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後悔,我自己的優柔寡斷,如果當時在醫院我給她一回,我會背上道德的枷鎖,可是起碼這個女人不會在此時,瀕臨崩潰。

說:

今天狀態不好,與其水字,不如欠兩章。明天還上。

謝謝貝殼裏的海親愛的三枚玉佩,加更的事兒明天絕對補。

早睡一天調整下,晚安大家。

手機用戶請瀏覽wap.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以京城第一少爺王思蔥的名號,要是他知道有人對你不利的話,肯定不會坐視不管的吧?你小子真的變得越來越陰險了,我喜歡。」

玉真子的聲音在許曜的腦海中回蕩。

然而還有一句話許曜沒有告訴他,那就是自己討厭背叛。許曜並沒有打算讓王思蔥出手,只要自己在這裡儘快完成的事情,那麼只要追上那輛車就可以當場處決!

「好了,現在我們來試一試這個石頭花到底有沒有用。」許曜朝著前方看了一眼,沙龍一行人已經消失在了惡魔之地。

隨後拿出了石頭花,手指用力就將石頭花給捏碎,隨後在如同石塊堆里的花瓣中,居然冒出了幾滴散發著奇怪味道的液體。

「這味道聞起來就像過了期的石榴……」許曜捏著鼻子向後退了兩步。

「聽起來你似乎有聞過?說實在的我活了那麼久,還真的沒有聞過,過期的石榴到底是什麼樣的味道。」玉真子也在一旁緊張的注視著情況。

「我確實聞過,我甚至還嘗過。在我高中的時候過生日時有個同學送了我石榴,一開始我沒捨得吃,結果過期了,捨不得丟就把它全吃了。」

「味道如何?」

「我懷疑吃屎都沒它糟糕……」

玉真子繼續調侃道:「你這話聽起來彷彿是吃過屎。」

「不,並沒有吃過,為什麼我們在這裡討論噁心的東西呢?」許曜有些受不了為什麼話題逐漸變得不正常。

「反正要等它出來也需要一定的時間,況且還不知道這種生物到底有沒有滅絕。在這裡等個一天一夜,實在沒有的話就只能朝中心地區深入了。在這段時間裡,聊聊天也不錯。」

隨後許曜就只能原地打坐,一邊修鍊一邊注意著周邊的風吹草動。

一天一夜很快就過去了,當許曜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就發現自己半身已經陷入了沙土之中。

「看來並沒有任何的動靜,如果不是這個東西已經死絕了,那麼就代表這片地區並不是它的活動範圍。看來還得繼續深入。」

隨後許曜一運氣,以極快的速度在這片沙漠之中橫行,他的速度非常的快,如同一陣風一般在沙漠瘋狂的移動。

由於這個地方屬於無人區,並不是在城市,所以他也就不用再將自己的實力壓制,在真氣的運轉下他的雙腿如同電動小馬達,跑起步來都可以聽到呼呼的風聲和沙塵擦過的聲音。

「呼,沒想到只花了十分鐘的時間就來到了中心地區,比那破車要快的多了。如果不是害怕會迷路,可能我自己徒步來只需要半天的時間。」

許曜剛剛大概的計算了一下自己行走的路程,自己剛剛運行的跑步速度可以超過越野車十倍,而且還沒怎麼費力。

「這個地方應該就是中心地帶了,現在去找一片平底,然後在那個地方繼續勾引吧。」玉真子看了看周圍,隨後指向了前邊的一個沙坡:「你從那個沙坡過去,在那片山坡之上做個記號,這樣就沒有那麼容易迷路。」

