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啊,人家才不要跟你慶祝呢!阿鯉阿鯽,你們兩個死丫頭快來救我啊。你們家xiǎo姐快被大sè狼抓走啦!」美麗的土系主宰一手挽著裙子下擺。一手放在嘴邊沖著躲在角落裡的阿鯉阿螂大聲喊道,臉上還帶著一抹恐慌。

「哈哈哈哈……誰來也沒用,今天咱們一定要好好慶祝慶祝」哇哈哈,別跑這麼快嘛……」

想要進入位面戰場,有三個辦法,一是加入正規軍,這條不用考慮,因為太沒〖自〗由了。二是作為士兵跟隨者統領進入,這條也不用考慮,再低調也不用跑去當一個xiǎoxiǎo的士兵啊。三是自己成為統領,然後可以自己進入,也可以帶領一定數量的士兵進入。

歐陽萬年的目標,自然是第三個,成為統領帶領士兵進入位面戰場 「這事瞞不了多久,很容易引起別人的懷疑。」

「這個無妨,交給那幫警察去處理。西門瑞雪那邊怎麼樣了,她可願意加入我們的行列?」

「瑞雪說要考慮,估計是在看形勢,權衡利弊。」

「先在雲城摸摸底細,儘快把道門與魔道門的情況都弄仔細。」

「我已經在著手此事,但需要一些時間才行。」

幾分鐘后,紀斐起身離開了會議室,下了辦公大樓,直接走出了學校大門。

于飛站在校門口附近,看著紀斐走出大門,心裡突然閃過一念。

紀斐來學校不久,並非開學前達到,而且他的年紀也太青年了一點。

若非有特殊關係,紀斐這個年紀,根本就不可能成為大學老師。

此外,紀斐來雲城的時間內也太巧了,剛來不久雲城就接二連三的發生情況,這難道真的只是巧合嗎?

