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也不想知道。

這個問題對他來說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古清風不再是古清風了。

當古清風不再是古清風的時候。

那些守護天地大道的圖謀原罪真主的大道高手會不會聯手抹殺他。

那些嚮往無道時代先前支持古清風的大道高手會不會抹殺他。

那些與古清風有因果的女人會不會抹殺他。

亘古無名會不會抹殺他。

大行癲僧同樣不知道,同樣不想知道。

這個問題同樣已經對他不重要了。

只要古清風不再是古清風,那麼所有的一切對於大行癲僧來說都不重要了,甚至這天地大道能不能守住,無道時代會不會開啟,一切的一切都隨著古清風不再是古清風,而變的無關緊要了。

大行癲僧傾盡所有,將自己的一切全部押在了古清風的身上,賭的既不是這天地大道,也不是這無道時代,賭的是天地大道與無道時代背後的未來。

可惜。

這一把他賭輸了。

輸的很慘很慘。

慘到這把賭局還沒有真正開始,他就輸了。

輸的傾家蕩產,也輸的一無所有,輸掉了他的因果命運,也輸掉了未來。

此間。

虛空還是虛空,但卻不是先前的虛空。

先前的虛空被古清風搖身一晃震的煙消雲散之後,千變萬化蘊含無窮奧妙的離宮虛空又開始漸漸癒合。

然。

漫天的灰色煙霧宛如滔天火焰焚燒著正在癒合的虛空,發出噼里啪啦刺耳的炸響聲。

蟄伏在虛空中的大道高手們,死的死,亡的亡,跑的跑,逃的逃……

而古清風的身影越來越扭曲模糊,越來越虛無飄渺,若隱若現,仿若漸漸的融入了那漫天的灰白色煙霧之中。

遠處的虛空中還藏著一座山。

山是黑水山。

黑水山上站著兩個人。

一男一女。

女的身著一襲黑袍將自己包裹的嚴嚴實實,男的是一位老者,老者披散著頭髮,不修邊幅的樣子看起來就像一個乞丐。

二人一位是黑水娘娘,一位是老乞丐。

都是從歸墟出來的主兒。

而且身份背景一個比一個強大。

據聞黑水娘娘當年乃是大自然五色使者之一。

老乞丐則是一位魔道老祖,且還是荒古時代的魔道老祖。

他們二人一直都在暗中關注著古清風,不過,關注的目的,既不是為了守護天地大道,也不是為了圖謀原罪真主,更不是為了抹殺古清風。

相反。

而是為了觀察古清風的狀況,甚至也可以說暗中保護古清風。

因為他們二人便是大行癲僧口中那些希望古清風問鼎原罪真主在暗中支持他的大道高手。

如大行癲僧所說的那般。

若是天上地下那些大道高手想要抹殺古清風的話,他們定然會出手制止,前提是古清風還是古清風。

大行癲僧知道古清風體內住著幾位目的不明的原罪之子,他們同樣知道。

大行癲僧擔心古清風的自我意識被吞噬,他們同樣也擔心。

當古清風盤膝坐在荒古遺迹上面試圖壓制蠢蠢欲動的不祥之物,大行癲僧想幫忙,卻無能為力,他們同樣也想幫忙,同樣也無能為力。

當古清風流露出不在大道之內的神秘之息時,大行癲僧有種不祥的預感,他們同樣也有。

當古清風的身影越來越扭曲模糊,失去理智仿若瘋魔般開始屠殺大道高手的化身時,大行癲僧崩潰了,他們同樣也崩潰了。

大行癲僧傾盡所有把未來賭在了古清風的身上,儘管他們二人並沒有傾盡一切押在古清風身上,不過也相差無幾。

當古清風不再是古清風的時候,大行癲僧輸了,他們同樣也輸了。

大行癲僧絕望至極,萬念俱灰,他們二人的情況也差不多。

站在黑水山上,黑水娘娘那張美艷的臉上青一陣白一陣,雙眸之中更是布滿了震驚,也布滿了難以置信,更布滿了無法接受。

旁邊的老乞丐看起來比黑水娘娘更加絕望,絕望的一屁股坐在黑水山上,瞪著雙眼,自言自語道:「這小子竟然……竟然……就這麼沒了?」

「老子還指望著他問鼎原罪真主,屠滅三千大道,也指望著他去開啟無道時代,這小子怎麼能說沒就沒了……」

「這小子沒了,誰來問鼎原罪真主?誰來屠滅三千大道,誰又來開啟無道時代?」

「老子……從荒古一直等到了今古……不知等了多少歲月,現在那小子說沒就沒了,那老子這些年不是白等了?」

絕望!

