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此,陳浩才明白,古道全說的少吃,是對人而言,這妖就要加量啊。

不過都是一家的,陳浩不心疼,開始給公雞,藍蝴蝶,白露分配。

公雞吃的和黑貓差不多,同樣吃完開始跑。

藍蝴蝶沒有吃,而是讓陳浩在它的蜜罐裏倒了半碗,準備慢慢品嚐。

白露最厲害,一口氣把龍骨湯喝了大半,隨後留下一句,我去閉關,然後離開了道觀,去了後山。

這時候,小小黑和小小白也跑了過來,眼巴巴的看着陳浩,滿是期待。

雖然是倆拖油瓶,現在在道觀混吃混喝,啥也幫不了,不過好歹是妖種,未來值得期待,現在培養時期,也不能小氣。

陳浩拿出一瓶奶,然後倒了一點龍骨湯混合,倆小傢伙吃的也是歡快,不斷的搶,結果大半碗龍骨奶湯還沒喝完,倆小就吃不下去了,開始奔跑起來。

看着還剩下的不到半杯龍骨湯,陳浩自己嚐了一口。

嗯,入口溫熱,骨香濃郁,味道還不錯。

吞下去後,卻是化作一股很強勁的衝力,感覺和酒類似,卻比酒的勁道更強十倍。

這股力量擴散全身,然後,筋骨酥麻,隱隱有些脹痛感,讓他忍不住有種想奔跑的感覺。

這下子陳浩總算是明白幾小爲什麼喝完就跑,這不是興奮,這是被逼的啊!

也不管許多了,收起剩下的一點龍骨湯,陳浩連忙奔跑,沒有用天罡步,就是這樣爆發力量的跑。

這一跑,陳浩就發現,骨頭更癢了,似乎有一種奇特的力量正在不斷的侵蝕。

陳浩奔跑的更快了。

院子太小,他只能跑出去。

跑了大概一個小時後,渾身冒出淡黑臭汗,身體內的膨脹感消失了,陳浩這才呼出一口氣,享受着身體熱氣騰騰,就好像泡過溫泉浴一樣的感覺。

真是好東西啊,只是喝了這麼點,筋骨體質,似乎被強化了很多,生機都感覺更加旺盛了,精力充沛的很。

可惜自己沒有學會三味真火,否則啥也不說,直接煉化,哪裏還有現在這麼多事。

悠閒散步,慢慢適應新的身體感覺。

正走着呢,突然陳浩腳步一頓,目光看向側面。

不遠處的樹林邊,一個帶着帽子的黑袍人站着,似乎在看他。

陳浩默默觀看,陰陽眼看出,這人身上有一種氣息,類似法力,卻有些不同,頓覺詫異。

少時,那黑袍人突然走了過來。

陳浩眉頭一挑,不動聲色。

等黑袍人到了面前三四米,終於停下了腳步。

“你把龍骨給了道門。”

黑袍人開口了,是個女聲,聽起來似乎很年輕。

陳浩笑道:“要問我,是不是應該把臉露出來,這是禮貌。”

黑袍人頓了頓,還是伸手把帽子取下,露出了一張白嫩精緻的臉蛋,看起來不過二十出頭的年紀。

女孩長相漂亮,柳葉眉,小瓊鼻,櫻桃嘴,不過卻有一雙很大很圓的眼睛……眼睛是藍色!

這明顯是國人的純正面孔,卻有一雙外國人的眼睛!

陳浩仔細看了看,也沒看明白這女人身上的氣息是什麼,眼神爲什麼這麼古怪。

不過女孩掀開了帽子,陳浩就開口道:“我對什麼水晶宮沒興趣,所以就把龍骨賣給了道門,有問題嗎?”

女孩道:“爲什麼?水晶宮難道不好嗎?裏面奇珍異寶無數,你有機緣得到龍骨,就說明你是有緣人,就這樣放棄,難道不遺憾?”

陳浩皺眉:“小姑娘,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我不想要,難道還要強求?另外,我把龍骨賣出去,和你有什麼關係嗎?”

女孩道:“龍骨是我放出去的,就是希望有人能勘破龍骨的祕密,找到水晶宮,你得到了,你就是有緣人,就肩負着尋找水晶宮的責任。”

陳浩愣住。

哎我去,龍骨是你放出來的?腦抽了啊,這麼好的東西,隨便丟出去?想幹什麼?

認真的看着女孩,陳浩道:“既然龍骨是你的,爲什麼自己不去找?”

女孩道:“這個你不需要知道,但是你不能放棄尋找水晶宮。”

陳浩笑了:“很抱歉,龍骨已經給了道門,現在就算是我要去找也沒戲了,所以,沙油啦啦。”

說完,陳浩轉身就走。

女孩繼續道:“放棄水晶宮,你會後悔的!”

