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馬士革鋼是指古代阿拉伯世界鍛造出來的一種特殊鋼材,不過其中品質卻良莠不齊,從垃圾的印度大馬士革鋼到頂級的瑞粉大馬士革鋼都有,好的大馬士革鋼不但耐腐蝕,而且強度可以達到HRC60-62,絲毫不必龍雲手裏的“瘋狗”高級戰術突擊刀差。

最爲奇妙的是,這種鋼材由於是經過一種失傳的特殊工藝鍛造,類似中國古代的百鍊鋼,採用兩種鋼材摺疊鍛打,層層壓制而成,工藝一直是個謎團。成品的瑞粉大馬士革鋼鍛造成的刀鋒上,有用肉眼看不見的鋸齒,在刺入敵人的體內時候能迅速割裂筋骨,十分強悍!

此時的支奴幹機艙內,只有龍雲、水手、隼、格格和獵魔騎士團的三個貴族騎士。

“你說什麼!?”龍雲當然也不是好惹的主兒,今天心情本來就壞到了極點,現在整個人就是個會走的火藥桶,誰碰就炸誰。

兩人目光相交,裏面都是刀劍,大家的眼中都有幽藍的火光燃起。

“嘿!”水手看到氣氛不對,趕緊出來滅火:“我說大家都是自己人,能不能別吵?”

蘭斯特洛也沒把水手放在眼裏,正眼都沒看他一下,冷冷道:“鐵皮人,這裏沒你什麼事,一邊去!”

“別以爲自己是長老會騎士團的就了不起……”水手抽出自己腰裏的卡巴軍刀,在手指甲上輕輕挑着污垢,不鹹不淡地提醒蘭斯特洛:“我們天幕公司行動部不歸你們騎士團管,少在我們面前裝酷。”

蘭斯特洛臉色一變,顯然心裏十分惱怒,畢竟在血統上,他實在是瞧不起這些混血種。

柯提思倒是沒吭聲,抱着自己的那杆造型怪異的銀槍閉目養神,一副置身事外的樣子。

“別吵了!”格格終於說話了:“一羣大男人,精力過剩就滾回去看***!少在這裏內訌!”

她一發怒,機艙內的氣溫馬上下降幾度,所有人都感到一陣寒意。

蘭斯特洛沒敢跟格格較勁,格格不是混血的,是純血的,她可不怕蘭斯特洛。

尼奧忽然開口說話了:“蘭斯特洛,別跟他們嚼舌頭,咱們不跟那些混血種一般見識。”

他轉向格格,看到這個丫頭在拿着一個PAD,在手上用力甩着。

惡魔總裁的小妻子 “怎麼了?格格?”尼奧對格格倒是熱情之至,湊過去格格身邊坐下,甩了甩綁成馬尾的長長金髮,伸手理了理劉海,關心備至問道:“有麻煩?”

龍雲不得不承認,尼奧在騎士團三人中是最霸氣的一個。他就像漫畫中註定要坐在王座上的未來王儲一樣,一舉手一投足都散發着一種與生俱來的貴族範兒。

加上俊美的五官,和修長健碩的身材,可見是在女人的讚美聲中長大的。

不過似乎這傢伙對格格沒什麼吸引力,那個外形像勞拉內心如冰山一樣的華裔混血美女對他一點都沒感覺,注意力一直就集中在手裏的那個PAD上。

“這玩意是不是壞了?”格格看了幾下PAD屏幕,又用力甩了幾下。

“啊……”尼奧從格格手裏拿過PAD,一邊查看一邊說:“是不是你剛纔發火,把它凍壞了?格格,我跟你說過很多次,氣質,一定要注意氣質……”

尼奧在格格面前一點都不見外,看起來是相識已久了。

格格翻了翻白眼:“你能不能不要想舞臺劇演員那樣念臺詞,我聽了很煩啊,這玩意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尼奧一臉尷尬,像被人在嘴裏塞了幾頭檸檬,表情酸得不行,只好埋頭檢查PAD,片刻之後,他將這東西還給格格:“沒壞,是你的程序壞了,要重啓。”

格格一臉驚訝:“程序?”

她趕緊重啓PAD,還沒等重啓完畢,

耳機裏就傳來天幕公司行動部指揮中心裏萊娜的聲音。

“格格!出大事了!數據全亂套了,你們那邊有大麻煩了!”

“什麼事?看把你驚得……”格格一頭黑線,她一向覺得萊娜這姑娘有些神經質,估計是薯片吃多了,防腐劑在肚子裏起了什麼不好的作用,估計把神經都腐蝕了,“說人話!”

