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一記玄力對碰。

銳冷胸口一悶,身形爆退。

而刑炎的臉上卻是浮現出了一抹冷厲的笑容。

「敢和我邢家對抗,不知死活!」

狂暴的玄力硬生生的撞擊在一起,轟然的爆炸之聲,讓人雙耳有些震聾。

只是兩次交手。

銳冷的弱勢就直接展現出來。

刑炎的一記玄力震蕩,銳冷的嘴角便流出了血跡。

這種結果,其實已經沒有再繼續比下去的意義。

然而銳冷的性格太過拼了一點,也太想證明自己,他還在繼續堅持。

「銳冷!」

銳家家族銳深緊緊的攥著拳頭,他不想再看下去了。

一面倒的對抗,銳冷在被刑炎玩弄。

骨頭震斷的聲音讓銳家的族人皆是滿眼獃滯,而猩紅濺灑更讓銳家之人雙手顫抖。

「不要繼續了!」

銳馨兒也是失聲叫道,銳冷雖然是分家之人,可也是一個很照顧自己的哥哥。

然而或許是因為銳馨兒的叫喊,銳冷更想證明自己。

一無反顧的銳冷再一次對著刑炎攻擊,換來的結果是其被打得重傷吐血。

「既然你找死,我就成全你!」

見銳冷如同瘋子一樣一次次撲來,刑炎的臉色變的異常冷厲,下手也更狠了幾分。

然而不放棄的銳冷,也在突然的瞬間,爆發出了一股絕強的狂暴之力。

「轟!」

恐怖的大地震動,霎時間沙石飛滾,煙塵四起。

一股大地脈衝,爆發出一股耀眼的能量光柱,直接轟擊在了刑炎的胸口。

在施展出這狂暴一擊的瞬間,銳冷嘴角浮現出一抹笑容。

無力的跌出了斗戰台外。

「混蛋,你竟然傷了我!給老子死!」

略有些大意的刑炎,怎麼也沒有想到,被自己打得毫無還手之力的銳冷竟然還有如此實力。

臉色扭曲的刑炎直接動用了皇品玄器烈火皇刀,可怕的火焰威能,化為漫天火焰刀影,直接對著油井燈枯的銳冷斬了過去。

刑炎這一刀想要直接結果銳冷的性命,油井燈枯又重傷之下的銳冷哪兒有餘力抵抗。

可就在著突然的瞬間,三道薄如蟬翼的不同顏色光紋完全將銳冷包裹。

七夜的身影也在這一刻突然動了。 第五百七十一章大打出手

「什麼人?竟然敢插手城主爭奪對決?」

邢家六長老刑獵鷹一聲爆喝,一股恐怖的玄力壓迫,直接籠罩在了七夜周身。

這刑獵鷹想要對七夜出手,卻不想銳家大長老同樣是一股玄力震蕩,震退了刑獵鷹。

「銳老大!你這是什麼意思?」

刑獵鷹冷聲說道。

「刑獵鷹,別他媽裝模作樣,銳冷已經落敗,刑炎竟然想要下殺手!若不是七夜出手,銳冷已經被殺了!」

銳家大長老冷聲說道。

銳家大長老這話,也讓刑獵鷹立刻沒了脾氣,畢竟銳冷的確是落下了斗戰台,算是敗了。

「既然你已經出手了,直接上場吧!」

刑炎對著七夜冷聲說道,眼裡浮現出一抹戰意。

「好啊!」

七夜身形微動,縱身躍上了斗戰台上。

「哼,這一戰,我等了很久!」

刑炎對著七夜興奮的說道。

「抱歉,我可沒興趣。」

七夜卻沒想過把刑炎當成對手。

聽到七夜這一句帶有侮辱性質的話,刑炎眼色一沉,一股火焰玄力波動夾雜著天地大勢,直接呼嘯而來。

武將九階,這刑炎雖然是武將九階,可實力似乎已經步入了將破王勢三境,實力也算很強。

可惜的是,他遇到的是七夜。

一掌拍向七夜,可怕的灼熱火焰撞擊在七夜身上。

然而七夜卻是紋絲不動。

「不可能!」

「我全力一擊,竟然沒有傷到他!」

刑炎的瞳孔微縮,心裡更是出現了一絲慌亂。

自己全力一擊,七夜身上並無半分受傷的痕迹,甚至連衣服也沒有弄破。

「這是你的全部實力?」

七夜有些驚訝問道,突破武王靈王之後,七夜也沒想到武將九階的強者會這般弱。

七夜這個驚訝的聲音並不是很大,然而斗戰台周圍的所有武者都能清晰的聽見。

也僅僅是初次交手,整個斗戰台周圍在第一時間安靜了下來。

「這個七夜是靈王強者,炎弟有些麻煩了!」

刑寒天冷冷的注視著場中的七夜,他在七夜救下銳冷的時候,已經探查到了七夜的實力,如果七夜下殺手,他會第一時間出手。

