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家小萌寵去玩玩吧、”玖蘭孽視校長之席爲玩物、不過沒關係,他的小萌寵如果搞砸了,還有他呢、

“?!”我突然被點名,呆了一下,旋即看着校長,又看着千本陌塵,天知道他們現在的心情是怎麼樣的,然後又看到了岑尐櫻那副氣的牙癢癢的樣子、

我看了都忍不住笑。“好啊、吶、加油咯。”我飛身一躍上樹幹,樹幹輕輕一跳躍,驚走了周圍的鳥兒,而我似乎全然不覺。

依舊優雅的踮着腳尖,一步一步,一步一步,走向了最高處。這就是當吸血鬼的福利,會有無窮無盡的魔法和生殺權利。

“吶。開始啦。你們又浪費了我五分鐘的時間,我還要去陪我家小萌寵呢,”玖蘭孽不耐的催促着,輕輕皺着眉頭。

“不介意。、加我一個吧?”冷羽爵仰着頭,高傲的不可一世。“我也想玩玩。”宮暝熙撇了撇嘴角,張狂的走上來。

“好啊、我不介意~攸隱寂離也來。”玖蘭孽的眼底一掃陰霾,好笑的看着眼前的這幾個人,真可笑。“哦、對了、那個叫什麼岑尐櫻的也來吧。”玖蘭孽擺了擺手,似乎毫不在意。

“我靠……N咖一、”羽淺陌在臺下仰着頭,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她今天來的目標只是爲了、藍筱筱。

她終於找到了證據扳倒藍筱筱。她要還她一個公道。

沫沫……那個天真無邪的女孩子,純淨的像杯清水,卻被藍筱筱無情蹂躪。

“哇塞,酷……玖蘭孽你可以的。”我屈膝看着臺上自信無比的玖蘭孽,淡淡勾了勾嘴角。嗯……這種男人、纔是好男人。

“那是、必須的。”玖蘭孽衝我挑了挑眉,卻沒注意身旁的幾個人已經展開了凌厲攻勢。“我會讓你死的很慘。”校長含笑。

“哈尼、等着聽我的獲勝感言,也是個超級驚喜,做好準備~不要被我嚇到了、然後突然愛上我……”玖蘭孽揚了揚紅髮。

輕輕一跳,躲開了那致命一擊。“你能贏再說吧、”我搖了搖頭。“那我要是贏了的話、你是不是該跟我走了呢?”玖蘭孽站在原地定定的看着我。

“嗯……如果你三招搞定他們、可以考慮。”我點了點頭。“那我如果一招搞定,你就必須跟我走。”玖蘭孽不由得霸道。

“打吧打吧,空口無憑。、”我正視着玖蘭孽,不過……他貌似有自信的資本哈。“那就、一招、解決他們。” 妖殿馴寵絕版女

“祭、”玖蘭孽輕吐一個字,全場啞口無聲。

因爲他們看到了、校長正狼狽的躺在地上,鮮血直流。

宮暝熙石化在原地,絲毫動彈不得。

冷羽爵半蹲着,似乎忍受着巨大痛苦。

而千本陌塵似乎已經不省人事了、

岑尐櫻低聲抽泣着,似乎在於什麼東西坐着掙扎。她的臉色慘白,神色痛苦,貌似是忍受着撕裂一般的痛。

“唔……一招搞定。真菜。”玖蘭孽淡淡撇了撇嘴角,徑直走向了頒獎臺,單手撐起身子,目光在臺下掃了一圈以後。

看着我這個方向定定到:“話說。我記得皇室的公主是藍筱沫呢、”

全場鬨堂大笑,他怎麼可以說這麼一個白癡的問題,人盡皆知啊、

只有羽淺陌一個人眯起了眼眸,手掌緊握。

“可是、現在的藍筱筱來冒名頂替算個怎麼回事?皇室這是幾個意思?”玖蘭孽依舊看着我,不過目光卻是無比的寵溺。

“嘶。”羽淺陌倒吸一口涼氣、他怎麼會知道、藍筱筱是藍筱筱?

“唔……你們真正的皇室公主啊、”玖蘭孽似乎想繼續說下去,卻被我打斷了:“早已經、死了、”

“不是……就在我們面前呢、”玖蘭孽否定我的答案、哈尼、。有些事情,要學着去面對哦……不能一味逃避呢。

“你……”我惱怒的看着他。“而且,。就是你們瞧不起的夏末殤小姐、。”玖蘭孽淡笑。“她就是藍筱沫,真正你們所尊敬的皇室公主。藍筱筱。不過是個冒泡貨。”

“你有什麼證據?”攸隱寂離沉聲道、“證據就是,這段錄音。、”玖蘭孽手一揚,我瞪大了眼睛、因爲這段錄音……是我錄得啊。

怎麼會跑到玖蘭孽的手裏?