“龍——要醒了!”

“你說什麼?”

“我說那條龍!要醒了!那條叫做法夫尼爾的龍!它的體溫在不斷上升,體內的龍炎在復活!”

“什麼!?”格格幾乎從橫排座椅上跳起來,雙眼瞪得老大,看着尼奧:“尼奧!你到底殺掉龍沒有?”

“當然殺了!”尼奧一頭霧水:“你們不是親眼看到的嗎?”

支奴幹忽然搖晃了幾下,機艙裏紅燈閃爍,嘟嘟的警報聲急促地響起。

所有人都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龍要復活了!?

真是天方夜譚了! “怎麼回事?”格格衝到駕駛艙旁,探身詢問兩名飛行員:“飛機出了什麼問題?”

副駕駛手忙腳亂地檢查各種儀表,紅色的燈光依舊閃爍,尖銳的嘟嘟聲依舊刺耳。

“不知道出了什麼問題,一臺發動機溫度過熱,我們必須降低速度,減輕負荷……”飛行員滿頭大汗,開始關閉一些閥門,支奴乾的速度明顯降低下來。

格格忽然一個激靈,趕緊跑到機艙尾部,從敞開的後艙門伸頭往機身底下看去。

只見裝着法夫尼爾屍體的集裝箱頂部的鐵皮就像燒化的塑料殼一樣,軟塌塌癟了下來,整個集裝箱看起來溫度極高,即便站在離它五米距離的機艙上,也能感受到熱浪滾滾。

“尼奧,法夫尼爾沒死!”格格指指集裝箱道:“我們現在有個大問題,要麼把它扔進海里,咱們逃走,要麼就得在空中殺掉它!”

尼奧跑到艙邊往下看,情形果然如格格說的那樣,他難以置信地看着這一切,搖着頭大聲道:“不可能!它的心臟被格拉墨聖劍刺穿,怎麼還可能活着!”

“是可以在水上降落的,我們是不是把它丟進水裏,先把集裝箱脫鉤了,再去殺它!?”水手提出了自己的建議。

“不可能!”龍雲搖頭否定了水手的建議:“你覺得咱們能一邊游泳,一邊對付一條巨龍?”

“你行不行?”他故意看着尼奧,將難題拋給他。

尼奧臉色頓時綠了,在陸地上對付法夫尼爾他還有點兒把握,要是在水裏,就算自己水性超好,能憋氣超過十分鐘,也沒辦法對付這條龍。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咱們不是死定了?”隼總是第一個慌張的,他現在有些後悔,剛纔泰勒他們就不願意登上這架支奴幹,即便認爲這頭龍死了,他們也不願意陪着這具屍體一起飛回航母去。

早知道,自己跟着泰勒坐裝甲車回弗里敦去算了,今天真是倒黴,才脫了險境,現在又入了狼窩。

想想在凱比營地,法夫尼爾飛上天空輕鬆將一架“山貓”武裝直升機撕碎,隼的臉色就白了。

“你們快點想辦法啊!”隼盯着底下的集裝箱,跳着腳大叫起來:“你們看!頂上的鐵皮要化掉了!我的媽呀!我可不想是在這裏!這條龍復活了,一定會找我們麻煩!”

格格衝到駕駛艙旁,對兩名飛行員道:“降低高度,將集裝箱吊進海水裏!”

機師現在已經手忙腳亂,他們顯然意識到這不是什麼機械故障,這幾個怪人的對話他們都停在耳裏,支奴幹忽然出了問題,肯定是下面吊着的那個集裝箱惹的禍。

他們今天下午一直就在凱比營地現場,親眼目睹了法夫尼爾的厲害,知道集裝箱中的那頭怪物不是用科學能解釋清楚的東西,是一種遠古的恐怖生物。

“好!”機師一推操縱桿,支奴幹逐漸原地懸停,不再往前飛,而且慢慢降低高度。

滋——

集裝箱被浸到海水裏,四周急劇爆出濛濛的白煙,就像在一塊燒紅的鐵板上澆上一瓢水,外殼的鐵皮從暗紅色變成了暗黑色,海面上浮起一層小魚,顯然是被活活燙死的。

“慢慢來!再降低一點!”格格隔着玻璃看着集裝箱的距離,指揮着兩名飛行員。

支奴幹又緩緩降低了兩米高度,半個集裝箱都泡在海水裏了。

格格跑回機艙後門,朝底下望去。

海水滲入了已經變形的集裝箱,現在的集裝箱就像一口大鍋,裏面的水沸騰不止,不斷有氣泡從集裝箱的縫隙裏冒出來,涌到海平面上。

“不行!”尼奧臉色鐵青,“溫度降不下去!就算降下去,法夫尼爾估計還會復活,這樣做只是救了直升機,救不了我們!”