刑寒天十年前就晉陞為武王強者,如今的實力更是突破到了武王五階,這等實力,自然有著狂妄的資本。

然而刑炎卻沒有認清自己的實力。

「剛才我只是試探了一下,現在我就要動全力了,你可別被我打死了!」

刑炎眼色微寒,雙手之中浮現出了一團濃郁的火焰之力,火焰翻滾之間凝成了一尊碩大的火焰戰神身影。

這火焰戰神長刀出鞘,一刀對著七夜急斬而下。

「這一招,倒是像那麼一回事!」

七夜眼眸微凝,刑炎這一招,是一招高深的玄術,最起碼也是地階,玄術的威力可比普通玄技強橫太多。

而且高深玄術,威力自然不同一般。

即便是再過高深的玄術,刑炎的實力也只是武將,而七夜卻已經突破到了武王和靈王。

雖然七夜的玄丹破碎,剛剛恢復不久,還不能完全動用玄力,可是對付刑炎卻綽綽有餘。

「散!」

一股黑色的玄力光芒波動,刑炎凝聚的火焰戰神立刻爆散。

感受到七夜剛剛流露出的那股氣息,刑炎的臉色也變得有些慘白!

「武王?不可能,不可能!」

雖然明確的感應到了七夜的實力,可是刑炎卻是一臉不甘。

心有不甘的對著七夜沖了過去。

「烈火皇刀!」

「七夜,就算你是中域大家族來的又如何,得罪了老子,你必須死!」

刑炎狠厲的咆哮吼道,眼裡完全是殺意肆虐。

烈火皇刀暴漲的火焰光影在七夜眼裡一閃而過。

這烈火皇刀,竟然在一個突兀之間,落入七夜的手中。

抬眼看向刑炎,他的右手手臂直接被整齊的切下。

斷肢飛出了百戰台。

也就是這個突兀的瞬間,一聲慘叫響徹了整個百戰台。

「我的手,我的手!啊……我的手……」

刑炎的手臂切斷之處,鮮血直接噴了出來。

突兀的劇變,讓邢家之人皆是面色大變,而銳家之人同樣是一臉驚愕。

或者說整個百戰台周圍的觀眾,皆是不可思議的瞪著眼睛。

他們都不相信,七夜竟然會下如此狠手。

畢竟邢家,如今是北荒城的第一大家族,敢對刑炎下狠手,這實在是讓人意料不到。

「炎弟!」

刑寒天面色陰寒,周身一股黑色的碎冰玄氣直接流轉。

「大哥,我的手,我的手。幫我殺了他,幫我殺了他!」

刑炎有些癲狂的叫到。

「刑寒天,你想做什麼?」

銳家家主銳深,冷聲喝道。

刑寒天的年齡已步入中年,如果他出手,就是違背了此次城主爭奪的規則。

而且七夜的安危,銳深也會保護,自然不能讓刑寒天對七夜出手。

「想做什麼?」

「這雜碎斷了我二弟的手,你覺得我會這麼放過他?」

刑寒天面色冷厲,根本不在乎銳深的話。

「銳深,這次城主爭奪是你銳家勝了,可是這個七夜,今日必死!」

邢家家主同樣是話語冷厲的說道。

這一語,銳家之人皆是面色微冷。

「爹爹!」

銳馨兒焦急的叫了一聲。

七夜幫助銳家贏了城主爭奪,可若是沒有保護住七夜,那也太對不起七夜了。

「哼,刑鄙,七夜小兄弟是我銳家的客人,想要對七夜小兄弟動手,先問過我銳深同意不同意!」

銳深直接站到七夜身前冷聲說道。

與此同時,銳家的武王高手,皆是上前一步。

「銳深!你銳家找死,就別怪我邢家心狠手辣了!」

刑鄙的眼裡浮現出一抹殺機,玄力波動之間,一名名武王強者也是紛紛出現。

細數之下,邢家的武王強者比起銳家的更多了幾人,這城主爭奪,邢家是有備而來。

「攔住銳家的武王強者,寒天,你去殺了那七夜,為炎兒出一口惡氣!」

刑鄙話音落下,一股玄力波動,直接將銳深拉入了自己的戰圈。

邢家武王高手和銳家武王高手一同大打出手。

「斷我二弟一臂,你今日也就留在這北荒城吧!」

刑寒天面色冷厲,黑色的玄冰,在其手中凝成了一把長劍。

長劍揮動之間,冷厲的黑冰劍風,逼的周遭的武者紛紛躲避。

「武王五階,我倒想看看,到底如何!」

七夜冷笑一聲,一記金光掌印,突然放大! 第五百七十二章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