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浩悄然走過去,透過窗戶一看,表情瞬間陰沉,眼中更是怒火熊熊。

房間內人不少,大人有五個,小孩子八個。

大人們環繞着一個堆滿了菜餚的桌子喝酒聊天,各種吹噓,葷段子不絕。

而小孩子們則一個個跪在地上,有的斷手,有的斷腳,穿着破爛,一身邋遢。

最讓人火大的,則是其中一個男子抱着一個十四五歲的獨臂女孩,一邊和同伴吹噓,一邊還把手深入了女孩的衣服內。

那女孩似乎已經麻木了,面無表情,任由男子輕薄。

該死,都該死!

陳浩眼睛逐漸變紅,一股前所有爲的殺意從心中爆發。

隨後,他運轉法力,直接一腳踢爆了房門,衝了進去。

突然的動靜,嚇了房間內所有人一跳。

不過不等這些人反應過來,陳浩幾步靠近,直接出手攻擊。

啪啪啪啪!

身影轉動,如同鬼魅,出手兇狠,碰則骨折。

只是幾個呼吸的功夫,五個男子就被陳浩全部攻擊了一遍,一個個被擊飛四方,其中三個被打中腦袋的,眼珠子爆裂,五官出血,當場死亡。

還有兩個則運氣好,被擊中的胸口和脖子,雖然也倒地哀嚎,但是還活着。

等陳浩停下來,場面已經被他掌控。

“你是誰?敢動我們,不怕飛哥殺你滿門嗎?”被擊中胸口的男子張口吐了一口血,但是他沒有怕,反而兇狠的瞪視陳浩,語含威脅。

陳浩咧嘴一笑:“很好,後面還有靠山,那也要死。”

聽到陳浩的話,吐血男悚然一驚,這時,他終於看到,幾個之前還在吹牛逼的小夥伴們,有三個動也不動了,其中一個面孔對着他,那五官噴血的慘狀,看的他毛骨悚然。

“大,大哥,別亂來,我們是不是有什麼誤會,要是有誤會,我可以道歉,賠錢也行,你要多少都行,大哥別殺我。”

反應過來的他,急忙求饒。

陳浩沒說話,走到了那個被踢斷脖子,還在掙扎的人面前,一腳踩在了他的脖子上,慢慢的用力。

咔咔咔~~

隨着脖子發出骨頭的磨合聲,這個掙扎的男子瞪大了眼睛,雙手抱住了陳浩的腿,似乎想求饒,但是卻說不出話來。

咔~

隨着陳浩猛然一用力,這個男子身體一僵,雙手無力的倒在地上。

嘶!

看着這冷靜殺人的一幕,吐血男渾身發冷,掙扎着退後,眼中滿是驚恐。

“你那個飛哥,現在在哪裏?”

陳浩微笑着問道。

吐血男想也不想,急忙道:“大,大哥,飛哥在楓橋酒吧,大哥放過我吧,我什麼都不知道,我什麼都沒幹過啊。”

“什麼都沒幹?這些孩子,也和你無關嗎?”陳浩冷冷問道。

吐血男:“……”

“我們華夏是個好地方啊,地廣物博,文化源遠流長,更有很多美德善言。我最喜歡的兩點,第一,做人要有良心。第二,尊老愛幼。你告訴我,你喜歡那一條?”

陳浩走過去,微笑問道。

吐血男明白了,這是爲了這些孩子來報復他們的。

當即他辯解道:“大哥,沒有啊,我是剛加入……”

“我加你馬勒戈壁!”

不等吐血男說完,陳浩凝聚法力的一腳,狠狠的踢了過去。

砰!

吐血男胸口再次遭受重擊,身影如輕飄的麻袋一樣,直接被踢飛,砸在了牆上。 身體從牆上落下的時候,吐血男瞪大了眼睛,嘴中再次吐血,身體抽蓄了幾下,很快沒了呼吸。

一口氣宰了五隻畜生,陳浩只覺得心中一股鬱結之氣突然散去大半,整個身心都變得舒坦了許多。

不過看着五個屍體,陳浩咧嘴笑了。

死亡可不是解脫。

人渣,就應該什麼也不要留下,投胎轉世,那也是奢望。

“小黑!”

