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乎乎的季諾維也夫就這麼被騙走了,這個可憐蟲根本沒想到,加米涅夫壓根就沒打算再做什麼說服工作,直接就找到了《新生活報》的編輯部。

「我有一個很重要的消息要告訴你們!」

當《新生活報》的主編從加米涅夫嘴裡獲知了所謂的「重磅消息」之後,直接就嚇呆了。他狐疑的望了石頭一眼,完全不明白對方為什麼要爆出這種驚天猛料。 商務部無疑是國務院下屬最重要的部門之一,商務部的工作包括經濟運行,對外貿易,外資利用,等等幾乎包含了國家經濟發展的一切事務。

而商務部的班子配置,也是所有部委中最豪華的,光副部長就多達銘,另外還有國際談判代表,副代表,紀檢組長,還有4個部長助理等等,黨組成員一共有十數人之多。

而商務不下屬的司局也多達30多個,比發改委下屬的司局還要多,而張青雲主要分管辦公廳、人事司、財務司、歐洲司、市場運行司、機關黨委、聯繫貿易審計局。

從分管各司的情況來看,他手上的權柄還是很盛的,辦公廳和人事司都是部門舉足輕重的司,當然,作為常務副部長,他也應該擁有相比其他副部長更大的權利。

商務部部長魏宋平張青雲見過面,很有學者風度的一個人,為人也非常的和藹而有涵養,張青雲的正式任命下來后,在他還沒報到的前夕,魏宋平就打電話給他對他表示了歡迎。

有這個細節可以看出,魏宋平對張青雲的印象是不錯的,對張青雲出任商務部的二把手他也是比較認同和滿意的。

而在商務部內部,這幾天各司局都在議論新副部長的事,最近各大媒體關於張青雲的報到很多,而張青雲也是所有副部長中,真正從基層這樣摸爬滾打上來的領導,很多人對他的到來是既充滿好奇,隱隱還有些期待。

當然,懷疑的也不在少數,畢竟商務部工作的特殊性,可能需要張青雲擁有更高的專業水準」深諳官場法則的人,不一定能夠適應部委領導工作」這已經被無數人都證實過的事兒。

但是不管怎樣,大家對張青雲都還是表示了極大的關注,畢竟,像媒體炒作的那樣,張青雲今年才笤歲不到,而且更重要的是張青雲的草根出身,讓他更加的富有了傳奇性。

現在的官場,到處講關係,講人情。老百姓對這樣的行為深惡痛絕,即使是體制內的」很多人對關係和人情也是很無奈的。畢竟不是每一個官場中人都有背景的,即使是有背景的人,到了一定的高度,總還能遇到比他更有背景的人。

正因為這個原因,張青雲出現一下讓那些整天抱怨自己沒關係、沒背景的人似乎看到了希望,張青雲的父母是江南某偏遠山區,偏遠縣城的普通小學老師,其五代以內直系親屬就沒有一個從政的,這樣的家庭背景表明,張青雲就是地地道道的草根,他能到今天這樣的高位,全都是靠他自己真刀真槍奮鬥而來的。

很多人心中都有疑問,那就是張青雲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他究竟有什麼樣的魅力和才華,怎麼就能如此與眾不同,從一個默默無聞的普通科員」通過十幾年的功夫,現在已經成長為了共和國最年輕同時也是最有前途的部級高官了。

事實並沒有讓他們期待太久,在中組部正式任命下來的第三天,商務部便召開處以上幹部大會,陪同張青雲上任的組織部副部長羅清遠宣布中*央任命」張青雲正式成為了商務部的一員。

雖然,很多人都預料到張青雲會很年輕,但是現實中張青雲的年輕還是讓很多人非常吃驚」張青雲今天颳了鬍鬚,理了一個平頭」如果不是多年身居高位的氣質,說其是刀多歲絕對沒有問題。

商務部人才雲集,很多有才幹的年輕人常常也都會自詡為年輕人才,但今天張青雲的到任,無疑讓他們的光芒黯淡失色了。

張青雲的就職講話也讓大家眼前一亮,張青雲講話很短暫,很質樸。他把自己的優劣看得很清楚,講得很透徹。他明確講了自己在經濟方面,尤其是國際貿易方面的知識欠缺還頗多,所以商務部副部長這個工作對他來說是一個全新的挑戰。