陳浩頭也不回的道:“哥放棄的東西,從來不後悔。”

走了幾步,沒聽到後面有什麼聲音,陳浩轉身一看,卻發現黑袍女孩已經不見了,四周也沒看到影子,頓時眼瞳一縮。

臥槽,見鬼了嗎?這女孩怎麼離開的?完全沒感知到啊!

不過這大白天的,鬼也不能出來吧,這是什麼情況?

心中驚疑不定,陳浩表情有些凝重了。

先得了龍骨,又遇到這古里古怪的神祕女孩,這水晶宮到底有什麼祕密?怎麼就扯到我了?

皺眉思索片刻……一轉身,陳浩繼續往回走。

管他呢,反正龍骨不在我手裏了,有本事你去道門搶過來,再送給我。

嗯,這樣又能熬一鍋湯了。 古道全並沒有在三水觀住多久,休息一天後,第二天就要離開。

陳浩挽留,古道全卻說正在研究的新食材正在培育中,如果不是這一次有熬煉龍骨的機會,他是不捨得離開的。

陳浩只好答應。

不過古道全走前,陳浩準備了一個小瓶子,裏面裝了一點龍骨湯,讓古道全帶給四平道長。

說起來,自己對修行界的瞭解,四平道長可是引路人之一,並且讓他從白鶴觀中瞭解了大量的修行界知識和信息,可謂恩重。

剩餘不多的龍骨湯,分出一部分給四平道長,也算是一點心意。

古道全笑道:“就知道你要給四平那老牛鼻子一份,正要他缺一份禮物呢。”

陳浩驚訝道:“缺禮物?”

古道全道:“四平的那個弟子五方,馬上要結婚了。”

哎……

陳浩瞪大眼睛。

還真的是回去相親啊,而且這纔多久就閃婚了?難道五方修煉了那麼多年,憋壞了?忍不住了?

古道全戲謔道:“這把老小子可氣壞了,可惜男女情事,一旦看對眼,就算他是師父也沒轍,四平現在可是把希望寄託在五方能生一個有天賦的孩子,到時候好教導徒孫。”

陳浩哭笑不得。

果然像是四平道長的性格啊,嘴裏說的嚴厲,但心終究是軟的。

不過指望徒孫?怕是很難啊!

詢問了一下五方的家庭住址和結婚的時間,卻是快了,就在五天後,陳浩琢磨到時候去隨個份子。

古道全一走,三水觀的來客,就只剩下龍大師一家三口。

陳浩過去看了看,龍悅服用了一次龍骨湯,的確效果明顯,看起來生氣濃郁了不少,並且身上多了一種玄妙的氣息。

龍大師兩口子樂的合不攏嘴。

這是要入道的跡象啊,而且還是不依靠靈石就入道,簡直就是無法形容的驚喜。

不過歡喜之後,兩口子越發感激陳浩。

一次狼肉增強根基,一次龍骨湯擴展天賦和筋骨,這簡直就是奇遇了,多少修行中人求都求不到。

龍大師感激的看着陳浩道:“陳道友,大恩大德,真是無以爲報。”

陳浩笑道:“龍哥,客套話就不要說了,好好培養龍悅,說不定她就是下一代修行界的天驕,能夠再次光大闕月門呢。”

龍大師遲疑了一下,搖頭道:“陳道友,我不打算讓悅悅傳承闕月門。”

陳浩一愣。

龍大師繼續道:“我闕月門雖然曾經也風光過,但是修煉的風水之法終究不入大道,只在人間風光,連先天真人都沒出過一個,如果悅悅能夠不借助靈石入道,她的未來一片光明,也有機會追求先天境界,這樣的天賦和潛力,我不能扼殺她的前途。”

說到這裏,龍大師看向陳浩道:“陳道友,我和晚秋商量了很久,考慮到悅悅的情況,我有了決定,如果悅悅能夠不借助靈石入道,道友能否收悅悅爲徒?”

