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雲宗弟子中有一人立刻走了出來,他小跑到卓長老身邊,指著安妙音,目光凌厲說道。

「什麼?高師兄死了?」

「高振竟然會被人殺了么?他好歹也是神境高手。」

「敢殺我萬雲宗的人,好膽量,不管是誰,都得付出慘重的代價!」

卓長老身後,不少弟子都是面色一瞬間沉了下來,目光朝著安妙音鎖定過去。

安妙音只是靜靜站在那裡,臉上無悲無喜,也沒有恐懼。

「大師姐,你怎麼殺蓬萊仙島大教派的人啊?」拜月魔教眾人聽到這個消息一個個都是會不過神來,心中冰寒。

他們古東方修道者雖然不算弱,可是跟這裡的本土勢力一比就差距太大了,他們的宗門都坐落在這裡,而他們……能夠過來的只是一些弟子而已。

如果這裡的人純心想要滅殺他們,以他們的實力根本逃不掉。

試想一下,幾十位人仙大能追擊,簡直是一面倒的屠殺。

「招惹了我,便殺了,怎麼?你們若是害怕,直接離開便是。」安妙音淡淡說道。

「這……」一瞬間,拜月魔教不少人都是沉默了下來。

招惹了就殺了……姑奶奶,也得看對方是什麼人啊,在這蓬萊仙島又不是世俗武道世界?如同華國那種世俗武道界你即便是屠了一個大宗門也沒人管你啊……

「好一個招惹了便殺了,好好好,果真是好,把我們准八星大教萬雲宗弟子當成嘍啰了,很好!」卓長老被氣的直接是面色僵紅,幾乎要當場爆發出來。

「卓長老,這些人都是外界的世俗武道界之人,十分囂張!」

「哦?外界的?外界的那群的垃圾也敢藐視我蓬萊仙島萬雲宗?」卓長老更是笑了。

「告訴我你們是哪個宗門的?我萬雲宗若是不血洗你們宗門,便對不起這准八星勢力的稱號!」卓長老氣火攻心,指著安妙音說道。

此時此刻拜月魔教眾多弟子整顆心都是沉入了谷底。

血洗宗門?

毫不懷疑,一個準八星勢力的宗門還真能夠做到……

「你們若是能夠從這蓬萊仙島隨隨便便出去,血洗我們拜月魔教倒也無所謂。」安妙音嘴角勾出一抹諷刺的笑容。

「嗯?」卓長老眼睛頓時眯了起來,「小丫頭片子,你知道的還挺多,如此更不能留你了!」

他眼中殺機畢現。

「把這些人拜月魔教的人全部殺光,一個不留!」

「長老,我們是無辜的啊!我們才剛剛過來,什麼都不知道,別殺我們啊!」聽到卓長老這話,拜月魔教幾十位弟子都慌了。

他們那邊足足數位人仙亦或是神境強者,這卓長老還不知道在人仙境界浸淫了多少年?根本不是他們能夠抗衡的,弄不好他們全都得死在這裡。

歷經千辛萬苦才到了這裡,還沒開始尋找機緣就死了,誰能願意?

「是啊長老大人,人是她殺的,我們什麼都不知道!」一時之間,紛紛倒戈,實力的懸殊放在這裡,他們不想死了才後悔。

安妙音靜靜看著這一幕,臉上無悲無喜。

「安妙音,你乾的好事!你要把我們都給害死?」季無憂面色蒼白,整個人都在顫抖。

「父親交代過千萬不要招惹蓬萊仙島教派吧?你想死別拉著我們!」

在拜月魔教領地,安穩無憂,他季無憂可以安安心心表達自己的愛意,可這是什麼地方?誰會拿自己性命開玩笑?他可不覺得安妙音是這萬雲宗的對手,光光是這一小批隊伍,裡面就有好幾位人仙高手,更不要說萬雲宗宗門距離這個地方根本不算遠。

「你現在過去跪舔他們,指不定還能保住一條狗命。」安妙音笑著說到。

「你!」季無憂氣的面色通紅,而後他咬著牙,眼中神光流轉,一張陰柔的臉神色變幻。

而後他真的朝著萬雲宗卓長老那裡走去。

「卓長老,我是拜月魔教此次的領隊,也是掌教之子,我們拜月魔教絕對沒有想要跟您萬雲宗為敵的意思,這件事全都是她一個人做的,我們也是剛到,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這裡的人都能作證,還請卓長老明鑒,不要濫殺無辜!」

季無憂十分恭敬地說道。

「嘖嘖,這麼快就開始鬧內訌了?」不少萬雲宗弟子都是摸著下巴看好戲似的笑著。

「呵呵,你們倒是識趣。」卓長老陰冷的笑道,忽然心情開心了不少,高振死活其實跟他沒啥關係,他憤怒的是這些螻蟻居然敢不把他萬雲宗放在眼裡?