張青雲開玩笑稱,組織正因為看到了他的短板,才讓給了他這樣一個挑戰的機會。張青雲相信這是組織對他的培養和考驗,他表示一定不辜負組織期待,一定要把工作做好。

同時,張青雲號召部全體成員都要準備好時刻幫助他,他引用《論語》「三人井必有我師焉」來闡述他的觀點,並表現他自己的決心。

不管怎麼說,張青雲的第一次亮相是比較成功的,他清楚的定位的自己,給下面人留的印象不錯。當然,這也得益於張青雲豐富的部委工作經驗。

在部委工作和在地方不同,部委機關的年輕人一般都是素質很高的人,而且很多都是有顯赫背景,見過大場面的人。所以,他們對領導的敬畏更多的時候是表現在對領導能力和才華的認同。而下面的情況則往往不是這樣,下面的很多幹部之所以喜歡打官腔,就是因為有很多時候他們不得不打官腔。因為只有打官腔」才能顯示其位置與眾不同,而時刻提醒別人這一點,正是很多官員保持威嚴的不二法宇

但是這一套在部委則是不行的,部委的領導更多的時候是需要親和力,在和下屬保持恰當距離的同時,為下屬爭得利益,自身能力過硬,這樣的領導才受歡迎。

以前在老一輩就出現過大老粗調中*央部委任職,動輒拍桌子罵娘,最後出現下不了台的洋相。文草有一句過激的話,講知識越多越反動。其實這句話換個說法,說知識越多,見的世面越多,越不甘於平庸就很有道理了。

在中*央部委上班的這些驕子,哪裡能夠用對付老油條的那些手段?用那些手段只能走路越走越窄,最後甚至鬧出大洋相來。

幹部大會結束后,晚上班子成員設宴為張青雲接風,因為商務部的事情很多,大家日程都等,所以不可能會全部到場。但是在魏宋平的調動下,八個副部長到了四個,部長助理來了三個,加上紀檢組長,外加上歐洲司王洲司長和人事司周曉平司長,宴會氣氛倒也很熱烈。

魏宋平為了表示這是同志們私人歡迎張青雲,用餐實行了aa制,還真是大家湊錢請張青雲吃飯的,沒有公款大吃大喝,張青雲琢磨估計這也是和國務院最近三令五申的強調禁止公款亂吃亂喝有關。棄務部作為國務院最要害的部門,顯然是在積極響應號召。

這樣一個細節,也讓張青雲對自己將要面臨的工作環境有了一個全新的了解。商務部高高在上,其所言所行都在公眾的視線範圍之內,所犯的一個小錯誤,可能都會被無限放大,最後引發一場公關危機,所以在這裡工作謹慎很重要。

至於同事之間相處的問題上,這些都難不倒張青雲,機關的同事相處相比地方要相對容易,大家分工明晰清楚,涉及到分歧的地方也沒有地方上多,憑張青雲的手腕,這些都不在話下。

實際證明,商務部的班子成員對張青雲的到來表示很積極的,即使是沒有參加歡迎宴會的幾個副部長都打了電話過來說明情況。電話都是直接打給張青雲,矛擻方面沒有一個人缺。

當然,這也不排除張青雲常務副部長的身份,更不排除張青雲在京城的影響力。要知道,張青雲在京城的名氣可絲毫不亞於其在下面的名氣。京城是個各方勢力交匯的地方,像張青雲這樣華東的悍將,不管是哪一方勢力都是特別關注的。

盛名之下無虛士,張青雲位置又比他們要高,他們不能不小心應付。畢竟,在官場上還是講的實力。倘若張青雲真是從下面上來的兩眼一抹黑的鄉巴佬,估計他們也不會如此客氣的。

由於張青雲這次調動實在是太急,以至於趙家瑤都沒有一點心理準備。一家子都還住在陵水,京城偌大的房子裡面僅僅就留了幾個看家的傭人。

得到張青雲調回京的消息,趙佳瑤是最為滿意的,她對京城還是比較有感情,而且她的公司也在京城,所以,她迫不及待的就從華東回京布置搬家的事。

掐指算來,張青雲家裡現在房產已經夠多了,在江南、華東、京城都有多處房產,看來以後這樣的擴張還要繼續,張青雲這次回京進商務部又能夠幹上多久呢?

