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徒弟楊松一樣,都是買的《降龍十八掌》,畢竟自家的《小金剛拳》就是走的剛猛路子,不可能去選風格衝突的《六脈神劍》。

不過才練了幾日功夫,也是未得其法,眼下有機會,倒想從葉天身上學上幾招。

而其餘眾人,則都是被葉天吸引了目光,倒不是也要偷師,而是葉天說的這話,一看就有著那種「都讓開,本老闆要發威了」的意思。

因此都是想知道,這位高人弟子,會使出何等手段。

此外還有正面葉天的耶律飛。

聽到對方的話,他不由一聲嗤笑,就之前那玩意兒?

別說降龍,降蟲還差不多,一條金泥鰍,與龍有何干係?

這般想著便也說了出來:「足下如此自信,本汗倒要看看,足下有幾分本事。」

當下神情微緊,已是做好了交戰準備。

不過也沒有太過認真,畢竟面對的只是一位十七八歲少年,再厲害又能強到哪去?

便收了扇子原地等候。

「是嗎?那你可要瞧好了。」

而另一邊,只見葉天微微一笑,雙腳微微分開,作出起手的架勢。

跟著眼神一凜,口中喝道:「看招!」

而後手上一翻:「降,龍,十,八——」

和楊松一般一字一頓,最後一個「掌」字才要落下,對面的耶律飛已然做好迎擊準備。

可就在這時,葉天語速突然變快——

「六脈神劍!」

四個字吐口而出,便見得一道紅光,直直地射向耶律飛的腹部。 「什麼!?」

耶律飛神情一變,先前那一招他見過,所謂的「降龍十八掌」,乃是擊出一道龍形真氣直奔中門,是以他做好的防禦中門的準備。

可就在這時,對手突然變招,像小孩子耍賴一樣,來了個什麼,六脈神劍?

「BIU——」

只見紅光一閃,一道紅色氣勁從對方指間擊出,只一瞬間,便射到了他的身前,而此時他氣力已然調動,欲本王中門而去,誰知這一招竟直奔左腹?

當下「噗」的一聲,劍氣入體。

這一道紅色氣芒直直地洞穿他小腹,一抹血箭應聲飆飛。

好在並非要害,離丹田還有三五寸遠,只是一股劇痛襲來,讓耶律飛忍不住發出悶哼!

「唔!」

他按住小腹,忙併指連點數下,封住穴位止血,同時抬頭盯向對面那少年,臉色沉得能滴出水來:

「可惡……你耍詐!還道你是何方神聖,原來竟是個卑鄙小人!」

語氣羞憤,雙目微紅,顯示被葉天的無恥招數刺激到了。

「我卑鄙?」

葉天一擊得手,也並未追擊,聞言后嘴角一勾,反問道:「你堂堂金帳王廷少汗,跑來我黑岩城欺負百姓,你說我卑鄙?」

語氣中帶著一絲譏諷,沒等耶律飛回應便又介面:「沒錯,我就是卑鄙,你奈我何?」

突然眼神一凜:「再吃我一招六脈神劍!」

腰間一沉,手上一動,又作出個《六脈神劍》的起手式,左手壓在右手手肘,右手則小指向前,要往前指,正是《六脈神劍》中的「少沖劍」。

「嗯!?」

耶律飛又是一驚。

這《六脈神劍》明顯與之前那師徒倆施展的《降龍十八掌》不同,《降龍十八掌》勁力兇猛,大開大合,往往是通中取直,以勢壓人。

可這《六脈神劍》,卻講究出招迅速,角度刁鑽,想是又要攻自己偏門?

心念一動,忙是一手抖扇,護住頭臉,另一手則移至胸腹之間,往前一推,凝成一道真元氣牆,如此便上下乃至襠部都防住了,唯獨胸口往下三寸,是個空門。

心中暗道:這次你總打不本汗了吧?

他卻未見,對面葉天看他如此防禦,嘴角便是一揚,眼中儘是得意。

同時手上招式已然變了,從先前的指劍,變成上下一翻,左右一抓,最後往前一推——

「吼!」

只聽一陣龍吟,一條龍形氣勁呼嘯而出,從空中一閃而過,直取耶律飛的防禦空當!

「什麼!?他——」

而耶律飛雖視線被扇面遮住,看不見人,卻能聽見這聲音。

一聽龍吟響起,心中便驟然一震!

那小子,竟又在耍他?

念頭剛起,臉色驟變。

趕緊撤下扇子看向對面,頓時眼睛瞪大,正好見到一條金龍沖了過來,狠狠地擊中他胸下三寸。

「砰——」

一聲沉悶的重響,耶律飛整個人被巨力擊飛,如一捆敗絮往後飛退。

「少汗!」

若非身後一名護衛見機得快,便要直直地落入人群里,摔輕摔重暫且不說,保不定要被憤怒的黑岩百姓一番毒打。

「噗——」

饒是如此,耶律飛也沒有好過,被護衛接住之前,便已是一口鮮血吐在當空,臉色瞬間就頹了下去。

「少汗,少汗!你怎麼樣?你沒事吧?」

護衛一看糟糕,忙是追問,同時也是變的臉色。

這位少汗殿下,被派來出使幽州,雖不是大汗如何看中的兒子,卻亦是草原上有數的俊傑。

若真被人打死在這,他護衛之職失當,肯定要掉腦袋,而且還是極刑!

少汗卻眼皮一翻,雖沒說話,眼神卻頗為不善。

你特娘的,本汗都吐血了,能沒事兒嗎?

瞎了眼的狗東西!

