上就到你們彩排了。”這個時候一個工作人員揚聲對着站在休息室門外的姜新禹喊道。

“吶!”姜新禹立刻應答。

而電話那頭的恩慧仁聽到這聲音後,立刻又再一次囑咐了姜新禹要好好的照顧自己的身體,掛了電話。想着姜新禹剛剛所說的話,又聽着耳邊班鬥洪傳過來的吼叫聲, 45045

恩慧仁到底是沒能夠請下假來,到了新禹放假的前幾天時間,她不過是略提了提,立刻就被班鬥洪這個大型的‘人肉轟炸機’給轟炸了一遍,她到現在還記得當時劇組所有的工作人員,看向自己的目光除了有同情之外,還帶着一種‘你真勇敢,居然敢這個時候請假,是嫌自己活的時間太長了嗎?’的調侃之意。

現在在片場裏面,每個工作人員的神經線都繃的很緊,動作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一個不小心就被如今極其不理智的導演給惦記上了。只要一開始拍攝,片場之中就會充滿了班鬥洪導演,那極爲響亮的吼叫聲,有的時候恩慧仁真的想問問對方,他到底是怎麼保養的,每天喊叫但聲音依舊如此的響亮?

她或許可以把這個法子介紹給黃泰京,畢竟身爲組合的主唱,最費嗓子的就是他了。

等到劇組裏的情況終於好一點了,九尾狐總算是沒有ng那麼勤快的時候,班鬥洪的火氣也比之前降下來很多了,劇組裏有兩個工作人員請假,班鬥洪也爽快的准許了。

不過這個時候的恩慧仁完全沒有了請假的**,原因就是這個時候的早就已經不在韓國國內了,他們的亞洲巡迴演唱會已經正式的拉開了序幕。

的三隻現在每天都是重複着,基本的訓練、服裝造型、舞臺彩排,時間緊密的讓人看着都是累的,其餘空隙期間,經紀人還給安排了當地的綜藝節目錄制,畢竟現在正在進行巡演,有些曝光率是要保持的,而且還可以順帶宣傳一下巡迴演唱會。

整整一個星期的時間,恩慧仁和新禹只發了幾次的短信,連打電話的時間都沒有。姜新禹忙,恩慧仁這邊也沒輕鬆多少。

又一個月過去了……

電影已經進入倒計時的拍攝,恩慧仁這裏的戲份也差不多要結束了,畢竟她是女二號,並不是女一號,加上早期拍攝的時候,只有恩慧仁和車大雄拍攝的時候,班鬥洪的火氣纔會相對的小上一些。所以場務安排戲份的時候,也會盡量的把車大雄和恩慧仁的戲份,排的考前一些,所以到了後期之後,恩慧仁的戲份可以說陡然的減少了。

現在屬於她的戲份只剩下沒幾場了,最多再有一個星期,拍攝就要殺青了。

臨近年關的首爾總是格外的冷,這天早上起來的時候,大雪再一次覆蓋了整個首爾市,而且還是暴風雪,這種天氣是沒有辦法進行室外的拍攝的,加上電影也拍攝的差不多了,所以班鬥洪難得大方的揮了揮手,讓助理通知劇組所有的工作人員,今天暫停了拍攝。

恩慧仁是有晨運的習慣的,所以即便是天氣惡劣,無法出去,但是恩慧仁還是早早的起來,在所居住的酒店裏面轉悠了一圈,洗了臉,到餐廳吃了早飯。

豪門盛豔 回來途經九尾狐的房間前的時候,正好碰到貌似剛起牀的九尾狐,看着九尾狐臉色蒼白的就像是窗外的大雪一樣,身上好像被人抽光了力氣一樣,走的時候還有些顫巍巍的,本來挺有靈氣的雙眸下也是一片的烏青顯示了她昨夜並沒有睡好。

她的樣子完全就是像是歷經重大疾病剛剛痊癒的病人一樣。

恩慧仁想了想,低垂下自己的眼眸,九尾狐這個樣子該不會是在昨天晚上的時候又掉了一條尾狐,所以今天才會這幅大病痊癒的模樣吧?心中不管怎麼想,面上恩慧仁一點都不顯,想了想說:“尾狐小姐,早上好!你今天的臉色不大好,是不是生病了?”