張青雲自嘲的話,恰恰正是中*央的心思,張青雲實際工作能力很強,但是大局觀和國際化思維是短板,既然進入了梯隊,張青雲這方面的能力理應要加強,而讓他進商務部,恰恰就是要彌補他在這方面的不足。

當然,這些種種張青雲自己都是不清楚的,梯隊建設的事情是黨最高的機密,普通大眾更是不會知道中*央這次對張青雲的使用會有如此深遠的用意。

但是,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共和國總有一些高層人物能夠通過中*央最近的動作看出一些蛛絲馬跡來,所以無形中,張青雲也成為了今後各方勢力關注的焦點人物了。

梯隊幹部是一把雙刃劍,在前途無量的同時,也需要面臨壓力和挑戰……… 可憐的季諾維也夫還在四處奔走,完全不知道加米涅夫已經將他給坑了,隨著這篇名為《加米涅夫談起義》的訪談錄登上《新生活報》的頭版頭條,隨著加米涅夫代替他在這篇訪談錄上籤署了大名。季諾維也夫的未來將是一片黑暗。

目睹了這一切的發生,李曉峰心滿意足,這一刻他已經等待了很久,這篇訪談錄也許現在還不能徹底解決加、季,但是在未來,在革命勝利之後,黨內鬥爭的關鍵時刻,就能要了這兩個貨的人頭。

開始,他還有些擔心,害怕這兩個貨突然的回心轉意,擔心他們放棄泄露武裝起義的秘密,甚至李曉峰都做好了冒名頂替,代替這兩個傻逼去泄密的想法。

現在,一切都不用擔心了,一切都在按部就班。心情暢快的某仙人心滿意足的離開了《新生活報》的編輯部,興沖沖的將《加米涅夫談起義》的錄音第一時間交給了導師大人。

一開始,列寧見某人深夜來訪,還以為是出了什麼了不得的大事。可是當李曉峰說明來意,尤其是將那盤錄音帶交出來之後,導師大人的臉色很不好看。

良久,列寧才對他說道:「安德烈同志,你不要這麼能幹好不好?」

李曉峰楞了一下,他拿不準導師大人這話的意思,這究竟是表揚呢?還是委婉的批評呢?

他傻愣愣的看著列寧,指望導師大人能給一個明確的說法,但是列寧只是一言不發的看著,看得某人心中發毛。

「哼!」列寧似乎很滿意某人表現出的揣測和擔憂,他鼻腔里重重的哼了一聲,「你把這盤磁帶交給我是什麼意思?」他面無表情的問道。

「我就是看不慣他們泄露黨內機密的小人行徑,」李曉峰小心的回答道,「對於這樣的害群之馬,應該重重的懲處,最好是發現一個就處理一個!」

列寧冷笑了一聲:「那你覺得該怎麼處理他們呢?」

李曉峰想當然的說道:「只要也要開除他們的黨籍!」

列寧搖了搖頭。信手點燃一支香煙,深深的吸了一口,嘆道:「安德烈,你還是圖樣圖森破啊!」

李曉峰等了半天,怎麼也沒想到導師大人竟然會給他這麼個評價。這不是說俺太淺薄嗎?難道我做錯了什麼?

李曉峰抓耳撓腮的想了半天。實在是想不通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難道積極的監視黨內的反對派,挖掘出他們破壞革命,破壞大局的陰謀這也有錯?

列寧又他嘆了口氣。彈了彈煙灰,「你的工作態度是沒有問題的,但是工作方法……嘖……」

工作方法有問題?

李曉峰更是不服氣了,哥么的方法有什麼問題,如今是人贓並獲。在加米涅夫尚且沒有給黨造成更大的損失之前,就發現了他們的陰謀。怎麼也算是積極的為黨減少損失,為革命做出了突出貢獻吧!