于飛有種直覺,紀斐的來歷絕不簡單,他來雲城當這大學老師,多半只是個幌子,他是另有所圖的。

想到這些,于飛對紀斐多了一份警惕。

中午,于飛在學校陪著李雪梅、楊瑩一起吃過午飯,期間楊瑩接了一個電話,臉色有些難看。

「怎麼了?」

李雪梅一臉關心,她和楊瑩可是很要好的姐妹。

「家裡打來的電話,要我下個周末去相親。」

楊瑩看著于飛,一臉的幽怨之情。

于飛尷尬一笑,這種事情他本當挺身而出,以楊瑩男朋友的身份幫她擺平。

可當著李雪梅的面,似乎又不太合適。

這就是齊人之福,必有尷尬之事。

「相親這種事情簡單,看兩眼,不對勁然後推掉就是。用不著太在意,也不要看都不看就推掉,那樣你爸媽會覺得你是在敷衍了事。」

李雪梅在一旁出主意,說得倒是在理。

于飛質疑道:「你這個年紀,大學還沒有畢業,家裡也不缺錢,有必要相親嗎?」

楊瑩可是富二代,在當今社會,要什麼有什麼,無論家事人品都屬上乘,的確沒有相親的道理。

「對方是我爸生意上的夥伴,這種事情往往與利益有關係。」

于飛聞言,想到了張宇華,他父親也讓他想方設法把西門瑞雪追到手,看來現實就是如此,利益永遠排在第一位。

「你也別擔心,最多我陪你去,就怕你爸媽嫌棄我一窮二白,孤家寡人。」

楊瑩小嘴一嘟,哼道:「你又沒有見過我爸媽,怎知他們會嫌棄你。」

李雪梅笑道:「好了,先就這樣說定,到時候你要是搞不定,就讓于飛去。」

楊瑩白了于飛一眼,對於他的不甚熱情感到有些生氣。

這可是自己的終身大事,他竟然不主動一些。

于飛讀懂了楊瑩的心思,可他真的不好太主動,畢竟李雪梅在這裡。

下午于飛有兩節課,直到四點才結束。

上課期間,手機一律關閉。

于飛走出教室,剛打開手機,就有數條簡訊。

有陸婉儀發來的,有秋鐵心發來的,還有張宇華、霞姐發來的。

簡訊內容大多與小雅有關,許楓已經找到小雅的確切所在,但要想輕易奪回小雅卻並不那麼容易。

霞姐的簡訊是說已經查到了峰子的情況,讓于飛有空親自去一趟,資料都給他準備齊了。

于飛當即給霞姐打了個電話表示感謝,然後撥通了秋鐵心的電話。

「小雅情況如何了?」

「偷走小雅之人已經找到,但對方不是普通人,要想從他手中搶回小雅,估計不太容易。警方已經全力介入,為了防止不必要的犧牲,暫時被我壓下。你要有辦法,就親自來一趟。」

「這種事情,我可擺不平,你還是儘快請求支援才是。」

于飛暫時摸不透秋鐵心的底細,畢竟她來自特種部隊,誰知道身後有著怎樣的勢力?

這是一個了解秋鐵心底細的好時機,于飛自然不會輕易放棄。

結束與秋鐵心的通話后,于飛又撥通了陸婉儀的手機,得知她還在警局,已經獲悉了女兒的消息,目前情緒激動無比。

于飛安慰了幾句,隨即離開學校,直奔警局,打算了解最新消息。

張宇華和楊瑩的車都在4s店維修,于飛暫時只能乘坐地鐵。

誰想在地鐵上卻遇上了搶劫事件,兩個劫匪在車門開啟的一瞬間,搶走了一個美女的手機,還炫耀的吹著口哨,快速離開。

于飛看在眼裡並沒有出手的意思,可當他看清楚那個美女的容貌時,于飛眼中閃過了一絲念頭,迅速攔下了其中一名劫匪,奪回了手機。

地鐵站內乘客眾多,乘警迅速出動,扣下了于飛擒獲的劫匪,另一個劫匪則趁亂逃離。

「謝謝你幫我奪回手機,我叫慕楚雨。」

一個時尚靚麗的女孩站在於飛面前,個頭大約一米六七,配上高跟鞋足有一米七二,整體修長而纖細,曲線動人。

女孩有著一張東方美女標準的瓜子臉,柳眉鳳目,瑤鼻小嘴,五官搭配相當精緻,一頭披肩的長發烏黑而順直,散發出淡淡的香味。

春衫短裙,細腰豐臀,雙峰挺拔如山,雪白的肌膚嫩的可以捏出水。

修長的雙腿搭配黑色的絲襪,青春靚麗,充滿了無限生機。

于飛見過這女人,在千華集團舉辦的女保鏢大會上,慕楚雨給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第二輪的才藝表演,慕楚雨在網路技術方面的運用讓人嘆為觀止,堪稱高級黑客,能輕易入侵軍方系統,絕對是精英中的精英。

「不必言謝,我們曾見過,你可還記得?」

于飛把手機遞給慕楚雨,迷人的微笑讓慕楚雨臉上泛起了一朵紅雲。

「那晚在千華大夏,你是評判嘉賓。」

「你記性真不錯啊,後來可曾進入千華集團?」 當歐陽萬年帶著眾人回到排山府炎黃宗總部時,已經是半個月之後的事情了。之前,在離開生命神界的時候,歐陽萬年也曾問過月夜。他知道這個女孩子獨自修行了數百萬年,早已習慣了孤單和獨行,她內心很堅強,意志堅定,絕對是修鍊的好苗子,將來成就也必定不凡!原本,在離開生命神界時,就是該告別的時候了。

可是……月夜沉默不語,良久之後卻向著歐陽萬年深深地鞠躬,以極其真誠和尊敬的語氣,向歐陽萬年說明了自己心中的想法。她希望能夠跟隨著歐陽萬年,哪怕只是做一個卑微的侍女也好,只要能跟在歐陽萬年身邊就好。事實上,那一刻月夜的心裡仍舊是十分忐忑,她也是醞釀了好久才鼓起勇氣說出這些話的。因為,她擔心歐陽萬年這位高高在上的大人物會拒絕,畢竟,像歐陽萬年這種偉大的存在,怎麼可能會缺少侍女?