許曜聽聞邊朝著沙坡上走去,剛一走上沙坡,就尷尬的發現沙龍一行人居然也在這裡。

「我覺得應該就在這個地方了我們腳下的位置,如果想要得到成吉思汗的寶藏,那麼就要從這裡開始向下挖掘。」

「也就是說下邊就是祭壇的位置嗎?這實在是太棒了,還好我這邊帶了炸藥,只要往下面炸一炸,應該就能夠把東西給炸出來。」

「但是看這個構造圖,這裡邊是有機關和陷阱的吧?要是遇到了陷阱該怎麼辦?」

「沒關係這個構造圖有標明出陷阱所在的位置,只要我們找到入口那麼財寶簡直就是囊中之物。這裡邊的寶物我們可能一次拿不完,出去之後可不能讓第五個人知道……」

沙龍他們此刻正在拿著藏寶的地圖討論著,聊著聊著一回頭就發現了許曜站在他們的身後。

氣氛一下子變得無比的尷尬,就在剛剛沙龍已經將他們的野心目的和計劃全盤托出,而許曜也不知不覺在他們的身後,將一切事情都聽得一清二楚。

「你們……剛剛在這裡,說什麼?」許曜一開始也沒有想要知道他們想找的是什麼,當時現在自己就算不感興趣也全都知道了。

蠻妻嫁到 阿澤一看到許曜,連忙沖了過去拿刀指著他的脖子大聲的喊道:「操!居然被這個醫生全部聽到了,看來只能殺人滅口了!」

「這醫生到底是什麼時候跟上來的!明明昨天還在我們的身後,我們開著車才剛到這裡,他到底是怎麼跟上我們的! 終究是愛 難道他跑的比我們的車還快?」

「不,剛剛我什麼都沒有聽到,你們要幹什麼請不要拉上我。」許曜立刻做出了一副舉手投降的姿勢。

「隊長我們在這裡把他給殺掉吧,要是讓他把這件事情給傳出去,那麼我們都有危險。」剛剛被許曜救了一命的小紅,此刻居然也對許曜倒打一耙。

許曜雖然舉起了手,但是臉上卻沒有絲毫害怕的神情。沙龍拿著手槍緩步的來到了許曜的面前,他先是狠狠的瞪著許曜一眼,隨後拍了拍阿澤,把他的刀給奪了下來。

「既然許醫生已經知道了我們的秘密,那麼請跟我們一起下去吧。」

「嗯?去哪裡?」許曜一頭霧水的看著他們。

「老大真的讓他跟我們一起下去嗎?」

沙龍回頭看向了他們:「這裡邊的財務我們四個人想要一口吞掉有點困難,而且許醫生既然是一個有財之人,那麼自然也有將這份財務洗掉的能力。」

許曜撓了撓頭問道:「所以你們到底是幹什麼的?難道你們是盜墓的?」

「你要那麼理解也可以……既然我已經決定把你帶上來,那麼你只能聽我們的,跟我們一起走下去!否則你就只能死在這裡!」

沙龍惡狠狠的拿槍頂了頂許曜,隨後拿出了藏寶圖,跟許曜詳細的說了一下他們的目的。

「違法犯罪的事情啊?這種事情我可幹不了啊。」許曜才剛輕描淡寫的說出這句話,卻見四個槍口已經指向了自己。

「這事情你已經知道了,不幹也得干!」 從吳妙可的反應來看,我知道,我跟這個女人本就不該出現的緣分到此爲止了,我對吳妙可有沒有感情?這個問題我很難去回答,或許,每個人生命中都會有一個吳妙可,我對這個女人的感情從我十一歲那年偷看她洗澡開始,其中糾結了少年對女性身體的渴望,包括我這個家庭了我對母愛的殘缺。

我對她,由開始的意淫,到陰差陽錯的她開始勾引我,這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我已經記不清楚,但是我知道,我林小凡,並不是一個帥到任何女人見了馬上就可以迷倒的地步,我懦弱,膽小,沒有主見,我跟我的名字一樣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在外面大學裏的世界我也知道,愛情得來沒有那麼的容易、。

所以我一直在思索我對吳妙可的感情,無法理清。

我更再思索吳妙可對我的感情,有些性,是因爲有了愛,而吳妙可和我之間的種種,也是因爲愛,卻不是我。

我只是她在婚姻之中自我救贖的一個道具,因爲林小妖的撮合她選擇了我,然後再她終於無法去挽救林三水的時候,她像現在一樣的把我推開,從始至終,我都沒有走進這個女人的心裏分分豪豪。