「你還不服氣,」列寧無奈的搖了搖頭,「你還記得今天下午散會之後,我是怎麼交代你的嗎?」

李曉峰隱約記得,當時導師大人似乎並不相信加米涅夫和季諾維也夫會泄露起義的秘密,當時他還一再的警告導師大人,最後導師大人就讓他別管了。

別管了?

當時李曉峰聽到這句話時。心裡頭是很不爽的,他認為導師大人犯了錯誤,低估了加季二人反革命的決心,屬於盲目的樂觀。

但如果導師大人不是盲目樂觀,不是盲目的信任那兩個貨……想到這。李曉峰額頭上出了一層冷汗,他想到了鄭伯克段於鄢的故事,正所謂欲將取之必先予之,上帝使人滅亡。必先使其瘋狂。如果導師大人玩的是欲擒故縱的把戲,那麼他的越俎代庖。就成了畫蛇添足之舉了。

「想明白了?」列寧淡淡的問道。

李曉峰弱弱的問道:「還有一點不明白,武裝起義這麼重要的大事,就這麼被泄露了,不好吧?」

列寧聽了哈哈大笑,指了指他的鼻子,道:「安德烈,你是真傻還是假傻?我們要發動武裝起義,這真的是什麼機密嗎?」

李曉峰為之一愣,似乎整個彼得格勒只要不是瞎子或者聾子,都知道布爾什維克的打算了。武裝起義幾乎可以說是個人所共知的秘密的,只不過大家都心照不宣的沒有說穿而已。

布爾什維克在假模假式的撇清,為的是做更充分的準備;而克倫斯基之所以也不點破,他主要是怕刺激布爾什維克,導致列寧提前發動起義。對於完全沒有準備好的總理大人來說,這種程度的裝傻是值得的。

說來說去,敵我雙方都是在演戲,只有被蒙在鼓裡的加米涅夫和季諾維也夫才會覺得這是一個秘密,才會天真的認為泄露了武裝起義的計劃就能夠只手回天。

李曉峰全明白了,作為一個同樣被蒙蔽的傻鳥,他感到有些失落,更是為自己的政治智慧著急。透過現象看本質,當年哲學課上學的東西都給狗吃了?這麼明顯的事情都看不穿,以後怎麼跟斯大林一**鬼斗。

「你也不用太失望!」列寧呵呵的笑道,「你是太關注加米涅夫和季諾維也夫了,無形之中被他們給帶跑偏了……你現在明白了也不算晚,經過這個教訓,對你今後的發展也是有好處的……你小子就是太順風順水了,也該摔打摔打你了!」

列寧的話稍微給了李曉峰一點安慰,至少從導師大人的語氣中能聽出,他還是很欣賞哥么的。不過,這也間接的給李曉峰提了個醒,雖然他是開著金手指穿越的,在這個世界上可以說所向無敵。但是無敵並不代表他的政治智慧和政治敏感性就真的高。

這半年以來,很多事情,他都是仗著自己獨一無二的能力暴力破局的,如果沒有這份能力,恐怕他已經死了n次。今後的路還相當的漫長,政治鬥爭中,仙力也不是每一次都好用。就比如這一次,他的衝動就給導師大人帶來了麻煩。

如果。一開始,李曉峰按照列寧的吩咐,不去管加米涅夫和季諾維也夫,那麼明天頭版頭條上駭人聽聞的消息刊登出來,導師大人二話都不用說。直接挽袖子上去抽那兩個貨的臉。人贓並獲。影響又如此惡劣,像李曉峰說的,開除丫的黨籍也不為過。

可是現在,能幹的某仙人橫插了一杠子。在加米涅夫和季諾維也夫反黨反革命的惡劣行動還沒有造成重大後果的時候,就揭穿了。從某種意義上說這可能是件好事。不過前面已經說過了,武裝起義的秘密實際上就是那麼回事兒,你知我知大家都知道,不過是沒有捅穿那層窗戶紙而已。

如果加米涅夫和季諾維也夫捅穿了窗戶紙。做了第一個吃螃蟹的人,怎麼拾掇他們都不為過。可是,如今窗戶紙被捅穿之前,就被揭發了。沒有惡劣的後果,這時候,就算黨中央知道了那兩個貨的惡劣行為,但鑒於罪責不大,就算要懲罰,也不能往死里整。

說白了。這就是殺人已遂和殺人未遂的區別。想一想,對於列寧來說,是願意看到他們殺人已遂,還是看到他們殺人未遂?