“喲,你也知道你卑賤?”

。“是啊,但是我在卑賤,也沒有某些冒名頂替的人卑賤,是吧?”我聳了聳肩。

“你什麼意思?”

。“你是叫,藍筱沫麼?”我冷笑着看着她。

“是啊。”

“那麼,藍筱筱是誰呢?”眼眸散發着駭人的溫度。

“藍筱沫真的死了?哈哈,她真的死了,一直她都是他們最寵愛公主,我一直在擔心她當年沒有死,哈哈哈。”藍筱筱失聲痛笑。

“聽到了吧、藍筱筱自己都承認了呢。”玖蘭孽嘴角的笑容擴大擴大再擴大、眼底的嘲諷瀰漫瀰漫再瀰漫、

錄音越來越清晰的迴盪着所有人心口,無人言語、因爲這個消息真的太震撼勁爆了。藍筱筱臉色蒼白,渾身顫抖。

“不可能……不可能、”藍筱筱挫敗的搖着頭,哭的梨花帶雨,可是無一人同情、 妖殿馴寵絕版女

“不可能?怎麼會不可能?!”玖蘭孽嘲諷輕笑。“難道、只允許你冒名頂替、不許我拆穿你嗎?”

大叔請矜持 “沒關係。她死了。”藍筱筱喪心病狂的搖着頭、對……藍筱沫死了、她死了……就算她被拆穿了也沒關係,因爲藍筱沫死了、

皇室的公主只能是她——藍筱筱。

“死了……她怎麼會死啊。、”玖蘭孽努了努嘴、笨女人、“難道沒有嗎?我親眼看見她……”藍筱筱感覺到了脖頸上的冰涼質感。

“看見她、出現在你面前、”玖蘭孽眯着眸子,瞪向了我、那眼神似乎在說:我給你撐腰,。盡情的報復就好。

“好了、親愛的。剛從那上面下來了、”玖蘭孽迎起了晶亮的眸子。“自作主張,你很煩、”我從玖蘭孽身旁經過的時候,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_☆)/~~、我這樣還不爲了親愛的你嗎?”玖蘭孽絲毫沒有怒氣和委屈,“你是……藍筱沫!”藍筱筱瞪大眼睛看着我。

“是啊、我親愛的、姐姐。”紅脣冷冷一勾,藍筱筱呆愣在原地、她是……藍筱沫、那個讓她痛恨了這麼多年的藍筱沫。

“活在我身份的陰影下面、姐姐~感覺怎麼樣呢?”我淡笑,藍筱筱大氣都不敢喘一下哦,直直的看着我、臉色越來越蒼白。

“呀……!姐姐的臉都白了呢、”我不可思議的掩着嘴。“那妹妹我是不是影響到你的生活了、不好意思哦。”我抱歉的扯了扯嘴角。

“藍筱沫、你不是死了嗎?你還回來幹嘛?你藍筱沫還回來幹嘛?!”藍筱筱急促的呼吸着,一拳打在了地面上。

“我當然是回來、拿回屬於我的東西啊、”我冷冷一笑,藍筱筱擰着眉,牙齒被她要的吱吱作響。

“我貧什麼相信你就是藍筱沫、說不定你是個替身呢?”藍筱筱長舒一口氣,努力讓自己鎮定。“替、身、”我淡笑

賊喊捉賊,原來這麼有趣啊、

“好啊、那要怎麼證明?”我悽悽的勾起了嘴角。“銀之渡啊、只要你通過銀之渡,不管你是不是藍筱沫,皇室都會承認你、”藍筱筱揚眉。

眼下之意就是:我、夏末殤、就是個替身。

“呵、我想……寒應該還在沉睡把、好像、只要誰喚醒他、她就會變成真正的藍筱沫呢……這個方法。有點意思哦。”我突然話鋒一轉。“不過、姐姐即位這麼多年,寒都沒有醒哦,那你……真的徹頭徹尾都不是我們所尊敬的藍筱沫呢。”

