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這一掌結結實實的打在碧水蛟龍的頭上。

巨大的碧水蛟龍被龍辰一掌轟出去上百米,在地上麻繩般的滾動十多圈。

落在地上,幽綠的氣焰穩定,龍辰面不紅耳不赤,完全對力量的適應甚至爐火純青。全場看呆,包括天尊雪洌神鷹在內。

龍辰向後跳躍拉開距離,碧水蛟龍有一招凌波旋風只能近身使用速度極快,所以他暫時沒有選擇乘勝追擊。看向碧水蛟龍臉上被龍辰打破,血液從鱗甲中流出來。

「哼。」天上天尊雪洌神鷹淡定的冷哼。在他看來龍辰雖然有些逆常識的對武宗理解頗深,但是不影響,因為碧水蛟龍的強大。

所為一頓操作猛如虎,結果不如一招武宗技來的實在。

沒辦法,龍辰畢竟才武師。

「吼!」碧水蛟龍剛才丟盡顏面,暴怒飛起在半空中咆哮,水浪風卷在它的周身旋轉,龍辰的招式並對它沒有太大的傷害,惱怒的碧水蛟龍狂吼。

三頭水凝結成的蛟龍向著龍辰衝去。

吭——

吭——

吭——

三水龍破,同時從三個角度鎖定龍辰,動用大招的同時,龍爪張開,龍鬚散發熒光,漫天旋轉水魄出現。

龍辰在生死台上狂奔,三頭水龍對著他那是窮追不捨。

對著龍辰的屁股一頭撞下去。

咚——水龍爆炸,龍辰加速躲過,不過那衝擊的水波將其震飛出去三十米開外,落地一個前滾翻還沒站穩,第二條水龍又來了。

咚——水龍再炸。

龍辰只能一個爆躍起五十多米高,武宗的速度還甩不掉那水龍。

第三頭水龍在空中將龍辰炸個滿懷。

飛彈般倒飛出去撞在牆壁上,堅固的黑石岩壁被他砸的十米範圍全是裂痕,龍辰吐血落在地上時碧水蛟龍再度咆哮。漫天的水魄就像是一枚枚的炸物,全部向著龍辰倒下的方向轟過去。

「咚咚咚咚咚……」全部水魄爆炸,如鞭炮連環不斷響聲,甚至已經將那個角落五十米範圍生死台開始炸裂,堅固無比的檯面開始有碎石飛沙亂竄。

足足連環爆炸有兩分鐘,此邊看台的高等妖獸感覺耳朵有些隆隆的鳴聲,看著那塊區域想那人類怕是可以死上三次了。碧水蛟龍肉體強橫,本就有點點龍血的傳承,而它遠程的水之攻擊非常厲害。

碧水蛟龍憤怒的全力攻擊下,就連七等妖獸都不敢硬抗。

「那人類死硬了吧?」

「會不會被轟成粉末了?」

「本王覺得有可能。」

這波攻擊天尊雪洌神鷹看到都滿意的點了點鷹嘴,不過他能感覺到龍辰沒有死,那股氣息依舊在只比微弱的剛才更加微小。

須彌妖皇身後那些手下著急啊,他們比須彌妖皇還急,脖子伸的老長,那人類小子若是贏了就是他們裝逼和叫板。倘若碧水蛟龍贏了,雖說是情理之中,但是他們也少幾分逆襲后的表現。

須彌妖皇就站在那裡,一動不動,紫色光下那雙眼睛一直看著下面的生死台,沒有任何的動作和聲音。

哈——哈——碧水蛟龍連續使出三次強勁招式,懸浮在十幾米的空中,對於它來說消耗也不小,周身旋轉的水靈基本都已經消耗殆盡,在它看來那跳躍的螞蚱般的人類已經被它轟成了碎片。