李曉峰真心的後悔了,他的做法從某種意義上說。不是坑加米涅夫和季諾維也夫,反而是在救那兩個貨。這種蠢事,他竟然做了,還是高高興興的主動去做。光是想一想,他就覺臊得慌。

「好了。你也不用太自責,」列寧淡淡的說道,「你的出發點還是為了黨好,就是頭腦稍微簡單了一點,以後汲取教訓吧!」

李曉峰重重的點了點頭,有些忐忑的問道:「那麼,列寧同志,接下來我該怎麼做?」

「你該怎麼做?」列寧玩味的笑了笑,「該幹嘛幹嘛去,革命工作千頭萬緒,你難道會無事可做?」

「那這盤磁帶?」李曉峰小聲的問道。

列寧哼了一聲,嚴肅道:「我不知道有什麼磁帶!」

李曉峰緩緩的點點頭,二話不說就將磁帶收了回去,這盤東西確實沒有存在的必要了,等加米涅夫的訪談錄登報之後,留著它反而是個禍害,弄不好就會成為政敵攻訐的口實,這種燙手的山芋還是趕緊毀掉的好。

李曉峰急匆匆的走了,這一晚發生的事,雖然不會再有第三個人知道,但他依然覺得心頭是沉甸甸的。政治鬥爭中的一點點細節就會造成完全不同的後果,甚至明明你可能是好心,但偏偏辦的卻是壞事。

教訓深刻,深刻啊!

第二天一大早,李曉峰首當其衝的第一件事就是買了份《新生活報》,經過昨晚的教育,他有點擔心加米涅夫會幡然醒悟,如果他知道了昨晚的所作所為根本就是在坑自己,那麼絕對要收回那篇訪談錄的。

不過讓李曉峰比較欣慰的是,加米涅夫大概是被仇恨蒙蔽了雙眼,根本就沒有看到這種明顯的錯誤,他的訪談錄堂而皇之的出現在《新生活報》的頭版頭條上。

加米涅夫的這篇訪談錄效果太好了,好得讓這一個月以來銷量大幅下跌的《新生活報》不得不連續加印了三次。街頭巷尾的群眾對此議論紛紛,其中思想比較激進,情緒比較激烈的那一部分,已經開始親切的問候加米涅夫和季諾維也夫的祖宗十八代了。

「這是可恥的背叛!」

中央碰頭會議上了,列寧狠狠的將一份《新生活報》拍在了桌面上,慷慨激昂的批判著加米涅夫和季諾維也夫的錯誤。他老人家的情緒是如此的激動,如果不是昨晚就知道了導師大人的態度,李曉峰真會被他老人家的精湛演技和忽悠了。

「對於這些卑劣的叛徒,我認為只能將他們清除出革命的隊伍!」

李曉峰明白,後面這句話才是導師大人的核心思想,前面的那些氣憤和憤慨不過是為了烘托氣氛的。當然,導師大人將氣氛烘托得很好,在座的不少大佬已經迫不及待的開始喊打喊殺了。

斯維爾德洛夫和斯大林當然是堅定不移的支持導師大人的決定的,不僅僅是因為他們是導師大人的追隨者,要為導師大人搖旗吶喊。更重要的是,幹掉加米涅夫和季諾維也夫非常符合他們的利益。

因為,不管怎麼說,加米涅夫和季諾維也夫都是導師大人的前一任親信和追隨者。他們在黨內的地位和如今斯維爾德洛夫和斯大林的地位極其的相似。

沒錯,雖然現在他們跟導師大人鬧翻了,失勢了。但是誰敢保證今後導師大人不會念舊情,誰能保證那兩個蠢貨沒有東山再起的機會?