我看着她跌跌撞撞的跑出了醫院,沒有追上去,而是去找到了林小妖,讓她去追,事情搞到這樣,林小妖接了我母親的手鐲,我和吳妙可最終卡在了最後一道防線上,終究是那天晚上沒有突破。

吳妙可沒有尋死覓活,實際上因爲感情受挫就自殺的女人並不多,也是不成熟的,一個女人一輩子不可能只爲男人而活,當然,男人也一樣,第二天我見到她的時候,她的雙眼紅腫,很明顯的哭了一晚上,林小妖的雙眼也紅的跟兔子眼睛似的。

“這娘倆咋了?”女警九兩偷偷的問我道。

“林三水要跟這個女人離婚了。”我道。

“不會吧,她很美啊!林三水瘋了?”九兩說道。

“因爲她除了林小妖之後,沒有孩子,也一直沒有懷孕,林三水在鎮上又找了一個女孩兒,結果現在那女孩兒懷孕了。”我看着九兩道。

九兩的臉瞬間就黑了下來,以前她跟我說過她自己家裏的事兒,很顯然這個女孩兒也是對重男輕女觀念相當痛恨並且深受其害的,果然,她在聽我說這話之後立馬就跑去安慰吳妙可。

洗刀唱 “小凡啊,以前我就聽你爸說過,等三水跟你妙可嬸兒離婚之後,就把你嬸兒跟你二叔說一下,現在小妖也接了你媽的鐲子,這多好,我們算是親上加親。”奶奶這時候悄悄的對我道。

我點了點頭,我昨天晚上想了一晚上,也感覺吳妙可能有二叔這個歸宿,相當不錯,這就跟林小妖感覺除了我村兒裏的其他男人都不足以與她老孃相配一樣,我也感覺,村兒裏的男人,除了二叔之外,沒有人能配得上吳妙可,當然,我除外。

如果吳妙可真的能和二叔結合,那對於她本人來說,也算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但是選擇的時機卻不能是現在,我是跟她有那麼一段可做不可說往事的人,她又剛離婚,我就打算,就算是撮合二叔和吳妙可,也要等過一段時間,起碼在林三水結婚以後。

因爲九兩的車,我們回去的事兒也變的非常方便,等我們到了林家莊,山村之中炊煙裊裊,格外的寧靜,我家和林三水家的動盪不安,都不足以影響整個山村的寧靜,這剛好應了父親的那句話,不管發生了什麼,生活還是生活,還要繼續下去。

吳妙可比我想象中的要堅強很多,只是回去之後,林家莊已經見不到林三水的身影,可能是有事兒躲起來,也可能是故意躲着吳妙可,他有什麼想法,只有自己能知道。爲了轉移吳妙可的注意力,我在回來之後,立馬就對她說道:“嬸兒,其他的事兒咱先不要想,劉胖子說了,要給小妖治臉。”

這是一種變相的安慰,我就是想告訴她,沒有了林三水,還會有林小妖。最主要的是,有個事兒牽掛着她,省的這個看起來堅強的人會做出什麼不理智的舉動。

她點了點頭,在那一晚三人的放縱之後她是有意無意的疏遠我,那是因爲害羞,現在的她對我不冷不熱,這個更簡單,誅心一點的說,此時的我對於她,已經沒有了利用價值。她說道:“劉先生說沒說要多少錢?我去準備。”

我搖了搖頭,道:“這他還真的沒說,不過我估計就咱們農村這點錢,胖子真看不上眼,您也別忙着張羅,我去先把劉胖子請來再說。”

我出了門,到了林三水家裏,林三水現在不知所蹤,只要胖子一個人在睡大覺,現在有求於人又無法給人報酬,我也不好意思打擾人家,就蹲在門口等胖子睡到自然醒,萬一這傢伙的起牀氣很大,他的脾氣又古怪,搞出什麼意外的就不好了。等劉胖子打着哈欠醒來,直接就把我叫進了屋,對我道:“如果你剛纔叫醒我,有些話胖爺我就不說了,但是小傢伙兒你這麼有禮貌,那胖爺我就不得不跟你說實話,林小妖臉上的東西到底是啥玩意兒,胖爺我自己根本就不知道。”

我瞬間就蛋碎了,你他孃的叫着給林小妖治臉,結果你現在告訴我實話是你連她的臉是怎麼回事兒都不知道?

