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才雖然有著腳步聲討論聲響起,但是離劍無雙與齊空明也有著幾十米。

沒辦法,修鍊到了這個境界,五感就是強大到了這個地步。

等他們的腳步聲遠離消失之後,劍無雙才恢復了呼吸。

就這樣,一天的時間過去了。

地窟蜈蚣沒有找到齊空明與劍無雙,那些人也沒有找到。

劍無雙還在治療著自己的雙腿。

這時,齊空明終於緩緩醒來,睜開眼睛卻被冰雪覆蓋著,他立刻推開了冰雪,劍無雙立刻注意到了齊空明的動靜。

齊空明剛想起身,卻又不得不躺下,那一股來自靈魂深處的虛弱,讓他不得不躺下。

「先別動。」劍無雙的聲音適時響起,很小聲,但是聽得見。

齊空明聽見了劍無雙的聲音立刻就停止了動作。

「聽我說,我偷到了八顆冰晶玉桂果,那一伙人和地窟蜈蚣都在找,雖然過了一天但是難保他們不會找來,所以先在這恢復恢復。」劍無雙小聲說道。

齊空明已經開始了冥想。

魂力開始恢復著。

劍無雙將冰雪在覆蓋在了齊空明身上而後自己也躺下。

時間又開始流轉。

第二天,齊空明完全恢復,連體內的暗傷都在齊空明的治療下恢復完全,強大的體魄與強大的功法就是如此。

他已經了解到了劍無雙的情況,他提議著自己背著她遠離此處。

劍無雙當時就感覺到了自己臉上發熱,雖然有著男女授受不親的觀念妨礙著但是此刻也不能如此拘謹於此。

齊空明很快就背著劍無雙離開了。

當天,他們便回到了那礦脈之處。

劍無雙恢復自身,齊空明挖掘礦脈。

一天過去,第十三天到來,劍無雙斷裂的腿骨也終於恢復了七七八八,但是為了確保,所以她還是繼續恢復著。

齊空明依然干著那礦工的活。

至於尋寶計劃,顯然已經不行了。

十五天的時間很快過去,齊空明與劍無雙兩個人很快就被傳送了出去,睜開眼睛就已經在叢林之中。

此時,劍無雙已經將四顆冰晶玉桂果拿給了齊空明,齊空明原本想拒絕,但是看著劍無雙堅定的眼神,他還是接受了。

他們很快回到了七城,交了一成給昊天拍賣行,都是冰魄石,而後齊空明便回到了客棧。

而劍無雙拒絕了齊空明的邀請,自己一個人上了路。

不知道向著什麼地方而去。

劍神秘境一行至此結束,齊空明與劍無雙各自收益良多,當然所有能夠進入劍神秘境的人都收穫許多。

但是齊空明與劍無雙的收穫可以說是最大的。

那麼多的冰魄石,還有那冰晶玉桂果,都是可遇不可求的東西。

齊空明開心的還是實力的提升,簡直是全面變化了一場。 齊空明與楊初曦還有獨孤星再次踏上了去往葬龍城的路途。

一個月的時間過去了,齊空明與楊初曦還有獨孤星來到了一座古城之前。

這裡是去往葬龍城的最後一道關卡,雖然這裡還有著城市存在,但是這裡卻沒有多少人,有的是一些在此休息的人。

這座古城原本乃是一個秘境,千年之前秘境破碎,古城也就變成了一座遺迹,曾經有人想在這裡建城,但是因為著種種原因,建城失敗了,連人都變少了。

到了此地,楊初曦忽然對齊空明說,她要離去了。

兩個月的陪伴,齊空明早已把她當做自己的一個夥伴,此刻離開他反而有點不舍。

但是,天下無不散的宴席,所以齊空明也沒有表現出一副依依不捨的樣子,所以楊初曦離去了。

獨孤星與齊空明站在古城的城頭上,看著楊初曦飛掠而走,飄飄如仙。

「唉~又只剩我們兩個了。」齊空明惆悵一說,獨孤星看著楊初曦離去的方向,眼睛有點紅。

「哥哥,走吧。」獨孤星拉了拉齊空明的衣袖,說道。

齊空明看著剛剛升起的朝陽,點了點頭。

「走。」齊空明帶著獨孤星便出了城,向著葬龍城而去。

葬龍城,一座於萬年之前便存在著的古城,那時候還不叫葬龍城,那個時候這裡還是龍族的族地之一,但是魔族入侵讓此處的龍族死傷無數,迫不得已龍族撤離此地。

而這裡所有勢力都會派人來駐守。

因為,這裡有著龍墓,最為關鍵的是這裡還有著魔巢。

這裡的魔巢是道祖特意留下的,從萬年之前流傳至今。