陳浩看向黑貓,喊了一聲。

黑貓會意,看着五個屍體,張開了貓嘴。

哇嗚~

一張嘴,黑貓口中發出了一股吸力。

這吸力詭異,連地面上的一絲灰塵都沒有驚動,但是地上的五具屍體中,卻有五道虛影被直接拉扯了出來。

似乎預感到了什麼恐怖的事情。

這五道虛影驚恐的掙扎。

就在黑貓以爲可以小吃一頓的時候,陳浩動了。

一翻手,大桃木劍憑空出現,天罡步邁動,身影如閃電。

刷刷唰唰!

大桃木劍帶着一道道紅光,把每一個虛影都斬裂數節,隨之,魂體崩潰,煙消雲散。

黑貓:“……”

陳浩反手收起桃木劍,淡然道:“小黑,這幾個人渣有毒,我怕你吃了拉肚子,還是滅了乾淨。”

黑貓無語的瞥了一眼陳浩。

只要是魂魄,啥毒我都能消化好不好。

不過黑貓敏銳的感知到陳浩對這些傢伙的痛恨,也沒有撒嬌鬧情緒。

也就幾個點心罷了,不吃就不吃嘛。

人殺了,魂散了,屍體陳浩直接收入了袖裏乾坤,準備之後找個無人山林,拋屍山野,或許會有什麼野生動物感興趣。

不過這時,看着一羣目瞪口呆的孩子,陳浩這才反應過來,只顧一時的痛快,卻忽略了這些孩子。

也不知道,自己兇殘的一面,有沒有嚇到他們。

陳浩正要開口,那個十四五歲的獨臂女孩,卻是突然跪倒在地,一邊磕頭一邊哭泣道:“謝謝大俠,謝謝大俠。”

陳浩:“……”

大俠?別鬧好不好,這不是武俠電影啊!

不過陳浩意外的發現,孩子們沒有驚恐,沒有害怕,反而眼中滿是興奮和快意。

顯然,遭受了那麼多的苦難和折磨,親眼看着這些壞人被殺,他們心中更多的還是開心,還是解恨。

陳浩嘆息一聲,走過去把女孩扶了起來:“真是對不起,我來晚了。”

獨臂女孩淚流滿面,哽咽道:“不晚,一點都不晚,只要看着這些混蛋死,我們就滿足了。”

說完女孩突然反應過來,繼續道:“大俠你放心,我們不會把你的身份透露出去的,我們就說這些壞人是……”

話未說完,女孩語塞。

壞人的屍體,被陳浩收走了啊。

那憑空消失的手段,她聞所未聞。

看女孩錯愕的表情,陳浩笑道:“不用你們承擔什麼責任,誰也不用,你們也放心,壞人死了也就死了,沒人會知道的,也不會有人爲他們求公道。嗯對了,你們等一下,我去帶一些‘人’過來,其中有一個,或許你們認識。”

說完陳浩走出房間。

打開院子鐵門後,陳浩來到泰山石面前,看了片刻,嘆息一聲,直接把泰山石收了起來。然後對一直觀望的衆鬼招了招手。

衆鬼見了,這纔過來。

“呀,那個可怕的東西不見了?”小女鬼驚喜的說道。

陳浩笑道:“東西被我收了,嗯,那些壞人也被我殺了,現在我們進去,先讓琪琪看看自己的弟弟還在不在。”

小女鬼大喜,連忙先一步跑了進去。

少時,陳浩和衆鬼來到了房間,這時候,陳浩就看到袁琪琪衝向一個斷腿小男孩,哭泣着跑過去,當然,陰陽兩隔,無法觸摸。

陳浩直接給孩子們開了靈眼,讓孩子們看到了衆鬼。

果然,那個袁琪琪想要抱的斷腿小男孩,就哭着喊姐姐,只是兩人根本碰不到,只是相對哭泣。

這一幕看的衆人心中酸楚,哪怕是惡鬼厲鬼之流,也是移開目光,不忍多看。

重生之萬物皆可吃 陳浩心中沉痛,對衆鬼道:“不知道諸位,有沒有什麼好辦法安頓這些孩子?”

“大師放心吧,孩子交給我們,回頭跟唐老爺子說說,留在鬼蜮生活,雖然那邊不適合活人居住,但是注意一下,把他們養大應該沒問題的。”惡鬼壯漢開口說道。

陳浩遲疑了一下,問道:“就不能聯繫一下他們的父母?”

