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顧銘離開,少女氣的直咬牙,嬌嗔道:「混蛋,竟然連我的名字也不問一下!」

若是其他人,肯定不會忘記,畢竟少女的容顏太過美麗,那些少年青年們,哪個不想跟她套近乎。

可是顧銘倒好,不僅打劫了少女,而且竟然連名字都不問一下,很明顯是對她沒有興趣。

此時,在兩人的上空。

古星辰卻不由的開懷笑了起來。

「這個丫頭呀,看來是對顧銘感興趣了。難道你不知道好奇害死貓嗎?不,是害死人嗎?」

「不過,這個顧銘確實是一個好的歸宿,只是不知道顧銘這小子會不會同意。」

「算了,還是順其自然吧,感情是雙方的事情,一個巴掌永遠也拍不響!」

古星辰在那裡自言自語著,眼中閃動著異樣的目光。

隨著時間的不斷流逝,森林裡的新生越來越少,臨近傍晚時分,就只剩下二十多人。

顧銘再也沒有見過幾個落單的,全部都是集體行動,但是並不影響什麼。

眼前又遇到了一夥新生,一共七人。

不過還是被顧銘直接解決,轉走了所有積分。

至於積分卡中到底有多少積分,顧銘懶得去看,他相信自己的積分一定是最高的。

其實,顧銘最想遇到的就是程濤,只可惜始終都沒有遇見。

而且他也想知道顧超和顧華兩人怎麼樣了。

「嗶!」

傍晚時分,天空中終於響起了口哨聲。

也就意味著,新生排位戰結束了,接下來便是統計分數的時候了。

哨聲響起后,天空之中,一隻血羽鵬突然落下,顧銘一看,竟然是導師古星辰。

不過,在古星辰的背後卻站著一個少女。

這個少女不是別人,就是顧銘一口師姐兩口師姐叫著的那個人。

至尊醫妃:王爺,劫個色 「顧銘,你這次獲得了多少積分?」

古星辰直接問道。

「我不知道,我沒看呢?」

顧銘呵呵一笑,直接說出實話。 聽了顧銘的話,古星辰不由一怔,隨即搖頭,還真是一個自信的傢伙。

而那個少女聽后,直接翻了個白眼,在她看來,顧銘的這種行為就是在裝逼。

「看一下吧!」古星辰說道。

「三萬八千四百七!」

顧銘看了一眼,將積分卡里的數值說了出來。

別說他愣住了,就連古星辰和那個少女也全部目瞪口呆。

「你也真是厲害,歷年來新生排位戰,最高的記錄也就一萬而已,你竟然打破了記錄。」

古星辰感嘆道。

「那打破記錄,我是否有額外獎勵?」顧銘的眼睛一亮。

「很遺憾,沒有!」

古星辰笑著搖頭:「對了,依楠你見過了,她是我女兒。」

「什麼?」

重生之鐵血嫡女:邪王毒妃 顧銘不由大吃一驚,他完全沒想到眼前這個少女竟然是古星辰的女兒。

不過,他們父女看上去根本不像呀。

或許是隨了母親的基因。

隨即,顧銘咧開嘴笑道:「師弟顧銘,見過依楠師姐!」

「哼!」

少女哼道,顯然對顧銘很不滿。

顧銘微微一笑,並沒有理會,旋即就將目光落在古星辰身上,問道:「師兄,你覺得師傅會給我什麼樣的福利?」

師兄?

古依楠一聽,不由一怔,兩個眼睛瞬間瞪得滾圓。

顧銘竟然管她父親叫師兄,這是什麼情況,他不想混了嗎?

古依楠雖然很生氣,但是對於顧銘這種不知天高地厚的叫法,給雷住了。

「哈哈哈……這個問題,你只能去問你的師傅了!」

古星辰大笑。

這讓古依楠更加疑惑了。

自己的父親不僅沒有生氣,而且還放聲大笑。

誰能告訴她到底是什麼情況。

正當她準備出言訓斥顧銘時,古星辰扭頭說道:「你爺爺已經決定收顧銘為真傳弟子了。所以叫我一聲師兄,也不為過!」

「什麼?爺爺收他為關門弟子?」

古依楠無比震驚。

別人不知道,她可是知道的,能夠入得爺爺法眼的人,那可是少之又少。

但是爺爺的每一個真傳弟子,在洪荒大陸上,那可都是一等一的強者。

只是她想不明白,爺爺到底看中顧銘哪裡了。

一個滿臉嘻哈,沒個正形的人,怎麼可能?