打蛇不死反受其害,對於斯維爾德洛夫和斯大林來說。徹底的消滅加、季。將他們徹底的搞垮搞臭,完全清除他們的影響力。這是必然的,也是必須的。

看著不斷向加米涅夫和季諾維也夫開炮的斯維爾德洛夫和斯大林,李曉峰不由得想到了三月份。剛剛回到彼得格勒的加米涅夫。那時候石頭同志是多麼的不可一世,是多麼的目中無人。捷爾任斯基親自介紹他入黨,都被那個貨毫不猶豫的否定了,敢直接跟捷爾任斯基這種老資格的中央委員叫板,甚至打臉。那時候的他跟現在的他簡直就是雲泥之別。

大丈夫不可一日無權,加米涅夫的前車之鑒極大的震撼了李曉峰。如果今後,他和斯維爾德洛夫如果沒有斗過大麻子斯大林,那麼結果絕對不會比今日的加米涅夫強!

深深的吸了口氣,李曉峰第一次從心底里感受到了政治鬥爭的殘酷性,成王敗寇,你死我活,就是這麼簡單!

加米涅夫和季諾維也夫完了,這是在場的不少大佬一致的看法。雖然泄露武裝起義機密有那麼點扯淡,但是無疑這個把柄是實實在在的。這種要命的把柄被列寧同志抓住了,一般而言,那就是死定了。

不過就在所有人,包括列寧都認為大局已定。可以解決掉加米涅夫和季諾維也夫的時候,變數突然發生了。

一直不咸不淡,很淡定,很風輕雲淡的托洛茨基突然加入了這場大批判:「我覺得加米涅夫同志和季諾維也夫同志所犯下的錯誤雖然是極其惡劣的。但是我認為就這麼草率的開除他們的黨籍有些操之過急!」

這一句話可是捅破了天,立刻李曉峰就發現。導師大人的臉色突然變了,變得非常的難看,陰沉得幾乎能滴出水來。

列寧的臉色能好看就怪了,收拾加米涅夫和季諾維也夫是他的既定方針,不光是因為這兩個傢伙已經無數次的跟他找彆扭,更是因為,他已經選定了新的左右手,為了確立斯維爾德洛夫和斯大林的權威,徹底的清算加、季是非常必要的。

可是,托洛茨基突然間出手,完全打亂了列寧的計劃,導師大人很想知道,難道說托洛茨基知道了點什麼?

應該說,托洛茨基早就察覺到了列寧的打算,他對導師大人清理門戶理順派系關係的舉動心知肚明。作為一個合格的政治家,他的政治觸覺相當的敏銳,列寧的心思他一清二楚。

從區聯派合併入布爾什維克的那一天開始,托洛茨基的位置就比較尷尬,有列寧壓在他頭上,他永遠都只是二號人物。當然,作為布爾什維克的二號人物也是相當的風光的,唯一讓托洛茨基比較鬱悶的是,頭頂上的一號太強勢了,這幾個月以來,列寧的權威在不斷的提升,壓迫得他非常的難受。

當然,作為二號,托洛茨基早就有了被一號壓迫的覺悟,換做他是列寧,也會壓迫排在自己後面的二號。真正讓托洛茨基不滿的是,列寧這個一號不光是壓迫他,還在隱約的提拔排在托洛茨基後面的三號和四號,根本就是在培養自己的接班人。

對此,托洛茨基當然不會接受,你丫當一號的時候怎麼強勢都無所謂,只要明確你屁股下面的位置是我的就可以了。但是現在,列寧你不厚道啊,似乎是準備培養接班人跟我打對台,或者乾脆說,就是打算讓我托洛茨基當磨刀石。

欺人太甚!托洛茨基要是能接受這個安排,那他就正的不是托洛茨基了,所以他必須反擊,必須爭取自己的合法權益。而今天早上,從看到加米涅夫訪談錄的一剎那,他就知道,自己的機會來了。

