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情況,令老者不由的心中一驚,臉上閃過一抹怪異之色。

臉色微動,心中有著一股不好的感覺。

「這小子竟然有著這樣的底牌?」

老者心中暗道,目光隨即變冷,「十方霸殺陣果然厲害,但是想要用此陣困住我,還是太嫩了一些!」

老者冷笑。

突然,石門之中閃出近百道陰影,放眼一眼,竟然全部是傀儡。

每個傀儡如同小山一樣,而且全部都是九品主宰的存在。

顧銘一怔,不由的扭頭看向那道石門。

石門給他的感覺太神秘,頓時引起他的好奇。

他想知道這道石門之中到底還有什麼。

然而,現在並不是他考慮這些的時候,他要想辦法將老者斬殺。

老者看著圍住自己的傀儡時,臉色不由一變。

雖然他也是傀儡,便是眼前的這些傀儡卻和他不同。

眼前這些傀儡才是真正的傀儡,沒有靈魂和思想的傀儡。

「想殺那小子,還真是不容易呀!還是先解決這些傀儡再說吧!」老者說完這話,同時身子便向著前方沖了過去。

一拳轟出,使帶著一股可怕的奧義之力,激蕩而出。

前方的空間,瞬間出現一道真空,就連空氣都被轟擊消失,而前方的一尊傀儡瞬間被擊碎。

就在這時,其餘的傀儡攻擊也到了。

老者不敢與他們硬碰硬,只好閃身後退。

可這時他突然發現,自己的退路被這些傀儡給封死了。

想要退出去,必須要承受他們的一擊。

老者絲毫沒有遲疑,再次揮拳,將面前的幾尊傀儡打碎,直接衝出了包圍圈。

轟!

沙漠帝皇 就在他衝出包圍圈時,一聲巨響傳來。

噗嗤!

一口鮮血吐出,老者只感覺後背傳來劇痛。

「沒想到這些傀儡竟然這麼厲害!看來,我還是小瞧他們了!」

老者擦掉嘴角的鮮血,目光向前方看去,試圖尋找顧銘的身影。

顧銘能夠看見他,而他卻看不見顧銘。

此時的顧銘,手提霸龍槍,隱身站在虛空之中,一邊操控著十方霸殺陣,一邊尋找著機會。

畢竟對方是三品界主境。

這樣的強者,容不得顧銘有半點疏忽。

「你以為那些傀儡是那麼好殺的嗎?」

顧銘冷笑,隨即一道道法訣打了出去。

整個陣法,彷彿開始運動了起來,一股股恐怖的力量,在這個時候激蕩而出。

接著在顧銘的身體周圍,出現數道黑影,一步跨出,直接向著老者沖了過去。

這數道黑影,便是之前被老者一拳轟碎的傀儡。

就在這些傀儡被打碎時,一道信息傳入了顧銘的腦海之中,讓他知道了怎麼讓傀儡復活的方法。

烽候 這些傀儡是由陣法力量所凝聚而成,只要陣法存在,它們就能一直存在。

「真是有意思,消耗也能消耗死他!」

顧銘不由一笑,目光向著老者看了過去。

當看到被自己打碎的傀儡再次出現時,老者頓時目瞪口呆,難以置信的看著眼前這一幕。

就好像是做夢一樣,但是他知道,這不是夢。

「這個陣法太恐怖了!撤!」

老者這說話出,強大的力量湧現,快速的閃身退了出去。

顧銘想要留下他,但是對方退的太快,根本沒有給他反應的時間。

撿到女尊 這時,宮棟等人那邊已經結束了戰鬥,所有人都返回了十方霸殺陣之中。

老者退出陣法,看著滿地鮮血,卻沒有一具屍體時,不由的皺眉,滿是疑惑之色。

他想知道伏介等人全部都去哪了?

