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轉念一想,秦情傾和雪情,梁丒和雪玲,也是馭山的岳父岳母,倒不如岳父岳母湊到一塊去,熱熱鬧鬧,免得馭山到時候兩頭跑。

雪氏建好基地之後。

在黑森林中四處收集靈草藥材,交由曹百草煉製清除「靈體進化丹」殘毒的解藥,餵給通過「靈體進化丹」輔助進化為二階妖獸的異獸吃,希望能讓之中那些原本具備化形潛力的異獸,最終得以化形為人。

此事雪情、雪玲及虎大、虎二、虎三、虎四等獸族根腳者,對崖老和沐婆婆,頗有怨言。

只是迫於崖老和沐婆婆的王級修為之威,目前不敢追究而已。

由蒼鷹化形為人的青依依和青曉曉兩少女,原本被草蘆峰收為弟子,排行十五、十六,但如今已經退出草蘆峰,跟隨雪情去了雪氏基地。

青依依和青曉曉離開后,草蘆峰大執事,新突破靈體境的摩戈,接替了她倆的工作。

摩戈親自下界,負責跟崑崙之巔草蘆峰的觀海長老和秦閑長老聯絡,將一些達到破境飛升的修鍊天才,帶入聖域草蘆峰駐地,以補充人手,擴大隊伍。

兩個月前的那一戰,雖損失了不少人,但也讓參戰的所有人得到了磨鍊。

這兩個月來,草蘆峰陸續有人晉級。

莫非、施落、元圓、談化、琅穹、鋥致,從二級戰將晉為三級戰將。

莫來、周揚、熊傅、藍開、藍箭、李通、李磊、王崇、王桐、蕭業、蕭其,從一級戰將晉為二級戰將。

獨孤氏十二人,全部晉為二級戰將。

數日前,遒叴派人往草蘆峰駐地送來兩個納袋,納袋中共有五萬下品靈晶和一萬中品靈晶。

遵照遒叴的安排,來人帶走了獨孤氏十二人。

出黑森林后,將獨孤復等人安頓在搖光峰。

搖光峰新峰主本應該是羅敏,但羅敏死活要跟著遒叴和藍若去江南城,同時還有羅敏的哥哥,開陽峰的新峰主羅堅,也要跟著去。如此一來,羅氏家族只好另外派人暫代峰主之位,還好並沒有什麼不良影響,如今局面穩定的很,有遒叴和藍若罩著,無人敢打羅氏家族地盤的主意。

獨孤氏去到搖光峰后,羅氏家族對他們十分照顧,默許他們在搖光峰山下的小城鎮中建立獨孤氏基業,發展壯大獨孤家族。

獨孤氏有了自家的小地盤,獨孤復親自回了一趟草蘆峰。

徵得元圓的同意,獨孤復離去時,帶走了跟獨孤氏沾親帶故的熊傅、藍開、藍箭、李通四人。霸風的妹妹霸嬌,跟隨熊傅而去。

莫來等人見著心痒痒,也想去外面看看。

於是元圓如其所願,讓莫來、周揚和麗兒、李磊、王崇、王桐、蕭業、蕭其,八人出黑森林,前去江南城,到了之後聽從遒叴的安排行事。

這波人一走,草蘆峰駐地除了崖老和沐婆婆與六位師兄師姐,剩下的幾乎都是摩氏者,以及近半年從九州界新飛升上來的數人。

後來元圓心中漸漸形成了一條行事規則。

但凡新飛升聖域者,先在草蘆峰駐地待一個月,然後將他們往江南城派遣。

草蘆峰駐地只保留摩氏者,充當駐地護衛。

原因很簡單,因為摩氏者,都是些被馭山馭魂之人,從而最可靠,最無雜念。

隨著漸漸與外界接觸,草蘆峰駐地開始做生意。

其一,煉丹。其二,煉器。

在崖老的幫助下,摩羅和摩烕、摩咭、摩蘇,終於得以破境,成就靈體境。此後,摩羅和摩烕主導煉器一事,摩蘇和摩咭主導煉丹一事。

草蘆峰煉製的平民級納袋,平民需求的各種丹藥,通過獨孤氏,銷往聖族江南。

這些事項,都是馭山早已規劃好的,交由遒叴後續實施。

二十多天後,黑森林北部外圍,妖族境內,紫殿地盤,馭山率西征軍出現。 摩天炎獸停下,站在它背上的白衣少年望向沐清,問道:「對妖族紫殿熟悉否?」

沐清搖搖頭。

端木元暗自回想有關紫殿的一切信息。

青陽開口道:「公子,青陽對紫殿略知一二。」

馭山目光轉向青陽,「說說。」

青陽點頭說道:「妖族南域,西東三百萬里、南北二百萬里,因東部存在一條五十萬里寬的沙漠地帶,從而核心區整體偏西,紫殿位於沙漠往西一百五十萬里,距離巫族邊境一百萬里,其勢力範圍覆蓋西東二百五十萬里、南北五十萬里。紫殿以北,至青龍江,全部為紫王宮地盤。可以這麼來理解,紫王宮為母體,紫殿為唯一的子體。」