「看到了嗎?這就是我們萬雲宗的威懾力?你現在孤立無援,知道自己說的那些話有多麼愚蠢了吧?不過沒關係,下地獄好好反省反省,來世做個聰明人!」

安妙音臉上看不出來喜怒,只是那眼神深處,卻是流露出濃濃的失望。

平日對她恭敬有加的同門師兄弟,也只有這種時候才會露出真正本性。

在拜月魔教那種安逸的地方,平日高高在上,每個人臉上都有一層偽裝。

相比較之下……她很羨慕秦毅,有願意為他生為他死的手下、朋友。

不過……拜月魔教本不就是如此么?……保全自己性命……自私自利,永遠放在第一次,這就是教條,因為他們是魔!

「安妙音,你這大師姐混的也不怎麼樣。」秦毅淡淡說道,怪不得,怪不得他殺了對方几位同門師兄弟,她也沒有多麼憤怒,大概是她早就知道……拜月魔教的同門塑料情。

安妙音抿了抿嘴,秦毅這話她沒法回答,這就是拜月魔教的情況,何為魔?無外乎將內心的各種負面情緒無限放大罷了。

望著那道快速接近如同驚雷的身影,安妙音神色前所未有的凝重。

這可不是高振那種嘍啰能比的角色,卓世越作為萬雲宗長老,即便是最年輕的長老,也不是區區一個普通弟子能夠比擬,在人仙境界浸淫已經有數十年之久,即便是算不上老牌人仙大能,也絕對能夠碾壓普通的神境、人仙高手。

而安妙音,只是一個初入人仙境界的角色,她拜月魔教功法詭異厲害,萬雲宗核心功法也不會差到哪去。

「死!」

卓世越雙手一壓,宛如拉動天幕,壓的人喘不過氣來,季無憂等人早就遠遠的躲到了一邊。

這種關頭誰還管女人死活?自己活著都不容易。

「安妙音啊安妙音,你死了實在是太可惜了,到死都沒有便宜我,真是可惡!」季無憂緊緊咬著牙,盯著戰局。

一瞬間爆發出來的能量衝擊波,讓得周圍百米寸草不生,伴隨著的還有一陣足夠讓普通武者瞬間神志不清的精神衝擊。

萬雲宗有專門修鍊精神力的秘法,不少弟子都是走上了踏入神境之路,就像高振那樣。

不過更多的是邁入人仙境界,同時將精神力當成一種輔助手段。

「卓長老此次出關,已經是人仙中階武者,在這魔鬼森林一帶絕對是橫著走,就不知道其他勢力有沒有長老帶隊!」

萬雲宗眾多弟子閑逸的討論著。

「魔女三拜!」

這是安妙音目前最強的手段,面對這種高手其他的招數幾乎是沒有作用,安妙音也是直接孤注一擲!

魔女虛影猛然膨脹起來。

「可笑的手段!」

卓世越凌空一抓,那虛影竟然擋不住憑空產生的元氣風暴,變得扭曲起來。

安妙音面色猛然一變,全身精神氣凝於一點。

「憤世魔刀!」

安妙音身體凝空一轉,虛影盡數歸於她的身體,濃烈的黑氣從每一個毛孔湧出,凝成一把魔刀。

「她竟然把這一招都學會了?」季無憂有些不敢相信,羨慕的同時眼中還有著不甘。

他連魔王三拜都沒學會,後者竟然已經開始領悟下一階段武技。

實際上這一招安妙音也不熟練,但是此刻已經來不及了……她必須孤注一擲。

一刀斬下去,空氣、元氣盡數被劈開,橫貫數丈的黑色匹練橫拉出去。

安妙音面色僵硬,因為那匹練竟然被卓世越抓在手中。

「米粒之光也敢綻放光華?」卓世越冷笑一聲,扯斷了黑色匹練,單手橫推。

「雲天掌!」

一道足足數人高的虛幻大手掌拍了過去,要將安妙音神魂都鎮壓下來。

施展完憤世魔刀的安妙音本就沒有了力氣,口中溢出了鮮血,此時此刻已經脫力,目中帶著一絲凄涼,直接是放棄了抵抗。

「碎!」一道聲音言出法隨,那雲天掌當空爆裂,碎成虛無。

突如其來的一幕,讓無數人瞪直了眼睛。

發生了什麼?

「你幫我解決麻煩,我沒辦法直接棄之不顧啊。」秦毅淡淡說道,根本沒有人看到他何時出手。

即便是一直盯著秦毅的金蟾子,都沒有看清楚,他是如何破了對方的招數! 安妙音擦了擦嘴角的鮮血,蒼白的臉上掛著一絲笑容。

「你若是見死不救,你會愧疚一輩子。」盯著秦毅,安妙音說道。

侵佔了她的身體,還眼睜睜看著她送死,任何一個男人都很難做到吧?

