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

虎嘯炸響,拳如流星劃過,絢爛瑰美,卻兇狠非常!

這一拳,在那牛金斗的眼中放大,他臉上的笑容猛然一僵,根本沒有給他反應的時間,這一拳當即洞穿他的胸口!

「蓬!」

血染當空,他的身體被拋飛,正好砸落到那塊將洞口封住大半的巨岩上,出氣少進氣多,眼看是不活了。

裝備了噬虎拳套的孟星元,強得離譜!

「孟,孟星元?!」

孔二狗升起火來,借著火光看著染血的孟星元,呆若木雞。

同為葯童,孔二狗自然認識孟星元,而且在隊中的時候,也沒少欺負他。

只是看此刻孟星元臉上斑斑血點,冷冽如刀的漠然模樣,沒由來的,一股深深的寒意從他腳後跟,直衝後腦髓!

「各位兄弟,好久不見啊。」

孟星元嘴角上翹,眼睛眯得都彎起來了,然而此刻沒人笑得出來。

一拳,便將他們這六人當中最強大的牛金鬥打死,就算是偷襲,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我,我道是誰,原來是孟兄弟啊!」那個叫狗剩的漢子,腦子轉得極快,「前幾天怡姐還大發雷霆,讓我們把孟兄弟請回來,畢竟姐弟情深嘛,現在好了,兄弟你自己回來,好事,大好事啊!」

「說真的,沒有兄弟你這手識葯辨葯的高超本領,光靠孔二狗他們這幾個笨手笨腳的葯童都靠不住!多少寶貝讓他們看走眼了啊,還是要您這位首席辨葯大師來,咱們才安心啊,你們說是不是,是不是?!」

狗剩的臉瞬間諂媚,其他人也在瞬間反應了過來,僵冷住的臉一下變得熱情洋溢,好像離了孟星元,他們這個隊真的就不行了一樣。

「是么?」孟星元笑了,「我之前聽過的可不是這樣啊。不是說我是腦殘么?不是說我是廢物?怎麼,這才過去多久啊,都忘了?」

「呃……」

山洞裡的空氣,瞬間安靜了下來。

巧嘴如簧似狗剩,此刻也是身體緊繃,訥訥無言。

「別緊張,畢竟大家共同相處過一段時間,我也不能太為難大家,這樣,你們給我一樣東西,我扭頭就走,怎麼樣?」

那個孔二狗當即就跪了下來:「孟哥!孟哥你饒我一命,你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我襠里還有半株偷藏起來的參草,沒有交給怡姐,拿到集市上賣至少能賣二十靈石,都給你!求你別殺我啊!」

「別緊張,參草這麼珍貴,我怎麼能要你的參草呢?」

孟星元笑眯眯的眼睛終於露出一絲縫隙。

「我要的,只是你們的命罷了!」 拳出!

五聲沉悶的聲音,拳拳到肉,狗剩等人還想反抗,只是地方狹小,他們御使的靈兵施展不開。

反而是孟星元這邊,單純的身體力量遠超他們,又有兩門靈技,一拳法一身法傍身,三品靈兵加持,自然是殺他們如屠狗一般輕鬆。

「叮!恭喜主人擊殺二星靈者一人,獲得12點殺戮點!」

「叮!擊殺成功,獲得力量點牌一枚,請注意拾取!」

「叮!恭喜主人擊殺二星靈者一人,獲得12點殺戮點!」

……

「叮!恭喜主人擊殺一星靈者一人,獲得10點殺戮點!」

一拳打死一個,像殺雞仔一樣簡單,奇怪的是,到那孔二狗的時候,系統的提示聲音不一樣。

「嗯?!10點殺戮點?!少了2點……還有,力量點牌呢?怎麼沒爆力量點牌?!」

孟星元愕然。

「喂,星哥,出來解釋一下啊。」

「嘖!麻煩的傢伙,自己看!」

系統之靈的聲音響起,孟星元便覺得自己腦海里多了一段信息。

「嗯?!擊殺相同境界的修士,居然是機率爆力量點牌?!殺戮點的獲得規則,原來是這樣的。」

孟星元眼中有著一絲瞭然。

「阿星,這種事你不應該早告訴我的嗎?」他抱怨道。

系統之靈沒理他。

「擊殺相同境界的人,是有機率爆紅色點牌,也就是力量點牌;跨一星擊殺,則必爆紅牌,有機率爆黃牌……這黃牌又是提升哪個方面的?跨二星擊殺,必爆黃牌,有機率爆綠牌?跨三星擊殺,則必爆綠牌,機率爆藍牌。還有彩色牌和無色牌,這天星系統,設計得真像遊戲啊。就是這黃牌、綠牌、藍牌還有彩牌、無色牌,又是什麼玩意兒?!」

