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條密道,是攻克李家的關鍵。”

劉宣眼中有着濃濃的自信,繼續說道:“只要掌握了這條密道,葉當家要奪取李家的錢財和糧食,那就輕而易舉。覆滅了李家,葉當家必定名震北海國,到時候,誰到了觀陽縣,也得來先拜見葉當家。”

葉烈的呼吸,變得急促了起來。

李家是觀陽縣的大族,歷次賊匪作亂,李家都不受波及。不是沒有遭到攻打,是李家的私兵驍勇彪悍,難以擊敗。

如果通過地道進入,就可以殺李家一個措手不及。

這機會,簡直是太好了。

葉烈放鬆了下來,靠近劉宣,眼睛盯着地圖,說道:“快仔細的說說,這副地圖,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具體的情況,他還是不怎麼清楚。

劉宣道:“我把地圖放在地上,詳細的說給你聽。”

“好!”

葉烈點頭,和劉宣一起蹲下來。

劉宣指着紙上的地圖,繼續道:“你看這裏,就是最關鍵的密道。這裏的密道,一端是通往李家後院的一處假山,密道的另一端,則位於城西的一處民宅,是李家的產業,……”

說話時,劉宣看了葉烈一眼。

此時的葉烈,已經全神貫注的盯着紙上的地圖,戒備全無。

機會來了!

劉宣的眼中,一抹精光閃過。他不着痕跡的用手比劃,手到了空中,忽然緊握成拳,直接砸向葉烈的太陽穴。 “你……”

葉烈察覺到劉宣的動作,頓時大驚失色

他連忙躲避,可仍然慢了一步。

“啪!”

拳頭撞擊在葉烈的太陽穴上,發出一聲悶響。

轟!

葉烈的腦中,登時就一片空白了。

整個腦袋,全部亂套了,眼前更是昏沉沉的。

葉烈搖晃了兩下腦袋,想恢復過來。然而,他剛恢復一點神智。劉宣再次掄拳,狠狠砸在了葉烈的太陽穴上。

“啪!”

猛烈的撞擊,再次撞在了葉烈的頭上。

這一擊,霸道無匹。

猛烈的力量,使得葉烈眼睛、鼻子、嘴巴和耳朵,都滲出了鮮血。

“啊!”

葉烈慘叫,倒在地上打滾。

劉宣一腳踩在葉烈的胸口上,制住了葉烈。此時的葉烈,已經失去了戰鬥力,無法再對劉宣構成威脅。只是劉宣對葉烈動手,驚動了大廳中的山賊。

片刻功夫,山寨的山賊,也衝了進來,一個個手持鋼刀,把劉宣包圍了起來。

總裁boss,放過我 “小子,放了大當家,否則,我殺了你。”

人羣中,響起了山賊的呵斥聲。

劉宣踩着葉烈,吩咐道:“拿一把刀來。”

周圍的山賊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敢上前。

劉宣踩在葉烈身上,腳猛然用力。頓時,就響起了葉烈慘叫的聲音。此時的葉烈,早已經是混混沌沌,只剩下本能的反應了。

“我來,我把刀給你。”

忽然,山賊中,一名相貌魁梧的人站出來了。

此人名叫蔣猛,是葉烈麾下的一員驍將。蔣猛提着刀靠近劉宣,他距離劉宣只有一丈遠時,遞出手中的刀,道:“小子,接刀。”

劉宣點了點頭,依言伸出手。

“去死!”

蔣猛忽然揮刀,刀鋒掄轉,劈向劉宣的手臂。

“喝!”

劉宣低喝一聲,手臂橫亙在空中,一動不動。

刀鋒落下,靠近了手臂。

所有的山賊見狀,一個個都無比的興奮。只要砍斷了這小子的一條手臂,這小子必定被擒,再不可能對大當家行兇。

“鐺!”

一聲金鐵交擊的聲音,響徹在大廳中。

幾縷火星,映入所有人的眼中。

刀鋒和劉宣的手臂撞擊,非但沒有砍斷劉宣的手臂,刀反而被崩開了。這一幕,震驚了無數的人,包括蔣猛也被嚇到了。

這怎有可能?

蔣猛心想,對方肯定穿了軟甲保護。

然而,他轉念一想,軟甲保護的是胸膛,保護不了手臂啊。

正當此時,劉宣捋起了長袖,看了肌膚,自言自語道:“幸好沒有留下疤痕。”

“刷!”

周圍的人瞪大眼,一副看怪物的表情。

蔣猛心中更是咯噔一下,他原以爲對方穿了軟甲,後來自己推翻了論斷。現在看到了對方捋起袖子,露出白白嫩嫩的肉,心中無比的震驚。

赤手搏刀鋒,還迸出火星。

這人,是鐵打的嗎?

劉宣笑眯眯的道:“刀,不給我嗎?”

“給,給你。”

蔣猛心中直哆嗦,心想這樣的人太恐怖了。他老老實實的把刀遞過去,一溜煙兒的回到自己的位置,還後退了一步。

其餘的山賊,也紛紛後退,不敢再靠近,生怕被波及。

劉宣提着鋼刀道:“爾等聽着,本官是觀陽縣新任縣令劉宣,北海國康王劉赫長子。今天上九鹿山,不爲其他,只爲剿滅九鹿山葉烈。然而,本官只誅殺首惡,不牽連其他人。爾等放下武器投降,本官既往不咎,否則殺無赦。”

“殺!”

