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

古清風笑而不語,只是望著古銅,飲著酒。

被古清風就這麼盯著,古銅內心忐忑不已,一張老臉也是變了又變,看起來很為難的樣子,張張嘴,想說什麼,只是抬頭觸及到古清風那雙幽暗的眼眸時,硬生生又將話咽了回去。

古清風起身給他斟了一杯酒,嚇的古銅趕緊站起身,古清風又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坐下,安慰道:「你莫要擔心,我只是想打聽一些事情而已,並無其他意思,更不會找人打架,更何況,你剛才也說了,那些都是前輩高人,就算我想打架,也打不過啊。」

「上人,在下並不是這個意思,而是……」

話說到一半,古銅嘆口氣,道:「好吧,如果上人想見那位前輩的話,在下願意帶您前去。」 「這敢情好,不過,去之前,我還有一件事想打聽打聽。」

「不知上人還想打聽何事?」

「萬年之前,當這個小秘界現世的時候,外面也有不少人闖進來吧。」

見古銅點頭,古清風又問道:「你知道他們的下落嗎?」

「當年這小秘界現世的時候,裡面如同天崩地裂一樣,不少妖魔鬼怪都死了,那些從外面闖進來的仙人也都未能倖免,大部分都死了。」

「那小部分呢?」古清風道:「據我所知,有一些人還活著吧。」

「當年的確有一小部分人為了躲避災難,闖入了一線天禁地,現在究竟是死是活誰也不知道。」

「一線天禁地?」

「那是一片古老的遺迹,非常兇險,這麼多年以來但凡闖入者,幾乎沒有人能出來,所以,我們都稱之為一線天禁地。」

「哦?還有這等邪乎事兒?」古清風揉著下巴問道:「古老的遺迹,多古老?什麼時候的遺迹?」

「在下也不知。」

「是么……」

古清風琢磨了一會兒,道:「你知道那遺迹在什麼地方嗎?」

「知道。」

「那就勞煩帶我過去一趟。」

「這個……上人,那遺迹可是非常危險啊,就連那些在小秘界隱世的前輩也都不敢冒然闖入,您看……」

「無礙,我心裡有數。」

「這……好吧。」

古銅在黑鱗山交代了一下,而後便帶著古清風前往一線天遺迹,紫金、紫青二人先前一直在山下的大輦裡面等待著,聽聞古清風找到了師傅的下落,她們內心很是激動,也對古清風感激不已。

要說古銅不愧是在流沙小秘界修鍊數萬年的老妖怪,他在前面帶路,其他的小妖怪見了之後,非但沒有擋路,而且還都紛紛避讓。

顯然。

古銅在這裡很受尊敬,不管是心智開化的,還是沒有開化都對其敬重三分。

古清風坐在大輦前頭的椅子上,笑道:「你在這裡的面子不小啊。」

「上人說笑了,在下只是平時閑暇的時候,會教他們一些修鍊的法門,盡量幫助他們開化自己的心智,只有心智開化,妖才會漸漸懂得收斂自己的天性,這樣也會減少一些殺戮。」

古清風贊同的點點頭。

妖在心智沒有開化之前,雖然也有自我意識,但這個意識卻是天性主導,既沒有善惡,也沒有道德,嗜血兇殘對於他們來說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若是心智開化之後,隨著閱歷的增加,不再像以前那麼無知,或許依舊不懂什麼是善惡道德,但至少會明白什麼叫感恩,尊敬與畏懼。

其實。

在古清風的眼中,妖與人,與仙,甚至與魔都沒有什麼區別。

有些妖怪或許天性兇殘,但也只是天性而已,與那些表面上滿口仁義道德,內心卻是陰險的仙比起來,妖那點兇殘的天性實在不算什麼。

說實話。

古清風修行五百多年,也與諸般大道都打過交道,交的朋友,要麼是魔,要麼是妖,至於仙,他是打心眼裡鄙視,倒不是因為當年他被仙道圍剿,而是那些個仙實在太過虛偽,動不動就喜歡站在道德的制高點,經常打著除魔衛道,為民除害的名義干一些不要臉的勾當。

