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閉嘴吧你們,你們難道沒有聽到他是誰嗎?蘇沐啊。省發改委的高官。不要給我說你們不知道省發改委是做什麼的。這種實權部門,豈是你們想的那麼簡單。所以說你們趁早全都給我閉上嘴,該說的話說,不該說的話全都不要說。」李峰學將滿腔憋屈全都發泄出來后。這才趕緊拿起手機撥打出去。

龍泉山莊。

當寧昊接到李峰學這個電話的瞬間。臉上露出來的笑容剎那間變的僵硬起來。其餘人看到寧昊臉色變的這麼難堪后。趕緊閉上嘴,全都盯著寧昊,等待著他的解釋。

「藍少。是蘇沐,不知道怎麼回事,他居然也到了劇組。」寧昊說道。

「蘇沐,他怎麼就陰魂不散,又出現了?」藍憐怒了。

該死的蘇沐,怎麼走到哪裡都有你的事。在紫州酒店你壞掉我的好事,我還沒有和你算賬。現在到好,你又跑過來多管閑事,你這是什麼意思?你這是想做什麼?你這是真的不給我活路嗎?我好不容易相中一個裴妃,你想方設法的給我搗亂。蘇沐,我還真的是不相信這個邪。史密斯沒有辦法搞定你,我來搞定。

「藍少,現在怎麼說?」寧昊問道。

「能怎麼說,蘇沐就算是省發改委的人又能怎麼樣?難道說他還能管到你們年輪縣嗎?他又不是行政單位口上的,他自己也不過是機關部門中的。別說是你老爹,就算是隨便一個縣直機關的領導,他蘇沐都沒有呵斥的份兒。咱們就咬准這點,其餘的全都不說。我正愁沒有機會收拾蘇沐,他這就送上門來,哥幾個陪我過去轉悠下?」藍憐拉著安溪的手臂站起來。

「沒錯,藍少說的對,省發改委的主任又怎麼樣?難道說還能管到咱們這邊嗎?」

「這裡是年輪縣,不是他蘇沐想要怎麼樣就能怎麼樣的。」

「走走走,全都跟著過去。」

然後藍憐便帶著寧昊他們離開龍泉山莊,向花鎮初中殺去。

李峰學將電話打過去后,就不再擔心,剩下的事情就和他沒有任何關係。有寧昊在,難道還需要李峰學操心嗎?李峰學知道,寧昊比他的腿粗,蘇沐就算動手也是對寧昊動手不是。再說你以為寧昊只是安排了自己這撥人嗎?沒有看到嗎?這會功夫又有輛車開進來,這次從車中走下來的赫然是縣衛生局的。

縣衛生局帶隊的是個副局長,這規模真不算小。

跟隨這個姓謝副局長前來的縣衛生局的人足足有六個,他們下車后全都耀武揚威,掃過遍地狼藉的劇組,沒有誰的臉色是同情的。在他們身上你所能發現的除卻倨傲還是倨傲。

「老師,這是不是準備給咱們玩車輪戰?」簡無慮好奇問道。

「是啊,車輪戰術。無慮,你以後是要從政的,現在就好好的看著吧。你心中所想的政治是什麼樣的,我不知道。但我告訴你的是,眼前這種局面絕對是一種政治普遍現象。只是因為縣委書記的兒子,就能調動這麼多人前來。之前是縣公安局,現在是縣衛生局,等著瞧吧,這絕對不會結束。只是兩家的話能叫車輪戰術嗎?」蘇沐森然說道。

點點頭,若有所思的簡無憂眼中也閃爍出冷漠光芒。

「老師,要不我來?」

「你來做什麼?老實站著感悟就是。」蘇沐不想將簡無慮給扯進來,雖然他知道只要簡無慮站出來,什麼狗屁的寧昊都將統統靠邊站。但蘇沐不想自己和簡無慮之間的關係多出一種別的味道,蘇沐想要給簡無慮引路,就要好好的引路,絕對不能胡亂引。

再說縣公安局都被自己收拾掉,又何懼一個縣衛生局?

