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聲尖叫,鬼猴小白因為疼痛,全身戰慄著跳了起來,幸好泰岳死死地按著它,它才沒有趁機逃走。

一臉拔了好幾次,總算把它手心的那些黑毛斷茬都清除完了,我這才拍拍手,讓泰岳把它放開。

泰岳放開它之後,鬼猴小白立刻搓了搓自己的手爪,發現果然不疼了,禁不住蹲到地上,對著我作揖,表示感謝。

見到它的樣子,我微微一笑,沒再說話,轉頭繼續抽著煙。

「你自己身上怎麼樣了?」這個時候,泰岳喘了一口氣,在火堆邊坐下來,問我。

「一開始有些疼,好像也被鑽了不少進來,但是這會子倒是沒什麼感覺了。要不你幫我看看吧,我后脖頸上有些癢,其他地方倒是沒什麼問題。手臂上的那些斷茬,我剛才也都順手拔掉了。也不是很疼。」我說著話,背轉身對著泰岳。

聽到我的話,泰岳滿心好奇地走上來,扒開我的衣領看了看,接著伸手從裡面拔出了一束黑色的毛髮,吹到火上,對我道:「沒事了。你的體質和我們不一樣,好像不太會受到這些陰靈的影響。」

「可能是運氣好吧,」我有些無奈地訕笑了一下,心裡禁不住一陣的默然,不覺丟開話題,回身去查看鬍子的情況。

「他這個樣子,沒事吧?我們要不要給他整點葯什麼的?」我扭頭看著泰岳問道。

「最好的葯,就是他自己的意志,他腰上有酒壺,你把那酒給他喝兩口也就是了。那酒比什麼葯都有效。」泰岳用樹枝撥弄著火堆,淡淡地對我說道。

聽到泰岳的話,我心中不覺一陣恍然,連忙拿下鬍子腰間的酒壺,給鬍子灌了好幾口酒。

「咳咳咳——」

果不其然,酒灌下去之後,鬍子立時急促地咳嗽了起來,接著卻是突然一陣長長的喘息,緩緩地醒轉了過來。

「方大同,我艹你娘,你打老子那麼多拳,老子給你記著!」鬍子張開眼睛之後,身體四肢還不能活動的時候,先就怒視著我,咬牙低聲罵了一句。

s (二更送上,月底求月票。.)

這三天,女殺手、王光秀兩人擔負起來雙修的主要任務,丹影虹、柳紅衣、何秀雲、孟秋荷、齊曼雪五女則先後加入,輪番上陣,讓于飛完成了持續三天三夜的修鍊。

經過眾女的齊心協力,于飛體內的六重天真元佔有率最終超過了百分之五十,邁出了關鍵性的一步。

那一刻,于飛的身體限制被打破,一種看不見的束縛之力從他身上退去,全身器官組織被瞬間激活,體內累積的大量能源開始主動改變于飛的體質,讓他整個人產生一種蛻變。

以往于飛身體受限,融合的生命精元、生命之火、冰晶、元磁晶珠、大地母氣都只能發揮出部分功效,大部分被儲存起來,暫時吸收不了。

如今,身體限制被打破,體內累積的龐大能量出現了一個自然釋放過程,這給於飛帶來的好處是巨大而無與倫比的。

當于飛晉陞六重天境界,身體限制被打破的一瞬間,體內龐大能源的衝擊波引發了身體對外界靈氣的巨大需求,從而產生震動,讓靈峰上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了。