古清風最厭惡的就是這種虛偽的人。

「聽說妖道與仙道決裂了,這事兒你知道嗎?」

「這個……在下有所耳聞。」

「這麼多年來,妖道那邊就沒派個使者過來知會你們一聲?」

仙道喜歡在諸天萬界建立仙朝,教化眾生修仙,這樣以來既可以霸佔小千世界的資源,仙也會越來越多,仙道也就越來越強大。

當然。

除了仙道之外,妖道也會幹這種勾當,仙道會在諸天萬界建立仙朝,妖道也會在諸天萬界建立妖山什麼的,把妖怪聚集起來,教化他們,妖多了,妖道也會壯大起來。

現在既然妖道與仙道決裂了,古清風琢磨著,妖道應該也會排個使者過來教化教化這裡那些心智未開化的妖怪,也好為將來與仙道開戰做好準備。

「暫時還沒有,我們小秘界的妖並不多。」

「雖然不算多,但也絕對不算少吧?像你那座黑鱗妖山,這裡有多少?」

「數百之多。」

「都有數百座妖山,這還不叫多?每一座妖山少說也得有幾萬妖怪吧,每一座妖山也都應該有那麼一兩個和你一樣的老妖怪吧?這若是全部召集起來,絕對是一支強大的妖魔軍團啊,雖說撼動不了仙道,不過在大荒霸佔個天域還是很輕鬆的。」

聽了古清風的話,古銅嚇的面色聚變,連忙解釋道:「上人可千萬不要誤會,我們絕對沒有此意,而且這裡雖然有數百座妖山,可彼此之間並不是和平相處,互相廝殺時有發生,又怎會聯合起來去霸佔天域呢?不會,不會,絕對不會。」

「哈哈哈!你怕什麼,我又不是仙,又不會去向仙道告密什麼的,更何況,你們若是霸佔了仙道的天域,我拍手叫好還來不及呢。」

「不管上人是不是仙,我們都不會去霸佔仙道的天域的,在下當年之所以選擇離開大荒,來到這小秘界,就是想遠離大道紛爭。」

「離開大荒?遠離大道紛爭?」古清風笑了笑,搖搖頭,道:「諸天萬界都在這天地大荒之中,你又怎能離開得了?還遠離大道紛爭,你自己就在妖道之內,又如何遠離這大道紛爭?退一萬步來說,即便你能遠離大道之間的紛爭,也遠離不了生靈之間的紛爭,人與人斗,仙與仙斗,妖也會與妖斗,只要是生靈就會有爭鬥,古往今來,皆是如此,你遠離不了,誰也遠離不了。」

不知是不是古清風的這番話說到了古銅的心坎里,古銅突然止步,看了一眼古清風,而後又唉聲嘆口氣,這一嘆像似嘆盡了心中的無奈。

的確。

正如他所說的那樣,當年他離開大荒,來到這個小秘界就是想遠離爭鬥,雖然說流沙小秘界在大荒之中消失了將近萬年,也確實遠離了大道之間的爭鬥,可秘界裡面,妖與妖之間,卻是一直都在爭一直都在斗,莫說不同族的妖在爭鬥,就是同族的妖,相同的血脈也都在爭鬥。

根本離不開,也離不了。 「喲,古老頭兒,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高調張揚了,竟然帶著一輛大輦在我們這裡肆意穿行。」

