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隨著你龍血金身修鍊階段的提升,這種加成還會提高,這也就是每一個龍行者,都可以輕鬆做到同階無敵,甚至以一敵幾的原因。」

軒轅無命大喜,他本來就跟其他的武靈不一樣,每一星修為提升的力量都是兩倍,龍血金身再次加成二到三成,那就是一般武靈的二倍半啊。

這個消息比一次性增加一千多牛更讓軒轅無命感到高興,因為這種提高會讓他再次拉大跟普通武靈的距離,甚至拉大跟一些同樣有各種資源增強實力的天才的距離。

難怪在學習傲世吞雲功時,他能從先祖軒轅天庭身上感受到那種睥睨天下的霸氣。

「聖禹大人,那你說的祖龍密境的考核又是怎樣的?我什麼時候可以去接受考核啊?」軒轅無命已經迫不及待地想成為真正的龍行者。

「隨時都可以,不過我並不建議你這個時候接受,因為祖龍密境的考核,對每一個準龍行者來說非常的重要。每個人一生只能接受一次,這種考核的收穫是非常巨大的。」

「一個受到龍魂認可的龍行者,在祖龍密境中呆得越長時間,收穫將會越大。曾經有武神級別的人類龍行者進入祖龍密境,十年過去了,出來的時候已經是武聖。以你的資質,在裡面少說能呆上幾年……」

軒轅無命恍然:「那我現在不能去,我得先回去救我爺爺。」

「不僅僅是這個原因,還因為進入祖龍密境的權力,有時候還能救你一命。」聖禹說話間,探爪而出,一塊閃亮的鱗片出現在它的右爪,那鱗片很漂亮,上面有月牙般的紋路。

在軒轅無命和煚五好奇的目光中,聖禹解釋道:「這是一片通過祖龍殿加持過龍魂力量的逆鱗,它就是開啟祖龍密境的鑰匙,只有通過了真龍血煉的准龍行者才能使用。」

軒轅無命心頭微動:「難道是隨時隨地可以開啟祖龍密境的大門?」

「也可以這麼理解,不過使用它的時候,要小心謹慎。因為時空會扭曲,你周圍十丈之內所有的生物都會承受瞬間撕裂的空間裂縫的攻擊,除非他能承受得住那樣的攻擊,否則必死無疑。」