孟星元眉毛皺起:「殺戮點倒沒這麼麻煩,有殺就有得。武者也就不說了,一星武者1點,一星加1點,想靠擊殺武者積攢殺戮點,不太現實。一星靈者定額在10點,每一星增加2點……靈士級的強者30點一人,每一星增加5點?人命,在系統這裡反而是名碼標價了。」

搖搖頭,系統強加給他的規則,孟星元還沒有完全領會。不過畢竟來日方長,日後遇到了再說。

將這些人身上爆出來的紅色點牌使用掉,又增加了5點力量,頓時一股力量湧出,他又感覺自己的肉身力量強大了不少。

隨意將這些人身上的東西搜刮一空,扔入包裹,他順著巨岩沒封緊的岩縫躥出了山洞。

此時天色雖然還沒完全黑,天空卻已揚起了鵝毛大雪,凜冽的風刀也開始颳了起來。

來到另一處山洞前,他先將從死去的牛金斗身上扒來的大衣披上,粗著嗓子踢著洞門:「何老三,何老三在裡面嗎?我是老牛,快點,天快黑了,給老子騰個地方睡覺!狗剩子那狗東西,居然在我們的山洞裡拉|屎,他娘的!沒噁心死老子!」

踢了好一會,就聽到山洞裡悠悠傳來一聲罵聲:「去你媽的牛金斗,老子累了一天了還要被你這驢日的瞎折騰,狗剩惹的事你找他去,折騰我們做什麼?」

洞里的人罵著,洞口封住的大石卻是隆隆而動。

顯然,這牛金斗在這支小隊里,威信還是很高的。

洞石被推開了一道縫,何老三的腦袋探出來,第一眼便看到了牛金斗的大衣,方想再抱怨兩聲,然而在看到孟星元瘦弱的體型,明顯對不上號的時候,他臉色登時大變:「不對!你不是牛金斗!」

可惜,遲了!

「蓬!」

何老三的眼睛方才瞪大,一隻行空猛虎的拳影,便在他的瞳孔中放大!

秦先生他只喜歡我 頭顱如碎瓜!

孟星元卻借著這個機會,閃身入了山洞。

「哈!各位兄弟們,大家好呀~!」

聽到何老三的喊聲,火堆前的眾人回過頭來,卻只見到一具無頭屍體倒下,還有一個笑眯眯的少年,正擺著手跟他們打招呼。

不大的山洞內,瞬間落針可聞!

「孟星元?!」一個漢子跟見了鬼一樣跳起來,「你這廢物不是早應該死了嗎?!」

「哦?黃三哥?托您的福,兄弟我要死沒死成啊。」孟星元說道,「這不,找各位報仇來了嘛?!」

火堆旁的漢子全部站了起來,如同看傻子一樣看著他,嘴邊冷笑連連:「蠢貨!」

其中一人搖頭道:「小元,你撿回了一條狗命還不知道珍惜,何叔我也不知道怎麼說你好了。」

「報仇?哈哈哈!就憑你一個一星靈者的小子?不自量力!也罷,送佛送到西,既然你死過一回還死不成,這次我馬老二索性將頭給你剁下來,看你死不死!」一個馬臉男子兇狠道。

鏗!

靈兵出鞘,被這五人握在手中,五合為一,身上靈力波動猶如怒濤向著孟星元壓來。

黃三元臉上似笑非笑:「怎麼樣?怕了沒?現在跪地求饒可還來得及。」

「怕?」

孟星元失笑。

如果說這五人中,有一人是三星靈者,他可能還會有所顧忌。

然而……

二星靈者?!

簡直不要太輕鬆。

當下他輕蔑一笑,施施然道:「黃三哥,好歹表兄弟一場,有什麼遺言快說吧,否則一會你就機會了。」

「狂妄。」

黃三元的臉瞬間掉了下來,「殺了他!」

四人聞訊而動,靈力轟然爆發,人劍合一之下,疾如流星一樣刺向孟星元。

「不自量力!」孟星元撇嘴。

心念一動,噬虎拳套瞬間覆蓋住他的掌面,虎步一拐,四人合力一擊被他躲過,而後他的拳面陡然爆發出黑光,朝著離他最近的馬老二出拳!

「蓬!」

根本沒有懸念,這馬老二先前還在心中冷笑,一個一星靈者的拳頭能有什麼威力,下一刻連帶著他被擊碎的靈力罡罩,整個人如同一條死狗一樣被拋飛,砸在洞穴的岩壁上,頓時出現了一個蜘蛛網狀大坑。

馬老二,身死!

其他四人眼見這一拳,居然直接打死了馬老二,渾身的血都涼了。

他們的實力,並不比馬老二強多少,而且論狠勸,更是遠遠不如馬老二,這等狠人都被一拳打死,更何況他們?