看到我的表情,胖子擺手道:“小傢伙兒,你先別忙着這個表情,胖爺我治不了,但是也可以說一句難聽的話,林小妖的臉,我不治,醫生治不好,這玩意兒就不是普通的胎記,可能跟林小妖的命數有關。”

“那您倒是知道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我不敢大聲的說話,只能小聲的問道。

“我最開始以爲是陰闕鬼痣,可是不像,胖爺我這麼跟你說吧,長了陰闕鬼痣的人,上輩子必然是一個大奸大惡之人,可是林小妖,我現在還不知道她的八字,就從四柱命理來看面相來說,她別說上輩子大奸大惡了,幾乎算是十世行善一世福德的人,有天大的福緣,所以這不可能是鬼痣。我後來就琢磨着,真的是妖邪附體?這玩意兒更加玄乎,就是吳妙可這女人吧,以前被一個類似的妖精給撲了,怎麼撲的呢,說的難聽點,就是被妖精給強姦了,這小丫頭就是妖精的後代,可是這也被胖爺我否決了,林小妖不會。”胖子皺眉說道。

“說了半天,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我催促道。

“你別催,胖爺不是再找排除法麼?現在可以確定的一點兒就是,林小妖絕對是一個人,活生生的人!並且看她的面相來說,本應該是十世行善之後,在今生享受極大福報的人,所以我跟你說過,娶了林小妖,對你小子絕對是大大的好,這就是胖爺我最迷惑的地方,林小妖按照面相來說,本應該是一個極大極好的美女纔對!可是爲什麼她臉上會長了黑痣呢?要不胖爺我會說,你們林家莊真他孃的邪門兒?”胖子似乎非常糾結道。

我雖然知道胖子現在的安排是對症下藥的意思,可是我還是着急,人就怕燃起希望之後再失望,早知道我就不把話給林小妖說的那麼圓滿,現在胖子這邊兒又掉鏈子,林小妖還不難過死?

“那胖爺,現在要咋辦?”我都快哭了。

“走,去看看,這事兒啊,還真的不好說,先去批一下林小妖的八字,然後再慢慢想辦法,治不好林小妖,胖爺我減肥二十斤!這下你放心了吧?”胖子叫道。

眼見着胖子起了身,我忽然想起一個問題問胖子道:“胖爺,我想請教您一個問題,什麼事陰陽師?”

胖子愣了一下,看了我一眼,道:“陰陽師啊,小日本兒的說法,不過小日本兒什麼東西都是偷咱們的,這個可以不計較,其實你們看到像胖爺我這樣兒的人,就說是陰陽先生陰陽師什麼的,這是不對的,胖爺我算是根正苗紅有仙家道統,你看的到,我前面用的辦法就是佈陣,陣法佔主要,這是道士,擅長的是排陣,古時候我們主要的就是修身,這其中更加的複雜我就不對你說了,但是道士絕對不是你們眼中的揹着桃木劍捉鬼的玩意兒,捉鬼的人像徐麟這樣的,那叫術士,比如說茅山一脈,他有很多分支都是專司捉鬼降妖,所以應該稱他們爲茅山術士。還有另外一種人,着重奇門遁甲風水地理,研究山川走勢,這種人叫風水師。不過現在的人啊,都是每種都會點,畢竟來說,道教嘛,殊途同歸萬本同源,比如胖爺我就是一個全能的奇才。”

“我問您的是陰陽師!”我雖然也好奇胖子說的這麼多種類,但是我現在最好奇的是我即將擁有的身份,陰陽師。

胖子嘖了嘖嘴巴,搖頭道:“這讓胖爺我怎麼回答你?陰陽師這個名字現在用爛了,你可以叫道士方士術士風水師所有的人都稱爲陰陽師,但是正統的陰陽師一脈,在我們這個圈,等於是個傳說。”

