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苒看著這條消息半晌,就收了書,拿著背包去實驗室樓。 觸電鬱悶的看着眼前的楚潔。

十天前嘎嘎大頭領返回空間之時,將教導留守巢穴的雄性個體語言的任務,交給了楚潔等幾個語言較好的個體,而楚琴和兩個頭領靈韻雪,則要負責一百多個嘎嘎猿的平時生活和熟食,所以分身乏術。

“石頭!”學着嘎嘎的動作提手拿起一塊石頭,楚潔看着下面一堆好奇的嘎嘎猿們唸到。

“石頭。”

“樹!”

“豬。”

“嗯,砸!”觸手卷起一塊石頭砸出,楚潔再次說道。

“砸!”

然後,這塊石頭正中不遠處的樹上的種子,再反彈到旁邊蕨類植物上方,驚奇兩隻偷偷摸摸的小動物。

“石頭砸樹!”

“石頭砸……豬。”

雖然有些混亂,但楚潔還是滿意的點了點頭。這時,她突然發現一個走神的學生,正是四處亂望的觸電。

好像吃熟肉啊。

走神中的觸電,眼神正望向低矮的丘陵旁那片平緩的草地。

草地周圍並沒有其它體型較大的動物,因爲它們大都畏懼於嘎嘎猿的體型實力而躲到了樹林之中。

越過不遠處的一道小丘,有一條小河,隱隱約約的還有流水之聲傳來,不過在觸電這裏是看不見那條河流的。

而草地中,三個小隊的嘎嘎猿們正熱鬧的進行着點火烤肉的行動,吸引了周圍一大批嘎嘎猿們敬畏加期待的眼神。

砰!

一道長影將觸電從對熟肉的期待之中喚醒,但這點疼痛是完全對觸電沒有作用的,因爲他對疼痛的感覺相比普通嘎嘎猿小了很多,所以這種攻擊,也只是讓觸電將目光投向了攻擊者而已。

“大頭領說,上課要專心,不準到處看。”

大致理解了楚潔的意思,觸電無奈的點了點頭,嚥下口中被熟肉的味道誘惑出來的唾液,繼續聽課學習。

這時,一陣波動掃過。

……

觸電非常鬱悶的看着眼前的楚潔。

學習好痛苦!

突然,他擡頭疑惑的看向四周。

剛剛,好像,發生了什麼?

轉頭打量四周,幾十個嘎嘎猿們正聚精會神的跟着楚潔學習語言。

天空朵朵白雲飄過,地面上,溫柔的清風吹拂着寧靜的嘎嘎猿羣體。

沒有什麼異常啊?

觸電鬱悶的歪頭思考着。

草地周圍只有幾堆素食的爬行動物,雖然它們的體型幾乎有嘎嘎猿那麼大,但由於個性溫和或者說木訥,所以基本上除了獵食時,嘎嘎猿們都對它們採取了稍顯無視的態度,也只有小嘎嘎猿會好奇的在對方身旁晃來晃去。

而對於小嘎嘎猿,這些大個子似乎也採取了無視的態度,即便有膽大的小傢伙爬到它們背上也是這樣。

草地旁不遠處就是一座小山,低矮的小山上長滿樹木,密集的樹木上長滿裸露的種子。

砰!

一塊石頭砸在不遠處一棵樹上,正好砸落幾顆種子掉在草叢之中,讓幾隻正考慮如何取的種子的小動物歡欣鼓舞的抱着種子撒開兩腿就跑。

“石頭砸樹。”

整齊的聲音傳來,稍稍吸引了走神的觸電注意力,而這時,一股溫暖的氣息將觸電再次吸引了過去。那是楚琴她們正在和另外兩個頭領小隊點火烤肉,溫暖的肉香吸引了周邊嘎嘎猿們的注意力,就連楚潔似乎也偷偷瞟了那裏一眼。

不過,楚潔的這個動作對觸電而言可不是件好事,因爲這樣一來,楚潔的視線餘光正好掃到了角落中走神的觸電。

噝!

一道電流通過楚潔那長長的觸手砸在觸電身上,瞬間,酥麻的感覺佈滿觸電全身,這下真的觸電了。

不過這沒有什麼,對於普通動物而言這可能是強大的攻擊,會導致它們麻痹甚至心臟停止跳動而亡,但對於觸電他們這些同是嘎嘎猿的個體而言,這也只是稍稍提了提神而已。

“大頭領說,上課不準四處看!”楚潔惱怒的聲音傳來。

“是,是。”

鬱悶的點了點頭回答到,觸電嚥下口中因熟肉誘出的唾液,靜靜的跟着大家學習起語言。

這時,一陣波動傳來。

……

觸電超級鬱悶的看着眼前的楚潔。

好痛苦的學習。

這時,正昏昏沉沉的他突然驚醒。

剛剛,好像又發生了什麼?