「紫殿總部規模極大,擁有跨界傳送陣九座,分別通往九個下界,除了九州界之外,其餘八個下界皆為凶獸界。紫殿從九個下界中接引二階妖獸,用下界的說法則稱頂階妖獸,然後送去紫王宮培養,分別培養成,用於戰鬥的戰獸,用於拉車的奴獸,用於供少爺小姐消遣的寵獸,用於看家護院的門獸,銷往江南江北,換取領獎。」

聽完馭山問道:「浪鳥族屬於哪一類?」

青陽微笑回道:「浪鳥族出產於紫王宮本土,說來好笑,紫王宮宮主本人,便是一名浪鳥族女子。而紫殿殿主,則是她的女兒,自然也算是一名浪鳥族女子。」

馭山繼續問道:「那麼紫王呢?」

青陽笑意更深,「紫王,說來更好笑,他既是紫王宮宮主的姘頭,又是紫殿殿主的姘頭,可謂母女通吃。妖族江南,乃紫王封地,跟聖族青王不同,紫王每年都會下江南,因為他要抽出些時間,來寵幸寵幸那母女倆。」

馭山自言自語道:「這麼說來,整個妖族江南,實為紫王和他的兩個姘頭之地。」

隨後馭山問沐清、端木元、青陽,「你們有何想法?不妨說說。」

端木元搶先開口道:「我建議直取紫王宮,免得打草驚蛇。」

青陽接著話說到,「我附議。」

沐清想了想,慢慢說道:「我建議公子先取紫殿,佔領那九座通往下界的傳送陣。至於紫王宮,大可不必急於一時,假以時日,待公子手握凶獸兵團,再揮師北上不遲。」

聽完沐清這番話,馭山深以為然,點了點頭。

看來還是沐清最為懂得馭山的心意,這得益於她進入過馭山護腕空間的冰原秘境,以及,較之其他人,她接觸馭山更多。

隨後隊伍往西北方向前進。

約么前行萬里,途經第一個妖族部落。

一個群體規模巨大,領地範圍甚廣,戰力卻很弱小的部落,獼猴族。

獼猴個頭矮小,成年獼猴也不過只有八九歲的人族孩童般大小。

它們能口吐人言,學著人模人樣,但不能化作人形。

從黑森林外圍往北,數萬里丘陵地帶,遍地棲居著這類獼猴。

見到馭山一行人,那些獼猴並不畏懼,且有不少獼猴主動靠近,口吐人言問詢,你們從哪裡來?到哪裡去?如果有需要我們幫忙的地方,儘管開口,給靈晶就行。

馭山伸手送出數百下品靈晶,給到它們,然後道:「說說這一路往紫殿,途中有些哪些部落,說好了,還有靈晶送給你們。」

一隻年長的獼猴故作深沉道:「公子聽好了,此去紫殿約么一百二十萬里,一路上途經大幾十個部落,之中除開一些山頭小實力弱的,尚有六大強族,由東南往西北依次為,巨猿族,蠻牛族,碧蟒族,黑熊族,炎狼族,赤虎族,此六族之中,均存在五階妖獸級別。」

聽著前面一段話,馭山不由得皺眉頭,只覺得六大強族十分強大。

然聽到最後一句「均存在五階妖獸級別」,馭山舒展眉頭露出笑意。

接著馭山再問了幾個問題,完後送了一千下品靈晶給那些獼猴。

獼猴族相當於聖族的平民,難以進化為三階妖獸,所以相當於人族一級戰將實力的獼猴,便是猴王。

整個族群中,猴王眾多,各據一地,形成上千個小部落。

斜穿獼猴族一帶,耗時一天的樣子,一路上,馭山送出去五千下品靈晶。

對待弱者,馭山向來充滿同情,從而出手大方。

上次於搖光峰地區偶遇遒叴和藍若,馭山從遒叴口中得知了一些草蘆峰駐地的近況,其中關於紫殿的動向,遒叴總結為一句話,「紫殿對草蘆峰出戰,並不積極,投入人手最少,進攻次數最少,一直沒有投入獸兵作戰。」

對此馭山頗為疑惑,尤其是一直沒有投入獸兵作戰那一點。

今日通過跟獼猴族的交流,馭山終於有所明白。

原來妖族之地,只存在宏觀上的統治一說。

從宏觀上而言,紫殿,紫王宮,乃是妖族江南的統治者。

而實際上,紫殿,紫王宮,只是統治著駐地及駐地周邊地區,至於更大範圍的那些深山老林,荒郊野嶺,各獸族族群皆以部落形式存在。

除了一些戰力強大的族群,或者如浪鳥族這種能形成收益靈晶的產業的族群,其餘的,紫殿和紫王宮並不去搭理,任由其自生自滅,適者生存,自然淘汰。

由此可見,紫殿和紫王宮,一切朝錢看,沒有足夠的收益,便沒有足夠的熱情。

如此說來豈不是,紫殿的存在並不會對草蘆峰駐地及九州界形成很大威脅,沒有西征的必要?

