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是為了驗證自己的殺意,一股狂暴的黑暗之力瞬間便將蘇魅給禁錮了起來。

「你大可以試試看。殺了我,你可就無處遁形了,而且那些魔氣你也休想得到半分。」蘇魅不為所動的回答道。

可惡!

這人類的話顯然是事實,魔物聽到后是又怒又無奈。它現在的確還殺不得她!

「哼!該死的人類,竟敢威脅吾,爾當真以為吾奈何不了爾么!」魔物暴怒的大喝道。

話音一落,一股龐大的威壓當即朝她碾壓了過去。

咔擦——

巨大的力量猶如大山壓頂,頃刻間便將蘇魅的骨頭一一碾斷。

空氣中傳來陣陣脆響,她能清晰地聽見自己骨頭斷裂時發出的聲音。

一陣劇痛湧上心頭,蘇魅的臉色瞬間白了起來。斗大的汗珠如雨般滴落而下,她卻咬緊牙關,沒有發出半點聲響。

咔擦——咔擦——

空氣中的脆響一聲接著一聲,直到將她全身的骨頭都碾碎了,魔物這才收了手。

可惡!

縱使這般也不見對方開口求饒,魔物怒到極點,可又不敢真的下死手。

「很好,不怕痛么!吾倒要看看,那些靈修的命,爾是不是也不在乎。」魔物無奈之下,不禁想起了闖墓之人。 第881章、大火燒山!

因為昨天晚上和林浣溪洗了『冷水澡』的緣故,秦洛這一覺睡得特別沉。

他是被突兀的手機鈴聲給驚醒的,還沒來得及睜開眼睛,一隻手已經把他的手機遞了過來。

秦洛感覺到林浣溪溫熱的身體,突然間覺得有點兒不對勁兒。

林浣溪每天早上起床的特別早,今天又不是禮拜天,她這個時候還沒有起床,說明現在的時間還非常早——

確實非常早。

秦洛看了一眼牆上電子鐘錶的時間,三點二十六分。

凌晨三點二十六?誰會在這個時候打來電話?