惡鬼壯漢笑了:“大師,您是修行之人,可能不知道,這樣大的孩子,自己家在哪裏,父母是誰,估計都忘了,更有一些是偏遠山區拐賣而來,而且孩子被弄殘了,先不說聯不聯繫的上家人,如果聯繫不到,除了一些福利院,誰會認領?在福利院生活,還不如讓唐老爺子看着。”

陳浩默然。

有明就有暗,這纔是一個真實的社會。

一羣殘疾了,甚至心靈受到了巨大創傷的孩子,真的無法再承受更多苦難,否則不是夭折,也是被改變心靈,走向另一個極端。

那鬼蜮雖非活人久留之地,但是唐老爺子也是得到了殘缺符詔,陰德深厚之靈,若得它照顧,或許對孩子真的更好些。

“那好,就這麼安排,我們先走,這些人渣只是手下,還有一個領頭人需要我去處理呢。”陳浩笑着說道。

從院子離開,陳浩讓一羣孩子在車內擠了擠,慢慢開向了廢棄樓房。

見到唐老爺子,解釋了一下後,老人也是氣的吹鬍子瞪眼,罵起了髒話。最後對陳浩保證,只要自己沒有魂飛魄散,就絕對保證照顧這些孩子。

陳浩正要說話的時候,突然系統聲音響起。

叮咚:冤死鬼袁琪琪,五個月冤魂,死願完成,呼風神通獎勵發放。

陳浩錯愕,這就完成任務了?

再看去,陳浩瞪大了眼睛,只見小女鬼的身上原本亮起了白光,但是緊接着,白光又散去了。

似乎察覺了什麼,小女鬼轉過身,對着陳浩咧嘴一笑:“大師哥哥,謝謝你救我弟弟,不過我要照顧我弟弟,我不要投胎。”

陳浩:“……”

衆鬼:“……” 小女鬼髒兮兮的,亂糟糟的,但是此刻,聽到它的話,看着它的笑容,不管是陳浩,還是衆鬼,都從小女鬼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種聖潔的感覺。

這是最純真的親情,猶如一股清風,洗滌了陳浩和衆鬼的心靈。

看着小女鬼,陳浩認真道:“好,你好好照顧你弟弟,等你弟弟長大,若你還在,我必然前來渡你。”

小女鬼用力點頭,笑的眯起了眼睛:“謝謝大師哥哥。”

隨後,陳浩看向衆鬼,正要開口說什麼,突然一道陰風從遠處飛來,來陳浩和衆鬼面前,化作了一道紅衣身影,正是楊紅。

此刻的楊紅,身上煞氣逼人,兇厲可怕。

陳浩:“……”

媽了個蛋,啥情況?你這又幹啥事了?

衆鬼也是面面相覷。

楊紅倒是淡定,開口道:“大師繼續幫我們完成死願吧,那個飛哥我已經處理了。”

陳浩:“……”

衆鬼:“……”

“咳咳,你這,太沖動了吧。”陳浩乾笑說道。

楊紅瞥了一眼陳浩:“我也就處理了一個,大師你可是殺了五個。”

陳浩:“……”

“我們不一樣,我是修行之人,煉道長生,無懼因果,且殺惡證道,問心無愧。但是你化身厲鬼,已經難得善果,如今再殺人,積攢兇厲煞氣,只會讓自己在這一條路上越走越遠,就算我幫你了去心結,投胎轉世,六道輪迴,你可不一定能做人了。”陳浩認真的說道。

楊紅笑了,原本漂亮的面孔,笑起來特別的滲人:“大師好意,我心領了。既然投胎沒好報,那我就不投胎,當鬼也不錯,至少心不平,可以殺。”

陳浩:“……”

我擦,你確定之前是被人拋棄,跳樓而死?你這有點兇的過頭了啊!

不過陳浩也真不知道說啥好了。

畢竟楊紅是爲孩子們做主,出發點是好的,要說,也是以惡制惡。

也罷,領頭人一死,這事算畫上了句號,也不用自己多跑一趟了。

隨後陳浩看向一個陰魂老伯,笑呵呵的問道:“那下一個就是你了,大爺,你的死願是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