軒轅無命恍然:「所以我拿著它,關鍵時刻可以救我自己一命?」

「是的,這也是我不建議你現在用掉這個權力的原因。」聖禹應道。

軒轅無命點頭,道:「我明白了,不過我一天沒有完成祖龍密境的龍魂考核,那便一天不能跟小五在一起啊。」

「他都是你的共生龍了,能跑哪去?」聖禹說道:「有時候,分離只是為了更好的相遇。無論是煚五,還是你,都需要時間成長,太早相互依靠,有時候反而不見得是好事。」

想到小五的惰性,和他面對一些危險時對小五的依賴性,軒轅無命不由撓了撓頭。

「現在……它是你的了。」將逆鱗給了軒轅無命,聖禹說道:「如果你沒有其他的疑問,那麼可以告訴我方向了,我送你回家。」

軒轅無命接過了逆鱗,然後抱著煚五,在聖禹釋放的妖靈輕托下,上了它那寬敞的後背。

「砰……」

聖禹閃動著翅膀,猛然拔高,破霧而出。

「嗚哇……」

雖然被一股柔和的力量包裹著,軒轅無命知道一定不會摔落,可是這種驟然提高百米的高速,讓他的心都差點跳了出來。

軒轅無命並不是沒有飛過,諸葛青雲就帶著他飛行過。

可是被一個武神帶著他飛行,那種感覺卻完全沒有騎乘著聖龍飛行那麼讓人激動,即便那個武神已經算是半個武聖了。

甚至乎,如果腳下的巨龍只有武神級別的強大,軒轅無命也會很激動,畢竟龍騎士,那可是每一個少年的玄幻夢。

就連跟閻王爺聊過天的軒轅無命,也沒有想過,有一天他真的能駕馭巨龍。當然,現在的軒轅無命也不能說是駕馭巨龍,他只是被巨龍當成孩子一樣帶著。

不過有一天,當煚五成長起來了,那個時候,軒轅無命也就真的成為了龍騎士,不過這個世界沒有這個稱謂,只有龍行者。

軒轅無命沒有讓聖禹直接飛落在軒轅家,他擔心太驚世駭俗了,這對軒轅家不會是什麼好事。

如果聖禹是一個聖級人類強者,那軒轅無命會巴不得他去軒轅家,那樣以後估計誰都不敢惹他們軒轅家了。

但是一頭聖獸飛到軒轅家,給軒轅家帶去的,將會是毀滅性的災難。

軒轅無命明白,聖獸代表的是什麼,皇室成天宣傳的那頭皇天雷翼獅就是一頭聖獸,估計也就是在皇城拉過一泡屎,然後不知道跑哪去了。可它就成為了大周武國的國寶,成為了皇族代天行令的一種正統標誌。 看看大周武國那面像極了某個汽車品牌標誌的國旗,再看看皇城各軍軍令的雕刻模樣……

如果大周武國皇室知道有一頭聖龍降臨在了軒轅家,估計隨便羅列一點莫須有的罪名整死軒轅家實在是簡單得很的事。

除了這方面的考慮外,懷璧其罪的考慮也是有的,畢竟這世界還是有不少聖級強者是很喜歡組團擊殺聖獸的。

「無命,你這便要和我分開了么?」煚五十分捨不得,慘白的顏色彰顯著它內心有多麼的悲傷。

輕輕摸了下它的頸鬣,軒轅無命笑道:「天下無不散之筵席。聖禹大人說得對,有時候分開只是為了更好的重逢,我相信,用不了幾年,我們又會相遇的。」

「可我一刻都不想跟你分開呀。」煚五眨巴著眼睛,晶瑩的五色淚珠滑落。

一旁的聖禹爪子輕搖,一縷妖靈捲動著,將煚五那滑落的幾顆淚珠給收了起來。

「乖,不要傷心了,我希望下次見到你的時候,你就能載著我遨遊天際。」軒轅無命眼中滿是期許。

點了點頭,煚五應道:「我會的,你可要小心啊,那麼多人想要你的命。父親都說,一聖功成萬靈誅,不管遇到什麼困難,你都不能死,一定要活著!答應我!」

軒轅無命鄭重點頭:「我答應你,我一定會好好活著。」

「軒轅無命,雖然你一直說不需要什麼東西,但我想,這個東西你會需要的。」

聖禹說話間,軒轅無命的眼前出現了一個玉質的瓷瓶。

「這是什麼東西?丹藥么?」軒轅無命疑惑道。

「是的,裡面有兩枚乾元化神丹。」聖禹應道。

「乾元化神丹?」軒轅無命駭然:「這……這可是天階丹藥啊,能夠幫助魂融境武者突破禁錮。」

「你小子倒懂得不少,沒錯,正是這種丹藥。不過它也沒有你說的那麼神奇,它只是能夠衝擊魂融圓滿的武魂,開啟突破之門,增加突破到武神的概率,不一定成功。」聖禹應道:「無論是天材地寶,還是丹藥的力量,都不可能盡全功,修鍊還是靠自己。」

軒轅無命點頭受教:「小子明白,謝聖禹大人。」

收過兩枚價值連城的乾元化神丹,軒轅無命心頭還真有一種懷揣至寶的惴惴感,這種丹藥,就算是在宗門之中,恐怕也是會爭破頭的吧?

聖禹降落的地方,是巴山集外不遠,不過並沒有人能注意到它的存在,畢竟它從千丈高的雲際下落也不過是瞬間的事,就如同滑落了一道流星。

不過這道流星卻是罕見的能夠彈回蒼穹的。

看著那道四彩的虹光消失在天際,軒轅無命眼中微潤:「小五,再見!」

雖然也就是短短一年,可是軒轅無命跟小五之間的感情的確已經非常的深,那種相互扶持和依存的手足之情。

不過軒轅無命還是很懂得寬慰自己的,畢竟體內還懷著一部《情緒管理學》呢。

軒轅無命的計劃,是到了巴山集,然後到軒轅家管著的驛站要一匹馬,那樣不消一個時辰左右,也就能趕回軒轅家了。

不過當軒轅無命進入巴山集,他便感覺到有些不對,因為他看到了一隊巡邏的武靈,他們穿著的不是代表軒轅家的黃衣,而是黑色的衣服。

在這對巡邏的武靈從他身邊走過時,軒轅無命能夠清楚地看到領隊的腰間掛著一塊銅牌,那面鐫刻兩個大字……南宮。

巴山集,被南宮家接管了?