古清風一行四人坐在火雲大輦上,跟著古銅正在沼澤裡面前行,突然間,一道妖嬈又玩味的聲音傳來。

緊接著只見一個人應聲出現。

這是一位女子。

一位打扮花枝招展,上身只穿著一件肚兜包裹著雙胸,香肩與後背清晰可見,下身更是穿著一件開叉的青色衣裙,嫵媚的容貌,盡顯妖嬈。

不管是古清風還是紫金、紫青乃至馬王爺都看的出來,這女子並不是人,同樣也是一隻妖怪,而且觀其身上的妖息,變化莫測,每一變都是陰陽通靈,每一化都是五行入微。

息之變化,變則陰陽通靈,化則五行入微,是為通靈入微。

叫紫金、紫青二人震驚的是,這女子竟然與古銅一樣也是一位通靈入微的大荒靈妖。

「喲。」

妖嬈女子瞧著大輦上的馬王爺等人,笑道:「沒想到大輦裡面竟然還坐著四位仙人呢,咦?不對,怎麼還有一個凡人呢。」當女子看見古清風的時候,一雙妖異的眼眸綻放著精光,仿若要將古清風看穿看透一樣。

只是越看越心中就越震驚,越看就越疑惑,看著看著臉上的笑意也漸漸消失了,仿若對古清風的存在既好奇,又忌憚。

「看來不是凡人那麼簡單啊。」

女子又看向古銅,問道:「古老頭兒,他們都是你的朋友嗎?」

「在下不過是區區一隻小妖,又怎有資格做上人大老爺的朋友。」

古銅特意將上人兩個字說的很重,像似在提醒女子。

「上人?大老爺?」

女子神情微微一震,心念如電,轉而微微欠身,行禮道:「小女子白艷艷見過上人大老爺。」

「白艷艷?」

坐在大輦的椅子上,古清風翹著二郎腿,揉著下巴,眯縫著眼睛,上下打量著這叫白艷艷的女子,笑著問道:「妹子,你是一隻蛇妖?」

發現古清風一眼便看出自己的原形本尊,白艷艷心頭更是駭然不已,根本不敢怠慢,立即回應道:「小女子正是。」

「又姓白?還叫艷艷?這名字突然讓爺想起另外一個人兒來。」古清風道:「白素素你認識嗎?」

聽聞白素素這個名字,古銅神情一怔,而白艷艷更是震驚萬分,抬起頭,難以置信的望著古清風,警惕的問道:「不知上人為何提起白素素?您認識她嗎?」

「當然,我們還算是朋友。」

一聽是朋友,白艷艷心中也不再警惕,回應道:「回稟上人,白素素是我姐姐。」

「白素素是你姐姐?怪不得呢,一個素,一個艷,你們倆還真是人如其名啊,只不過……好端端的一對姐妹兒,一個怎麼修成了妖仙,一個修成了妖精。」

妖仙與妖精其實並沒有本質的區別,妖始終是妖,再修鍊也修不成仙,大荒的那些妖仙都只是名義上的妖仙,大部分都是心智開化之後,拜入一個仙門修行,掛個仙名,只要不為非作歹,誰也不會說什麼,運氣好的話,還能像白素素那樣,得到九天的冊封,受大光明的恩澤,成為一名高高在上的仙者。

「我姐姐自從心智開化之後,便對仙道嚮往已久,所以,早就拜入仙門,成為了一名妖仙。」

「你姐姐現在可不止是妖仙那麼簡單,在雙極天域也是響噹噹的一號大人物,好像還是什麼仙者來著?」古清風看向馬王爺,馬王爺趕緊接話道:「白素素是九天冊封的羅上仙者,地位尊貴。」

「沒錯,就是羅上仙者。」

「我姐姐能夠得到九天的冊封,既是她的造化,也是她的榮幸,身為姐妹,我也很為她感到高興。」說罷,白艷艷又道:「上人是我姐姐的朋友,便是我白艷艷的朋友,既然上人今日來到我們流沙小秘界,若是上人不嫌棄的話,還望到我府上做客,也好讓小女子儘儘地主之誼。」