深深的絕望!

老乞丐現在連死的心都有了,絕望的想一死了之。

他是荒古時代的魔道霸主,也一直夢想著有一天能夠屠滅三千大道,開啟無道時代。

所以。

當年原罪之血在荒古時代出現的時候,他第一時間就搶了一滴,並且成功融入自身,成為原罪之人,目的就是想問鼎原罪真主,屠滅三千大道,從而開啟夢想中的無道時代。

雖然說老乞丐最後未能問鼎原罪真主比較憤怒也比較氣餒,但好在有其他人問鼎了原罪真主,而且也屠滅了三千大道,成功開啟了無道時代。

未能問鼎原罪真主,只要能夠踏入無道時代,對於老乞丐來,也算一件值得高興的事兒。

可讓老乞丐無論如何都沒有想的是,當年無道時代開啟的時候,他還沒來得及感受所謂的無道時代,甚至都不知道怎麼回事,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就在無道時代開啟的同一時間,審判降臨了,浩劫降臨了,末日也降臨了,天崩了,地也裂了,荒古時代就那麼毫無徵兆莫名其妙的終結了……

當年,老乞丐為了躲避浩劫,進過地獄,也進過深淵,他以為能夠躲過這次浩劫,不曾想,最後審判還是降臨到了他的身上,沒有將他審判的灰飛煙滅,卻將他打入了歸墟。

歸墟是一個沒有日月,也沒有天地,沒有時間,沒有空間,什麼都沒有的地方。

連死都死不了。

因為歸墟也沒有生與死。

被打入歸墟之後,等待你的將是無盡的孤獨,無盡的空虛,無盡的寂寞。

老乞丐就是在這麼一個地方被鎮壓了無數歲月,從荒古終結,直至今古開啟,歸墟潰散,他才有幸重見天日。

在歸墟的時候,他就曾聽說,命運之書上記載,原罪真主會在今古誕生,並且會屠滅三千大道,開啟無道時代。

他一直在等著這一天的到來。

從歸墟出來之後,什麼事兒都沒有干,一直都在尋找命運之書上記載的那位原罪真主。

他找了很久,終於找到了古清風。

儘管命運之書上並未指名道姓誰會問鼎原罪真主,不過老乞丐怎麼說也是荒古時代的魔道老祖,又融入過原罪之血,更親眼目睹過無道時代開啟,誰是命運之書上記載的原罪真主,他多少還是能看出一二的。 無論是天勢,還是時勢,無論是命勢,還是運勢,種種跡象都表明古清風十有八九就是命運之書上記載的原罪真主。

在老乞丐看來,就算自己看走了眼,古清風不是命運之書上記載的原罪真主,憑古清風那一身強大的本身,逆天改命搶奪原罪真主,也不是沒有可能。

特別是隨著古清風融入阿鼻無間惡修羅,上窮碧落下黃泉,吞天噬地血饕餮這些原罪之子的之後,老乞丐越來越堅信古清風就是命運之書上記載的原罪真主。

只是……

他做夢都沒有想到,古清風體內竟然還藏著一個不在大道法則之內的存在,更加沒有想到,古清風會陰溝裡翻船,被體內那個不在大道法則之內的存在吞噬掉了自我意識。

其實,對於老乞丐來說,他並不在乎誰問鼎原罪真主,只要能夠屠滅三千大道,開啟無道時代,哪怕是一條狗最後問鼎了原罪真主,他也不在意。

問題是。

當古清風不再是古清風的時候,所謂的天勢時勢,所謂的命勢運勢都沒有了。

這些勢之所以存在,並不是因為古清風的肉身與靈魂,而是因為古清風的因果。

當古清風不在是古清風,他的因果也必然隨之消失,因果都消失了,命格也就消失了,命格都消失了,又哪來的天勢時勢命勢運勢。

許我向你看 指望不是古清風的古清風去爭搶原罪真主?