所以蘇沐乾脆走上前,面對著謝副局長,神情冷漠。

「幹什麼,你是這裡的負責人嗎?」謝副局長挑眉道。

「是。」蘇沐淡然道。

「是的話最好,我懷疑你們這裡的衛生不過關。你們劇組是外來人員,必須要通過安全檢疫程序。所有人全都不準繼續留在這裡,你們所拿來的食物,你們每個人,都要前去醫院中接受體檢。我告訴你們,誰要敢不去的話,我會懷疑你們身患傳染疾病。都給我聽著,將他們全都登記在冊,我要整個劇組都前去醫院。」謝副局長摸了摸有些禿頂的腦袋高傲道。

這架勢活脫脫就像是一隻大公雞。

井底之蛙。

自大自狂。

蘇沐懶得和他廢話,雙手后負漠然道:「我是省發改委蘇沐,我不管你們是因為什麼原因前來這裡找事的,但現在你們沒有必要多說什麼。我也不想要聽,你們全都給我去那邊待著去。當然你們也可以選擇現在就走,那樣的話,我可是會記得你們的。」

省發改委蘇沐?

當這個自我介紹出現后,謝副局長當場就懵掉。他知道蘇沐絕對不會欺騙他的,他既然說是蘇沐,那就肯定是蘇沐。再說沒有看到那邊角落處嗎?李峰學就滿臉愁容地站在那裡。謝副局長這會感覺腿有點發軟,想要趕緊上車離開,但看到蘇沐此刻的神情,想到他剛才所說的話,身體便不由猛地一顫。隨即不敢有任何猶豫,轉身就帶著他的人站到一邊。

然後李峰學就開始和謝副局長同病相憐的聊起來。

與此同時,大幕順勢來開。

縣教育局一個副局長帶隊前來。

縣文化局一個副局長帶隊前來。

縣委宣傳部一個科長帶隊前來。

……

幸好這裡是一所中學,面積比較大,這要是換做其餘地方,未必能將這些人全都容納。在角落處李峰學親眼看到一個個部門的人就這樣全都出現后,從最初的趾高氣揚很快就變的頹廢起來。沒有誰敢違背蘇沐的話,敢轉身離開,全都乖乖的站到角落處。他們心中所想到的理由很簡單,反正已經有這麼多人站在這裡,難道說還差他們一個嗎?

最短時間內,這邊搞的倒像是一個小型的多機關部門在開大會。

裴妃和其餘劇組的工作人員此刻已經傻眼。

他們沒有誰能想到事情會鬧這麼大,在這麼短的時間中,年輪縣會出動這麼多部門前來找他們劇組的麻煩。每個人都在心底產生一種驚懼,你說他們前來年輪縣拍攝電影是正確選擇嗎?有這麼一個隨隨便便就能讓這麼多部門前來找他們劇組麻煩,又對他們充滿了敵意的人在,繼續留在這裡估計根本不可能拍攝成功這部電影的。

也就幸好是蘇沐在這裡,要是蘇沐不在的話,他們劇組怎麼解決這些事?想想都有些煩躁和忐忑。

他們震驚,蘇沐何嘗不震驚。

蘇沐也沒有想到在如此短的時間中,年輪縣的這些部門像是瘋了般會蜂擁而至,他們只是因為寧昊只是因為藍憐就擺出這種陣仗來,他們是瘋了嗎?他們不知道這種行為有多惡劣嗎?

劇組工作人員心中的是驚懼,蘇沐心中升起的是莫名的悲傷。

簡無憂和簡無慮這對姐弟此刻心情也沉重的很,他們已經從最初的震驚變成現在的錯愕。換做以前的話,他們絕對不會想到還有這種事。這些機關部門的人,竟然心甘情願的被人呼來喚去。

你們是狗嗎?

你們怎麼能這麼沒有原則?

你們到底是為誰辦事?

你們莫非是某家的家臣?

