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此時陳紹良卻彷彿已經被那古籍吸引了一般,竟然沒有理會王雪的提問,十分認真的盯著手中的古籍翻看。

眾人見狀倒是不好打擾了。

王雪的目光只能落在林逸的臉上,看著林逸那廉價的衣服鞋子,嘴角慢慢浮現了一抹不屑的冷笑,「我就不信,你這個窮光蛋能夠拿出宋朝的孤本,能比我王雪的男人還要優秀。」

半晌后。

陳紹良抬起頭,一臉震驚的看著林逸問道:「這孤本你們是從哪裡來的?」

「嗯?有問題?」

王雪一家人一聽,紛紛抬頭一臉玩味的看向了林逸。

「我說林少,不會是偷來的吧?」

「呵呵,做人還是要誠實一點,沒有本事不要緊,如果連做人的基本原則都沒有了,那可就沒意思了啊?」

林逸見狀扭頭看向了陳天行。

陳天行急忙解釋道:「這東西是我一個朋友今天送給我們的,可是有什麼問題嗎?」

「孤本是真的,不過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他應該是六王爺收藏的東西,哼!你們如何能夠拿到?」陳紹良咬著槽牙,瞪著眼睛,無比憤怒的盯著林逸一行人呵斥道。

在他看來,偷東西那可是犯罪了,簡直已經到了無可救藥的地步。

「什麼?六王爺的?」

眾人一聽,頓時眼睛一瞪,一臉震驚的尖叫了起來。

六王爺那可是真正的皇族,家裡各種珍貴的文物簡直多不勝數,在京城的地位更是非常的超然,可現在陳紹良竟然說這件東西是六王爺的。

「哼!我就說嘛!你看看他的穿著,全身上下怕是連兩百塊都不要吧!我家裡的下人也比他穿的好啊!怎麼可能拿的出來這麼珍貴的東西呢?哎,本以為沒本事就算了,誰知道不但沒本事,竟然還沒品格。」說道這裡,王雪微微嘆息了一聲,看著陳美君不悅的呵斥道:「美君啊!不是表姐我說你,挑選男人這方面,你可要跟我多學習學習,你看看你表姐夫,年紀輕輕便已經身家千萬,而且可是白手起家哦。」

陳升一聽,也是眉頭微微一皺,有些詫異的看向了林逸,那六王爺在京城可是一個怪人,一般人不要說從他哪裡拿走古董了,便是想要進入他的府邸,都是天大的恩賜了,可林逸,竟然能夠拿走對方的東西,可見林逸的實力是何等的恐怖啊! 沫愛已成川 最少,一般人怕是連進入六王府的能力都沒有,不過這並沒有為林逸加分,反而讓陳紹良越發的反感林逸,他的父親可是陳升一位華夏非常正直的老將軍,自小的家教自然也非常的好,所以從小他們就非常反感這些雞鳴狗盜之輩。

「嘖嘖,竟然敢動六王爺的東西,你們真是好大的膽子,可知道這樣便是陳家都有可能被你們害死?」

王琴帶著翡翠戒指的大手,重重的拍在了桌子上,盯著林逸一行人不滿的呵斥道。

「呵呵,兄弟啊!不是當哥哥的說你,人沒錢不要緊,可要有骨氣啊!你這倒好,錢沒有,骨氣也沒有,實在太讓我失望了,本來我還打算讓你到我的公司上班呢,沒想到你竟然是這種人!」

胡偉抬頭看著林逸微微搖了搖頭,同樣一臉鄙夷的冷笑道。

「哼!老公,這種人你可千萬不能請,你能夠拿下GJK在京城的總代理,那以後可是日進斗金的好生意,怎麼能收一個小偷呢?如果讓人知道了,豈不是有損咱們GJK的名聲嗎?」

王雪一聽,頓時眼睛一翻,一臉傲慢的冷哼道。

「GJK?你是GJK京城的總代理?」林逸一聽,頓時抬頭一臉詫異的看向了胡偉,倒是沒想到這個世界竟然這麼小,自從林逸拿下拜神教之後,卡爾自然也是跟著水漲船高,之前欠他的好幾個獎盃現在都補給他了,GJK更是一舉成為了現在義大利,乃是世界的知名品牌,能夠成為總代理,這胡偉倒是有些本事了。

「哼!沒想到你這個土包子竟然也知道GJK。」王雪越發的傲慢起來。

「呵呵,我跟卡爾關係還不錯吧!」林逸淡淡的笑道。

「什麼?你跟卡爾關係還不錯?」

胡偉一聽,頓時眼睛一瞪,隨後哈哈大笑了起來,王雪也同樣如此,在他們看來,林逸鐵定是又在吹牛了,卡爾那在他們眼中,簡直就是高不可攀的存在,他林逸有什麼資格認識人家呢?