轟——

水手忍不住拔出大口徑左輪手槍朝集裝箱頂部轟了一槍。高爆彈輕易地穿透了已經軟得像紙片一樣的集裝箱頂部鐵皮,炸起一團火焰。

所有人透過炸開一個洞的頂部看下去,集裝箱內部已經紅通通一片,有些像岩漿一樣的東西在流動。

“你個四肢發達的蠢貨!”蘭斯特洛大吼道:“你在幹什麼!?沒用的!你這樣開槍,會把集裝箱打爛,龍掉進海里,我們就沒法子再抓住它了!”

水手不服氣道:“你還有什麼好辦法,你倒是說啊,別在這裏指手畫腳!”

“好了!別吵了!”龍雲忽然大聲喝止倆人:“媽的!都不看看什麼時候了,還吵,吵有用嗎?你們這些鬼佬就是喜歡窩裏反!”

蘭斯特洛怒道:“你說什麼!?”氣勢洶洶地湊上前來想要動手教訓一下眼前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中國人。

“這本來沒我什麼事,我只是個搭便機的,不過是大家同坐一條船,船翻了對誰都沒好處,所以纔想說說我的想法。”龍雲聳聳肩,一臉無所謂道:“你們想不想聽聽我的意見?”

“蘭斯特洛!”尼奧伸手了攔住蘭斯特洛,理了理長長的金色劉海道:“聽聽這個混血種有什麼好主意。”

龍雲看了一眼格格:“我記得你是會製造冰霜的?能造多大!?”

格格想都不想答道:“我手能碰到的東西都能冰住,碰不到的,只能夠製造直徑20米範圍的結界。”

尼奧聽出了寫端倪,眼睛一亮:“你是讓她下去……”

龍雲點頭道:“沒錯,她下去,將那條龍和周圍的水都結成浮冰,咱們跳到冰塊上去,這樣就有個落腳點,可以去殺了那條龍!”

所有人一愣,顯然被龍雲大膽的提議驚住了。

婚後試愛 片刻之後,蘭斯特洛纔回過神來,問格格:“格格,你行不行?”

要知道這可不是在凱比營地的坑底,那裏的積水分量跟這片汪洋大海是絕對兩碼事,坑底是一個天然的容器,積水也不算特別說,格格可以慢慢將它都凍成冰塊,而這裏是大西洋,浩瀚無邊的大海,要在這裏製造一塊浮冰,需要消耗的體能和力量絕對不是一個檔次。

水面上的集裝箱周圍,蒸汽越來越盛,顯然集裝箱裏的溫度在不斷提高。

“行!”格格咬咬牙,“現在還有別的辦法嗎?不行也得行!”

嬌蠻女鬥冷酷男 龍雲從來對那些弱不禁風的女人沒什麼興趣,對這種渾身野性,就像一鍋紅通通的四川麻辣火鍋一樣冒着騰騰熱氣的女人卻十分佩服。

“你放心,等你搞定了,我們馬上下去支援你。”

“等等!”尼奧攔住要跳下去的格格,回頭對柯提思道:“柯提思,把你的作戰服脫下來。”

“什麼!?”柯提思嚇了一跳,“脫衣服?”

“讓你脫你就脫,待會你留在飛機上,你下去幫補了忙,你是個狙擊手。”尼奧不耐煩了,伸手過來就主動扯掉柯提思的吉利服,露出裏面黑色潛水衣一樣的作戰服。

“這是最新的科技製造出來的,我們長老會研究院最新的傑作,納米材料製作,能抵抗住一定的高溫,對你有幫助。”他一邊動手脫這柯提思的衣服,一邊對格格說道。

柯提思鬧了個大紅臉,當着這麼多人的面幾乎被脫成了精光,穿着個三角褲衩,像個女人一樣靦腆。 換上納米材料製作的特殊作戰服,格格走到艙門邊,螺旋槳巨大的風壓將她的頭髮吹風中凌亂。

“格格!”尼奧抽出背上的格拉墨聖劍,拍了拍她的肩膀:“看你的!”