學校氣氛陷入莫名的肅殺狀態。(未完待續。。) ;();國國務卿萊斯利訪華,肯定是20211年的大事。

從20177年美伊戰爭爆發至今,間,中美高層從未進行正式互訪,僅在解決經濟危機、貿易爭端等國際會議上進行過非正式接觸。作為經濟實力最強大的2個國家,中美關係「冷淡」,對大蕭條迅速擴散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在外界眼中,萊斯利的「破冰之旅」對中美「和解」有非同凡響的意義。

7月2日,美國國務卿乘坐專機離開華盛頓,直飛北京。

西方媒體對美國國務卿的北京之行做了追蹤報道,cnnn引用某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美國聯邦政府官員的話,萊斯利此行主要與中國商討解決「貿易爭端」、「中美戰略經濟合作協定」、「亞太局勢」、「核裁軍」與「全球化進程」等5個重大問題,力爭與中國在相關問題上達成一致意見,為美國總統在年內訪華鋪平道路。

半島電視台等「中立」媒體並不看好萊斯利的北京之行。

萊斯利不是基辛格,中美矛盾也是一位國務卿就能化解。

千億追妻,醫生老婆太高冷 中美兩國的根本矛盾不是經濟與貿易,也不是核裁軍與地區穩定,而是美國設置各種各樣的障礙、千方百計的阻撓中國成為世界性大國。

明確的說,只要美國不肯承認中國的「全球大國」地位,不肯放棄「圍堵」中國的行動,中美矛盾就無法得到化解。

別說萊斯利,弗雷德里克都無法解決這個問題。

共和國國內媒體對萊斯利來訪做了非常簡要地報道。共和國地官方媒體上。只提到了「美國國務卿」。沒有提到國務卿地姓氏。

萊斯利地專機還在太平洋上空飛行。趙潤東把龐興龍與黃國巍請了過來。

「行程安排已經確定下來了。」龐興龍將標有「外交部」字樣地文件遞給了趙潤東。說道:「由外長去機場迎接萊斯利。隨後舉行宴會招待萊斯利。正式會面安排在明天下午。首先商討『核裁軍』問題。」

趙潤東迅速翻看了文件。說道:「安排得不錯。只是萊斯利來訪地目地不是這些。」

龐興龍嘆了口氣。說道:「誰都知道萊斯利突然來訪地目地是什麼。」

「美國這一招玩得夠狠。」趙潤東呵呵一笑。說道。「除了替弗雷德里克訪華做好鋪墊之外。萊斯利來訪地目地有兩個。一是與我們商討限制日本研製核武器地問題。甚至會主動提出與我們採取聯合行動。以先發制人地方式摧毀日本地核能力。如果我地判斷沒有錯。萊斯利地態度會比較軟弱。表明美國有解決日本核問題地誠意與決心。」

「美國不可能允許我們對日動武。」黃國巍立即說了一句。

「這就是問題,萊斯利只是表明態度,實際行動如何,我們別抱任何希望。」趙潤東冷冷一笑,說道,「萊斯利地第二個目的是試探我們的態度,看看我們是否急切希望解決日本核問題。如果我沒有猜錯,萊斯利搞清楚我們的意圖后,弗雷德里克馬上就回來訪,與我們探討實質性的問題,將我們推上去做擋箭牌。」

龐興龍笑著搖了搖頭,說道:「白宮才發來消息,弗雷德里克下個月訪問北京。」

「這麼說來,萊斯利是志在必得了。」

「我也這麼想,萊斯利肯定會讓我們在日本核問題上表態。」

「要不要表態是次要問題。」趙潤東晃了晃手,「與萊斯利會面地時候一定要小心,既不能顯得太急切,又不能顯得無動於衷,要給對方一種若即若離的感覺。萊斯利來訪,表明美國高度重視日本核問題,又無力、或者不甘心單獨解決日本核問題,想拉我們下水,然後坐收漁翁之利。」