便是胡偉,成為京城的總代理,也不曾見到過卡爾本人啊!更何況是林逸呢?

「我的天啊!你這個人真的是要噁心死我了,怎麼什麼牛人你都能夠扯上關係呢?我拜託你照照鏡子好不好?你看看自己穿的是什麼?我說的難得聽一點,你這一套衣服怕是都買起我的一條褲子吧?」

王雪捏著自己的名牌褲子,盯著林逸一臉厭惡的呵斥道。

「王小姐請自重,我家主人可不是你能夠隨便說三道四的,再者,我主人身上的這套衣服那是深海黃金亞麻製作而成,他可是比黃金更加貴重的東西,光是這一套衣服加上手工製作成本,已經在兩百萬了,買不起你的一條褲子?你實在裝的有些過了。」

陳天行盯著王雪一臉鄙夷的冷笑道,全身上下加起來也不過才區區是幾萬塊錢,竟然也敢跟林逸比較,這簡直有如螢火蟲跟皓月在爭輝一般可笑。

「什麼?深海黃金亞麻?還一套兩百萬?哈哈,你怕不是想要笑死我,繼承我的遺產吧!」

王雪笑的眼淚都出來了,在她看來,陳天行等人實在吹噓的有些沒邊兒了。

「好了,不要在這裡廢話了,我問你們,這宋朝的孤本是不是從六王府偷來的?」陳紹良咬著槽牙,神情激動,顫抖著盯著林逸質問道。

「爸,你為什麼要這麼問?我不早就說過,林逸很有錢的,你喜歡書籍,他給你弄來這宋朝的孤本,你為何要質問他,懷疑他?」陳美君看著自己家人的態度,頓時就不滿了,盯著陳紹良冷冷的呵斥了起來。

「大膽!你這是什麼態度?難道我喜歡什麼東西,就要用見不得光的手段偷來嗎?」

陳紹良看著陳美君虎目怒瞪,盛怒呵斥道。

「哎呀,好了,都消消氣,動這麼大的肝火做什麼?不管怎麼樣,人家孩子也是好心啊!」齊袖看著事情似乎越來越難看了,忍不住開口勸說道。

「爺爺,你不要坐在哪裡偷偷笑,你說句話,林逸的實力,你應該比較清楚吧!」陳美君看著陳升不滿的呵斥了起來。

陳升一聽,頓時有些尷尬的呵呵笑了起來,道:「既然林逸說是六王爺送的,給六王爺打個電話不就行了。」

「對啊!就給六王爺打個電話確認一下不就好了。」

王琴也激動的笑道。

陳天行見狀,看著陳紹良微微點頭說道:「既然陳先生懷疑這些東西的來歷,完全可以給六王爺打電話,我這裡有電話。」

「不,不用,我也有。」

陳紹良結巴了一下說道,隨後急忙拿起了自己的手機,認真的找尋了一遍之後,才在通訊錄里找到了六王爺的電話。

「姑父,趕緊打吧!宋朝孤本價值連城,如果真的是六王爺弄丟的,咱們也好及時說清楚啊!要不然,一旦六王爺發怒,到時候,咱們陳家可不單單是在京城丟臉了,弄不好一旦成為六王爺的敵人,哼哼,陳家雖然家大業大,也未必能夠承受六王爺的怒火啊!」

王雪傲慢的冷哼道,不過她說的倒是事實,六王爺也許放在整個華夏算不上什麼了不起的人物,可是在京城,他的人脈,他的關係網,那絕對不是任何一個人能夠招惹的,歸根結底,這裡可是人家的家,也只有他才有資格稱之為家的地方。

陳紹良一聽,也是心頭一緊,陳家也就陳升能夠獨當一面,稱得上是真正的大人物,可陳升畢竟年紀一大,一旦得罪六王爺這樣可怕的強者,他們陳家還真承受不起。

「呼呼,我現在就給六王爺打電話。」陳升深吸了一口氣,強行壓下心中的憤怒撥通了六王爺的電話。

二十秒之後,電話響起,一個慵懶的聲音,冷漠的問道:「誰啊?」

陳紹良急忙討好的笑道:「六王爺您好,我是陳紹良。」

「陳紹良?」電話里沉吟了片刻,才繼續說道:「咱們認識嗎?」 陳紹良一聽,頓時老臉微微一紅,有些尷尬的笑道:「不認識,可我這有一分宋朝的孤本,我記得曾經是六王爺您收藏的,可現在,卻出現在了我家,我想要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兒?」