雖然才跟秦毅待在一起幾十個小時,不過安妙音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秦毅的性格她已經摸的差不多了。

這人典型的外冷內熱……對待敵人心狠手辣,可以毫無顧忌得痛下殺手,可是對待自己人……即便只是自己一個普通手下,也會盡自己最大力量去保全對方。

這一點從他聽到朋友、手下消息,瘋狂趕路,來這魔鬼森林就能看出來。

安妙音心中知道,經過落山城地底靈脈那件事,她已經被對方當成自己人了……雖然她安妙音並沒有承認。

「或許吧。」秦毅露出不置可否的表情,邁步走了過來。

「那小子……他瘋了?他想找死?」季無憂看到秦毅朝著安妙音那邊走去,臉上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她已經是死人一個,這時候誰敢捅萬雲宗這個馬蜂窩?偏偏這個小子不怕死,居然還想跟安妙音站在統一戰線……

「焰姬姐姐,你說,秦天師跟那魔教女人到底什麼關係啊?我總感覺有些不清不楚的……」朱小雀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了焰姬旁邊,歪著頭說道。

「我也不清楚,應該是朋友吧。」焰姬不確定的說道。

秦毅的事情她沒資格管,默默做一個幕後之人,默默追尋著他的步伐,她就滿足了。

「秦天師女人緣還真是強大……」朱小雀說道,總給人一股酸酸的味道。

「朱雀妹妹不也是閣主的女人緣么?」焰姬轉過頭說道。

「胡說,我跟他只是工作關係,哪裡算女人緣。」朱小雀面色一紅。

焰姬也不點破,只是露出一個你懂我懂的笑容。

「你又是誰?也是外界來的武者?」

卓世越當真是想笑了,他表現出了這種戰鬥力,居然還有人敢為了這個漂亮女人強出頭,真是愚蠢到無可救藥。

要知道,在萬雲宗,長老會裡面,他也只是中游的戰鬥力罷了。

比他強橫的足足還有近十位之多。

「沒錯,你現在帶著你們萬雲宗的人乖乖滾蛋,我可以不殺你。」秦毅淡淡說道。

他這話說出來卓世越臉上表情直接凝固了。

「噗~」

季無憂直接笑出聲來。

「這孩子做什麼春秋大夢呢?」

萬雲宗弟子一個個面面相覷,如同看著瘋子似的。

讓他們萬雲宗乖乖滾蛋?還不殺他們?

他以為他是蓬萊之主?還是仙門大能?

在整個蓬萊仙島能夠如此指著他們萬雲宗說這話的,幾乎不存在。

除卻五毒門那邊、還有一些零零散散躲得很遠的來自世俗武道界的武者,以及朱小雀焰姬這邊知道秦毅實力的之外,其他人都是不約而同的笑了起來。

這話實在是貽笑大方。

「卓長老,這人讓我來殺吧,太有趣了。」一名年輕弟子走了上來,他臉上掛著溫潤的笑容,如同世家公子,眼中完全沒有對手。

他是萬雲宗大弟子之一,地位跟高振差不多,但是實力卻比高振要強上一線,同年齡同級別鮮有對手,至於這什麼外界來的世俗武道界武者,他更是沒有放在心上,隨意打殺。

「不要把我們萬雲宗臉面丟了,讓他們外界武者知道,我們隨隨便便拿出來一名弟子都是能夠橫掃一宗的存在!」卓世越倒是沒有阻止。

論小說創作之哲學的改造 「我會讓你死的很精彩。」

那名弟子雙手環在胸口,似乎在琢磨著用什麼手段斬殺對方才能形成最華麗最精彩,最讓人震撼的場面,才能達到他預期的效果。

「秦毅,我想我應該能看看你的實力了。」安妙音蒼白的臉上掛著一絲笑意。

然而秦毅卻搖了搖頭。

「暫時你看不到了,除非這什麼萬雲宗傾巢出動。」秦毅說出這話的時候,眼中的自信,無比奪目。

當然,這話也僅僅他們兩人能夠聽到。

安妙音張這小嘴。

准八星宗門萬雲宗傾巢出動?才能看到他的全部實力?他是吹牛還是認真的?

正在安妙音想著之時,幾十米外那儒雅青年忽然健步如飛,整個人如同一把出鞘利劍,力破千鈞般刺來。

「大浪捲雲!」

勁風伴隨著一道跋扈到極致的聲音,灌入周圍無數人耳膜之中。

竟然也是一名人仙強者,在這個地方人仙強者彷彿不要錢一般。

秦毅凝目,直到那身影已經近在眼前他才終於出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