巨大的靈峰在顫抖,數不盡的靈氣匯聚在石洞口,瘋狂的湧入于飛的身體之中。

同時,最重要的一點,于飛修鍊的萬獸不滅體,因為五行之力的關係,得到了一個極大完善與提升。

雖然大地母氣還沒有達到三六五的圓滿條件,可于飛體內的數量也多達三百四十六條,僅差十九條了。

于飛曾服用墨玉果、赤玉果、翠玉果、金玉果、白玉果,應對身體五臟,屬於內五行。

又因吞噬融合了生命精元、生命之火、冰晶、元磁晶珠、大地母氣,具備了外五行。

如此。于飛的身體兼具內外五行之力,堪稱和諧統一,完美無缺,加上冰魂與九道緣,可謂是陰陽五行齊聚一身。

太多對的累積需要時間去沉澱,于飛雖然晉陞六重天境界,可體內蘊含的能量太過龐大驚人,也不是一時半會可以消化吸收的。

隨著于飛晉陞六重天境界,百花園中的百花仙子們也感受到了明顯變化。于飛身上的氣息很清楚,一種無可抗拒的魅力深入人心,讓她們陶醉。

催動百花聖心訣,于飛和百花爭春圖之間的關係更加密切,並獲得了一些新的能力。可以同時與百花園中的美女們心心相印,建立多個心靈交流通道。

這種心靈交流,在不藉助百花爭春圖的情況下也能完成,但卻有著一定距離限制,不能間隔太遠。

而藉助百花爭春圖,即便千里之外,也能與對方進行心靈交流。

這就是于飛進入六重天境界之後。從百花聖心訣中領悟到的新功能。

因為這種能力,于飛很容易和眾女拉近心靈關係,進一步獲得她們的芳心。

目前,于飛身邊女人雖多。可真正共患難,有深厚感情基礎之人反而不足半數。

于飛是一個完美主義者,對於感情,對於女人。都想以最完美的方式來征服,所以他至今沒有揭開瑤池仙子雪傾國的面紗。因為他覺得還不是時候。

對於翼青雲、百里夕、苗小小等一些美女,于飛也沒有進一步的親密舉動,那是不想勉強她們,不想留下不好的印象。

每個人有每個人的性格,于飛就是于飛,他有自己的行事風格。

此次晉陞六重天境界,在於飛而言意義重大,實力與修為的提**到了一個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步。

晉陞六重天境界之後,于飛又持續靜修了一天一夜。

這期間,靈峰之上的靈氣全都匯聚到了石洞外。

夏逸風、摩柯、連護法等人都守在洞外,絕不容許出現半點意外。

當于飛走出洞外,給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他變了,俊美的臉上掛著親切而迷人的微笑,往昔眼神中那銳利的冰藍之光已經隱去,變得更加柔和自然,看不出絲毫的鋒利,似乎達到了某種意義上的返璞歸真了。

于飛身上糅合了多種氣質與氣息,那股誘人的魅力透著邪異與魔性,無法用言詞描述,但卻總能在眨眼或是轉瞬之間,就深深把你吸引。

「自然協調,渾然天成。能擁有這種超凡氣質者,絕不是普通人。」

連護法出自瑤池,眼光頗為獨到,見到于飛后,忍不住發出了讚美之聲。

夏逸風感慨道:「四天的時間,你又完成了一次飛躍,變得讓人匪夷所思。」

于飛笑道:「我這樣子難道不好嗎?」

夏逸風苦笑道:「就是太好了,所以才令人妒忌。」

許楓問道:「你目前修為如何了?」

于飛心念一動,放出了百花園中的眾女。

「目前屬於六重天中期,體內六重天真元佔有率剛剛達到百分之六十。」

眾女看著于飛,全都感應到了他身上的變化,一個個露出了喜色。

「總算晉陞六重天境界了,你身體限制打破了嗎?」

秋雨看著于飛,第一個開口詢問。

于飛含笑道:「身體限制已經解除,日後晉陞七重天境界,不會再這麼費時費力了。」

眾人大喜,全都歡呼。

玉箏問道:「你剛晉陞六重天境界,要不要花時間鞏固一下?」

于飛笑道:「我們已經耽誤了不少時間,是時候考慮進入第四區域了。」

雪傾國道:「你打算何時動身?」

「就這兩日,目前先了解一下其他人的情況。」

于飛看著夏逸風,問起了最新情況。

「這幾日千軍破、西門玉等人一直在攻打千華集團,想要搶佔靈峰,理由是那些巨獸骨架不會侵犯靈峰。鐵拳大師帶著一木和尚硬闖第三防線,目前下落不明,蛇妖青鱗不見蹤影,邪月湖的冷血也一直未現身。至於那金少成神出鬼沒,我們根本找不到人。」

許楓道:「第三防線是由三座靈峰圍成一圈所組成,有三重防禦,分別是陣法、石獸與超重力場。那陣法與超重力量彼此結合,石獸不受影響,可修士進入之後就危險無比。沒有七重天境界,估計是毫無希望硬闖過去。」

于飛有法寶在身,可攜帶眾人順利闖關,可其他人並不具備這種條件,因此不見得每個人都有希望進入第四區域。

西門玉帶著萬金寶遲遲不入第四區域,說不定也有這個原因。

「中午我們好好慶祝一下,下午開始掃蕩第三區域。」

于飛目前不走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收取兩條靈峰大地母氣,以及尋找冷血,追查那件石兵,看是否確有其事。