來到這裏這麼久了,九尾狐自然也是在一點點的成長之中,自然是不會說實話的,勉強的笑了笑,說道:“嗯……大概昨天有些凍到了,所以身體有些不舒服,不過今天不用拍攝,等一會休息一下就好了。”昨天晚上,她掉了第六條尾巴,掉尾巴的時候,疼的簡直讓她難以忍受,好幾次神經都已經有些恍惚了,不過想要變成人的**還是讓她堅持下來了,天色漸亮的時候,這種痛苦才停了下來,現在的她只剩下三條尾巴了,屬於動物的本能已經消失的差不多了,等到她所有的尾巴都掉了光,再服下一直養在大雄身體裏的仙丹,她就可以完全變成一個人,和大雄在一起了。

恩慧仁:“看你的臉色真的很不好,還是去醫院看看醫生吧?”

搖了搖頭,九尾狐急忙拒絕說:“不用了,我現在感覺好多了,大雄還在餐廳裏等我,先走了。”說着就疾步的離開了。

她是不能去醫院的,不然一檢查就身份就要露餡了,大雄和東洙老師都再三的和自己說過,自己是妖的身份是不能被其他人知道的,以前她還會問爲什麼,但是現在她已經自己察覺到了。

看着九尾狐離開的背影,恩慧仁已經能夠確定自己剛纔的想法了,只是不知道九尾狐現在的尾巴是剩下兩條還是三條了?

很快的恩慧仁就結束了電影的拍攝,回到了久違的公寓裏面,公寓裏因爲多日無人居住,所以已經有了輕薄的一層灰塵。

花了整整三個小時的時間,把公寓裏裏外外都打掃了一遍,看着又恢復整潔的公寓,恩慧仁滿意的笑了笑。

打掃完畢後,恩慧仁換了身衣服,把自己裹嚴實了,準備出去一趟,原因無他,公寓裏一點吃的都沒有,廚房裏面除了食用油之外什麼都沒有。

換好衣服,拿起自己的毛線挎包,恩慧仁就朝着離公寓最近的大型商場而去。

從出租車上下來,恩慧仁直奔商場的頂樓,她打掃了這麼長時間,肚子已經餓了,自然是要先填飽自己的肚子再說了。

吃飯的時候恩慧仁接到了姜新禹的電話。

坐在保姆車裏,姜新禹面容疲憊的躺在座椅上面,聲音裏也帶了些少氣無力,呼吸之間的氣息也因爲剛剛結束一場演唱會,所以十分的不穩:“慧仁,電影拍攝完了嗎?”

聽得出姜新禹語氣裏的疲憊,恩慧仁快速而簡單的交待了自己的一些事情:“吶!昨天就已經拍攝完了,不過因爲時間太晚,所以今天上午纔回到公寓裏。現在剛剛打掃完公寓,正在商場裏吃飯,順便等一下逛一下商場,補充一下冰箱。”聽着那頭氣息有些不穩的姜新禹,恩慧仁的眉頭皺了又皺,問道:“你呢?有沒有好好的照顧自己,聽你的聲音就知道你一定沒有好好的照顧自己?”

“剛剛結束了演唱會,累人的很。”閉着眼睛,耳邊是自己心心念念人的聲音,實在疲憊不已的姜新禹,就這樣漸漸的睡了過去。

九州–江山業 聽到那頭沒有了聲音,恩慧仁在心裏嘆了口氣,掛了電話。

她如果沒有記錯的話,新禹他們下一次的演唱會是在東京小巨蛋裏舉行的,看來今天她不用買那麼多的東西,光是聽着新禹的聲音就已經讓她很不放心了,這個工作起來簡直和黃泰京那個工作狂人有一拼了。

她還是飛去日本親眼看看比較好,要不然還真是讓人放心不下。

另一方便uhey正在錄製一宗休閒談話的節目。

最開始話題是在uhey最新要加入的一部純愛電影上的,但是等到節目逐漸的接近尾聲之後,主持人的話題開始漸漸的轉偏,一直說起了前幾個月的,uhey和樸東洙之間的緋聞戀情。

主持人笑着問道:“uhey小姐,經網友的搜索調查,這個樸東洙醫生絕對是集美貌與才智的好男人,面對如此優秀的好男人,uhey難道說一點都沒有心動嗎?”

uhey回答:“自然不是,你都說了樸醫生是個極爲出色的好男人,怎麼會不心動呢?”