這個情況讓軒轅無命心頭一緊。

巴山集,可以說是軒轅家的門臉,畢竟這是軒轅家所管轄的這片山域所有山民貿易之地,這也是軒轅家的經濟命脈。

在這種地方,任何一個世家都是會駐重兵守衛的,連巴山集都被打下來了,這已經是打上門的節奏了。

軒轅無命眸光微轉,他來到了巴山集一家老茶館,要了一壺茶。

「夥計,這巴山集不是軒轅家的地盤么?怎麼現在南宮家的武靈滿大街都是啊?」

「小兄弟,你是外來人吧?巴山集在七天前就易主了,那一夜打得好激烈,軒轅家的四爺軒轅季雄都戰死了。」

「咔擦!」

手中的茶碗在軒轅無命手中裂了開來,茶水灑了一桌子,軒轅無命心頭大驚。

雖然他對軒轅季雄這個牆頭草沒有什麼好印象,但是他畢竟是軒轅家的核心成員,是他的叔公,聽到他的噩耗,一樣會感覺到很悲哀。

「小兄弟……你?你難道是軒轅家的人?」那夥計驚異地看著軒轅無命。

「謝謝你的消息!」軒轅無命留下了一枚金幣,然後起身離開。

巴山集已經是南宮家的地盤,他這個南宮家必殺的對象出現在巴山集,一旦被人認出來,還能有命?

在那夥計狐疑的目光中,軒轅無命冷峻著臉,加快步伐,打算迅速穿過巴山集,朝軒轅家方向行去。

巴山集不是那種關卡類的城池,只是一個集市,防守也屬於鬆散型,畢竟每天進出的山民太多了,主要是靠崗哨和巡邏隊的眼睛。

穿過街道倒是沒有什麼困難,畢竟人龍混雜,也沒什麼人注意他這麼一個看上去只有十六七歲的少年。

不過當出集市的時候,馬上有人發現了他,畢竟軒轅無命劍眉星目,氣質不凡的,跟普通的山民相差太大,想不被人注意也不行。

「咦……」

這是一個巡邏隊的隊長,正在集市口小憩,他突然站了起來,指著軒轅無命的側影:「那個小子……像不像是軒轅家那個叫軒轅無命的小子?」

軒轅無命已經快步走了過去。

隊長旁邊的巡邏員甲搖頭道:「沒看清啊,不過看年紀不像啊,軒轅無命應該還沒滿十四歲吧?哪能有這麼高?」

「我也看著像啊……」巡邏員乙應道:「隊長,就算不是軒轅無命,跟畫像上那麼像,也定跟他有淵源,肯定是軒轅家的人。」

「那還等什麼,管他是誰,先把他拿下啊,哥幾個又有功勞可以領了。」巡邏隊長想到這,當下起身,大步朝軒轅無命走去。

「那小子,給我站住。」

聽到身後那一聲炸響,軒轅無命心頭一緊,頭也沒回,猛然以「疾刺」之式朝外衝去。

集市口最外延兩個衛兵還沒有反應過來,軒轅無命已經閃過了幾個山民,驟然的沿著山路朝前飛竄。

「抓住他!」這個時候,巡邏隊自然是更加確定軒轅無命有問題。

六人腳下紛紛閃現靈光,呼嘯而出,將幾個正想進出集市的山民無情地撞飛,迅速朝軒轅無命逼近。

那幾個被晃了一眼的衛兵叫喚了下眼神,沒有追出去,在他們看來,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年,出動一隻六人巡邏隊已經是殺雞用牛刀,他們再追出去也是白忙活,能有幾分功勞?