第四區域的高手人數不會太多,目前整個千峰島上活著的修士,于飛大部分都能叫得出名字,是到了該算總賬的時候了。

夏逸風帶人去準備,為于飛晉陞六重天境界而慶賀,眾女則全都圍繞在於飛身旁,大家有說有笑,熱鬧無比。

全球通緝:千億嬌妻愛入骨 于飛帶著眾女一起做遊戲,增進彼此間的關係。

在玩耍了一個小時后,第三區域內突然出現一股異樣的氣息,引起了眾人的注意。

于飛猛然回首看著遠處,俊美的臉上劍眉皺起,驚異道:「石兵出世,竟然落在了金少成手裡,看來他還暫時命不該絕。」

雪傾國驚訝道:「金少成得到了石兵,那是怎樣的一把兵器?」

于飛仔細探測,沉吟道:「那是一把斬馬刀,沒有刀尖部分,像是被什麼兵器給斬斷了刀尖。這把石兵充滿了殺戮、血腥之氣,相當的霸道凌厲,或許真能與裂魂槍抗衡。」

翼青雲問道:「金少成如今得到了石兵,殺他就更不容易,要不我們這就去把他滅了?」

雲若舞道:「此前金少成善於隱藏行蹤,如今這石兵煞氣驚人,他若不放棄石兵就無法藏身,我們要找他也就很容易。」

夏新竹道:「先看一看情況,說不定有高手會去搶奪,根本不用我們費力。」

金燕笑道:「我們給他來一個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坐享漁人之利。」

看著身邊一個個美艷無雙的女人,于飛感到幸福無比。

「大家放心,就算金少成有石兵在手,我也能把他消滅。不過現在確實可以先留他一命,讓他鬧出一點風波,為這島上平添幾分樂趣。」

哈赤朵誇獎道:「于飛真聰明。」

苗小小翹嘴道:「他這叫狡猾才對。」

賈紅菱笑道:「睿智。」

周虹雨道:「大家不要老是誇他,得適當約束才行。」

眾女反應各異,有人贊同,有人不語,這和彼此的性格與人生觀有密切關係。

隨後的時間,于飛祭出百花爭春圖,讓大家一起做遊戲,演變陣法,相互配合,上演了一幕百花綻放的奇景。

當然,百花遠遠不足,但卻有二十四朵嬌花,那也是賞心悅目的事情。

于飛百花爭春圖為紐帶,將眾女聚集在一起,組成了一個特殊的大家庭。

「我突然有個想法,既然這百花爭春圖是昔年百花門對的鎮山之寶,而百花門又早已覆滅,不如我們重建百花門,但凡有百花屬相之人,都是百花門弟子。新建的百花門只為大家過得快樂開心,不圖名利,不分尊卑,我是百花門主,你們都是我的百花仙子。」 求多了,自己都覺得很煩啊。所以啊,大家自覺一點啊。嘿嘿,凡是投票的兄弟一定會天天開心,萬事如意,妹紙多多噠,所以,大家積極一點吧,實在不行,派上玉嬌妹紙艷舞一場如何?嘿嘿霍霍霍!~~~】

雖然醒了過來,可是鬍子的狀態卻依舊不容樂觀。

這混蛋從上面掉下來之後,雖然沒有摔斷胳膊腿,但是那嗜血的陰絲,卻是實實在在地傷了他的元氣。

按照他自己的說法,他的五臟六股估計都已經被鑽得千瘡百孔了,現在肚子里應該是血液橫流,一團漿糊了。

「幸好老子夠堅強,換做旁人,早就死翹翹了。」鬍子躺在地上,乾笑著,艱難地抬眼看看自己的身上,這才對我道:「手背上,右邊腳腕子上,還有后脖頸上面,都沒拔乾淨,現在還又疼又癢的,趕緊的,幫老子拔掉。」

「你讓我拔我就拔?我是你的手下嗎?這麼聽你的使喚?自己闖了禍,弄出這個鬼樣子來,一點都不知道害臊的?老子帶你來幹嘛來了?專業拖後腿嗎?」我一邊數落著鬍子,一邊皺著眉頭,打著手電筒照亮,幫他拔身上剩餘的那些黑毛斷茬。

「我靠,你還別說,我這次呢,還真是有點無辜。說白了吧。不是我沒能耐。實在是那玩意太凶了。我一個沒留神就被迷住了。你小子不要光顧著寒磣我,你自己不是也中了招了嗎?你就是運氣好而已。」鬍子訕笑了一下,對我反唇相譏。

聽到他的這個話,我不覺深恨自己大嘴巴,把自己掉進水裡,被那陰力迷惑的事情說給了他聽。

「不說這個了,你說說你自己,到底是怎麼回事吧。」我皺眉看著他道:「按照我的估計,你應該正好是在我掉進水裡,神智不清的時候。離開營地的。你到底看到了什麼?為什麼跑到這裡來了,有被那黑毛髮給裹住了?你別告訴我,你是完全不知情的狀況下,落入陷阱的。」

「嘿。實話不怕告訴你,還真是這樣的,」聽到我的話,鬍子乾笑一下道:「一開始吧,我睡得蠻好的。後來,不知不覺迷迷糊糊的,聽到一陣非常奇怪的聲響,然後我就醒了過來,看了一下,卻發現。你小子自己一個人,悶不作聲的向著山洞裡面跑了過去。我擔心你出事,就追了過去。」