只要魔巢在,龍墓中的魔族便不會滅亡,而這龍墓也就成為了一個試煉之地,一個練兵之地。

這裡的魔族就是被圈養在龍墓中的牛羊。

當然,是實力強大的牛羊。

玄武宗每兩年會派一位弟子前來,每十年換走駐紮在這裡的三個長老。

而齊空明到這裡來便是來換走自己的三師兄,黃天化。

龍墓之中,有著機遇也有著危險。

七天快速而去,齊空明與獨孤星終於來到了葬龍城前。

高大的城牆展現在眼前,紅色的血磚顯示出這古城曾經的歷史。

一股血戰之氣涌至面前,還有那厚重的歷史之感。

那城牆中央有著一個巨龍的頭骨存在,更是震懾人心。

城牆之上有著一些人在駐守著,城門開著,裡面也有著人在來來往往。

齊空明帶著獨孤星便走了進去,頓時,寬闊的街道便在眼前浮現,這一條街道直直往前,竟然還可以從磚頭裡看到龍骨的存在。

齊空明拿出了一份地圖,看了看,帶著獨孤星便往著玄武宗的府院而去。

很快,齊空明與獨孤星站在了一個超大的府院面前,上面牌匾寫著:玄武宗府。

門前有著兩隻龐大的石獅子矗立在那裡。

齊空明與獨孤星大步走了進去,立刻就有著兩個侍衛將他們攔在了門前。

齊空明按例拿出了自己的宗門令牌,那兩個侍衛一看,神情立刻恭敬了許多,一個侍衛快步向著府院裡面走去,一個侍衛帶著齊空明向著大廳而去。

到了大廳,齊空明坐在客座上,有著侍女倒了茶,便站在了齊空明的身邊,一動不動著。

獨孤星被齊空明安排著坐在了椅子上,那位侍女也給他倒了一杯茶水。

現在的獨孤星已經開始修鍊,認識的字也已經足以,當然齊空明還在教著他。

獨孤星所修鍊之功法乃是天道給予,齊空明也觀看不得。

而他所覺醒的靈脈齊空明現在也認不出來,不到三錢不能靈脈顯影,除非有著特殊物品,否則以齊空明現在的修為,還沒有這個本事。

他的靈力屬性是風屬性與金屬性雙屬性靈力。

獨孤星現在的修為已是一錢,有著齊空明靈藥淬鍊,他的身體也被齊空明淬鍊的強健許多,比齊空明當初弱了一些,但是也弱不了哪裡去。

他的功法亦是那種偏煉體的功法,倒是哥哥弟弟倆有緣。

很快,有著一個白髮老人帶著一個看著很老實的男子走了進來。

他知道那個老實的男子便是自己的三師兄,黃天化。

而這位長老看樣子很像自己臨走前自己去了解過的武長老。

這十年駐守在這葬龍城的三位長老,一位是武長老,一位是陰長老,一位是任長老。

三位長老中武長老最為年長,有著百歲高齡。

修為到了六錢以後,那是生命的一次升華,一個足足可以活上個千年之久,修為越高,壽命越高,但是他們也就更加活躍在大陸上。

齊空明就曾聽聞玄武宗上代上上代還有更加之前的長老宗主都去往了道界之外,混沌之中。

「武長老,三師兄。」齊空明恭敬地說道,抱拳敬禮著。

「坐吧。」武長老坐在最上座,說道,聲音有著一些蒼老,黃天化則是點了點頭,他為人比較少言寡語,很少與人言。

齊空明聞言便坐了下來,等著武長老發話。

「這位是?」武長老看到了坐在一邊的獨孤星問道。

「他是我路上認下的弟弟,所以把他帶到了此處。」齊空明說道,武長老也就沒有再問什麼關於獨孤星的事情了。

「對了,你過來時接替天化的,大部分事情就由天化與你說說吧,我就與你說一下,一件事情,一個月後,龍墓會再次開啟,到時候你得帶領我玄武宗帶領的隊伍去迎戰魔族,這個任務是你必須做到的。」武長老說道,語氣很平淡。

「明白,我會做到的,武長老。」齊空明點了點頭。

「好了,我就先走了,其他的天化說吧。」武長老說完便先走一步,只留下了黃天化和齊空明還有獨孤星三個人了。

「你把他帶去房間吧。」黃天化對著那個侍女說道,侍女點了點頭,便要帶走獨孤星,獨孤星有點不願意,齊空明與獨孤星說了幾句話,獨孤星便跟著侍女走了。

「小師弟,師父曾經傳音與我說過,而這些東西是師父讓我交給你的。」齊空明還未開口,黃天化倒是先說了,那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了幾樣物品。