「妹子,爺現在還有點事兒要去做,等回頭忙完之後,再去你那坐坐,你看如何?」

「不知上人此次來我們流沙小秘界有什麼事情嗎?若是上人有什麼事情,儘管吩咐,小女子定然儘力而為。」

「也沒什麼事兒,只不過想去一趟古老的遺迹,這不是不知道路嗎,所以,就找古老前輩幫忙帶個路。」

聽古清風稱自己為老前輩,古銅並沒有感到受寵若驚,反而很是畏懼,趕緊說道:「上人切勿說笑,前輩二字,在下可萬萬擔待不起啊。」

白艷艷又道:「上人要去古老的遺迹?什麼遺迹?」

「叫什麼禁地來著?」

「難倒是一線天禁地?」

「沒錯,就是一線天禁地。」

聽聞一線天金仙,白艷艷那張嫵媚的臉變了又變,驚愕道:「上人,您去一線天禁地做什麼?」

「幫朋友個忙,去裡面救個人。」

「那一線天禁地可是非常兇險,自古以來不知多少前輩高人冒險進去想要探查一二,但鮮有人能夠從裡面出來。」

「所以啊,才過去瞧瞧嘛。」古清風揮揮手,道:「行了,你忙你的去吧,回頭等我忙完,一定去你府上喝兩杯。」

說罷。

便叫古銅繼續帶路,馬王爺繼續駕著火雲大輦前行,只是還沒走多遠,後面就傳來叫喊聲。

「上人,上人!」

白艷艷又追上來,道:「小女子現在也沒有其他事情可做,若是上人同意的話,我也想跟著上人一同前往一線天禁地看看,儘管小女子修為淺薄,但也想盡一些綿薄之力。」

「是嘛,這敢情好,那就一起吧。」

古清風招招手,示意白艷艷進來坐,道:「喝兩杯,一起聊聊。」

「小女子不敢。」

「喝兩杯酒而已,有什麼敢不敢的,甭客氣。」

「這……好吧。」

白艷艷猶豫片刻,便上了火雲大輦,古清風本來還招呼古銅一起過來,奈何,這老妖怪太過謹慎,謝絕了古清風的邀請,說什麼也不敢上大輦。 「妹子啊,你修鍊多少年了啊。」

「小女子修鍊萬年有餘。」

「妖之一道,修鍊萬把年能有你這樣的修為,倒是不錯啊。」

妖不同於人。

人若是資質好,運氣不錯,成仙非常容易,而成仙之後,若是造化不錯的話,成長起來也不難。

而妖成長則需要一個很漫長的階段。

流沙小秘界見到的那些妖,連妖怪都算不上,充其量只能算是妖獸。

只有心智開化之後,才能算得上妖怪。

即便心智開化,妖怪修行又是一個極其漫長的過程。

像古銅也是一名靈妖,不過古清風看的出來,這老妖怪至少修鍊了將近十萬年。

而這白艷艷能在短短萬把年便踏入通靈入微的境界,成為一名靈妖,這絕對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情,甭說在妖道,就是仙道,若是能用萬年修成靈仙,那也是一件很難的事情。

比如紫金、紫青二人,他們都修鍊了萬年,而且還都是閉關苦修,但在不過是七曜的大日金仙,若是想踏入通靈入微這個境界,需要修成九曜大圓滿方可,莫要看七曜與九曜之間聽起來只差兩曜,也只是聽起來而已,修鍊起來可就不是那麼回事,縱然修成九曜大圓滿,能不能踏入通靈入微還都是一個未知之數。

在大荒之中,區區一曜這樣的小境界就能讓很多仙止步數百年,數千年,甚至萬年的都有,像金仙與靈仙這樣的大境界,止步數萬年,十萬年的都有,這在大荒之中根本不算什麼稀罕事兒。

「多謝上人誇獎,我與姐姐能有今日的修為,全靠有家師指點。」

「我說呢,敢情有高手指點啊。」古清風頗感興趣的問道:「能教出你們倆這麼一對靈妖,想來你們師傅也是一位大能吧。」

「家師水月師太並非什麼大能,只是看破紅塵隱居此地的一位佛門中人。」

「你師傅是尼姑?」

古清風驚訝不已,說實話,他活這麼大,和尚倒是見過不少,至於尼姑,還從來沒有見過,問道:「你師傅也在這流沙小秘界隱居?」

「是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