寵昏甜妻 手機用戶請瀏覽wap.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我想要做什麼事情你們還強迫不了我,你覺得我在害怕你們嗎?」許曜絲毫無懼的看著他們手上的槍。

這個時候玉真子卻在他的耳邊說道:「要不你就跟他們下去看看吧,講不定你還能夠找到一些關於沙漠死亡蠕蟲的記載。」

許曜覺得玉真子似乎也有道理,於是又轉口說道:「我跟你們下去也可以,甚至可以做你們團隊的醫生。但是作為條件,你們要將我送出去。我來這裡只是為了尋找草藥,裡邊的寶物我可以一分不要。」

「哼,算你識相!」阿澤聽到后十分爽快的將槍收了起來。

其他人也紛紛將手中的槍放了下來,只有沙龍仍舊舉著自己手中的槍,對許曜說道:「只要你能夠跟著我們平安從裡邊出來,那麼我們所搜的寶物必定也會有你的一份,而你將會成為我們團隊的一名成員!」

「OK,既然你們強行要塞給我,我自然也不得不收下。」許曜裝作一副無奈的樣子。

看到這裡時沙龍才收回了自己的手槍,他所想要做的就是強行的將許曜逼上他們這條賊船。只要許曜跟著他們一起下去幫助了他們,那麼許曜跟他們就是共犯,這樣許曜才不會在事後將秘密說出去給別人。

「既然這樣的話,胖熊開始進行爆破準備。」

沙龍在地上挖了好幾個極深的坑洞,隨後讓胖熊將一堆TNT埋入沙土之中。

五個人立刻走到了極遠的地方,當炸藥的線條點燃后,過了大概五分鐘這樣,隨著一聲爆破響起,這片地區彷彿遭受了地震一般,整個地面都開始晃動了起來,先是一陣塵土飛揚,所有的人都忍不住的閉上了眼睛。

當他們再一次張開眼睛的時候,發現此刻他們的面前已經出現了一個極大的坑洞。

「還不夠深繼續往下炸!一定要將祭壇給我炸出來!」沙龍繼續下令。

這個地方沙塵非常的大,這個祭壇距今已經有上千年的歷史,肯定早就已經被埋藏在風沙最底下。只有不斷的向下爆破,才能夠看到一些平時看不到的東西。

在經過了三輪爆破之後,終於在他們的面前出現了一個青銅製作的圓錐形建築物。沙龍連忙上前查看了建築物上的圖騰和文字,十分興奮的大喊道:「找到了!就在這裡我們繼續往旁邊爆破,然後將周圍的土地清理一下,尋找路口!」

他們沒想到事情居然那麼順利,需要也沒有想到他們居然真的找到了這個東西。

「好像有什麼東西在裡邊……我似乎嗅到了魔族的氣息……小子我們要找的東西很有可能就在祭壇裡邊。」玉真子的聲音再次傳來,原本許曜也感受到了在空氣中有著一絲不同的氣息,經過玉真子那麼一提醒,他才知道原來那個就是魔族的氣息。

只見沙龍在進行了第四次爆破之後,其他四人就開始嫻熟的拿著其他工具,在祭壇的周圍進行一些簡單的清理。

在風沙之中,一尊如同金字塔一般的建築呈現在了他們的面前,只是這個東西看起來並不是金字塔而是一個圓錐形,看上去倒是有些類似於蒙古中的蒙古包。

在他們忙裡忙外的時候許曜就坐在一邊看著他們忙,這一次阿澤和小紅也不好再說他什麼。比較讓許曜感到意外的,倒是那個名叫胖熊的成員,這個胖熊的力量很大,每次清理泥土的時候甚至都能把青銅建築給敲一塊下來。

這些人的業餘程度,要是真的讓考古學家看到他們正在破壞建築,估計會氣得當場暴斃。

這棟建築看起來非常的高大也非常的宏偉,跟金字塔完全有得一拼。但是許曜本身就不是會欣賞這種東西的人,第一眼看上去也就是覺得大,第二眼看上去也就覺得有歷史意義,除此之外沒有其他的感想。