秦洛的睡意一下子就跑得無影無蹤,利索的從林浣溪手裡接過手機,來電顯示都沒看,就直接按下了接聽鍵。

「秦洛,花田出事了。你快過來——」話筒里傳來一個女人帶有沙啞著急的聲音。

秦洛聽出是花田跑馬場經理呂含煙的聲音,急聲問道:「出了什麼事?」

「跑馬場四周起了山火,傾城住的別墅在大火正中心——」

聽到這個消息,秦洛『蹭』地一下子就從床上跳了起來。

他知道,花田跑馬場是依山而建,為了展現那種古色古香的大自然風情,跑馬場的大部份建築都採用的是木製材料,只用了少量的磚石水泥。

如果跑馬場著火的話,那些木製結構很容易燒著。如果任由火勢蔓延下去,可能半片山都要燒焦。

「現在情況怎麼樣了?」秦洛大聲吼道。

因為現在正是三更半夜,整個世界都靜悄悄的,所以他的聲音在屋子裡顯得極其的突兀和刺耳。

「不知道。我打她電話打不通——正在組織人進去救火——火勢太大,進去的人直到現在還沒有出來。」

「該死。」秦洛掛斷電話,急急忙忙的套上衣服就往外面跑去。

跑到門口的時候,秦洛才想起還沒給林浣溪打一聲招呼。

他抓著門柄轉身,剛要開口說點兒什麼,已被驚醒坐在床頭的林浣溪對著秦洛說道:「快去吧。救人要緊。」

秦洛苦澀的笑笑,大步往外面跑去。

樓梯里響起咚咚咚的響聲,很快的,院子里便傳來『咔砰』的鐵門打開聲音。

想起從電話里聽到的內容,林浣溪也沒有了睡意。她披著睡衣起床,看到林清源拉著貝貝也站在走廊里。

「爺爺,你們怎麼起床了?」林浣溪說道。看到貝貝的小臉一臉困意還正迷迷糊糊的打著呵欠,她趕緊過去把她摟在懷裡。

「出了什麼事?秦洛怎麼這麼晚跑出去了?」林清源面帶憂色的問道。

「朋友出了點兒事。他過去看看。」林浣溪抱著貝貝輕輕的搖晃著,讓她再次睡熟。

「危險不危險?」

「——應該沒事吧。」林浣溪也不能確定。「爺爺,你去睡吧。我抱貝貝回我房裡。秦洛不會有事的。他身邊跟著保鏢呢。」

「一會兒給他打個電話問問情況。」林清源囑咐著說道。「朋友的事,儘力就好。可別把自己的命給搭進去了。」

「我知道。」林浣溪說道。

等到林清源回到房間關上房間門,林浣溪也抱著貝貝回到自己的房間里。

把貝貝放在她和秦洛還冒著熱氣的被窩裡,然後她隨手抽了本書來看。

翻了幾頁,卻什麼內容也看不進去。

有心想要出去看看,又覺得自己也不見得能夠幫上什麼忙,或許還會成為他們的累贅。

「希望她沒事吧。」林浣溪暗自在心裡祈禱。

因為紅衭的危機還沒有解除,大頭和耶穌需要二十四小時貼身保護自己,所以秦洛就在小區里給他們租了套房子給他們使用。

白天他們守在秦洛身邊,晚上則輪流值夜保護秦洛。

劍客已死,耶穌的危機已經解除,可是他並沒有向秦洛提出離開。他不走,秦洛也不會趕他走。有個免費的超級保鏢來用,這種事可是可遇不可求的。

正在值班的人是大頭,看到秦洛出來,他立即就從陰影處走了出來。

「要不要準備車?」大頭問道。

「要。去花田跑馬場。」秦洛說道。

當大頭把車子準備好了之後,耶穌也穿戴整齊的下樓。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把自己收拾的乾淨利落,不得不說這是一種本事。

看出秦洛臉上的焦急,不用催促,大頭就把車子開的飛快。

好在凌晨三四點的燕京並沒有多少車輛,不會有堵車的危險。

秦洛在車上也沒有閑著,他一遍遍的撥打厲傾城的手機,可是電話里傳來的總是忙音。

「該死。他們都該死。」秦洛咬牙切齒的說道。

他沒有鏡子,所以沒辦法看到此時他眼裡的紅色血絲。

撥通離的電話,說道:「幫我查出花田縱火的人是誰。」

「明白。」離很乾脆的答應下來。

秦洛又撥通了聞人牧月的電話,電話那頭立即被人接通。

顯然,聞人牧月已經知道這件事情了。不然的話,手機不可能現在還在她的手裡握著。

「你知道了吧?」秦洛問道。

「剛才接到電話。」聞人牧月說道。她是花田跑馬場的大股東之一,能夠這麼快接到失火的電話一點兒也不讓人覺得奇怪。

「你怎麼想?」秦洛說道。

「先救人。再殺人。」

「一個都不要放過。」秦洛殺氣騰騰的說道。

車子才到山腳,就看到滾滾濃煙騰空而起,跑馬場所在的那一大塊區域就像是一個燒著了的大火爐,整個世界都被那火勢給點亮。

「快。」秦洛忍不住出聲喊道。雖然他知道大頭已經儘力了,只是這個時候他覺得自己必須說點兒什麼才會舒服一些。

大頭沒有聽秦洛的話再次加快速度,因為現在已經是最快了。

現在他們正在上山的路上,如果速度再快一些的話,有可能在急拐彎時衝下斜坡。

哭泣聲、喊叫聲、呼呼的風聲還有那霹靂啪啦的樹木燃燒聲音——

那個安然靜謐的花田跑馬場已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火紅色的『人間煉獄』。

危難時刻見真情,危急時刻見能力。

呂含煙的能力確實是不錯的,在這種時候還能夠保持鎮定,正在有組織有秩序的組織起花田跑馬場的安保人員和男性工作人員進去救援。

如果他們看到火起就一窩蜂似的亂跑亂竄,情況起碼要比現在糟糕十倍。

呂含煙的頭髮散了,凌亂的披散在肩膀。臉上被煙薰的漆黑,眉毛還燒焦了一塊——

「火太大了。沒辦法衝進去。剛才火稍微小一些的時候我讓兩個保安進去找傾城,直到現在也沒有回來——現在怎麼辦?」呂含煙火急火燎的說道,好像說話的時候嘴裡都會冒煙。這次,她是真的『含煙』了。

「消防車呢?消防車怎麼還沒來?他們是幹什麼吃的?都睡死過去了?」秦洛看著眼前雄雄的大火,氣得破口大罵。

他也真是急昏了頭。也不想想,他是接到電話后沒有任何耽擱的就從床上爬了起來,然後由大頭這個高手一路飇車趕了過來。

消防那邊就算接到了電話立即趕來,可是他們的速度也不可能比他更快啊。

「——他們肯定沒你來的快。」呂含煙急得快哭了。「傾城還在裡面呢,電話也打不通——現在怎麼辦?我剛才又催人進去,可是沒人願意進。前院也起火了,裡面的滅火器沒來得及拿出來——只有十幾個,也全部都用完了。現在想進去也進不去。」