頓時,羨慕嫉妒恨一起湧上心頭。

「顧銘,第一呢,你是穩坐了,稍後我再和副院長商量下,每個月給你一萬積分。」古星辰笑道。

「什麼,一萬積分?」

還不等顧銘開口,古依楠便是震驚道:「爹,我每個月才領五千積分,其他的都要靠自己賺,他為什麼能夠有一萬?」

「因為他需要!」古星辰嘆息道。

「我也需要,你怎麼不給我?」古依楠瞪大了眼睛,有些生氣的說道。

「你的積分都幹什麼了,你心裡沒數嗎?再說了,你進入修鍊塔需要積分嗎?」古星辰看著古依楠說道道。

古依楠眉頭一挑:「哼,真是一個走了狗屎運的傢伙。」

「這可不是走了狗屎運,而是他有那個資本!」

古星辰頓了頓,道:「走,邊走邊說吧!」

一會兒后,血羽鵬便是落在了那個空地中,此時那些被淘汰的新生,早就聚集在了一起。

「是他,就是他!」

「卧槽,我也是被他洗劫了!」

「好巧,我也是!」

「這人是什麼來頭,古導師竟然獨自將其接了回來!」

這群新生們開始議論起來,相對於淘汰來講,他們對顧銘的身份,更加感興趣。

此時,排位戰剩下的那一群新生,也盡數回來了。

剩下的,只有寥寥不到二十個。

不過,程濤就在那二十個人當中,他聽到周圍之人的話后,臉色有些難看。

很明顯,顧銘搶了不少人的積分,而且還留到了最後。

「好了,把積分卡出來,老夫來登記!」

一名老者走了出來。

那些沒被淘汰的新生,拿出積分卡,開始彙報。

「三百積分!」

「五百五十積分!」

「一千百二百積分!」

老者一一登記。

過了一會兒,他頓了一下,念道:「錢康,九千四百積分!」

這個名字,對於顧銘來說很熟悉,因為對方是南陽城城主的兒子,有著二品武師實力的錢康。

錢康依靠自己的實力,不斷偷襲他人,才能夠得到這些積分。

「南陽城城主府,算是半隻腳踏入豪族的行列了,看來是下了血本!」顧銘心中想道。

接著,老者繼續登記。

「一萬七千積分!」

這一個成績,再度讓全場之人震驚。

這可是當前的最高成績了,而拿下這個成績的,自然是豪族程家的少爺程濤。

「程濤少爺獨自一人就得到了一萬七千積分,肯定贏了!」

https://tw.95zongcai.com/zc/64847/ 知道顧銘和程濤那個賭約的人,心中都在這麼想著。

程濤,高貴的豪族少爺,和幾個寒門的子弟打賭,自然是不屑於做偷雞摸狗的勾當,比如集合其他人的積分。

剛才在程濤回來的時候,他就見到了已經出局的顧超和顧華二人,也就是說,顧銘的積分若是沒有他高,他就贏了。

最後一個,則是顧銘。

而待他將手中的積分卡遞給老者之後,老者那隻乾枯的手忽然顫抖了下。

「三……三萬八千四百七十積分!」

老者驚駭地喊出顧銘的成績。

頓時全場一片寂靜。

隨之掀起了一陣軒然大波。

「天呀,竟然是三萬八千多,這人是誰?」

「我聽我族兄說,天武學院的最記錄才一萬多,這個記錄竟然被打破了。」

「這人是誰,難道是某個豪族的子弟?」

「程濤才一萬多,這個人差點高出了兩倍來,真是恐怖。」

所有人的目光,都齊落在了顧銘身上。

就連那個老者,也是滿臉的不可思議,所以想著等會去問問古星辰,顧銘是什麼來歷。

「銘弟就是厲害,拿下新生第一,這消息若是傳回家族,父親肯定會高興死了!」

顧超小聲說道。

他和顧華二,已經淘汰了,所以一個積分都沒有。

「我宣布,新生排位戰就此結束。」

「顧銘,三萬八千四百七十積分位列第一,獎勵五千積分!」

「程濤,一萬七千積分位列第二,獎勵兩千積分!」

「錢康,九千四百積分位列第三,獎勵一千積分!」 古星辰宣布完畢后,就是丟出三張積分卡,分別給顧銘、程濤和錢康。

「程濤,你輸了!」

顧銘對著程濤說道。

程濤的臉色極為陰沉,出自豪族的他,竟然輸給了寒門的顧銘。

之前他是以一敵三,可現在看來,顧銘根本不需要藉助另外兩人的力量,就可以贏過他。

「不可能,你一定是作弊!」程濤憤怒的吼了起來,打死他,他也不相信顧銘會得到那麼多的積分。

「程濤,難道你輸不起嗎?」顧銘反問了一句。

「哼,我可是出自豪族程家,你一個寒門子弟,怎麼可能勝過我,你一定是作弊了!」程濤再次強調了一句。

「你說說,我是如何作弊的?」顧銘問道。

聽到這,程濤下意識地瞥向古依楠,他知道古依楠是外門弟子,沒準早就和顧銘認識,這樣,顧銘就可以輕鬆得到積分。

「你是認為,是我把積分交給了他?」古依楠明白程濤的意思,冷冷的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