格格罩上了尼奧遞給自己的頭盔,點了點頭,回過頭看了一眼龍雲。

“我待會下來幫你一把!”龍雲朝她豎了豎大拇指,他越來越欣賞這妞了。

格格也朝他豎了豎大拇指,然後深呼吸一口氣,助跑兩步,人從機門的側面跳了下去。

所有人的心一下子吊到了半空,紛紛站在機艙門旁朝下看。

沒人知道那個集裝箱上現在是多少溫度,也沒人知道格格能不能撐住將整一塊海水凝結成浮冰。

如果溫度太高,如果沒能及時將海面凍結浮冰,如果……

太多的未知數,一切都是未知數。

通——

格格穩穩落在集裝箱頂部鐵皮上,單手撐地。

格格——

幾聲低沉的響聲傳來,格格落腳的地方朝下凹進去幾寸,集裝箱上的整片鐵皮似乎有整體陷落的危險。

格格感覺到一股滾燙的感覺從腳底板上隔着作戰靴穿來上來,伴隨的還有一股子焦臭,撐在鐵皮上的手感到灼熱難耐,這裏的溫度至少在幾百度以上。

她的瞳孔猛然擴大,藍色的火焰開始瘋狂燃燒!

霜!

施放——

那隻接觸到鐵皮上的手周圍泛起一層潔白的冰晶,然後開始迅速蔓延,溫暖的空氣登時變得異常寒冷,被支奴幹捲起的水霧尚未重新落入海中就成了冰珠!

一半體積泡在水裏的巨大集裝箱周圍涌起嘶嘶地響着,涌起一團團白色的水霧,格格被這些水霧罩住,很快不見了蹤影。

站在機艙門口的龍雲忍不住打了個冷戰。

這真的是一個人間奇觀,遠處的夕陽餘暉還在,非洲塞拉利昂的海域一片溫暖景象,偏偏支奴幹周圍卻異常寒冷,凍得像冰窖一樣。

“老鷹一號呼叫方舟,老鷹一號呼叫方舟,情況緊急,請求支援,請求支援!我們的位置是……”

駕駛艙裏,兩名皇家空軍的飛行員正在拼命聯繫“皇家方舟”號航母求救,報送自己的座標,要求立即支援,倆人忽然驚訝地發現,發動機的溫度正在急劇下降,駕駛艙中的紅燈再一次閃爍起來,儀表裏的陣陣不規則地劇烈跳動,嘟嘟的蜂鳴警告聲又開始鳴叫。

看了看儀表,機師頓時下巴都要驚掉了,和剛纔高溫過熱不同,這次儀表顯示出的數據表明,發動機的溫度瞬間落到了零下!

怎麼可能出現這種天方夜譚的情況!?

“該死!這玩意壞了嗎!”他伸出手,使勁地在儀表板上拍打幾下。

儀表的情況依舊,指針不規則地跳動,不過溫度還是一路下滑,不像是壞了。

支奴幹可以在零下五十五度的冰雪環境下保持正常工作,此時竟然響起了低溫警報,可見周圍的溫度降到了什麼程度!

倆名飛行員趕緊將剛纔降低溫度的閥門關掉,開啓加熱閥門,保持發動機正常運轉。

做完這緊急處理程序,倆人不約而同打了個冷戰,駕駛室裏的氣溫似乎下降得厲害。他們擡起頭,竟看到支奴乾的前擋風玻璃窗上凝結了一層白茫茫的霜,外頭什麼都看不見了!

相互對視一眼之後,大家都從對方的眼裏看到驚訝和恐懼,心裏暗暗吃驚,這是什麼鬼情況!

“格格!”尼奧通過通訊系統呼叫格格:“你沒事吧?”

“沒事……”

聲音很小,不過大家總算鬆了口氣,起碼人還活着。

海面上出現了異象,波濤起伏的海水像忽然冬眠了一樣,水面上的漣漪漸漸平靜下來,然後完全消失,白色的冰晶在海水中瘋狂蔓延。

格剌剌——

海水在極度的冷凍蝦迅速結冰,面積不斷擴大。

“厲害!”龍雲一邊哈着白氣一邊跺着腳,此刻彷彿自己被一個巨大的玻璃罩隔絕在一個截然不同的世界裏——外面是炎熱的夏季,裏頭是寒冷的冬天。

冰火兩重天的感覺實在怪異,他忍不住搓着手對水手笑道:“這妞可真夠生猛的啊!”

水手低頭支奴幹下面形成的冰霜結界,咬着雪茄笑道:“你說對了,她在天幕公司有個外號——冰山妞,誰都不敢招惹她,除非你想做人肉冰棍。”

格格嘴上說沒事,實際自己一點都不好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