「還有別的路嗎?」秦洛問道。

「沒有了。只有這一條路能夠上山——」呂含煙說道。

秦洛咬了咬牙,說道:「我進去看看。」

「不行。」呂含煙一把拉住秦洛,說道:「現在火那麼大,你還沒進去就會被燒著。我不能讓你進去——」

「傾城在裡面,我必須要進去。」秦洛一邊說話一邊脫下身上的長袍。

呂含煙抓住秦洛的衣服,說道:「你這個時候進去做什麼?火這麼大,就算傾城還在裡面——可能也被燒沒了。」

這句話像是一個引子,呂含煙剛剛說完,眼眶一紅,然後淚珠便大顆大顆的流了下來。

秦洛沒來的時候,她是這兒最高級別的管理者。所以,她有著組織員工進行救災的義務。

秦洛來了,她身上承擔的責任卸下了一大半,終於有時間來為自己姐妹的命運擔心落淚了。

「人沒了。屍體還在——」秦洛把衣服丟進他們抬來的水泉水裡面浸濕,又把那整桶水都倒在自己的身上,把長袍頂在頭頂就往火海里穿去。

「你在外面守著。」大頭對著耶穌喊了一聲,也脫下衣服浸濕,跟在秦洛的身後鑽進了火海。

大火無情,很快就把這兩個微小的身影給吞噬。 話音一落,也不知這魔物做了什麼,蘇魅眼前的空氣中竟現出了不少的畫面。

是那些靈修!

只見數百人中,絕大部分正站在那裡一動不動,儼然像是被定住了一般。而極少部分不知闖進了哪裡,正在經歷生死之戰。

「看見了么,這墓穴中除了困陣外,還有幻陣和殺陣。這幾道陣法雖弱,困住這些螻蟻卻沒什麼問題。」魔物陰鷙的開口道。

官少老公輕輕愛 幻陣和殺陣——

原來困陣之後,竟還有兩道大陣。當初設計這座墓穴的至尊強者們,也算是耗盡了心力。只是他們恐怕怎麼也沒想到,萬年後竟會出現她這個異數吧。

「瞧瞧這些螻蟻,還真是弱得可以,連幾道陣法都破不開,竟還妄想來尋寶。人類就是這樣的愚不可及,總喜歡不自量力!」畫面出現后,黑暗中很快就傳來了魔物不屑的嘲諷聲。

聽到這聲音,蘇魅並未開口。

由於全身的骨頭都被碾碎了,她根本無力支撐,早已倒在了地上。

咬緊牙關,她只掃了一眼前方的畫面,便收回了眼神。

調動體內的靈力,她開始一點點的修復起自己的身體來。

見她不開口,魔物當即冷哼了一聲。

「這些螻蟻雖弱得可以,但勝在數量可觀。爾若是不拔出那柄劍,吾便將這些人類全部吞噬。」魔物再次威脅道。

聽到這威脅,蘇魅終於抬起了頭。

魔物見此,以為自己終於震懾住了她。

「原以為你不過是喜歡吹噓罷了,沒想到還這般的蠢。」抬眼望向黑暗處,蘇魅冷冷的嘲諷道。

魔物聞言,頓時勃然大怒。這該死的人類,竟敢辱罵它!

只是還沒等它發怒,對方再次開口了。

「在我的識海中待了這麼久,還不知道我是什麼人么!那些靈修,與我何干!」

正怒意大炙的魔物聽到這句話,豁然愣住了。

她是什麼人?

不對,人類怎可能會有那般精純可怕的魔威,她不是人類,她是魔!

可是魔又怎可能修成鴻蒙之體?

她究竟是誰?魔還是人?!

被這麼一提醒,魔物頓時對她的身份起了懷疑。

不過懷疑歸懷疑,卻不能打消它此刻的決定。眼見分離了萬年的分身就在此處,它怎可能不想盡辦法、用盡手段破開封印。

「哼!不管爾是什麼,待吾吞噬了這些人,便知道究竟與爾有沒有關係了。」微愣了片刻后,魔物立刻反應了過來。

話音一落,不等她再開口,一股黑暗之力瞬間便擴散了出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