誒?爲什麼我要加上個又呢?

朵朵白雲在紅日下緩慢飄過,偶爾幾道身影從天空飛過,讓嘎嘎猿們好一陣警惕。

沒什麼異常啊?

觸電鬱悶的掃視。

不遠處依舊是那座高山,而山下就是幾塊大的平地,其上長滿了大型素食動物們的最愛——各種植物。

而這時,正有幾隻高出嘎嘎猿近一倍的動物,在其間懶洋洋的啃食着樹上的種子或地面的青草,另外還有許多就在旁邊的那條大河之中飲水。這是一條很廣的河流,周邊幾乎所有生物都會到這兒來喝水,因爲其它地方几乎沒有水源。

對於這些大型食草動物,嘎嘎猿們只是稍稍帶着些警惕,畢竟這些爬行動物只要不去惹它們就不會攻擊誰。而且,必要時還可以作爲嘎嘎猿們的食物,它們一頭就夠這裏一百多個嘎嘎猿幾天的口糧了。

而偶爾露頭的肉食動物,則因爲畏懼於中間楚琴靈韻她們點起的火堆,再加上嘎嘎猿們強壯的身體和威力極大的電流,所以它們基本上不敢靠近嘎嘎猿們的聚集區。

不過,有時也會有幾種身材龐大的食肉動物自以爲是的衝過來,然後被嘎嘎猿們在小隊協作之下將對方籠罩在光輝之中,變成此時楚琴她們架在火堆上的東西和不遠處那堆隆起的骨架。

但是,嘎嘎猿們對於這些動物還是很警惕的,因爲它們有時會乘嘎嘎猿們不注意偷走食物甚至抓走小孩,這讓嘎嘎猿們很是煩惱,就連楚琴也只得不斷檢查巡邏小隊,以免它們開小差。

不遠處長着幾棵張滿種子的植物。雖然大部分植物種子都是直接可以吃的,但也有一些有毒或者長着殼。

不過,開殼的方法楚琴和那些歸巢的雌性嘎嘎猿們似乎都很清楚,所以這些素食動物不去動的有殼種子,就成了隊伍中喜歡吃種子的嘎嘎猿的最愛。畢竟沒幾個嘎嘎猿喜歡在除獵食時間之外,去打擾這些體型龐大的素食動物們不間斷的進食。

這些傢伙就不會休息麼?

溫暖的烤肉和清香的烤種子味道通過輕風飄了過來,幾乎所有的嘎嘎猿們都享受的吸了口氣,然後轉頭看向那幾個火堆。

“吃,好想。”

“是啊,我也想。嗯?”

“嗯!”

砰!觸電的話引起了周圍嘎嘎猿們的共鳴,而不自覺回了他一句話的楚潔,貌似爲了掩蓋自己的失職,一觸手將觸電砸倒在地,這時,觸電纔想起現在是楚潔的上課時間。

“大頭領說,上課不許亂看!”

氣呼呼的再給倒地的觸電一鞭,甚至帶了點電流以便讓觸電清醒清醒,倒地的觸電卻呆呆的看着天空若有所思。

怎麼有種很熟悉的感覺?以前上課都沒有走過神或捱過打啊?

見觸電居然倒地不起了,楚潔感到很是不滿,上前對着觸電又是一腳。

“啊!”砰!

剛反應過來就被踹飛的觸電,夾着慘叫聲撞在了兩米多遠的樹幹之上,砸落無數種子……

“痛啊!”×N

圍觀的嘎嘎猿們對這位杯具的走神同學表示感同身受。

“哼,叫你走神!”

上前將觸電拖回學生隊伍,楚潔威嚴的掃視了一遍噤若寒蟬的雄性嘎嘎猿學生們,昂首走回教學位置,繼續開始她的漢語教學。

“猿砸樹!”

“猿……誒?”

“不對,是石頭砸樹!”

這時,又一陣波動傳來。

……

觸電無敵鬱悶的看着眼前的楚潔,突然感到自己有些混亂了。

“啊!好痛苦!”

“什麼痛苦?”被打斷教學的楚潔,揮舞着細長潔白而帶着絲絲淡藍色電光的觸手,盯着觸電問道。

“啊,沒,您繼續!”

低頭放觸手做臣服狀,觸電顫抖地看着眼前的楚潔。

“咦,好聽話,嗯!”