“哼,你有那個本事喚醒寒嗎?你真以爲,你自己是萬能的啊?我告訴你,喚醒寒,比你想象的要痛苦百倍。”藍筱筱眯着眼眸。

“唔……可,那只是對你而言,對我,可就不一定了呢。”我舔了舔嘴角,玖蘭孽看着自己眼前的少女,欣然一笑。 41小東西的就是我的

“哈尼,要不要當校長玩玩哇?”玖蘭孽的媚世紅眸看着我,眉眼一彎,毫不在乎的輕吐出這幾個音節,讓所有人都有一種飄飄然的感覺。

“不,要。”一口決絕的拒絕了少年的好意,少年黯然神傷的躲到一邊,然後突然精神滿面的看着我。

“那~如果我去當校長,哈尼你會高興嗎?”玖蘭孽笑的無比燦爛。“你去當校長啊。”我眉眼一彎,脣角微勾。

“應該會很有趣哈。”我淺笑盈盈的看着玖蘭孽。面部線條不由得柔和了不少,即使我自己都沒有感覺到。

“那,你喜歡嗎?”他像個孩子一樣的看向我,眼神裏面放出熱切的光。“我……會喜歡吧。”我失聲低喃。

玖蘭孽似乎是聽到了這句話,眉眼彎彎,似是得到了很大滿足一般得意地揚了揚眉。羽淺陌死死地盯着藍筱筱。

冷脣一勾:藍筱筱,不管她夏末殤是不是皇室公主,我都會拉你下馬……你藍筱筱搶了沫沫的位置,就算是我死,我也不會讓你一直這樣逍遙法外。

我發誓。

羽淺陌在心中低吟,美麗的倩影轉瞬即逝。

“藍筱筱,皇室公主,不可能畫上等號。沫沫……你會幫我的,對吧。”羽淺陌長舒一口氣,眼神空洞的看着天空,脣角溢着笑。

“我知道…你會的。”她失聲低喃,彷彿是在自言自語,又想是在變相的給自己一股心理力量。

“羽淺陌?小東西的朋友啊。”玖蘭孽的星眸看向這邊的時候,臉部線條柔和了不少,脣角一勾,轉頭看向了身旁的優異少女。

既然是小東西的朋友。

就是他的朋友。

既然是他的朋友。

他就非幫不可了。

至於,藍筱筱,岑尐櫻~

都是小東西的敵人,仇人。

那麼,同樣也是他的敵人,醜人。

玖蘭孽對朋友是有好的,對敵人的話……拭目以待吧。

“小東西哇,你看我對你這麼好,是不是應該讓我吃了你?”玖蘭孽伏在我耳邊,曖昧無比的輕吐出這句話。

“唔?吃了我啊哈?玖蘭孽~我自認,你還沒有讓我臣服的那股魅力。”我淡笑。“沒關係~會有的,總會有的。”他倒是輕鬆無比的擺了擺手,雙手插這兜。

全場的目光齊齊的匯聚在這裏,看着臺上那對耀眼的少男少女,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一股敬意。

那個少年的高貴邪魅,他們望塵莫及。

那個少女的邪肆狂傲,令他們心生敬畏。

而這對少男少女渾身散發着的感覺——天下之大,唯吾獨尊。

順者昌逆者亡。

霸氣!

小艾卡文了……不更新是我的錯TYT我道歉,我懺悔……以後會恢復更新哈,我真心卡文傷不起……我我我,我錯了……

親們不要因爲小艾斷根就拋棄我嗷嗷。 妖殿馴寵絕版女

“塵~夏末殤好過分哦。”岑尐櫻用手指着我的鼻子,趾高氣昂的看向了我、我冷脣一勾,我過分?是嗎……岑尐櫻?!

