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耶律彩雲白天特意去了圖書館找楊嘯,沒有找到。

冰兒這兩天都是和青兒在一起,也是睡在耶律彩雲的別墅。

超級模板抽獎系統 耶律彩雲獨自一人來到了楊嘯的宿舍,敲了敲門,沒有反應。

楊嘯上午關了房門,睡得正香呢。

耶律彩雲敲了幾次,看見沒有回應便離開了。

她後來又去找了高樓和陳蒼山,大家的都說沒有見到楊嘯。

高樓嘀咕道:

「楊嘯不會是覺得打不過秦月,躲起來嗎?」

耶律彩雲白了高樓一眼,

「楊嘯射這樣的人嗎?大家分頭去找找吧。」

高樓等人分頭找了所有的地方,都沒有找到。

彩雲怕冰兒擔心,所以沒有把消息對冰兒說,冰兒問起叔叔的時候,彩雲還說楊嘯在圖書館看書,讓冰兒別去打攪叔叔。

肖玲在傍晚的時候,去圖書館找楊嘯,也沒有找到,尋思了一番,便回去休息了。

……

楊嘯一直在房間裡面修鍊生死迭代法則,體內的暖流越來越強烈,慢慢在體內能夠聚集城一個炙熱的圓球。

但是,按照書中的解釋,總覺得有些不對,除了這股暖流之外,身體並沒有別的變化,基因屬性系統也沒有變化。

「恐怕是我太急切了,哪裡這麼容易的,先修鍊著試試看了。」

楊嘯自己安慰自己。

這一修鍊又是大半夜,直到凌晨四五點中才入睡。

……

今天是楊嘯和秦月生死決鬥的日子,按照比賽規則,上午十點正式開始決鬥。

現在,1號競技場內已經人滿為患,所有人都在等待著決戰時刻的來臨。

除了學員之外,教導處主任朱鵬,導師羅傑,肖玲,以及數十個導師都到場觀看,大家都想看看那個曾經打敗過肖玲的楊嘯,到底有什麼能耐。

耶律彩雲,高樓,陳蒼山,冰兒,青兒以及十多個楊嘯的同班同學也都到場了。

這些票都是陳蒼山從票販子哪裡高價買過來的,大家準備給楊嘯當拉拉隊,吶喊助威。

九點半左右,秦月緩步走入了競技場舞台中央。

全場逐漸安靜下來,所有人都緊張地等待決戰開始。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拳頭未至,凌厲的拳風卻是迎面而來!

看那趙青舒拳頭之上閃爍著詭異紫色的光芒,慕容辰就立刻面色大驚

就連一旁的郭秋林,龍遠山,看到那紫色光芒包裹的拳頭之時,也是面色一驚:

「紫品高級武技!?」

「拳法?」

這武技本來就是稀罕物,雖然各大郡城裡面都有傳授武藝的武館,但是能夠稱之為武技的卻是稀罕,賀翎從呂布手裡打劫的那些紫品武技,也都是稀罕物,一般人都是沒有的,市場上也是千金難求,要麼是特么厲害的武將死後掉落,要麼是厲害的武將自己的寶貝,又或者像趙子龍師傅那樣的武學大師,才能有這種紫品和紫品以上的武技,當然了,市面上的垃圾武技也是很多,大多都是綠本,能有一個藍品,都會被哄搶而去

也怪不得兩人吃驚了,這武技本來就難得,眼下這個趙青舒的武技還是如此實用的拳法,好的武技可是越階挑戰的必備之物,更別說這個趙青舒的勇武似乎還在慕容辰之上!

「砰!」

果然!

紫色光芒的拳頭威力大增,即便是慕容辰用胳膊肘來迎擊,還是不敵趙青舒這一拳!

劇猛的力道從胳膊肘上傳來,讓慕容辰身子一顫,不由得連連後退,這才止住了身形,面色卻也隨之慘白,如遭重擊

「好強!」

慕容辰凝重的面孔之上浮現出一抹驚恐,這個趙青舒竟然有這麼強大的實力,紫品鎖城甲,紫品武技,而且勇武還不在自己之下!?

果然是能夠一統并州的變態!

兩條胳膊都受了他不小的力道,眼下若是再吃他一拳,自己恐怕都吃不下了!

慕容身後原本坐著的呂青,見兩人打的激烈,連忙從椅子上躲開,站得遠遠的,那句廣告詞怎麼說的來著?

觀戰雖好,但不要貪位噢!

重生后我成了男神的黑蓮花妹妹 兩拳就讓慕容辰面色慘白,無力應對,趙青舒陰冷的面孔中浮現出一抹狠辣,自己絕不是留手的人,但凡能趕盡殺絕,自己就不會留任何一絲機會!

「嗖!」

當下趙青舒,再次揮動一記重勾拳,朝著慕容辰打去!

「嘭!」

慕容辰只能抬胳膊去擋下這一擊,卻被那趙青舒拳頭上巨大的力道一拳就狠狠的連帶胳膊,打在了腦袋上,整個人因此轟然倒地!!!

腦袋裡面嗡嗡作響,雙眼迷離,一絲血跡從慕容辰的嘴角溢出

沉痛的倒地聲讓眾人心都是為之一顫,郭秋林更是不留痕迹的咽了口口水,掩飾自己的震驚

一直淡定的龍遠山,這時也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這個趙青舒的實力,倒是有些超乎自己的意料?

「哼,裝個屁,我敬你是個公子,給你點面子,你還蹬鼻子上臉?」

三拳就把慕容辰打倒了,趙青舒更加猖狂了,一腳踩在了慕容辰的身上,冷冷一笑:

「若是沒有家族,你這樣的公子哥,又算個什麼東西?被人狠狠踩在腳下,爬都爬不起來!?」

這話,可讓在場的其他三位有些面露不爽了,畢竟自己等人都是十大家族的,有人被打倒了雖然不是壞事,但是像趙青舒這話,侮辱一家,就相當於連帶侮辱自己家族所在的十大家族!