不過,歐陽萬年在略微沉吟了片刻之後,竟然微笑著點了點頭,將月夜扶了起來,溫和的說道:「當侍女嘛,就不用了。」月夜的俏臉當時就垮了下來,即使心中早已預料到會是這樣的結果,可是當歐陽萬年親口說出這句話時,她還是無比的沮喪和失落。不過,歐陽萬年接下來的一句話,卻讓她跌落谷底的心再次激動起來。

「不過,我開創了一個宗派,名字叫做炎黃宗。你若是願意的話,倒是可以去加入炎黃宗,以後也有了棲身之所,能夠靜心修鍊了。」

雖然從來沒有聽說過宗派這種勢力,但是月夜的頭腦無疑是精明的,她能夠想到,既然是歐陽萬年創始的宗派,必然與其關係密切了。是以,當下便滿臉興奮地點頭稱是,心中更是無比激動。

馬車劃破了天際,來到了炎黃峰附近,緩緩從雲端降落在炎黃宗的山門前。跟隨在歐陽萬年身後,從馬車上走下來的月夜,在看到炎黃宗的山門第一眼時,心中只有震撼!她活了數百萬年前,也在各大位面中都漂泊流浪過,不可謂見識不廣!可是,當她看到山門前那高大兩千丈的巨大石碑,還有那數百丈的巨大山門時,她的心靈都被震撼住了。

不是因為石碑和山門恐怖的高度或者是體積,而是……那浩蕩而磅礴的氣勢,石碑上那一副五爪金龍圖案和炎黃宗三個字的那種捨我其誰,俾睨天下的氣勢!她忍不住抬頭偷偷向前方的歐陽萬年望去,她可以想見,一定是這個有著堅定而寬闊背影的青年男子,才有如此大的手筆,才能寫出這種滄桑悠久,傲視天地的氣勢!

歐陽萬年剛剛來到山門前,守衛山門前的上百名輪值弟子便齊刷刷地俯身跪地,無比尊敬地高喊著歡迎大人歸來。望著面前這上百名朝氣蓬勃,信心十足的臉龐,歐陽萬年欣慰地點點頭,心中暗道那烏山也的確費了點心思,連看守山門的外門弟子都是清一色的三星惡魔級別的人。

因為歐陽萬年回來並沒有收斂氣息,是以烏山、雲雨,還有焱焱等人自然能夠感受到他的氣息,當即聯袂來到了大殿前的廣場上,恭迎歐陽萬年的歸來。

跟隨著歐陽萬年進入宗門之後,望著廣場上的數百人齊刷刷地單膝跪地高聲恭迎歐陽萬年歸來的場面,站在歐陽萬年身後的月夜心中便忍不住漸起波瀾。因為她發現在場的數百名弟子,修為最低的也有五星惡魔的實力,排頭的幾位明顯是重要人物的幾人沒有一個她能看透實力的。再聯想到她身邊的卡魯一家也都比她的實力要高出許多,饒是見過太多大風大浪的月夜也忍不住暗暗咋舌,這炎黃宗還真是高手眾多,且底蘊深厚啊!不過隨即想到這是偉大主神麾下的勢力,心中便釋然了。

歐陽萬年的眼神掃過在場的數百人,看到那些內門弟子眼中深深的崇拜與敬畏,還有堅定的眼神,忍不住暗暗點頭。讓烏山將眾人遣退之後,歐陽萬年帶著眾人當先走到了大殿之中,眾人寒暄了一番之後,便紛紛將目光落在了卡魯一家和月夜的身上。因為,他們能夠清晰地感應到,這卡魯一家的實力如今當真是今非昔比,尤其是卡魯和麗薩,完全足以與烏山和雲雨比肩!這裡當然是指烏山和雲雨全副武裝后發揮出來的實力,否則以他們夫婦二人的實力還不配給卡魯夫婦提鞋呢!就連小蒙蒙和月夜,都具備修羅強者的實力,這樣一來,炎黃宗可是再添幾名生力軍啊!