軒轅無命腳下如風,在拐過一角時,眸光掃了身後追兵一眼,在白悲窺靈的作用下,它們的修為一目了然。

顯然是因為交戰時期,南宮家在巴山集的巡邏隊可都是高標準。

這一隊巡邏隊里竟然配了一個靈寂四星的武靈,另外五人中,是兩個靈通境武靈和三個靈動境武靈。

軒轅無命心頭也有數了。

只是六個人,他還真不怵。

不過軒轅無命得把這六人帶遠一點,如果離巴山集太近,那麼引來了巴山集內的援兵就麻煩了。

畢竟軒轅季雄都死在巴山集,在這裡自然會有武魂級武者存在。

只可惜軒轅無命的青怒緒力消耗太大,現在只剩下寥寥四分,不足以施展「青怒極速」,這速度雖然能甩其他幾個巡邏員一條街,但是卻比那個靈寂境四星修為的巡邏隊隊長要慢上一籌。

於是乎,一馬當先的巡邏隊隊長一點點地朝軒轅無命逼近。

「這賊小子,速度還挺快。」那巡邏隊隊長心頭微詫,不過在追上后,臉上卻也浮現一抹獰笑,口中狂喝:「哪裡逃,還不給老子停下!」

軒轅無命還真停了下來。

反正就這麼一會功夫,大家已經跑出了幾公里路程,轉過了兩個山頭,巴山集的人還真注意不到這邊。

巡邏隊隊長自然沒想到軒轅無命真的停下,整個人以極快地速度沖向了軒轅無命。

擔心這麼高速會直接把軒轅無命撞死,沒有活口審出些有用的東西,巡邏隊隊長連忙剎車,同時探手就朝軒轅無命抓去。

可是他怎麼也沒想到,停住的軒轅無命可不是因為跑不動了,而是打算來催命的。

一抹藍芒迸現,那是一道鋒銳無比的槍尖,直往他面門襲來。

「該死!」

巡邏隊隊長心頭大驚,猛然怒喝了一聲,靈能瘋涌的同時,激活了額帶上的一道防禦武靈技。

但是,他怎麼也想不到的是,眼前這個少年竟然能爆發出超過七千牛的力量。

作為靈寂境四星武靈,他的基礎力量也不過才五千牛,在這倉促之下,按靈導器附帶的武靈技顯得是那樣的脆弱。

「噗……」

巡邏隊隊長努力做出的防禦在凍天槍面前是那樣的不堪一擊。他死之前只能努力偏一下腦袋,但是沒用,凍天槍狠狠刺入了他左眼的,將他的腦袋直接貫穿。

血水四濺間,軒轅無命手中一抖,數千牛的力量這麼一抖,那巡邏隊隊長的腦袋瓜子直接裂成了渣滓。

巡邏隊中的那兩個靈通境武靈堪堪轉過道來,正好看到這一驚悚的一幕,駭然無比,呆立當場。 靈寂境四星修為的隊長,對於他們來說,那就是不可逾越的高山。

可是現在,這座高山就在眼前轟然倒塌,而且就因為一頭看似孱弱的山羊拱了一腦袋。

當腦海中計算出隊長脫離他們的視線,到他們轉過山角的時間頂多讓兩人交手一兩招,他們也就明白,隊長是被秒殺的。

而在隊長的無頭屍體噴涌著鮮血倒下時,那個表情冷厲的少年已經縱身追了過來。

「快逃!」

兩人相視一眼,想都沒想掉頭就跑。

可是軒轅無命打算提腳追,就沒打算放過他們,因為他們如果逃回去了,那回頭馬上會有武魂級強者來追殺他。

雙方相距不到二十丈,趁二人發獃的那一會,軒轅無命已經突進了十丈。

兩人轉身開始逃,可是還沒逃出幾步,卻感受到一股粘稠的風涌帶著無匹的壓力籠罩在了二人身上。

怒風武勢。

在這個武勢範圍內,除了軒轅無命之外,其他人的速度都將減弱兩三成,無論是攻擊速度,還是逃遁速度。

而軒轅無命自己的速度卻能加成三成,此長彼消之下,十丈距離迅速拉近。

感受到身後那狂暴的威壓,兩個靈通境巡邏員瘋狂地奔逃。

「救命啊!」

其中之一,更是迫於死亡的壓力而開始呼叫。

軒轅無命冷哼一聲,身子直接施展「疾刺」,將右邊那個高速奔逃的巡邏員的心口刺了個透明窟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