「地靈的左手。」

龍辰的咆哮,就在碧水蛟龍的右側地面暴漲出五十米長的巨大手臂,出其不備岩石的巨拳直接打在其身上,那拳頭少說有十米巨大。嘭——碧水蛟龍被轟到兩百米外的牆壁上。

砂礫之中龍辰沖了出來,全身的鮮血,上衣已經完全破碎。氣息再開,完全包裹在身體之上,幽綠色的氣息比起剛才淡了不少。碧水蛟龍被這一拳砸的有些頭暈目眩,不過站在地上它根本不怕。

因為龍辰就無法重創它。

沒有真正的殺招,是殺不掉這六等妖獸的,龍辰若沒有能瞬間破開碧水蛟龍鱗甲的招式,僅僅依靠解開第二層力量的玄靈,只能重擊而無法致命。

幾乎所有高等妖獸都能想到這點。

龍辰完全綻放沖向碧水蛟龍,意志,力量,勇魄在他的雙眼之中燃燒。當所有人都不看好他,當他已經全身創傷,當所有人都想不到時。

真正的強者,敢為人之所不敢為,敢當人之所不敢當。

龍辰正面沖向碧水蛟龍。

蛟龍顏須華光,漫天水彈砸想龍辰。

真正的強者,挽狂瀾於既倒,扶大廈於將傾。

硬抗爆破的水彈,龍辰爆躍而起,岩石在他的手中凝聚成一柄石頭的大刀。

岩石的刀?有什麼用?

碧水蛟龍張開大嘴,蛟龍吐息,水龍捲!

巨大的水龍捲完全將龍辰所包裹。

無知!

在場幾乎所有的妖獸看到龍辰的無知,蛟龍吐息乃是龍類的強大招式,龍辰這跳躍而來的行為無疑是以卵擊石,那是——

嘲諷的話語還未說完。

穿透而出,龍辰從水龍捲之中穿透而出。

真正的強者,乃是無論何時都能將絕境打碎的存在。

龍辰氣息全開,高舉那七尺長的石刀,他就像是一柄沒有槍頭的長槍,對著那碧水蛟龍。

那燃燒火焰般的氣息變成了豎立般的一條條的光芒。

氣息靈躍,鬥氣全開!

凈化,升騰,再展。

鬥氣凝聚在整個石刀之上,對著碧水蛟龍的頭,「真武,斬龍閃!」

彷彿一粒星光閃過,龍辰雙手握著刀柄站在距離碧水蛟龍身後五十米的位置,保持這向下怒斬的動作。

噗呲——嘩啦——破裂的聲音鮮血爆濺,整個碧水蛟龍三分之一的頭連著部分身體與蛟龍的身體完全分開,裂開成兩半砸在地面上。 安靜,整個生死場的安靜。特別是蛟龍地龍類的妖獸突然感覺全身發抖。真武招式,乃是人類之中對武學領悟到一定的真諦后發揮出來的極端而專一的攻擊招式。

斬龍閃,不管是在妖界還是在人類區域都是赫赫有名的招式。而斬龍閃要練成,傳聞是斬過真龍的人才能領悟。

對不起,武師實力連一根真龍的汗毛都斬不斷。

看到這招足以讓全場安靜,且還有一點能讓不少高等妖獸驚異,那就是龍辰身上燃燒的線條般絲絲的鬥氣。

鬥氣乃是修鍊者之中,百中無一的修鍊者。沒有鬥氣的加持,即便是使出斬龍閃也難以斬斷碧水蛟龍。

贏了,龍辰喘息的捏著拳頭感覺到全身力量的消散,大千世界對自己實力的提升在此刻消失,如果不是那位恐怖無比高等妖王龍辰今天是必死無疑。

雖不知道它與天尊雪洌神鷹有仇,還是其他原因,龍辰對著天空中那塊浮石,左手捏拳豎立在胸前右手手腕壓左手手腕,向著鞠躬,這是高等妖獸間的感謝禮節之一。

「那人類,有點意思。」金樽螳螂王在旁邊說道。

「為什麼他能使用斬龍閃呢?」冰魄玄聖雕疑惑。

「你看著我幹嘛。」皇瞳王發現十幾個「哥們」都看著他,「我在人類的區域是呆過十多年,但是我真沒見過武尊之下有人能使出真武,畢竟這樣的招式跟我們妖煌決一樣,需要無數的經驗與實力的沉澱一樣。」