「……」

瞅見自家主子憤怒的目光,這護衛也是自知失言,轉而把怒火傾瀉在了葉天身上:「好你個雪月豬,敢傷我家少汗,我將你碎屍萬段!」

言罷將那少汗交給身邊同伴,自己閃身衝出,二話不說就是一記直拳,直取葉天面門!

卻說這護衛,不愧是少汗身邊的高手,雖是怒急出招,未做準備,打出來的這拳卻威猛無匹,出拳時帶起的風壓,直把周遭三丈之內,都籠罩在狂風之中。

而範圍外便是人群腳下,一圈人都是被吹得衣袂翻飛,睜不開眼,可見這一拳之威有多震撼!

「公子小心!」

旁邊的黑無野一看就變了臉色。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作為黑岩城有名號的凝山境高手,他自能看得出來,這護衛也是凝山境修為,但卻遠遠比他厲害。

隨便一拳就掀起狂風陣陣,幾乎引發天地異象,這樣的修為已然是直逼化靈境!

可葉天卻只有凝山境一重,如何是此人對手?

事實也正是如此。

見這護衛出手,葉天也是「嗯?」了一聲,微微變了臉色。

面對這凝如山嶽般的一拳,趕緊閃身避讓,直直往後一飛,飛到了兩丈開外,才是反手推出一掌,也沒用什麼招法,就是全力一推,試試此人的成色。

結果。

「唔——」

那拳風襲來,巨大的風壓直接摧毀了他的氣勁,一股狂風之力吹得他站立不穩,中心處的餘波更是狠狠地擊中胸口,胸中氣血翻騰,好似五臟六腑都被人撞了一記,腦袋發昏半晌沒回過神。

「……此人好強的力量,明明只有凝山境六重修為,卻能發揮出凝山境九重的威力,戰力評估竟高達9800!」

瞥了一眼系統給出的數據,葉天心中一驚。

看來這群金刀勇士,果然不可小覷,比黑風鎮那些妖刀盟的高手還厲害。

不過此間最厲害的卻不是他,而是隱在人群中的一位老者。

那人一身青袍,身材勻稱,乍看沒什麼特別,與普通貴族老爺一般無二,但系統卻特別提醒,此人的戰鬥力高達一萬八!應是化靈境八重強者!

像這樣的高手出現在此處,他不得不認為是和那少汗有關,畢竟放眼整個黑岩,除了慕容飛雲,還有誰值得這般高手隨行保護?

可不止怎的,那人眼看少汗接連受挫,卻並未出手,只是眼神微微一緊,便又放鬆了下去。

不過有系統護身,葉天並不是很擔心此人,目光正要轉回前方,卻聽得「鏗」一聲驟響!

心中一凜,只覺頭皮發麻,彷彿有一股巨大的危機籠罩而來。

抬眼一看,只見一抹寒光破空而至!

卻是那絨袍護衛,拔刀出鞘,一把雪亮的彎刀直劈他腦門!

刀身散發的亮光,璀璨奪目,刺得他一時睜不開眼。

「不好!」

黑幫冷少的霸寵嬌妻 頓時暗叫糟糕,想也不想便伸手一抹,手中多了一樣事物。

而後抬手一扣——

「砰!」

一聲巨響,宛如一道悶雷平地炸開。

在所有人緊張的眼神中,一道金屬亮影破空而出,與那刀芒狠狠地撞在一處!

「叮!」

火花四濺,發出金鐵交擊之聲。

「什麼!?這——」

跟著便傳來西原護衛驚愕的呼聲,他看著手中那寒鐵鑄造的玄級上品寶刀,刀鋒之上竟崩開一道碗口大的缺口!

——要知道,這可是金帳王廷特製的寶刀,專門配給金刀勇士使用。

為了保護王廷子嗣的安全,殺傷力極強不說,防禦力更是驚人,為此甚至沒鑲嵌任何攻擊型妖丹,只輔以陣法增強防禦。

饒是如此,還是被一響崩缺,那少年到底用的是何等兵器,破壞力竟堪比王級神兵?

「你……你這是何物?難不成是墨家法器?」

這護衛倒也有些見識,受自家主子的影響,沒少讀書,待看清對面那把銀色器械和黑洞洞的管子,一下便猜到了墨家。

墨家乃中洲聖門,最擅長這些奇淫巧技。

眼前這奇怪法器並非握在掌中使用,而是手持射擊,倒與機關弩相似,不是墨家是誰?

「山野蠻人,還知道墨家?」

可葉天卻並不答他,只反問一句,便收槍下令:「雷罰,殺!」

話音落下,天空中突然陰雲滾滾。

「轟隆——」

伴有雷鳴陣陣,一道道閃電已是「咔咔」作響,像一條條銀色的蛟龍在雲中翻滾。

「住手!」 旁邊傳來一聲驚喝,那青衣老者終是忍不住出手了。

沒辦法,這「雷法」也太嚇人了,好端端一個大晴天,陡然間黑雲滾滾,雷鳴炸響。

不說威力,光聽聲響就叫人心驚膽戰,若真有神雷劈在那少汗身上,哪還能留得命在?

「請閣下手下留情。」

青衣老者閃身入場,停在對陣的雙方當中,對葉天拱手一禮:「我乃萬獸宗執事長老趙鷹,耶律飛是我徒兒,還請閣下賣老夫一個面——」

他自報家門,顯是不敢輕慢葉天。

這陣法一道,最是玄奇。以黑龍帝國而論,四大宗門之中唯有紫霄山粗通此道,也不算如何高明,能擺個六階大陣護山便了不得了。

而眼前這陣法,乍看不出等級,展露的鋒芒卻也足夠震撼。

一念之間,天地變色,青衣老者隱約覺得是五階大戰,但又不能肯定。

——即便如此,也足以令他心生忌憚。

一個少年小子就能操控五階大陣,背後的大人物還得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