一個刻畫著紋路的錦袋,一個羅盤,一張符籙,還有著一本書,上面寫著葬龍城事宜,這本書顯然是黃天化準備的。

齊空明連忙接了過去,說道:「多謝師兄。」

「不用謝我,這都是師父交於我的。」黃天化擺了擺手,說道。

「師弟,其他的話我也不多說,就說說幾件重要的事情吧。」黃天化說道。

「師兄,你說吧。」齊空明點了點頭,說道。

「首先是龍墓即將開啟,所有勢力都將進入其中伏魔,七十二聖宗帶領著七十二個隊伍,每個隊伍都是由多個勢力的人組成,所以魚龍混雜,你沒有實力說服他們的話,恐怕到時候會很難,其次便是葬龍塔了,葬龍塔是葬龍城內的一座寶塔,每個人都可以進入其中,每通過一層試煉,便可以獲得一道龍氣,那東西對與我們來說是一種至寶,但是最為關鍵的就是那排名,最後兩年時間已到,所有勢力都是在這個時間裡換人,所以到時候的情形我也不太知曉,一切就要靠你自己了。」黃天化緩緩說道。

「師兄,那葬龍塔的排名排名有何用處?」齊空明詢問道。

「你看過那本書便會知道,好了,我帶你去房間吧。」黃天化說道,兩個人便站了起來,一起向著齊空明的房間而去。

「小師弟,在此地要多加小心,一是魔族,現在的魔族可是只有在龍墓開啟才會出來,它們有的龍墓未開也可以出來,二是人族,這麼多勢力在此,就算是聖宗之間也多有矛盾,所以你要多加小心。」黃天化便走著便囑咐道。

齊空明點了點頭,心中有些暖流流過。

他的師父也曾經與他說過這個三師兄,他為人老實,但是少言寡語,今日能夠與自己說這麼多話,顯然是關心自己,自己心中能不有暖流流過嗎?

「對了,三師兄,你準備何時離開?」齊空明問道,黃天化愣了一下。

「三天後,我便離開。」黃天化說道。

「那我能擺脫你一件事情嗎?」齊空明問道。

「當然,何事?」黃天化說道。

「這封信你帶給師父,還有我那弟弟,也帶回玄武宗。」齊空明嘆了一口氣,說道。

「好。」黃天化也沒有多說什麼,點頭答應。

黃天化帶齊空明來到了齊空明的房間內,便離開了,齊空明躺在了床上,眼睛竟是忍不住閉上了。

此刻,天色將近黃昏。 夜晚,齊空明醒來,看見了獨孤星正坐在自己的床頭看著自己。

「怎麼了?」齊空明疑惑地問道,獨孤星就這樣靜靜地看著他。

「哥哥,你是要讓我走嗎?」獨孤星問道,語氣中有著一些期待。

「算是吧。」齊空明點頭了一下,回答道。

「為什麼?」獨孤星問道,他有些失望。

「你放心,我不是要拋棄你,只是讓你去玄武宗,那可是聖宗,那裡有我的師父,也有我的師兄,在那裡你可以得到最好的照顧,也可以得到許多的資源。」齊空明慢慢說道,獨孤星的臉色還是沉了下去。

「可是……我不想離開你,哥哥。」獨孤星一雙明亮的大眼睛就這麼看著齊空明,齊空明的心竟然忍不住抽動了一下。

「你不是總說要幫助哥哥嗎?那你現在的可以幫我嗎?」齊空明摸著獨孤星的頭,認真地說道。

獨孤星抿了一下嘴,似乎心中有著掙扎。

「好吧,哥哥,你答應我,一定不要拋棄我。」獨孤星伸著手,握拳。

齊空明與他對了對拳,他便開心地走出去了。

這漫漫長夜已經過去了一半。

齊空明走到門口,望著天空,想到,這孩子……

其實現在的齊空明也才十六歲,他也算是一個不大不小的孩子啊。

齊空明很快便收拾好了心情,回到了床上,盤坐在床上,開始冥想。

一個月多的時間讓齊空明所需要打通的經脈都已經打通,修為更是更近了一步,現在只需要將靈核淬鍊之後,而後便是魂力的再進一步。

之前三錢修為時齊空明將自己的魂海開拓到了極致,所以到了四錢修為時魂力也是到達了一個極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