「歐陽少主,此去生命神界還算順利吧?」烏山身為一派掌門,也是眾人之中最受歐陽萬年倚重之人,當下便當仁不讓地起身向歐陽萬年開口相詢。

「呵呵,不順利的話,少主他又怎麼可能這麼過就回來了呢。」原本沉默寡言很少說話的焱焱,竟然難得會笑呵呵地主動開口說話,倒是讓歐陽萬年不禁多看了兩眼。

後來歐陽萬年才知道,這段時間裡焱焱也漸漸將心頭的包袱放下了,心情自然愉快許多。閑得無聊的它,有一次在宗門內閑逛中突然生出奇思妙想,竟然將眾多內門弟子全部召集起來,像是訓練士兵一樣對他們開始了集訓。一開始的時候烏山還有些暗暗擔心,這焱焱為眾多內門弟子定下的各種訓練任務太過於艱苦,會讓內門弟子生出怨言來。可是,十天過後,他發現接受集訓的眾多內門弟子竟然都朝氣蓬勃,且一個個鬥志昂揚的,不少人的精神力與耐力還有體力都有了十足的長進!白天進行戰鬥集訓,晚上弟子們各自修行,更兼具這些內門弟子在炎黃宗這座神力匯聚的寶地中修鍊,兩個月之後的他們,實力或多或少的都有了提升!

烏山頓時大喜過望,這些內門弟子實力精進的速度實在超乎了他的想象,而且經過集訓之後的眾多弟子之間的團結意識,合作意識,都極大地凝聚了。這一切的功勞,都要歸於焱焱!烏山當然是對焱焱表明了自己的謝意,卻不料焱焱只是笑著搖搖頭,說道這是自己的愛好。每當集訓這些弟子時,他就會想起當年在軍營里的生活,他覺得很開心,這樣的生活很充實!

如此既能讓內門弟子們提升實力,又可以讓焱焱覺得充實快樂的兩全其美的事情,自然是要大力贊同與鼓勵了!是以,直至今曰,焱焱親自主持的每曰集訓依然在如火如荼的進行著。

聽到焱焱的話,烏山當即訕訕一笑,心中暗道自己真是笨,竟然問出這麼笨的問題來。歐陽少主出手辦的事情,哪裡會有不順利的?

「歐陽少主,卡魯一家的先祖找到了嗎?我看它們現在的模樣都有了很大的變化,若非是熟悉它們的氣息,我們都快認不出來了呢!」烏山的一席話,頓時惹來眾人一陣善意的大笑,皆是饒有興趣地打量著卡魯一家,特別它們那一對看上去十分瀟洒飄逸的雙翼,更是讓眾人讚不絕口。

「恩!」歐陽萬年先是微笑著點了點頭,然後指了指卡魯一家,接著說道:「這一次在生命神界,雖然沒有找到它們家族的那位天資卓絕的先祖,卻是找到了它們的始祖!而且,還有一份極大的福緣。你們看,它們現在的實力都有了極大的提升!以後修鍊大道將會是一片坦途,成就必然不可限量!」

頓了頓,等眾人望著卡魯一家好一陣羨慕之後,歐陽萬年又讓烏山來到近前,將戒指里儲存的在十一層空間中採摘的天材地寶交給了他,並囑咐道:「烏山,這些都是此行途中隨便採的一些材料,你拿去存放進宗門的倉庫中,將來好用於門內的消耗。」

歐陽萬年口裡的隨意採摘的一些材料,到了烏山的手裡,卻是讓他好一陣口乾舌燥,喉頭劇烈地滾動了數下之後,才平息了微微有些喘息的呼吸。因為……歐陽萬年所說的這些微不足道的材料,足足可以堆滿整個大廳!!!即便是讓內門弟子們將這些天材地寶,奇花異果當飯吃,估計都能吃個幾千年的了!這實在是一份大驚喜啊!烏山雙手顫抖地將歐陽萬年遞過來的那些材料一一裝進了戒指中,眼中泛著陣陣堅定與希冀的光芒,他相信有了這海量的天材地寶之後,宗門的實力必將突飛猛進!