「呼,好了,終於算是找到入口了,好了現在我們先在這裡休息一下,然後再進去吧。」

沙龍讓他們先在這裡坐著休息一會,他們在短暫的吃了一些東西后,所有人都大汗淋漓的坐在地上喘氣。只有許曜十分悠閑的一邊喝著可樂一邊看著他們。

「我剛剛看到這個小子從車上下來的時候明明什麼都沒有帶,為什麼他手上會有可樂啊?」

「而且還是冰鎮的可樂……還有他每次拿東西到底是從什麼地方掏出來的?難道他的口袋是從機器貓身上摳出來的?」

這個時候胖熊忍不住的走向了許曜問道:「可以讓我喝一口可樂嗎?」

許曜抬眼看了一眼這個大力士,將自己手中的可樂丟給了他。

只見這個胖熊領開了瓶蓋后一口就將所有的可樂都灌了下去,隨後還意猶未盡的一聲悠長的嗝兒。

「啊,真過癮啊。」

「……還真的是只喝一口……一口就將我的可樂喝完了。」許曜無奈的又從納戒中拿出了另一瓶新的冰鎮可樂,其他人看到許曜竟是一晃手,手中就出現了一瓶可樂就像魔術師一般。

阿澤也忍不住厚著臉皮湊上來問道:「剛剛的事情多有得罪,能不能也給我一瓶?」

「當然可以三百塊錢一瓶可樂。」許曜十分豪爽的將可樂遞過去,阿澤卻臭著一張臉離開。

沙龍看了一眼許曜和阿澤,咧嘴一笑搖了搖頭:「這個時候如果有冰鎮啤酒,那才是真的舒服,要是能夠拿出啤酒的話別說三百了就算出五百一瓶平,我也願意!」

就在沙龍感嘆的時候,許曜如同變戲法一般,手掌一揮,居然出現了一罐啤酒,一罐紅牛。

「這一罐啤酒就當是我請客送給你了,這一罐紅牛,我可是賣一千的。」

許曜將一罐啤酒丟給了沙龍,沙龍一摸居然也是冰的不由得大驚。

「真不知道你的身上到底有多少秘密,另一瓶紅牛我也買下來了。」沙龍喝了一口啤酒之後心情頓時好了不少,再看向許曜的時候戒心也放低了不少。

他自然不會去詢問許曜到底是怎麼辦到的,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最近愛奇藝有免費讀書活動,喜歡各位看官多多支持,可以推薦一些書友,在免費時入坑】 胖子的語氣動作,都似乎對陰陽師這個稱呼忌諱莫深,我的興趣也一下子就被提了起來,趕緊追問道:“那到底什麼是陰陽師?”

“就是貫穿陰陽的人,他們非常神祕,有的人說他們是鬼差,有的人說他們體質非常的特殊,但是胖爺以爲,他們就是陰陽兩界溝通的一個橋樑。”胖子道。

“那牛逼不?”我問。

“牛啊,肯定牛!”胖子道,他說完看了看我,皺眉道:“胖爺我想起來了,我說你怎麼會忽然問起這個?莫非你懷疑你二叔?”

我點了點頭,有二叔當擋箭牌的感覺也挺不錯,我也是現在才明白,爲什麼二叔在發現老孃是一個紙人的時候,爲什麼當時那麼戒備,不允許把這事兒告訴任何人,因爲他在當時,是發現了我林小凡,也是有成爲一個陰陽師潛力的人!

“你這麼說,還真的有可能,我說呢,原來是陰陽師一脈,怪不得在那天,他竟然可以說鬼話。”胖子道。但是他的表情也說不上緊張。

“二叔是個陰陽師,你不害怕?”我好奇的問道。

“怕個錘子,胖爺我怕過啥?”胖子馬上昂着臉道。

我也沒多問,但是我看胖子的臉色在我提到這個之後也的確有點不自然,我們倆也沒什麼話可說,直接就出發去了我家,真的要給林小妖治臉的時候,我又有點忐忑,不是害怕胖子治不好,而是心裏感覺怪怪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