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對,好像還有其他陣法!」

「這小小的玉鐲,方寸之間,竟然容納了這麼多個陣法?」

「轉換陣法,融靈陣法。風靈陣法,甚至七八個小小的聚靈陣法!」

七夜雖然剛開始學習靈師陣法的東西,哪怕並不熟悉,卻也感到無比的震驚。

「能夠將陣法微縮道這種地步,就已經很稀奇了,而且還將各個陣法接連的天衣無縫,不得不說,這浮遊世界之中還是有能人!」

「不過在這玄玉鐲最後一步沒有做好,導致許多聚靈陣被靈氣沖毀!」

「可即便如此,這玄玉鐲在聚靈之後,也能傷到中階大武師!」

「今日那葛白拿出玄玉鐲之時,如果主人的反映慢了一點兒,恐怕就危險了!」

「好在主人沒有過度施展冥夜之瞳,這冥夜之瞳的反噬也不算太大,並沒有完全引動邪氣,如果在木靈果爭奪中能夠獲得不錯的受益,有這玄玉鐲補償,也算不錯了!」

玄心劍魂低聲說道。

「《玄心訣》雖然玄妙,不過卻暫時禁錮了實力提升,雖然我能夠感受到玄力在日益精進,我的實力應該到達了武士五六階左右,可是真正的階別卻沒有任何提升。」

「希望這一次能夠搶奪足夠的木靈果,一來祛除體內的邪氣,二來能夠將靈力突破到靈者!這樣就能快速提升一下實力了!」

七夜淡淡的說道。

「主人,《玄心訣》並非一朝一夕就能見到效果,將來你一定不會後悔修鍊了《玄心訣》的!」

玄心劍魂安慰道。

這段時間,主人遇到的麻煩不少,實力被禁錮的確時間很頭疼的事情。

不過主人傳承了老主人的一切,也註定了要經歷各做磨難!

「冥夜之瞳暫時有反噬入魔的危險,主人可以多研習一下靈技,比如這玄玉鐲,如果您能掌控靈陣構建,將來也是一大助力!」

玄心劍魂為七夜解決著難題!

「嗯,這玄玉鐲,你給我好好講解一番,說不定在木靈果爭奪試煉中能夠用上!」

七夜淡淡一笑,也不再去想煩悶的事情。

一邊聽著玄心劍魂的講解,一變自擬構建陣法。

……

……

第二日,一早。

外圍峽谷的寧靜,被一聲聲飛鳥啼鳴打破!

「飛鳥谷的傳喚之音!」

聽到這個聲音,對於飛鳥谷有了解的武者,立刻開始行動。

「冥夜兄。這是飛鳥谷的傳喚之音,木靈果爭奪試煉應該開始了!咱們跟著去!」

七夜隨同蘇生推開門,其他四人和兩位女子竟然等候在過道之中。

「蘇生師兄!冥夜兄!」

「各位,早啊!」

七夜淡淡一笑,四人或許對自己有幾分好感。

可是看到看到楚涵和蘇琳二女,兩人奇怪的眼神讓七夜感到些許尷尬。

四隻美眸似乎帶著怪怪的味道,看的七夜心裡有些發虛,這兩人是像要對付自己一般!

緊緊的跟著蘇生,渾身僵硬的走著!

『外圍峽谷』之外,半個峽谷皆是青年武者。

他們皆是望著丈許高台上的老者,這老者的衣著是飛鳥谷的長老服飾。

很多人靜靜的等待著,也有不少人疑惑,雜談。

前者對於木靈果爭奪試煉較為熟悉,而後者,大多為俗世武者,第一次參加。

「諸位,此次木靈果爭奪試煉,想必很多人知曉,也有很多人疑惑!」

「無論知曉與否,或是如何疑惑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各自實力!」

「現在,三顆木靈果樹已經開放!祝各位好運!」

「準備好的武者,可以進入木靈果園,從我這邊走過。」

「另外還有一個額外的消息!此次我們飛鳥谷探測到了一處小小的遺迹,似乎有著神秘寶物,甚至還有武道傳承,不過能否得到機緣,還得看各位的造化了!」

那飛鳥谷的老者神秘一笑,臉上也有些許無奈。

看得出,四大宗門的弟子,對於這個木靈果爭奪並不是很在意,就算是早早的發布出了有遺迹的消息,也並沒有吸引多少人來。

就算來了一些人,實力也只是一般!

不過老者也知道,所謂的小小遺迹意味著什麼。

這些遺迹其實早就被探查過了,現在拿出來只不過是略微改進了一下,重新放入了不少寶物。

對於四大宗門的弟子來說,這些寶物算不得什麼,他們的目的只有木靈果。

可是對於俗世子弟來說,就不是一般的珍貴了。

當老者說道遺迹寶物的時候,不少俗世武者顯得無比激動,直接從入了所謂的木靈果園之中。

一呼百應,一人沖入,大半的武者全部沖了進去。

不過卻有著少部分人停在了原地!