非也。

在馭山看來,威脅最大的正是紫殿。

試想,哪天紫殿一個不爽,驅獸潮湧向草蘆峰駐地及九州界,草蘆峰如何能抵擋得住?九州界的人豈不全部會淪為妖獸的口糧?

所以必須完全控制,萬萬不可心存僥倖。

隨著隊伍前進,一入巨猿族領地,馭山騎著摩天炎獸脫離隊伍,以最快的速度在巨猿族領地逛了一圈,將所有的猿王及其王族成員,悉數馭魂,完后悠哉悠哉歸隊,一副什麼也沒做的樣子。

隨著繼續往前,蠻牛族,碧蟒族,黑熊族,炎狼族,赤虎族,無一倖免。

待進入紫殿所在的那一片山脈範圍,才終於有了進入人類社會的感覺。

遙望遠處山峰。

山上大殿巍巍,樓宇疊嶂,綿延不絕。

大致輪廓為,一條南北走向、由南往北漸漸升高的主山脈,往東、往西延伸出一些支脈,建築物主要集中在主山脈上。

據從赤虎族虎王神魂中所提取的信息顯示。

此山脈叫作南山,南山一條線排列三十六峰,南麓為尾,北麓為首,紫殿坐落於北麓之巔。

三十六峰均有化為人形的九階妖獸鎮守,因其已化形為人,則按人族的說法,八級戰將。

紫殿殿主紫然,受限於浪鳥族根腳,自身實力並不強大,僅為六階妖獸,化形後為五級戰將。她的娘親紫王宮宮主紫后,亦是如此,化形後為五級戰將。

為了不那麼顯眼,包括馭山本人在內,西征隊伍所有人,全部凝出一身黑甲,晝伏夜出,繞到南山北麓。

擒賊先擒王,乃馭山一貫的做法。

下半夜,黑甲隊伍抵達距離北麓五十里開外之地,八百人分成八個百人組,半包圍北麓,然後挖洞潛伏。

次日辰時,馭山退去黑甲換作一襲白衣,獨自一人,從北面登山,沿著上山大道,步步腳踏實地,走向北麓山門。

足足攀登一個時辰,才到矗立於北麓半山腰的門樓外。

門樓上高高懸挂兩個鍍金大字,紫殿。

門樓下方空無一人,不見任何值守者或巡邏者。

馭山不快不慢的邁步,穿過門樓,繼續攀登。

這一路,山雖高,但路不陡,徐徐升高,盤旋而上,大道寬闊,可并行獸車。

約么走了半個時辰,前方出現一個山脊平台。

待站到平台邊回頭往下看,半山腰雲霧流動,一片朦朧,有種身在懸空浮島,漂浮於雲巔的感覺。

山脊平台的盡頭,浮現第一棟建築物,一座四四方方高三十丈的大殿。

大殿大門上方懸挂三個字,北大門。

看到北大門三個字,馭山這才有所明悟,的確半山腰山門處無需派人值守與巡邏。

眼前這座大殿,於紫殿的整體布局而言,只是一道城門。

大殿的左右,對稱延伸出十丈高、十丈寬的城牆,城牆上有不少體形龐大的七階凶獸來回走動。

兩條城牆分別往東、往西延伸,一直延伸到懸崖邊,繼而沿著懸崖拐向南,一眼望不見盡頭。

整個紫殿,全封閉式被城牆及懸崖包圍。

目前馭山的修為實力為四級戰將級別,魂力為六級戰將級別,對七階凶獸馭魂,單靠自身還做不到。

紫府中,紅兮之魂力,加持到馭山的神魂。

馭山魂力瞬間攀升至九級戰將級別。

接著馭山開始邁步前進,走向山脊平台的盡頭,二十里開外的紫殿北大門。

白衣少年由遠至近,城牆上的凶獸紛紛望去。

馭山神識覆蓋北大門及兩邊的城牆,腦海中顯示,城門緊閉,整座北大門裡裡外外空無一人,從北大門往南延伸的大道上及大道兩邊,十里之內,一片空空蕩蕩。 城牆上每隔百丈有一頭七階凶獸鎮守。

北大門左、右兩側城牆均長達九百丈,共有十八頭七階凶獸,左、右各九頭。

十八頭凶獸,全部為紫毛巨狼,眼睛中散發著紫光,嘴裡露出鋒利的獠牙。

馭山神識將它們一一鎖定。

感觸到白衣少年的神識鎖定,十八頭紫巨狼頓時變得躁動不安。

不過很快,它們便安靜了下來。

馭山嘴角流露笑意,雙腳步步踏空,凌空登上城牆,落到一頭紫巨狼旁邊,伸手摸向它的額頭。

紫巨狼長達三丈、高達一丈。

以馭山八尺高個頭,伸出的手,距離狼頭還差老遠。

見新主人伸出手,紫巨狼前腳蹲下,垂下頭顱,主動將額頭送到手掌下。

馭山手掌輕輕按在紫巨狼的額頭,微微凝目一會,將紫巨狼的神魂記憶信息悉數提取。

據這頭紫巨狼的獸魂記憶信息顯示。

紫殿殿主紫然早在一個月前,離開紫殿去了紫王宮,至今未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