「宋朝孤本?」

坐在黃花梨製成的書房內的六王爺一聽,頓時眼睛一亮,急忙坐直了對著電話一臉討好的笑道:「那個是不是還有一個扳指跟鼻煙壺啊?」

「對對,就是這三樣東西,請問?」陳紹良拿著電話,掌心都有些出汗了,一旦這三件東西是偷來的,他們陳家怕是也難辭其咎。

「呵呵,我想起來了,林少,這東西是我送給林少的,您應該是陳美君小姐的父親吧?」六王爺聲音恭敬了起來,問道。

「不敢,不敢,正是在下,您說這三件寶貝是您送給林……林少的?」陳紹良有些不敢置信的問道。

「呵呵,不錯,林少對於去您家的這件事兒很是慎重啊!為此,特意聯繫上了我,當然,這也是我小六的榮耀,東西怎麼樣?喜歡嗎?」六王爺笑問道。

「小六?」

整個客廳里所有人都傻眼了,這可是六王爺啊!在華夏的地位簡直高的可怕,可現在,竟然自稱是小六?

這簡直就如同一名帝王突然有朝一日,讓別人叫他小弟一樣難以置信。

便是陳升的麵皮都忍不住抽搐了一下,要知道,單論輩分的話,陳升在六王爺面前也是晚輩啊!可現在,這個身份地位都無比崇高的六王爺,竟然叫自己小劉。

陳紹良就更加震驚了,一時間整個人都獃滯了。

「對了,您要是有任何的不滿,只管開口說,我家裡的東西您也知道,別的不敢說,古董方面在京城沒人比我多,這林少難得麻煩我一次,我小六子必須要把事情辦漂亮了啊。」六王爺對著電話無比認真的說道。

秀才不出門,便知天下事。

現在的六王爺正是如此,別看他整日在王府內深居簡出,可外界發生的一切事情,他都是了如指掌,林逸是何等恐怖的存在啊!連薛家這樣的京城名門望族,都被整到邊疆去種樹了,他六王爺再自負也不認為能夠招惹林逸啊!

更何況幾件古董對他來說還真不算什麼,只要能夠跟林逸搭上線,那就值了。

「不不,我很滿意,我很滿意,那就不打擾繞您了啊!」陳紹良急忙恭敬的說道,林逸敢不把六王爺放在眼裡,可他陳紹良不行啊!

「呵呵,滿意就好,咱們都是皇城根上長大的孩子,以後沒事兒常來我府邸坐坐,咱們啊交流一下古玩房門的心得!」六王爺笑呵呵的說道。

「是是,那咱們回頭見!」陳紹良受寵若驚的說道,能夠進入六王爺府邸,那可是不少古董大家一輩子的追求了啊!

「回頭見!」

掛斷電話,陳紹良的心情久久難以平復,自己的女婿竟然能夠讓六王爺如此尊敬,哪怕電話是他親自打的,都有種不敢置信的感覺。

隱居在娛樂圈 「你怎麼認識六王爺的?」陳紹良盯著林逸,有些好奇的問道,林逸實在太年輕了,而且京城也並沒有什麼比較龐大的林姓宗族,對於林逸他還真是充滿了好奇,畢竟這傢伙平時除了古董之外,可就沒有其他的愛好了,而陳美君自然也不方便把林逸的那些身份說出來,所以對於林逸他簡直是一點都不了解。

「呵呵,我並不認識六王爺,這事兒是天行安排的。」林逸淡淡的笑道。

「天行?」

陳紹良抬頭看向了宛如下人一般的陳天行,微微點頭。

「呵呵,不錯,不錯,沒想到這三樣東西竟然是真的,林少的確是讓人大開眼界啊!」王雪咬著銀牙,無比憤怒的冷笑道,隨後看著像了齊袖的那一份禮物笑道:「既然姑父的這一份是真的,我想姑姑的這一分應該也是什麼極為罕見的真品吧?」

「不錯,我家主人送禮自然是當世罕見,最少,你一輩子都消費不起!」

陳天行見狀,盯著王雪不滿的冷笑道,隨後一把掀開了托盤,頓時,整個客廳里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一面宛如玻璃一般透明的觀音牌子足足有二十厘米大小,靜靜的躺在托盤中,釋放著特殊的光芒,一枚碧綠的翡翠鐲子,那種綠色光是看上一眼,就讓人有種愛不釋手的感覺,至於最後一件,那就更加的耀眼,竟然是一枚藍寶石,那藍寶石足足有拳頭大小,上面同樣是光暈流轉,閃爍著刺目的光芒。