希望太渺茫了。

即便這位不是古清風的古清風乃大道法則之外的存在,問鼎原罪真主的希望也不大。

因為老乞丐知道,原罪真主不是實力強大就能問鼎的,三千大道也不是實力強大就能屠滅的,無道時代更不是實力強大就能開啟的……

這需要天勢時勢,也需要命勢運勢……

「結束了……一切都結束了。」

老乞丐坐在黑水山上,失魂落魄的搖晃著腦袋,唉聲嘆氣的自言自語道:「無道時代不會再開啟了……老子從荒古終結一直等到現在,算是白等了……沒指望了……」

掏出一壺美酒,老乞丐仰頭咕咚咕咚猛灌了幾口,說道:「黑水大妹子,別看了,再看也無濟於事了,結束了,一切都結束了,咱們認命吧,除了認命,也只能認命了……」

旁邊,黑水娘娘並沒有理會老乞丐,依舊望著儘是灰色煙霧的虛空。

儘管她看起來很冷靜。

但也只是看起來而已。

她內心的絕望一點也不比老乞丐少,可能比老乞丐還要絕望。

老乞丐從荒古終結一直等到現在,她同樣也是從荒古終結一直等到現在。

老乞丐希望古清風問鼎原罪真主,屠滅三千大道,開啟無道時代,她比老乞丐更希望。

但是現在,希望破滅了。

與老乞丐不同的是。

老乞丐的希望徹底破滅了,心死了,絕望至極,萬念俱滅。

而黑水娘娘的希望雖也破滅,但並沒有徹底破滅,至少,她的內心還抱有那麼一絲希望。

因為她不敢百分之百的肯定,古清風的自我意識是不是真的被那個大道之外的存在吞噬了。

老乞丐像是看出她的內心所想一樣,坐在地上一邊喝著悶酒,一邊說道:「黑水大妹子,老頭子勸你還是接受現實吧,不要再抱有任何幻想任何希望了,那小子的自我意識十有八九被吞噬了,不!不是十有八九,而是百分之百被吞噬了。」

「黑水大妹子,你應該看的出來,那小子瘋魔了,你也應該知道,喪失自我或許未必瘋魔,但瘋魔之下必喪失自我。」

「如果只是惡修羅、碧落黃泉,血饕餮那三位原罪之子的話,那小子或許還能壓制住,甚至即便自我意識被吞噬,也有挽回的餘地,雖說挽回的餘地很渺茫,可總歸還是有希望的。」

「現在的問題是,吞噬那小子自我意識的不是三位原罪之子,而是他娘的一位大道之外的存在啊!」

「大道之外的存在……哈哈哈!怎麼會是大道之外的存在,那小子體內什麼時候冒出一個大道之外的存在?老頭子怎麼一點也不知道?這不應該啊!!」

自打從歸墟出來,找到古清風之後,老乞丐一直都蟄伏在暗處盯著古清風。

一來。

想進一步看看古清風究竟是不是命運之書上記載的原罪真主。

二來。

也想在暗中保護古清風,他知道古清風如果真是命運之書上記載的原罪真主,那麼這天上地下不管是守護天地大道的還是圖謀原罪真主的都會想盡辦法不惜一切代價將其抹殺。

三來。

他也擔心古清風被一些神秘未知而又可怕的存在盯上,比如阿鼻無間惡修羅,上窮碧落下黃泉,還有吞天噬地血饕餮這些個原罪之子都屬於這種存在。

其他人或許不知道。

老乞丐知道的很清楚不管是阿鼻無間惡修羅,還是碧落黃泉還是血饕餮這三個存在一個比一個強大一個比一個可怕,皆恐怖的無法想象,更是荒古時代代表黑暗邪惡的絕對霸主。

老乞丐雖說也是荒古時代的魔道老祖,但卻無法與阿鼻無間惡修羅這這三位存在相提並論。

最重要的是,他知道這三位存在早在荒古時代就一直圖謀原罪真主,最後未能問鼎,卻是融入了原罪真血,成為原罪之子。

他本以為自己在荒古時代只是融入了原罪之血就被打入了歸墟。

阿鼻無間惡修羅這三位存在融入了原罪真血成了原罪之子,恐怕結果也好不到哪去。

他沒想到這三位荒古時代代表黑暗邪惡的絕對霸主竟然死了,死的只剩下一抹不死不滅的神識魔念。

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老乞丐甚至不敢相信。

他經歷過荒古時代終結時的浩劫審判,那場浩劫審判連他都無法抹殺,不得不將他打入歸墟,又怎能抹殺那三位荒古霸主?

這對於老乞丐來說至今也是一個不解之謎。

他也不知道三位荒古霸主為什麼會在荒古浩劫中灰飛煙滅,究竟什麼樣的力量能將他們三位存在抹殺的只剩下一抹神識魔念。

老乞丐不知道,也想象不出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