滿意的點頭回到位置,楚潔繼續自己的語言教學。

觸電膽戰心驚的擡頭打量,發現楚潔已經轉開視線之後才小心的舒了口氣,然後無視周圍雄性個體們集體鄙視的眼神,疑惑的直起身子跟着楚潔說話。

怎麼會那麼怕楚潔呢?明明才認識沒多久啊?奇怪。

這時,觸電嗅到了一陣熟肉和種子的溫暖香氣,但本來會引起唾液分泌的香氣……嗯……的確引起了唾液分泌,但觸電卻一點也沒有想轉頭望向那裏的念頭,似乎如果那麼做就會有可怕的事情發生。

而即便是觸電很清楚的看到,作爲老師的楚潔以及衆多學生們,都將渴望的眼神投向了那個方向,但觸電卻依舊規規矩矩的複述完楚潔之前的語句。

“石頭砸樹。”

但等了一會兒之後,楚潔的下一句詞語依然沒有傳來,觸電只得無奈的好好坐着耐心等待。因爲不知道怎麼的,觸電的意識中那個“如果亂動會很慘”的念頭總是給了觸電一種強烈的危機感。

痛苦啊!

這時,楚潔和下面的學生們卻越來越躁動,以楚潔帶頭,一堆嘎嘎猿無視正襟危坐中的觸電童鞋,全都衝向了幾個火堆。

難道,開飯了?

跟上,還是坐着,這真是個問題。

不過很快這就不是問題了,因爲他發現所有嘎嘎猿們都開始向火堆跑去,而大頭領消失了幾天的強大感應也再次出現。

當初大頭領強大感應消失之時,觸電可是嚇了一跳,不過幸好之後很快便發現大頭領還活着。

這時,楚琴的聲音也同時傳來:“吃飯了!”

意識一瞬間敗給了身體的反應,因爲連意識也知道,現在去並不會被楚潔調教。

“嗯?調教?” 實驗室地下三層,B317室。

秦苒走到實驗室門口,就看到站在實驗室門口穿著防護服的高挑女人。

她手裡還拿了一個實驗器材,看到秦苒,她遲疑了一下,才壓低聲音詢問:「你就是今年分到廖院士實驗室的新學員?」

實驗室很少有新成員是女生,一年出那麼兩個就算是好的了,這女生還長得有點好看。

秦苒點頭,她聲音也不大:「你好,我叫秦苒。」

挺有禮貌的。

「嗯,我叫左丘容,現在是廖院士的學員助理,」高挑女人這才收回目光,然後往外走了一步,「你先跟我過來換衣服,廖院士現在很忙,沒有時間,我先帶你熟悉一個星期的實驗室。」

秦苒跟在她身後走到了實驗室旁邊的一個休息間,拿了一套防護服穿上。

換完就跟著左丘容進了實驗室。

實驗室很大,長方向,擺了很多精密的儀器,四周的架子上是實驗記錄,還隨意的放著一些工程研究資料,這些資料內容都是實驗室的教授、研究員編寫,也有是從研究院引用來的。

整個實驗室被玻璃劃分為三個區域。

秦苒跟左丘容站在最外面的區域。

裡面還有兩層,最裡面能看道有兩個人影,看不清臉。

「這是你們實驗室使用的基本手冊,你平時沒事記得多看看,我們實驗室加上你也只有三個學員,裡面那個是葉師兄,」左丘容在實驗室門口的架子上拿了本手冊給秦苒,又叮囑了一遍:「廖院士在做一個很重要的研究,外面兩個區域你可以隨意活動,但東西不要隨意亂碰,也不要去最裡面那層打擾廖院士。」

秦苒低頭,隨手翻了翻手冊,精緻的眉眼低著,從容不迫的回:「好。」

婠居一品 左丘容看了她一眼,就進去把手中的器材遞給廖院士。

廖院士正在一個顯示屏面前看面前顯示的數據,眉頭擰起。

「廖院士,新學員來了,就在外面。」左丘容開口。

廖院士點點頭,沒有說話,也沒有往外面看一眼。

他本就不是實驗室的,而是研究院過來做實驗的,廖院士在研究院也很少帶新學員,因為太麻煩,所以一直只有左丘容跟葉師兄這兩個學員。

實驗進程一直很緩慢,各大實驗室已經有了微型反應堆實驗器材,都是出自研究院,學生們只要能控制電流跟反應數量就能做成微型的聚變反應,還有能量測試儀器。

只是這個反應的漏洞依然很大,他在研究院與其他院士討論過不止一次,至今沒有找到能夠代替磁場跟激光控制反應過程的材料。

物理實驗室地下有個反應堆,是二十年前研究院的一個研究員留下的反應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