「或許,我們可以提出一些額外要求。」

聽到黃國巍地話,趙潤東朝外長投去了詢問的目光。

「要想讓我們出手,萊斯利不會空手而來。」黃國巍稍微遲疑了一下,「如果我們表現漠,會給美國留下助長日本研製核武器的口實;如果表現積極,會讓美國覺得我們更加急於解決問題。我們可以趁機提出一些要求,比如解除武器禁運、消除貿易壁壘等等,然後看看美國的反應。」

「這麼做,會讓美國覺得我們非常積極。」

「不一定。」黃國巍搖了搖手,說道,「提出要求,不等於我們做出了承諾。如果萊斯利拒絕了我們的要求,或者以各種理由拖延,我們就能順水推舟,指責美國沒有解決日本核問題的誠意與決心。」

龐興龍愣了一下,隨即嘆了口氣。

「這也是個辦法。」趙潤東揉了揉額頭,「可以這麼做,態度堅決一點。」

如果我們不做出任何承諾,會談不會有任何成果

龍遲疑了一下,說道,「對我們來說,如果能夠解決日本核問題,也不失為一種理想地結果。」

「問題是,除了戰爭,還有別的辦法可以解決日本核問題嗎?」

聽到趙潤東地話,龐興龍微微皺了下眉頭,最後不得不長嘆一聲。

「走到今天,任何制裁都無法解決日本核問題,唯一的辦法就是先發制人地軍事行動。」趙潤東長出了口氣,說道,「弗雷德里克是笨蛋,萊斯利不是笨蛋。正是看清這一點,萊斯利才會突然來訪。戰爭爆發后,美國會與我們齊心協力對付日本嗎?肯定不可能!日本暫時還沒有襲擊美國本土的能力,卻有打擊我國本土地能力。不管結果如何,我們將承受巨大的損失,後果不堪設想。等我們把日本打趴下,美國以『上帝』的身份出現,拯救日本於水火之中,成為日本的『主子』,我們卻必須面對日本的現實威脅與美國的全面包圍。我們的敵人不是日本,而是美國。為了阻撓中華民族復興,美國無所不用其極。從印度到東海、再到伊朗與南海,美國竭盡全力將我們堵在家裡。

千萬別對美國抱任何指望,只要我們仍然在前進,美國就會用各種各樣的手段對付我們。」

趙潤東的情緒有點激動,呼吸都加快了不少。

龐興龍沒再說什麼。雖然趙潤東的分析有點極端,但是說的都是事實。如果不是美國一味阻撓共和國崛起,根本不會發生這麼多的事情。

「既然如此,我們得在外交上做好充足準備。」

趙潤東點了點頭,說道:「萊斯利幾個小時后就到,你們抓緊時間準備吧。」

送走總理與外長,趙潤東的心情平靜了許多。

共和國發展到今天,到了最關鍵的時刻。

15年的第四次印巴戰爭、20166年的東海戰爭與2019年的「中南風暴」,實際上都是在鞏固共和國的「地區大國」地位。至今,共和國的「亞洲與亞太地區大國」的身份已經得到公認。能否成功解決日本核問題,決定共和國能否成為「世界大國」。日本也是地區性大國,只有世界大國才能戰勝地區大國。

接下來邁出的一步,決定共和國的未來。

走得好,「美國獨霸」的全球格局土崩瓦解,共和國成為第二個「世界大國」,擁有與美國平起平坐的國際地位。走得不好,共和國不但成不了「世界大國」,能否保住「地區大國」的地位都是個問題。