「放屁,我那時候掉在水裡呢,怎麼可能跑到山洞裡面去?」我打斷鬍子的話,滿心不屑地說道。

「那可能是我出現幻覺了,反正當時是看得真真的。」鬍子訕笑一下說道。

「那你怎麼不叫醒其他人?」我皺眉問道。

「我艹,我本來也想叫的啊。後來一想吧,可能是你小子要搞什麼鬼,然後我就偷偷的跟在你身後。想要藉機嚇唬你一下。所以就沒有叫醒其他人。再說了,我不是還帶著猴子嗎?這小傢伙可是不簡單的。所以,當時心就有些大,沒怎麼太在意。結果吧,我進了山洞。看到你拿著手電筒,進了那水泥牆的缺口。然後身影一閃不見了。」鬍子說到這裡,喘了口氣道:「當時我還以為你出事了呢,就帶著猴子一路追到了那山洞的最深處。結果呢,操他娘的,那山洞最後邊,壓根就是個懸崖,我一個沒留神,直接就從上面摔了下來,當時嚇得我差點沒尿出來。」

「幸好沒尿出來,要不然的話,估計這會子都滿身騷味了。」我捏著鼻子,坐下來說道。

「不過,老子的命也不錯,沒摔死,中途被那團黑頭髮給纏住了。他娘的,你不知道有多邪門。那些狗東西,怎麼扯都扯不開,越勒越緊,還往我嘴裡鑽,差點沒把我噁心死。他娘的,當時我還以為自己徹底完蛋了呢。幸好你趕到的及時,不然啊,我還真就嗝屁了。哎,不說了,越說越丟人,這才算是陰溝裡面翻船了。想我鬍子大爺,英明一世,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

「打住哈,趁這會有時間,趕緊挺屍,好好休息一下,回回元氣,早點恢復起來。咱們還要繼續前進呢,你可別再給我們拖後腿了。」我說著話,打斷鬍子的話,起身對泰岳道:「我們做個擔架,先把他抬回去吧。那邊就老頭子一個人,我們太久時間不過去,保不準又出點什麼事情。」

「恩,好,」泰岳點點頭,掏出匕首,斬下一大捆骨白色的藤條,很快就編扎了一個簡易的擔架。

擔架編紮好之後,我和他一起抬著鬍子向著來路走了過去。

這個時候,鬍子早已鼾聲震天,開始睡了起來。

沒多久的時間,我們回到了洞口下方的河灘上。

慶幸的是,玄陰子這個時候,生了一堆火,正坐在火堆邊上抽著煙,一臉悠閑的神情,並沒有出什麼狀況。

「嗨嗨,救下來啦?怎麼樣?情況嚴重不嚴重?」玄陰子見到我們,不覺含笑問道。

「沒事,死不了,」我說著話,將鬍子放到地上,接著則是走到水邊,洗了洗手,這才轉身來到火堆邊上,對玄陰子和泰岳招呼道:「被這勾日的打亂計劃了,現在幾點了?肚子都餓了。我看,咱們還是先就地吃點東西,等著廝睡醒一覺,身體恢復了之後,再繼續前進吧。」

「那敢情好,只要你不著急,我們都沒問題。」玄陰子說著話,樂呵呵地打開背包,開始給我們分發食物。

我和泰岳坐下來,簡單地吃了點東西,喝了點水,休息了一下,接著則是開始籌劃渡河的事情。

那條地下河雖說不大,可是目視範圍內,也足足有數十米寬,而且中間的地方,似乎還非常深。

而且,這種地下溶岩洞穴之中的河流,底部的暗流極多,最為兇險。河流中間冷不丁就會冒出一些漩渦和激流,渡河的時候,若是不多加小心的話,後果絕對是非常嚴重的。

「現在咱們沒有屍體鋪橋,只能想辦法做條船了。」泰岳皺眉看著那河水,滿心凝重地說道。

「做船要木頭,這下可就有些費事了。當時要是記得帶一條橡皮筏就好了。那樣的話,現在就不用這麼麻煩了。」聽到泰岳的話,玄陰子有些無奈地說道。

「還不是你乾的好事?」聽到玄陰子的話,我禁不住回頭瞪著他道:「要是你早點記起這裡有條河,我們會沒有準備嗎?」

「好了,不要說這個了,這時候說這些已經沒用了。多說話不如多做事。咱們分頭行動,砍伐那些藤條。然後扎筏子。」泰岳揮手打斷我們的話,掏出兩把匕首丟給了我和玄陰子。 (三更送上,求各種支持。『文學館.』)

于飛看著眾女,眼中透著興奮之色。

哈赤朵歡呼道:「好耶,好耶,我舉雙手同意。」

賈紅菱道:「我也同意,反正我們都修鍊了百花聖心訣,不管嘴上是否承認,都在百花爭春圖中能夠找到對應的百花屬相,這就是一種宿命,一種緣分。」

「提議不錯,我覺得有些地方需要完善,但大體可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