當下,龍遠山先開口了:

「得饒人處且饒人,趙兄弟不要做得太過分,話也別說得太難聽了!」

「喲,龍哥開口了,這面子得給啊!」

趙青舒依舊是陰陽怪氣,一邊和龍遠山說話,一邊卻又是踹了幾腳倒在地上的慕容辰

龍遠山瞳孔緊縮了一下,眼下自己的實力,或許並不是趙青舒的對手,若是自己執意插手此事,就相當於是自己給自己找麻煩了….

思慮再三,龍遠山也沒再多說什麼

趙青舒用戲謔的眼神看看圍觀的三人,再看看被自己踩在腳下的慕容辰,搖搖頭又說:

「可憐啊,被人踩在腳下,也沒人會救你,終究也不過是一條家族養的狗罷了!」

語氣中意有所指,龍遠山三人卻是聞所未聞般無視了

似乎是覺得踩得不夠過癮,趙青舒抬起一腳,就朝著慕容辰的臉上踩去!

「住手!」

慕容夢雪的聲音傳來,趙青舒的動作不由得微微一緩,看到那柳眉怒立,貝齒緊咬,就連面色因為著急憤怒而變得紅漲的慕容夢雪

趙青舒邪魅一笑:

「你哥得罪了我,這是對他應有的懲罰,即便你們是高高在上的十大家族,也不例外!」

狂妄!

囂張!

似乎對十大家族是有什麼深仇大恨

「你!」

慕容夢雪緊皺眉頭,一層細汗在額頭之上滲出,也是十分氣怒

「哼!如果你跪下來求我,我或許可以放過他!」

趙青舒好像想到了什麼好玩的事情一樣,連忙說道,目光中有著濃濃的期待

「你做夢!」

慕容夢雪怎麼會答應這種要求,直接回絕了!

「那就怪不得我了!」

趙青舒聞言,面色一狠,抬起一腳就要踩向慕容辰的臉!

「哥!」

慕容夢雪顧不得其他,連忙上前,一記粉拳就要砸向趙青舒!

「找死!」

趙青舒並非是憐香惜玉的主,原本踩向慕容辰的一腳,直接向慕容夢雪踢去!

見狀,其餘圍觀的三人面色大變,這趙青舒不要命了?連慕容夢雪都敢動!?她的身份可不是慕容辰能比的!

就連剛剛準備坐視不管的龍遠山,也是準備出手相助這個慕容夢雪時,一道更快的身影躥了上去!

「砰!」

只見,面前黑影一閃而過,那趙青舒的身子如遭重擊般,狠狠的向後飛去,砸在了牆上,才止住了衝勁,而後又翻落在地,狼狽不已!

慕容夢雪看到那趙青舒一腳踹向自己時就嚇得閉上了雙眼,哪還敢出手?

感覺眼前似乎有什麼東西遮住了光,想象之中的一腳也沒有踹過來~

不由得睜眼一看,卻見賀翎的身影正擋在自己面前,一剎那,莫名的安全感從心底升起,似乎光芒都繞開了賀翎的身形,讓自己面前的這個男人顯得更加魁梧….

賀翎冷冷的看著趙青舒:「我似乎忘了告訴你:在這,我說了算!」 在飛豹學院,為了防止學員亂用挑戰權,每個學員在校期間只有一次通過挑戰榜挑戰對手的機會。

正常情況下,一般的私人恩怨大家都不會通過挑戰榜來解決,只有那些比較特殊難以解決的私人恩怨,大家才會走上競技場的挑戰擂台。

這裡是榮耀和尊嚴的擂台。

秦月一身黑衣,緩步走到競技場上,雙手抱著臂膀,冷傲地掃視了一眼全場。

1號競技場已經坐滿三千多人,包括一些導師。

秦月很滿意,這裡將是他的畢業典禮,他會在打敗楊嘯之後,宣布自己已經突破了帝級境界,正式申請進入高級學院部。

他突然覺得,這或許就是上天的安排,

安排楊嘯這樣一個反派人物來成就他的輝煌。

全場逐漸安靜下來,大家期待楊嘯的上場。

可是,時間一分分過去了,楊嘯並沒有上場。

全世界唯你令我心歡喜 雖然按照規定是10點正式開始比賽,但是,如果雙方都在,提前半個小時也是沒有問題的。

有人開始小聲議論,

「楊嘯呢?」

「楊嘯怎麼還沒出現?」

「這小子不會是臨陣逃脫了吧?」

……

耶律彩雲感覺內心不安,詢問了身旁的高樓等人。

「你們有誰見過楊嘯嗎?」

「沒有,從昨天開始,我們就沒有見過楊嘯。」

「按照規則,如果楊嘯在10點半不能上場決鬥的話,就自動判楊嘯輸了,他就只能承擔輸的結果。」

「楊嘯不會真的躲起來了吧?」

「或者,會不會有什麼意外?」

……

隨著時間指向了十點半,主持生死挑戰賽的一名學院工作人員走到競技場上,大聲喊道:

「秦月挑戰楊嘯的生死挑戰賽,現在正式開始,有請雙方上台。」

秦月揮揮手,說道:

「秦月,在。」

主持人點點頭,掃視了一眼周圍,高聲喊道:

「有請被挑戰者楊嘯上場,」

全場一片寂靜,

在眾人的期待中,並沒有人影走上競技場。

頓時議論四起。

「楊嘯呢,不會真的不敢出來應戰吧?」

「既然不敢應戰,早說啊,害老子期待這麼久,還花了高價賣門票。」

「什麼情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