「這,你不會告訴我這也是真的吧?」

王琴瞪著眼睛,不滿的嘲諷了起來。

「不錯,三件皆為當世少有的稀有品。」陳天行自信滿滿的笑道。

「咯咯,我的天啊!你們這套路搞的真是不錯,先拿出幾件真的東西,鎮住我姐姐跟姐夫,然後再拿出來這三件假的來騙人?」王琴說著,便取下了自己的翡翠戒指,放在了桌子上,指著翡翠戒指傲慢的冷笑道:「帝王綠你知道多珍貴嗎?光我這枚戒指,價值幾十萬,你那鐲子的用料最少能夠做我這樣的戒指十幾個吧!你難道要說光是這一個手鐲就價值幾百萬?甚至上千萬?還有,你們看看這手鐲,一點裂痕,一點雜質都沒有,怎麼可能?」

「為什麼不可能?如果不是最完美的手鐲,憑什麼稱之為當世少有的稀有品呢?」林逸抬頭,盯著王琴淡淡的冷笑道。

「無棉不成玉,你個土包子,懂不懂什麼是真正的翡翠?這個世界上他就不可能有翡翠沒有雜質,當然了,人工合成的除外!」王琴傲慢的冷笑道,隨後拿起自己那枚價值幾十萬的翡翠戒指,便優雅的帶在了自己的手上。

王雪見狀,也從自己的脖子上取了一塊佛牌,放在了桌子上,同樣一臉驕傲之色笑道:「我這佛牌是在華港正大珠寶行買的,高冰,種水夠老,我老公當時花了二十八萬,同樣有一點棉,你在看看這個牌子,不但大的驚人,而且同樣沒有絲毫的雜質,你們作假的手段實在太不高明了。」

王雪得意洋洋的笑道,她這塊佛牌,當初可是纏著胡偉好久,才讓對方給買下來的,絕對是她身上最值錢的東西沒有之一,平時不管到哪兒,那可都是掛在身上的。 王琴跟王雪的一翻說辭,頓時就讓陳紹良跟齊袖愣住了,兩人對於寶石一類的東西根本一竅不通,可卻也知道這東西的珍貴之處,玉石畢竟是天然的一點雜質都沒有,肯定是不現實,只是之前的誤會已經讓陳紹良跟齊袖心裡有些沒底了,此時雖然有所懷疑,倒是不敢在多說什麼了。

「這樣好了,趙正大剛好在京城,我讓他過來鑒定一下你們應該可以放心了吧?」

陳天行面色無比陰沉的說道,這次的禮物都是他準備的,結果呢?竟然三翻四次的被人質問,這不但是在打林逸的臉,同樣也是在給他陳天行難看。

「呵呵,趙正大? 逆襲豪門:反派男神是女生 我的天啊!你可真敢說,你該不會說趙正大是你朋友吧?」王雪神情越發的不爽了,種種跡象都在表明,林逸可不比她的老公差,這簡直讓他氣的都要暴走了,她不管是長相,還是工作,甚至學歷都遠遠的不如陳美君,本以為自己的老公可以為自己拉一籌,卻沒想到,現在竟然連他最得意的老公都不如林逸,她如何能不憤怒呢?

「呵呵,朋友?這次你還真猜錯了,區區趙正大在我家主人面前,也敢稱自己是朋友?頂多就是一介奴僕而已!」陳天行傲慢的冷哼道,這趙正大的珠寶公司之所以能夠做的如此驚人,乃是因為背後有卡特在支持,否則,一個珠寶公司想要突然崛起,那實在太難了。

卡特在林逸的面前,都只是一個區區的下人,奴僕,趙正大又算的了什麼呢?

「哈哈,我真不知道你們的腦迴路是怎麼長的,竟然敢在這裡大放厥詞,你要不要說我們GJK的首席設計師卡爾先生也是林少的奴僕呢?」胡偉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

「這個你還真的說對了。」林逸抬頭,看著胡偉淡淡的笑道。

胡偉一聽,頓時面色一寒,傲慢的冷哼道:「你們吹牛能不能有點普?你知道趙正大一年能賺多少錢嗎?