「主人!伏介等人全數被斬殺,那些普通的奧義傀儡全部被收入了生命之戒中了!」

那資和宮棟將兩枚生命之戒交給了顧銘。

顧銘微微點頭,指著還在陣法外徘徊的老者問道:「他是什麼人?」

「回主人的話,他便是大長老!」宮棟恭敬的回答,同時臉色不由一驚,「沒想到他竟然突破到了三品界主境。」

「沒想到他隱藏的竟然這麼深!」那資驚訝的說道,同時扭頭看向顧銘,「主人,接下來怎麼辦?我們要不要去族地,我怕伏皇伏沐有危險。」

顧銘聞言,不由的皺起眉頭,他倒不是擔心伏皇伏沐的安全,而是擔心如何面對那幾個老傢伙。

而且還要想辦法救出那些被關押的強者。

顧銘相信,他們體內的奧義碎片對他一定非常有用。 而且陣法外的大長老也是顧銘眼前必須要解決的。

否則一個三品界主境強者,可不是他們現在能夠對付的。

除非顧銘等人一直呆在十方霸殺陣之中,要不然,出去就等於送死。

此時,大長老站在陣法外,面色陰冷。

「既然你不出來,那我就把你打出來!」

大長老說著,一道道奧義之力向著十方霸殺陣轟去。

轟……

隨著他的攻擊,前方的空間,直接破碎,產生了道道漣漪。

恐怖的破壞力,令顧銘的臉上閃過一抹怪異的神色。

這樣的恐怖波動,已經超出了顧銘的想象,也讓他認識到了十方霸殺陣存在的弱點。

然而顧銘並不知道,主要的原因還是他的實力太弱。如果他也是界主境的話,累死大長老也做到。

顧銘來不及細想,不斷的將混沌之力輸入陣法之中,那破碎的空間漸漸的恢復了原來的樣子。

這樣的變化,自然是逃不過大長老的眼睛,他看著那邊,目光之中帶著濃濃的戰意。

大長老不由的冷笑一聲,目光之中滿是嘲諷的神色。

既然已經知道了十方霸殺陣的弱點,他自然不會再留手。

「我倒要看看是我破壞的快,還是你修復的快!」

大長老冷哼,隨即再次開始行動,無數的奧義之力從他的身軀里湧出,狠狠的向著前方轟擊過去。

轟……

一道道能夠直接轟碎天地的恐怖攻擊,不斷的被催動著,無數的波動,在這個時候直接擴散。

而在那邊的虛空之中,一道身影,緩緩的走了出來,身軀之上涌動著混沌之力。

看到這道人影,大長老的眼睛猛然一亮,目光之中閃過一抹陰冷之色。

「你終於捨得出來了?」

大長老說著,瞬間抬手,一道恐怖的力量,直接將顧銘困了起來。

那恐怖的力量就好像是一個囚籠一樣,將顧銘籠罩。

顧銘臉色沒有任何的變化,目光之中竟然閃爍著一股淡淡的戲謔。

這樣的神色,看在大長老眼中,令他變得更加憤怒。

此時雙眸一瞪,冷冷的說道:「小子,難道你還沒有意識到嗎?此時的你,已經成為我的階下之囚了!」

大長老說著,身體上再次涌動一股力量。

恐怖的波動,瞬間擴散,狠狠的向著顧銘攻擊過去。

而顧銘的身上,頓時散發出一股強大的吞噬之力,直接將大長老的攻擊全部給吞噬掉了。

大長老見狀,臉上閃過一股驚恐之色。

而這時,那邊的顧銘徑直開口,「哼,你真的以為我會被你困住嗎?」

顧銘的話說完,那邊的大長老心中一跳,此時警惕的看著顧銘。

他想不明白,為什麼自己的攻擊會突然消失。

「這是你的分身?」

大長老想到其他的可能,眼中滿是怪異的神色。

「哼,分身又如何,今天你必須死!」

大長老怒吼,目光之中卻多一絲貪婪之色。

他要得到天道功法,只有天道功法才能夠修鍊出分身來。

此時的大長老將一切都歸功到了天道功法上了。

顧銘聽了他的話,不由一怔,隨即冷笑道:「分身?你看我的樣子是分身嗎?你的腦洞可真夠大的。」

「小子,說這些沒有用,要麼交出天道天功法,要麼我殺了你拿走天道功法。」

大長老看著顧銘,臉色猙獰的說道:「如果你主動交出來,我會留你一命,讓你成為我手中的一條狗!」

顧銘聽到他的話,眼中閃過不抹不屑。

看到顧銘的表情,大長老更加憤怒,臉色更加難看。

他可是三品界主境強者,竟然被一個一品主宰境的小子給藐視了,這口氣讓他如何能夠咽的下去。

「既然你找死,那我就成全你!」

大長老怒喝,他沒想到顧銘竟然這麼不識抬舉。

他已經給了很大的優待,如果是其他人,他絕對不會這麼說。

畢竟顧銘手中還掌握著十方霸殺陣,大長老心中多少也存在的忌諱。

十方霸殺陣的厲害,他已經體驗過了,所以他要留著顧銘,當他從顧銘手中得到十方霸殺陣后,便是顧銘的死期。

大長老的算盤打的非常不錯,可惜顧銘根本不吃他那一套。

「想殺我就來,你的廢話太多了!你真的以為所有人都是傻瓜嗎?還留我一命,我不殺你就已經不錯了。」

顧銘淡淡的開口,再次不屑的看向大長老,繼續說道:「原本想留你一命,既然你都這麼說了,我只好殺了你!」

聽到顧銘的話,那邊的大長老,兩個眼睛瞪的滾圓,咬牙切齒的盯著顧銘。

可見他有多麼的憤怒。

大長老已經忍不下去了,直接向著顧銘沖了過去。

轟!

就在大長老沖向顧銘的同時,直接引爆了籠罩在顧銘身上的那道力量。

恐怖的波動瞬間席捲整片天空,一道道波動向著四周衝去。

看到眼前這一幕,大長老不由的露出一抹笑容。

「這就是不識抬舉的下場,最後還不是被我給滅掉了!」

大長老大笑,他的神識並沒有感應到顧銘的氣息,在他看來,顧銘一定死了。

「天道功法是我的了!」

大長老瞬間衝進剛顧銘所在位置。

然而,他的面前什麼也沒有。

「這怎麼可能,就算是死了,也會有屍體留下吧?」

大長老疑惑的向四周看去,神識也在四處尋找著,但是一無所獲。

正當他疑惑不已時,顧銘的聲音傳了過來。

「你在找我嗎?」

聲音落下,大長老感覺周圍的天地突然一變,十方霸殺陣直接將他籠罩在內。

顧銘的雙手快速的揮動著,結出一道道奇異的印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