“校長,明明不是誰想當就當的嘛。”岑尐櫻的眼底含着淚,看着千本陌塵的時候,眼神充滿了幽怨,還有濃濃的嫉妒。

“好了,岑尐櫻同學。技不如人,我甘願退居第二位。”校長陰冷的勾着嘴角,看向這邊的時候,嘴角染上了血一般詭異的顏色。

“不過,既然當了校長,就要坐得穩穩的哦。千萬……千萬別重蹈我的覆轍。”校長淡淡的凝視着玖蘭孽。

“這個嘛~就不勞煩您操心了,我家的……我會管好的。和你這個外人嘛,╮(╯▽╰)╭,沒有絲毫關係。”玖蘭孽輕輕聳肩,語氣卻是不可置疑的王者風範。

強者交鋒,水火不容。

“那就,管好你家的……不要讓她在校長這個位置上,給我出什麼亂子。”校長眯着冷眸。居高臨下般的看着玖蘭孽。

“吶,你覺得……下一任的冥王,可能犯這種錯誤嗎?本殿下的女人,也就是下一屆的冥後,可能這麼沒有本事嗎?”玖蘭孽伏在校長的耳邊,毫不在意勾了勾脣。

校長眉頭深鎖,手指也不由得緊了緊。偏頭看向旁邊自信無比的玖蘭孽,偏頭看向了自己早就準備好的那杯雞尾酒。

“那我,還是祝賀一下你們吧。”校長踱步端起那杯雞尾酒,信步向我走來。玖蘭孽垂着眸,死死地盯着那杯雞尾酒。

“新任校長,你好。”校長端着酒杯走向我,杯口一傾,優雅的落在了我的手臂上。

“小東西,不要喝。”玖蘭孽凝眸看着我,神色裏面飄忽着一絲的不確定以及深深的厭惡。

“這個東西,不會有毒吧?”我淺笑看着校長,現在確定了他沒有絲毫的情感波動以後,我輕輕皺了皺眉頭,怎麼會?

“當然不會……怎麼可能,有毒呢?”他泰然自若的看着我,脣角溢着笑容。

“就說嘛,你怎麼可能,這麼卑鄙無恥的下毒呢?你說是吧……我相信你的人品一定沒有這麼不堪。”我優雅的拿過他手中的酒杯。

輕輕晃了晃,眉頭深鎖,哼……果然有毒,好狡猾的老狐狸。

不過~姑娘我百毒不侵,我要你看着我完好無損的站在你面前,然後……氣死你吧。

我揚了揚頭,酒杯向上傾了傾,一飲而盡。

而伴隨着最後一滴**劃入嘴角,校長的笑容在也壓抑不住了,他盯着我的嘴角,看着那杯酒杯

“你果然,很自負。”他近乎猙獰的走到了岑尐櫻的身邊。

我的世界頓時天旋地轉,我搖了搖頭,感覺到渾身燥熱無比,與此同時,玖蘭孽咬牙切齒的盯着這邊,指甲深深陷入肉裏。

伴隨着滔天的恨意和濃濃的血腥的眸光,定定的落在了岑尐櫻身上,口型似乎是再說:你好樣的……!然後優雅的衝出去,千本陌塵愣在原地,意識到了絲絲不對以後,也衝向了臺上。 妖殿馴寵絕版女

“熱……好熱。”我單手撐着身體,踉踉蹌蹌的離開了會場,玖蘭孽的目光飄忽不定,校長的眼神充滿了嘲諷。

它的藥效,可是從來沒有被否定過的呢~

夏末殤,你還有什麼資本在我面前傲呢?如果找不到,和你××的人~你,將會看不到明天,你將沒有未來。

岑尐櫻得意的揚了揚眉毛,夏末殤……從今天以後,你會變得好髒好髒,塵,他再也不會要你了~不會再爲你耽誤時間了。

羽淺陌蹩着眉頭……旋即明白了什麼,Tempting words。那個公認的藥性最強的催、情、藥,藥性,達到了一種極爲恐怖的地步。

羽淺陌的手緊了緊,不知道爲什麼,她現在極爲的心慌,感覺將要窒息了似的。

“Tempting words,”千本陌塵同樣蹩了蹩眉頭,然後擔心的看着那道身影,咬了咬牙以後,甩下外套,踱步而出。

“Tempting words,小東西,回來……你喝下了Tempting words,不能亂跑的。”玖蘭孽硬生生的拽住了我。

“熱……好熱……真的好熱。”我的臉蛋粉紅粉紅的,眼神略微有些迷離的看着他。“我知道~我懂。”他朝我點了點頭。

“我難受。”我咬了咬牙,水……我要水……

“水……我要水。”我拽着玖蘭孽的衣角,口乾舌燥的看着他。“不可以……不能喝水。”他很決絕的拒絕了我。

縛塵:何以醉紅顏 “可是我好難受。”我哭喪着臉。“我懂,我知道。”玖蘭孽微微點了點頭,眸底壓抑着滔天的恨意……很好。

岑尐櫻,夜希(校長)……你們今天讓她體會到的,我來日,一定奉還。而且……百倍千倍,我要你們不得好死。

玖蘭孽暗暗咬牙,我虛跪在石階上,渾身乏力,只能把求助的眼神看向玖蘭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