一聲大喝,劉宣掄起刀劈了下去。

“嚓咔!”

刀鋒過處,葉烈連聲音都沒有發出,腦袋和身體就搬家了。

劉宣扔掉手中的刀,抓着葉烈的頭髮,提起腦袋道:“你們還要頑抗到底嗎?哼,本官早已調集軍隊在山下列陣。如果再頑抗,殺無赦。”

譁!

一個個山賊,看向劉宣,已經嚇得膽戰心驚。

如果沒有蔣猛一刀劈在劉宣手上的那一幕,肯定有山賊衝上去。然而,山賊們見劉宣不懼刀劈,心中已經害怕了三分。

在場,沒有人敢主動衝上去。

劉宣提着仍在滴血的葉烈的腦袋,冷森森的問道:“除了葉烈,誰是主事的?”

刷!

所有人的目光,落在了蔣猛身上。

除了葉烈,蔣猛便是二當家,他是葉烈的驍將。

劉宣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蔣猛回答道:“回稟大人,小人名叫蔣猛。”

劉宣冷冷說道:“你可以頑抗到底,但本官必定殺你。本官給你一條生路,歸順本官,替本官做事。你過往之事,本官既往不咎。否則,殺無赦。”

迫人的氣勢,令蔣猛心中畏懼不已。

剛纔一刀劈在劉宣手上的事情,仍然讓他無比的震驚。

“這麼說,你要抵抗了?”

劉宣提着葉烈的腦袋,往前走了一步。

一步,蔣猛被嚇得後退了一步。

“撲通!”

蔣猛轟然跪下,叩頭道:“大人,小人願意投降。”

“撲通!撲通!”

不斷的跪地聲傳出,一個個山賊盡皆跪下。

劉宣嘴角揚起,有了一抹笑容。

從一開始,劉宣就是精心設計的。從檀木盒子的遞出,到打倒葉烈而不是殺了葉烈,再到展露刀槍不入的手段,一步步他都在引導。

然後,纔有了現在的情況。

一個個山賊,盡皆跪在地上投降求饒。

劉宣眼神銳利如刀,道:“蔣猛,本官給你一個機會,率領所有的九鹿山人員集合,然後放下武器,隨本官下山,接受整編。”

“諾!”

蔣猛心中大喜,葉烈被殺,他看出來了,劉宣遠比葉烈更厲害。

跟着劉宣,更有前途。

而且劉宣是官,一旦追隨了劉宣,他就擺脫了賊的身份。蔣猛站起身,信誓旦旦的道:“大人稍等片刻,小人,哦,卑職馬上去召集山寨的所有人集合,然後和大人一起下山。”

頓了頓,蔣猛問道:“只是,山上的糧食和錢財等?”

劉宣拂袖道:“無妨,本官自有打算。”

“諾!”

蔣猛連忙下去了,帶着所有的山賊離開。

半個時辰後,蔣猛召集了所有的山賊在大寨中集合。

劉宣提着葉烈的腦袋,看着一個個集合起來的山賊,朗聲道:“葉烈濫殺無辜,禍害百姓,今天已經被誅殺。爾等,今日接受官府收編,成爲觀陽縣的士兵,自此,不再爲賊。”

“現在,隨本官下山。”

劉宣提着葉烈的腦袋,往山下走去。

蔣猛率領兩千九鹿山的山賊下山,到了山下,碰到了李奕率領的三百士兵。

李奕身穿甲冑,看到了劉宣,眼神驚訝無比。因爲劉宣的手中,仍然提着葉烈的人頭。劉宣的身後,還跟着兩千九鹿山的山賊。這兩千人,都是一副歸順的樣子。 震驚!

不可思議!

李奕的心中,徹底被劉宣的舉動震驚了。

劉宣孤身上九鹿山,李奕是知道的。

劉宣給他的任務,是讓他在九鹿山下,等着劉宣下山來。如今劉宣果然成功了,而且劉宣是提着葉烈的人頭,帶着兩千九鹿山的山賊下山,這簡直是不可思議。

李奕上前去,拱手道:“卑職李奕,拜見主公。”

劉宣點了點頭,微笑道:“李奕,接下來,你率領三百士兵上山,收繳所有的武器、糧食和錢財。山上的女子,盡數遣散回家。本官相信,你會處理好的。”

李奕道:“多謝主公的信任,卑職必定不負厚望。”

劉宣點了點頭,提着葉烈的人頭,道:“接下來,本官要前往青丘山。你忙你的。”

“青丘山?”

李奕一陣頭皮發麻,青丘山可是周倉的地盤。

李奕道:“主公,青丘山是周倉的地盤,您去了後,恐怕……”

劉宣沉聲道:“青丘山周倉,是本官下一個目標。”

李奕聞言,便不再開口了。

劉宣下令南下,直奔青丘山。

兩千人的隊伍南下青丘山,抵達山下時,劉宣吩咐蔣猛帶着兩千人在山下等待,然後提着葉烈的人頭,往山上走去。

剛到了山道的路口,就被黃巾兵攔住了。

劉宣道明瞭身份,黃巾兵不敢阻攔,連忙領着劉宣,往山上行去。

山寨,大廳。

劉宣將手中的人頭拋出,只聽啪的一聲,葉烈的人頭落地,在地上骨碌碌的滾動了幾下,留下了一地的血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