將這些東西全部交給烏山之後,歐陽萬年又指著俏生生地立在一旁的月夜,笑著對大家介紹道:「想必各位對這位美女還陌生的緊,我來給大家介紹一下。這位美女叫做月夜,是我在生命神界相遇的,你們可不要小瞧人家哦,月夜應該算是千萬年難得一遇的修鍊天才了。自開始修鍊到讀力成神再到七星惡魔巔峰,也僅僅只花了數百萬年時間而已。目前,月夜剛剛突破到修羅層次,從今以後,她就是咱們炎黃宗的一員了,你們可要多多照顧啊!」 慕楚雨笑了笑,點點頭算是回應。

「恭喜你找到一個高薪職業。」

慕楚雨似乎不願多談此事,當即岔開了話題。

「你這是去哪?」

「去市中心,你呢?」

「我也去市中心,我們正好同路。」

就這樣,兩人乘坐同一輛地鐵,一路閑聊,很快熟悉起來。

于飛從慕楚雨口中得知,除了當晚前十的選手成為了千華集團選定的女保鏢之外,還有部分選手也進入了千華集團。

另有一些選手在特殊領域具備才能,被其他集團企業高價聘請,僅少部分選手一無所得。

分別時,于飛、慕楚雨雙雙留下了聯繫方式,慕楚雨說好改天請于飛吃飯,算是答謝。

下午四點五十分,于飛在警局見到了陸婉儀。

看到于飛出現,焦急不安的陸婉儀就好似看到了親人,淚眼汪汪的撲到于飛懷裡,述說著她對女兒的擔心。

于飛極力安撫著陸婉儀的情緒,仔細詢問目前的情況,偷走小雅之人已經被圍困在一棟民房之中,但警方卻一直不敢靠近。

「別擔心,小雅不會有事的。」

陸婉儀情緒稍稍安定,拉著于飛走入指揮中心的監控室,通過現場的鏡頭,可以直觀的看到民房的情況。

于飛在畫面中看到了秋鐵心、紀斐、西門瑞雪的身影,卻獨獨不曾見到許楓。

秋鐵心一身警服,英姿颯爽,眉宇間透著一股寒氣,拒人千里。

紀斐一身西裝,瀟洒英俊,站在距離秋鐵心十幾米外的一顆樹下,身邊伴隨著幾個警局的人。

西門瑞雪比較低調,站在圍觀群眾的行列里,只因太過出色,才引起了監控室內于飛的注意。

透過監控畫面,于飛看到警方一直在喊話,可效果並不明顯。

這種無聲的僵持讓人不免擔心。

小雅只是一個一歲四個月大的孩子,已經失蹤三十個小時,若是再不設法找回,很可能會活活餓死。

陸婉儀一臉焦急,眼中含著淚水,身體靠在於飛肩上,一動不動的看著畫面中的民房。

下午五點二十五分,民房中突然傳齣劇烈的震動,一個身影快速衝出,懷中還抱著一個孩子,正是許楓。

「快開槍。」

許楓身後追出一個身影,速度快得驚人,試圖奪回被許楓搶走的孩子。

這一幕,瞬間震撼了所有人。

監控室內,陸婉儀雙手死死抓住于飛的手臂,整個人全身顫抖,恨不得把所有力氣都傳送到許楓身上去。

于飛也很震驚,那白色的身影不顧現場上百名武警、特警強行衝出,僅這份自信就說明他絕對不好惹。

秋鐵心身居一線,在聽到許楓之言后,立馬拔槍射擊,瞄準那追出的白色身影。

紀斐也在第一時間通知身邊的警察,讓他們下令開槍,射殺那人。

這一切都發生在短短數秒的時間裡,先後響起的槍聲讓圍觀的群眾驚恐不安,紛紛後退。

那白色身影帶著一頂鴨舌帽,在警方的強猛火力進攻下,被逼的左右閃躲,拉開了與許楓之間的距離。

怒哼一聲,白色身影眼見大勢已去,當即轉身後退,鑽進民房之內。

秋鐵心下令攻擊,大批特警展開沖入民房,可結果卻沒有抓住那偷盜小雅的白色身影。

許楓把小雅交給了警方,看了紀斐一眼,隨即和西門瑞雪一起離去。

紀斐上前想要帶走小雅,卻被秋鐵心阻止,這讓紀斐很是不悅,主動接近秋鐵心,展開了柔情攻勢。

不得不說,紀斐確實很帥氣,很英俊。

即便是在警隊里冷若冰霜的秋鐵心,也在他的三寸不爛之舌面前露出了一絲笑意。

但是秋鐵心最終還是沒有把孩子交給紀斐,而是親自送回了警局。

看到孩子沒事,陸婉儀終於鬆了口氣,繃緊的神經一旦鬆懈下來,她才發現自己已然全身無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