陳天行沒有理會胡偉了,直接掏出了自己的手機撥通了站在門口恭候多時的趙正大的電話,作為一名曾經在京城專門服侍大人物的老油條,當宋朝的孤本在被質疑之後,陳天行便意識到接下來的事情怕是不會順利了,所以便悄悄的跟趙正大發了一條簡訊讓趙正大在門口候著,隨時聽候差遣。

「小趙,去開門!」

老神在在的陳升,此時卻淡淡的笑道,林逸的背景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可他卻沒有開口說破,他今天還真想要看看,自己的這親人到底能夠白痴到什麼地步,也順便為他們規劃一下未來,如此智障的人,一旦他倒下了,整個陳家便只能讓出這四合院,滾出京城,否則,留在這裡,等待他們的怕是只有死亡了,他今天倒要看看自己的後輩能夠無能到什麼地步。

四合院的大門打開,西裝革履的趙正大急忙走了進來。

客廳里的眾人都急忙扭頭看了過去,這一看,所有人都瞪大了雙眼,一臉濃濃的震驚之色。

「這,這怎麼可能?竟然真的是趙正大?」

「趙總,您來這裡是?」胡偉坐不住了,急忙起身,迎了上去,討好的笑道,趙正大那可是他們公司的大客戶,每年的消費可都是無比驚人的。

可趙正大卻像是沒有看到胡偉一般,粗魯的把胡偉推開,走到了林逸面前,討好的笑道:「趙正大見過林少!」

「嗯,他們懷疑這珠寶,你給看看吧!」林逸輕飄飄的說道。

「是!」

趙正大急忙轉身看向了桌子上的珠寶首飾。

「該死的,這個王八蛋到底是什麼來頭,為什麼他會認識那麼多的富豪?」王雪銀牙都咬的嘎吱嘎吱響,簡直要暴走了。

「這一塊佛牌是真的,從我們店裡的大石頭上切下來的,而且工藝不錯,價值應該在十萬左右!」趙正大拿起了王雪的那一塊兒佛牌淡淡的笑道,隨後又放下,拿起了那二十厘米大的超級佛牌,一臉激動的笑道:「這一塊兒就了不起了,不但是我們店裡的鎮店之寶,我還可以保證,全世界都找不到比他是更加珍貴的了,這可是從一塊兒價值三億,重達五百多斤的極品石頭裡面切出來的,堪稱當世第一!」

趙正大說完,又拿起了另外的兩件,都一一做了出鑒定,全部都是真的。

「你個王八蛋,你不是說這東西二十多萬嗎?」

王雪卻像是被人踩到了尾巴一樣,盯著胡偉尖叫了起來。

趙正大見狀,看著王雪淡淡的笑道:「你那塊兒雖然珍貴,可只是這大佛牌的邊角料做出來的,十萬已經很高了,我們正大珠寶行是絕對不可能賣二十萬來坑人的。」

「什麼?邊角料?」

王雪一聽,怒了,抬手就是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了胡偉的臉上,那一句邊角料,簡直就像是一個響亮的耳巴子狠狠的打在了她的臉上,她一直引以為傲的東西,竟然只是別人用剩下的邊角料,這是何等的可笑啊!

「小雪,你聽我解釋,當時,當時公司資金周轉不過,我,我不是存心騙你的啊!」

胡偉捂著自己的臉,有些緊張的解釋道,雖然他跟陳升之間的關係已經非常淡了,可好歹,他們還是能夠跟陳升扯上關係,否則,以他胡偉區區一個普通人,就算是再給他十輩子的時間,也不可能有今時今日的成就啊!

「他瑪德,你就是個王八蛋!」

王雪直接被氣的哭哭啼啼起來。

「好了,小雪,別哭了,讓人笑話,胡偉也不是故意的,十萬塊錢的東西怎麼了,那也是咱們堂堂正正,光明正大買回來的,不丟人!」

王琴看著自己的女兒敗的如此凄慘,也是一臉的無奈,只能酸酸的說道。

「等等,這位女士,請問你手上的這枚帝王綠翡翠戒指是從哪裡得來的?」趙正大的目光突然鎖定了王琴手上的戒指,神情凝重的質問道。 王琴一聽,頓時眸光閃爍了一下,急忙把自己的手放在了背後,盯著趙正大不滿的呵斥道:「你管的寬,我又沒有讓你來鑒定我的戒指。」

「呵呵,還請這位女士能夠主動把戒指拿出來,讓我看看,否則,我怕是只能叫條子過來了啊!」

趙正大盯著王琴冷冷的說道。

「怎麼? 靈卦天下 趙總這是要欺負我的女人了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