陳浩沉吟片刻,開口道:“龍哥,說句實話,我自身的修行,並不適合悅悅,而且我修行時間短,完全沒有教徒的經驗,所以我不能答應你。”

蝕骨婚寵 龍大師眼神黯然下來。

看到了女兒的希望,龍大師明白,只要說出去,怕是各大門派都會搶着要。

可是龍大師還是覺得,拜陳浩爲師最好,畢竟陳浩機緣深厚,年紀輕輕就有這般道行,是已經確定未來絕對能夠成爲修行界下一代引路人的奇人。

女兒拜他爲師,未來受益無窮,比哪一個門派都要強的多。

“不過……”

陳浩話語一轉,繼續道:“我雖然不收她爲徒,但是我之前說的並非虛言,三水觀長老之位,隨時爲道友預留,如果你加入進來,那悅悅也算是我三水觀弟子,只要她需要的,一切完全敞開供應,只要我會的,她想要學習,我也會全部教導。”

龍大師愣住。

陳浩笑道:“龍哥,我知道你的顧慮,不過修行末法,人人自危,還是不要太計較門派之見,一個傳承,不是固定一方就是傳承,只要能傳承下去,未來有人能發揚光大,那也是傳承,你好好考慮一下。”

說完,陳浩轉身離去,留下龍大師沉默原地,不知道在想什麼。

之後兩天,龍大師再沒有和陳浩開口說收徒的事,不過也沒有打算走,安心的住在三水觀,一邊爲女兒護法,修行築基,一遍觀察三水觀。

第一次認真的瞭解三水觀,龍大師驚歎不已。

三水觀雖然不大,但是底蘊已經超過了大多數的門派。

不說陳浩這個足以和各派大佬平起平坐的當家人,那蛟蛇,黑貓,公雞,藍蝴蝶,任何一個都是拿得出手的妖修。最差的兩隻狼妖,都是天生妖種,潛力無限。

在三水觀後,還有一個鬼學校。

校長是陳道友的太爺爺,學生都是兇戾鬼童,讓龍大師錯愕的是,這些鬼童一個個都是三好學生,那學習的態度簡直嚇人,比他認知的任何一個學校都要氣氛更好。

這樣的環境,讓龍大師心動了。

女兒悅悅就不是一個愛好學習的人,平時老師佈置的作業,都要看着纔會寫,不看着,那是能瘋則瘋,能拖延就拖延。

如果留在三水觀,不僅能夠解決修行方面的需求,女兒也能夠被這些鬼童們的學習氣氛感染,糾正心態,努力學習。

畢竟,即便有一個好天賦,沒有一個努力的心態,未來也難有成就啊。

瞭解越多,心動越多。

終於,龍大師找到了陳浩,直言不諱道“陳道友,你的邀請,我可以答應。”

陳浩笑道:“龍哥想通了?”

龍大師道:“以前的確鑽牛角尖了。既然我不想拖累女兒,卻又找不到好的傳人,闕月門終究還是會慢慢斷絕,與其如此,不如答應道友,雖然闕月門可能不存在了,但是闕月門的傳承還在,日後如果有喜歡風水之術的弟子,也能夠接受傳承,保證我這一脈不絕,這樣,即便我見了見祖列宗,也能坦然面對。”

陳浩道:“龍哥能想通就好,從現在起,你就是我三水觀的長老了,正好我要出門,以後三水觀就交給你負責了,有什麼事儘管自己做主,三水觀的一切,也都對你敞開,隨意使用。”

龍大師愕然:“道友要出門?”

陳浩道:“對,去參加一個婚禮,喝杯喜酒。” 再次出門,陳浩帶上了黑貓和公雞。

至於阿冪羅,這死丫頭被自己說了一頓後,還真避開了,躲入了巫山中,不過似乎因此也對自己有了意見,要了大量的開光靈食後,就不見了蹤跡。

不過也好,這一次是去玩的,也不能帶她,免得發生什麼意外。

出了道觀,駕車離開。

不多時,阿冪羅就冒了出來,身上還揹着一個小包,看着遠去逐漸消失在視野中的車,撇嘴道:“不帶我,我自己也能去找,等着吧,等我長大了,倒要看看這修行界誰能奈我何。”

說着阿冪羅就要離開。

“那個誰,你去哪?”一道聲音傳來,卻是龍大師看到了阿冪羅,發現她揹着小包,急忙呼喊。

阿冪羅瞥了一眼龍大師,不屑道:“關你屁事。”

說完大步離去。

龍大師一頭黑線,正要再次開口,一道聲音響起:“龍長老,你不要管她。”

龍大師轉身一看,是藍蝴蝶。

“這可以不管嗎?”

藍蝴蝶道:“這不是我們道觀的,只是暫住,大師哥哥說了,不用理會,愛幹嘛幹嘛。”

龍大師無語。

這還是個孩子啊,到處亂跑會出事的。

“那我通知一下陳道友。”龍大師終究是負責的,畢竟都加入了三水觀,這要是出了啥事,心裏過不去啊。

藍蝴蝶道:“還是別說了,這個修羅厲害着呢,如果在外面過不下去會回來的。”

龍大師正要開口,突然瞪大眼睛:“你說她是啥?”

藍蝴蝶道:“修羅啊。”

龍大師膛目結舌:“這孩子是修羅?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