「一群傻逼,真當寶物就會送到自己手上一樣。見到寶物也要有命拿啊!」

一名青年武者冷冷的說道。

這人說話的同時,不少留在原地的武者皆是哂笑,他們皆是四大宗門的弟子。

「葛,葛白!還有那個林森!他們在那裡!」

少女蘇琳看到不遠處的高矮組合,悄聲叫道。

蘇琳這麼一說,所有人的目光都忘了過去,不過眾人的臉色都有些冷漠。

因為在葛白和那林森的身邊,多出了五名青年武者,很顯然,那些傢伙皆是雁盪山莊的弟子。

當兩方人看到七夜眾人的時候,葛白的臉色顯得異常難看。

「少主,那個叫冥夜的很不簡單。咱們暫時不要與之為敵,他們應該也不會招惹我們,我們先奪取靈果,在想辦法處理!」

一旁的林森立刻說道。

「哼,木靈果中可不只是實力強大就能橫行,如果惹到三階玄獸,就要多多祈禱了!」

「我們走!」

那葛白冷哼一聲,雖然看似年輕,可是在這木靈果爭奪試煉之前,卻顯得異常老練,很顯然,這小子也不是普通的廢物。

如果七夜不是靠著冥夜之瞳的便利,說不定也占不了多少便宜!

「喂,那個傢伙身邊的人好像也不弱,萬一我們打起來怎麼辦?」

少女蘇琳是第一次面對這樣的恩怨對抗,很顯然,兩方的仇恨已經不可調和了!

「怎麼辦?動手殺了就行了。」

七夜的話讓眾人心頭一冷,雖然眾人的實力在青年武者之中也算上等,可是雷厲風行的手段還並不具備。

更何況做出這等驚世駭俗的事情。

「雖然那個葛白很危險麻煩,不過,那群人才叫危險!」

七夜冷冷的撇了撇進入木靈果園的一個小隊武者。

這些人的身上,七夜感應到了恐怖的血腥氣息!

望著身旁的一群雛兒,七夜有些無奈!

或許自己的玄力階別,是所有人中最弱的一個,可是在七夜眼裡,他們這些人,都是雛兒!

他們都錯會了飛鳥谷的意思。

試煉,不是過家家。

是會流血的!

而且,這群進入木靈果園的青年武者。

有八成的人,會成為木靈果園的肥料。

看到飛鳥谷那老頭兒的笑容,七夜就知道,這木靈果爭奪試煉,哪裡有那麼簡單! 第一百三十五章獵殺玄獸

「主人,三處靈力極強的波動,都感應到了。去哪一個方位?」

玄心劍魂對於天地靈物有著極強的感應,更不用說能夠聚集天地靈力的木靈果樹了!

在第一時間,七夜就獲得了想要的信息!

「最西邊兒的哪一個吧,一個個來,希望能夠獲得足夠的木靈果!」

七夜淡淡的回道,自己要去東邊兒的六玄武府,自然從西邊兒開始探索,免得麻煩。

七夜甚至決定,如果能夠在第一顆木靈果樹上奪得足夠的木靈果。

他會將木靈果分給身邊的七人,讓這群雛兒離開。

要不然,自己還很難施展!

因為這群雛兒在一起,實在是累。

「冥夜兄,密林冒險,你比我們更有經驗,我們該如何行動?」

蘇生問向七夜,同七夜一塊兒趕了一段路途,這一路七夜展現出的行動舉止,讓蘇生十分佩服!

「我在前,你在後,你們四人保護她們兩位!」

「路上如果遇到玄獸,一個人能解決的,不要一哄而上。這是我想說的,其他的到時候再說!」

七夜簡單的說道。

「嗯!」

七人紛紛點頭。

「走!」

七夜低喝一聲,一頭扎入密林,快速疾行!

……

……

「啊!」

「救命!」

「救救我!」

「不要殺我,不要殺我!」

剛剛行徑不過片刻,就聽到了慘叫,慘呼之聲。

「暫時不要分心,小心注意周圍,跟上!」

遠處聽聞的慘叫之聲,吸引了其他七人的注意,眾人都想去看看究竟。

卻被七夜的生意喝了回來。

密林之中危險難測,若是不全神貫注,很有可能被外物干擾。

如果這時候被人偷襲,恐怕凶多吉少。

而且叢林之中最忌諱的就是好奇,有時候太過好奇,很可能把自己的命搭上。

如果是只是七夜一人,或許他會去看看,可是身後都是一群沒有多少經驗的雛兒。

這些小青年,雖然實力不俗,可是並沒有深入踏足武者之道!

就算要去多管閑事,也要稍等一會兒,讓眾人養成一個小心謹慎的習慣,才讓他們去接觸危險一點的試煉!

上一世的七夜,走的是冷酷無情的殺伐之道。

沒有人能比他警惕小心,更懂得叢林危險!

七夜眾人是最後一批進入木靈果園的,可是相隔最先進入其中的也不過一刻多鐘。

就在這短短的一刻鐘的時間,眾人就聞到了血腥的氣味。

就在快速奔跑的瞬間,七夜竟然突然停了下來,這個舉動也讓眾人感到驚訝,不解!

「玄寒箭!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