黨內三足鼎力的局面,托洛茨基很清楚,也很樂意看到有一群跟列寧不對付的攪局者存在。這對於平衡黨內的權力,避免列寧一家獨大是非常有好處的。

如果眼睜睜的看著列寧拔掉了加米涅夫和季諾維也夫這兩根刺,那麼他托洛茨基肯定就是下一個了。唇亡齒寒的道理,托洛茨基還是懂的。更何況他還從這次事件中發現了難得的機遇,弄好了,將極大的提升自己的地位,所以哪怕是他也不待見那兩個蠢貨,也會義無反顧的出手,誰讓這就是政治鬥爭呢! 華東,相比喬國盛離開華東的蕭瑟清冷,張青雲回華東交接工作場面顯得特別的隆重。

華東省委專門在西苑會務中心召開歡送會,所有省委常委,政府班子,政協人大班子的主要成員,下面地市主要領導全都參加這次歡送宴會,場面隆重熱烈的程度超過了張青雲的預計。

在歡送會上,吳言法發表講話,他認真回顧和總結了張青雲在華東從港城以來的工作成績,給予了張青雲相當高的評價。認為張青雲是泛黃海經濟區的主要奠基人之人,而華東改革張青雲也是主要的策劃者和執行者。

吳言法認為,張青雲來華東」是掀起華東和其他個兄弟省市大範圍交流根本原因。最後,他表示,張青雲同志在華東的幹部群眾中有崇高的威信,他代表華東八千多萬幹部群眾感謝張青雲同志這些年對華東做出的貢獻,並祝願張青雲在新的工作崗位上能為黨和國家做出更大更傑出的貢獻。

吳言法的這個講話讓歡送會達到了第一個,下面人群掌聲雷動,經久不息。張青雲在這一刻情緒也有些起伏,吳言法講完完畢,張青雲上台講話下面掌聲更是激烈。

張青雲一眼掃過在座的眾人,幾乎全都是熟悉的面孔,可以說華東現在最有權勢的人都在這間大會議廳裡面,隨便一磚頭扔下去砸到的可能都是省委委員。

而且這些人中有一大層都是張青雲在組織部長位置上對其工作進行的調整,這其中張青雲代表組織談過話的人就超過了十數人,這樣的場面這樣一群人」在這樣的氣氛下告別,又怎能不讓人思緒萬千?

作為今天會議的會務人員,連若涵站在會議廳最後角落裡面,那個位置恰恰比較高,主堊席台的全部場景她都能看清楚。她也能看到自己的丈夫高吉祥坐在第一排的位暴精神抖撤的鼓掌。

會議廳的布置分主堊席台和前排,主堊席台上省委常委和人大主任以及政協等老同志就座,而前排則是省政府班子,以及政協、人大、副部級市等領導就坐。而後面才是其他參加歡送會幹部的位置。

連若涵這樣初步目測一樣可以大致判斷出今天參加歡送會的人超過了兩百人,這樣規模的歡送會堪比省委書堊記履新了。而看現場這氣氛,連若涵心中不自然的也會產生某些激動的情愫。

張青雲走了,離開華東了。離開得如此風光,完全就是在像英雄一樣離開,雖然她預料過張青雲會走得很拉風,但是今天這樣熱烈的現場還是她預料不到的。

張青雲的回京」讓她也意識到華東終究不是她和高吉祥的終結之地,總有一天他們夫婦也是要離開的。到那時又會是什麼樣的光景呢?

連若涵不敢想這樣隆重的場面,無論是他還是高吉祥現在都還在艱難的奮鬥。連若涵身為政府副秘書長兼綜合一處處長,可是喬國盛卻一腳踩空,先行撤離了。她這個綜合一處處長前途還非常不明朗,現在政府一把手是左省長誰知道左軍民省長對工作又是什麼要求呢?

至於高吉祥,雖然在這次陵水市人大會上過關了,但是他的底子依舊還很薄,而且陵水本身就不容易出成績,前途也是很不明朗。

可就在他們為前途擔心的時候,張青雲如此高調的離開無疑對連若涵是個很大的刺激。在她看來此時的張青雲簡直是太幸福了,這麼多人歡送他,吳書堊記親自致辭而且在致辭中給予了張青雲極高的評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