歷史賦予國家領導人的任務太沉重了,趙潤東不得不小心謹慎。

如果說紀佑國將中華民族帶上了復興之路,那麼趙潤東將完成紀佑國沒能完成的使命,拓展中華民族的復興之路,為國家與民族創造一個更加美好的未來。

開始對龐興龍「發火」,趙潤東也有點「情不自禁」。

正如紀佑國所說,龐興龍搞經濟無可挑剔,在處理國家大事上卻非常軟弱,難以成為國家領袖。當初,正是這個原因,紀佑國沒有選擇龐興龍為接班人。

在國家崛起的道路上,會不可避免的遇到諸多困難。

國家領導人的意志,在很大的程度上決定了國家的意志,決定了國家的未來。

幸運的是,趙潤東順利的完成了「角色轉變」。

北京時間7月3日上午8點15,萊斯利乘坐的專機到達首都國際機場。

因為美國沒有外交部長,由國務卿負責外交事務,所以讓外長黃國巍去機場迎接萊斯利,不算落了美國國務卿的面子。

中午,龐興龍設宴款待萊斯利。

雖然萊斯利夠不上國宴的標準,但是國務院總理的招待宴不會差到哪去。

參加宴會的還有美國駐華使節、美國旅華人員代表、美國在華經貿界代表,國務院的相關官員,與美國有經貿往來的民間企業代表等等。

宴會結束后,龐興龍陪同萊斯利參觀了美國微軟公司在京開發總部。

與微軟中國分公司經理見面時,萊斯利鼓勵美國企業擴大在華投資,推動中美兩國的經濟交流。

15點30,萊斯利隨同龐興龍返回國務院。

第一輪正式會晤開始,討論「核裁軍」問題時,龐興龍提出「解除對華武器禁運」的要求。

萊斯利被打了個「措手不及」。

從這一刻開始,註定中美高層來的首次正式會=:不會取得任何實質性成果。

封推期間,半小時一更,閃爍更兄弟們一起瘋狂,讓大家爽個夠!

求票求支持,啥票啥支持都來點吧 原本毫不起眼的小小初中,如今卻成為整座年輪縣的焦點。

就在年輪縣這些機關部門的頭頭們互相竊竊私語,猜測著寧昊到底會不會過來的時候,寧昊總算是在眾望所歸中露面了,而且一如既往的拉風。寧昊他們雖然人不多,但開了四輛車過來,四輛小車一溜煙的出現在校園內,在激起的塵煙中,藍憐他們紛紛走了下來,一眼看到那邊角落處或站或蹲、或靠或坐的眾多領導幹部,雖然早就知道這幕,可親眼所見后,心裡著實有些尷尬和憤怒。

這簡直就是**裸的羞辱。

蘇沐你仗著自己的身份欺凌他們,算什麼英雄好漢?還有你們這群人也真是夠窩囊的,你們這麼怕蘇沐做什麼,理他個慫啊,直接拍拍屁股起身走人就是,難道說蘇沐真的會對你們動手嗎?你們就這樣選擇屈服,從你們屈服的那刻,知道嗎?你們丟掉的不但只有你們的顏面,還有我的顏面,也全都給你們扔到了地上。

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真夠丟人現眼的,藍憐心裡暗想。

嘩啦。

就在藍憐他們出現的剎那,李峰學他們頓時開始騷動起來,一群人不再有任何遲疑,全都衝上前來。他們全都是按照寧昊的要求過來的,如今被蘇沐抓住把柄,你寧昊不出面解決這事誰來解決?至於說到他們衝上去后蘇沐心裡會怎麼想,卻沒有誰會在乎。我們可是聽你的。都留在這裡了,這會正主出來了,總不至於還揪著我們不放吧。

藍憐都知道蘇沐想要靠官位干涉他們的話是行不通的,他們這些官場老油條如何能不清楚?

「寧昊,你怎麼沒有說過蘇主任也在這裡?」

「就是,你們之間有什麼矛盾說清楚就是,千萬不要節外生枝。」

「蘇主任在這一直等著你過來呢,趕緊過去打個招呼啊。」

這群人說的話,卻別有一番味道,他們之所以會這樣說。其實也是為寧昊為寧前進著想。難道說他們願意看到寧家得罪蘇沐嗎?雖然說蘇沐依著官場規矩。是不可能對年輪縣的事務指手畫腳,但蘇沐畢竟是有後台的。蘇沐後台還是那樣強勢,就算不說簡承諾這個省委書記,光是紫州市這邊。市長張繼宗最起碼公然表示過對蘇沐的青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