之前開口嘲諷的那位『何叔』嘴唇囁嚅,想開口求饒,孟星元冷漠的身影已經出現在他面前,他臉色『唰』地一下蒼白,「饒」字還沒出口,便永遠閉上了嘴巴! 「黃三哥,表兄弟一場,你想要哪種死法?」

五人相繼擊斃,孟星元眼角帶血,卻是笑眯眯看著眼前,臉色煞白,渾身顫抖的黃三元。

「小,小元,」黃三元渾身都在打擺,仿如一隻待宰的鵪鶉,可憐兮兮,「饒我一命,饒我一命!我是你哥啊,還記得么,小時候,我還帶你爬過樹,掏過鳥蛋呢……」

「嗯,樹我爬的,鳥蛋我掏的,最後卻被你一把搶走,還挨了一拳。」孟星元繼續笑眯眯地點頭,「我都記得的,黃!三!哥!」

黃三元臉上更白了:「不,不是我的錯啊,是黃怡,都是我姐教唆我這麼做的!你要恨就恨她吧!把你踢出隊伍,讓你自生自滅也是她的主意,而且她還打算出了秘境就將你陣亡的消息告訴你姐,讓她痛不欲生,這些都是她的主意啊,你別殺我,我只是聽信了她的鬼話而已,我也不想與你為敵的!」

孟星元笑眯眯的眼睛終於睜開,眼眸之間,全是一片冷光。

「表哥,遺言說完了?」

見到孟星元不為所動,黃三元徹底瘋狂了:「老子跟你拼了!殺了我,你能得到什麼?我黃家人是不會放過你的,你只是區區一介貧民窟賤民,得罪我黃家,你死定了!」

「能得到什麼?」

一拳打死聒噪的黃三元,聽著耳邊響起的系統聲音,孟星元輕笑,「我能得到你的命!」

「叮!恭喜主人擊殺二星靈者一人,獲得12點殺戮點!」

「叮!擊殺成功,獲得防禦點牌一枚,請注意拾取!」

「防禦點牌?!」孟星元猛地一愕,定睛一看死去的黃三元身上,居然浮現的是一團黃光,而不是之前的紅光!

「黃牌?!」

伸手取出黃光的五棱小牌子,發現有別於紅色的力量點牌,這塊牌子,是黃色的,就連上邊的紋絡也不盡相同。

「這就是所謂越一小境界殺人,有機會爆出的『黃牌』?防禦點牌?原來如此!」

一捏手上黃牌,頓時牌子化作一道黃光沒入身軀,孟星元頓覺自己的身體,發生了一點變化。

點開【人物】一欄,果然,原本的【防禦】一欄,數值由原來的10,變成了11,再將這些人身上得來的紅色點牌一起用掉,孟星元發現自己此刻的【人物】屬性變成了:

【姓名:孟星元】

【性別:男】

【年齡:十六】

【靈力資質:極為平庸】

【力量:40】

【防禦:11】

【敏捷:10】

【靈力:10】

爆漲的力量值也就不說了,手指一戳自己的身體,發現真的強韌了不少。十分之一的增強,雖然不是特別明顯,但已經能感受出來——自己的身體,變強了!

他突然閃過一個念頭:如果這防禦一欄的數值,一路增加到100點,我的身體會不會變成無敵的人形兵器?!

「還別說,真有可能啊!傳說那些煉體強者,不修靈力,單憑靈身都足以破碎虛空,羽化登仙!什麼仙兵神劍,根本傷不了這種人的身體一分一毫。甚至是這種人死後也是肉身不腐不化,猶如活時一樣!」

「這種人,已是傳說中『肉身成聖』的存在。」

孟星元眼中神采一掠而過:「而藉助天星系統,說不定我也能達到這一步!這種點牌,著實神奇,一塊便是一點屬性,屬性直接增強自身!比任何的靈丹妙藥都要來得好使!」

需知,還在武者境界的時候,他服用『淬體液』進行煉體,都要配合相應的煉體拳法來發揮效力。

一星武者,到九星武者,他花費了整整九年,一年提升一星,而這一星的數值,照【人物】面板的屬性數值來看,應該是一星1點力量值。

冬練三九,夏練三伏,花費巨大的金錢以及時間,精力,一年才能提升1點力量值,再看看他現在,殺一個二星靈者便能得到一塊紅色小牌,而一塊紅色小牌,便是1點力量值!

再看看他得到天星系統才幾日?從最初的20點力量值,直接翻了一番,飆升到40點,這中間才花費了多少時間?!

神之系統到底是神之系統,只是一個屬性牌,便讓人覺得不可思議,完全違背了常理。

然而也正因為此,讓孟星元對自己的未來充滿了信心。

黃怡,方子興終歸只是他旅途中的一個小節點,報了仇,他依舊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加入宗門也好,成為自由散人也罷,都無不可,只要有『天星系統』在,孟星元自信可以用雙腳走出不一樣的未來!

這段恩怨的了結,將會是他對於往日的黑暗歲月,一個告別,卻也同時是啟航遠征的一個起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