主持人,心中一動,有些刻意扭曲了uhey的話,問道:“這麼說來uhey是喜歡着樸醫生的?”她的本意是,如果能夠在節目裏面挖出uhey和那個俊美的好似不是凡人的俊美醫生之間的小粉紅的話,這一期節目的收視率就不用愁了。

不想uhey倒是大方的點點頭,說:“是的。”

驚訝的捂住嘴巴,隨後追問,道:“這麼說uhey小姐已經在和他交往了嗎?”

uhey的臉色正容起來,語氣裏帶着嚴肅說:“我曾經在節目裏向粉絲們承諾過,如果一旦戀愛了,那麼一定會公佈出來,讓粉絲知道的,所以今天就正式的宣佈,我確實已經戀愛了。”

此話一出,錄製節目現場瞬間的寂靜了三秒鐘,不過好在這是一宗封閉式的談話節目,現場除了工作人員外,是沒有任何現場觀衆的。

負責這宗節目的pd已經興奮的想要尖叫起來了,這絕對是超級大獨家啊~他的收視率,他的獎金~~~

等到節目錄制完畢後,pd嚴肅的警告了在場所有參與的工作人員,這個消息在節目播出之前,絕對不能夠泄漏出半分來,工作人員的將近也是和節目的收視率多少有些關係的,所以聽了pd的話,也都個個點頭應允。

就在恩慧仁啓程飛往日本東京的時候,xx電視臺裏某宗談話類的節目裏警報‘國民妖精uhey的戀情‘,由uhey親口承認已經有了戀愛交往了對象,也已經承認了自己交往的對象就是和她穿過緋聞的樸東洙醫生,而且還直言說,要感謝那一次的緋聞,不然她和樸東洙醫生也走不到一起。 46046

就在恩慧仁到達日本的時候,韓國卻是鬧個天翻地覆,鋪天蓋地的報紙雜誌,刊登的都是關於‘國民妖精uhey戀情大曝光!’,‘假戲真做!uhey和俊美醫生的戀情!’,‘uhey在節目中親口承認正在熱戀中,對方就是與其曾有過緋聞的樸醫生,稱緋聞是兩人的媒人!’等等如此之類的消息。

恩慧仁可不認爲自己是那些言情劇中的女主角,她可是學不來爲了給對方一個驚喜,因而瞞着對方過來神馬的,她不會日語,來到這裏可以說是一抹黑,所以恩慧仁在來日本之前已經給自家男友打過電話了,所以一下飛機,在機場內,就有等候接機的人 。

過來接機的人自然不可能是新禹本人,現在演唱會即將開演在即,新禹自然是騰不出時間的,恩慧仁是新禹女友的身份如今是不能夠曝光的,所以接機之人也必定要尋哥可靠之人,所以這一次來接恩慧仁的自然就是的經紀人馬室長了。

剛剛坐上車,馬室長就端着一張笑臉,神色不明的對着恩慧仁,說道:“慧仁xi,怎麼忽然想到要來日本這裏?是爲了新禹的崗嗎?那我可以向你保證,我們新禹可是爲慧仁xi守身如玉,這一次的演唱會,so1o的舞臺的時候,連本來預定的女伴都拒絕了呢!”乍一聽,語氣裏充滿了調侃之意,但是仔細想來,他的這一番話就有點耐人尋味了,隱隱的還透出埋怨之意。

雖然早先的時候,新禹已經囑咐過自己了,但是恩慧仁可是錙銖必較的性子,而且絕對不是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的人,她的仇通常都是現報的,所以似笑非笑的看了馬室長一眼,說道:“那是自然的,我們新禹現在是有女朋友的人了,自然是要潔身自好的,當然了,像是馬室長這樣…年歲都還沒有結…不…是沒有女朋友的人,自然是不能瞭解我們新禹的行爲的。”

恩慧仁的話,正中馬室長的死穴,馬室長臉色一僵,訕訕的笑了笑,一直到走在演唱會會場都沒有再說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