「噓。」黑色的羽翼的女性妖獸小聲道,「你們不怕被大人聽到啊。」

黑羽靈王,上古時代的八等邪靈之一,傳聞有堪比九等邪靈的絕對恐怖實力。大多數妖獸邪靈並不認識的存在,其靈智與心境極高,歷史的舞台上並沒有它濃厚的一筆。

立刻那幾個傢伙全部縮了縮,「你們幾個笨蛋,你們認為大人會平白無故的出手?肯定是那人類有什麼奇特的地方被大人所看重。」

「哦!」金樽螳螂王受教般點頭。

「哦!」 總裁愛我多一點 冰魄玄聖雕一副原來如此的點頭。

「哦!」皇瞳王那般領悟的點頭。

「黑羽!」須彌妖皇的聲音,嚇得幾個傢伙全身發抖,「你再多嘴信不信我把你變成一隻麻雀。」

「不不不不不不要啊大人,我再也不多嘴了。」黑羽靈王嚇得渾身發抖,「大大大大大大人,我去給您取卡路,取金卡路,咱們贏了。」

看到黑羽靈王去取賺的金卡路,幾個「老哥」面面相覷。

用眼神交流。

「黑羽靈王比我們厲害多了。」

「而且作為大人的陪睡女寵,都不敢半點造次啊。」

「千萬別惹大人生氣,我比你們跟大人久,大人的實力驚天地,泣鬼神。」

幾位老哥心領神會的點頭。

須彌妖王看著龍辰被鎧甲獸帶下去,沒有任何多餘的動作和表情,「走。」

看到黑羽妖王乖乖的將一萬五千金卡路拿回來,須彌妖皇紫光閃爍,二三十頭高等妖獸消失在浮石之上。

天尊雪洌神鷹看著龍辰被鎧甲獸帶走,感覺到須彌妖皇的消失,他是「賠了夫人又折兵」極度的憤怒,「走。」說完騰空而起,一干妖等全部跟隨離去。

長舒口氣的是擎裘妖王,作為這裡的老闆他誰都惹不起。

不過他非常清楚的是那位不知名的大人才是真的厲害,讓小心眼的天尊雪洌神鷹不敢半點做作,定是無比恐怖的存在,天尊雪洌神鷹都不想得罪,更別說是他。

兩座大山離去,擎裘妖王笑著拍著肚子,「給我叫羅睺黑翼去東地牢等我。」

「明白大人。」

……

地牢之中龍辰回到自己的牢籠,實力已經降回武師巔峰。

「那股力量好神奇。」妖獸的力量畢竟是妖獸,但進入自己身體后反而與紫氣東來功有些輝映,讓身體第一時間就能完全適應和使用。

盤坐在地牢之中,不一會兩個巨大的影子走了過來。

擎裘妖王與羅睺黑翼。

羅睺黑翼看著了眼龍辰,他依舊非常驚訝,「大人,您?」

「你作為我的最聰明的手下,給我點建議,這個人類現在怎麼處理。」擎裘妖王開這場子上百年第一次遇到此事。

羅睺黑翼也是不知,他們用妖族語言說道,「大人我懷疑這個青年大有來頭,真武招式不是想想就能學會。而那位大人對他明顯有些中意,他——處理不得。」

「還用你說。」擎裘妖王眯著眼。

「這……屬下覺得雖然那位大人惹不得,但是天尊雪洌神鷹大人也惹不起,屬下覺得其一,將他就關在此處萬一那位大人要人,可隨時給出。其二,數月內不讓他進大家視野,然後下放其他區域,比如亂斗或者格鬥區,不讓其參加生死。」

不死就行,就是這個道理。擎裘妖王那蛤蟆般的大嘴巴點了點,感覺可行,「不過下面的地牢還少有人類,更別說如此年輕,你也知道下面亂的,他下去會不會活不過三天。」

三天?武師下去活不過十分鐘。

「大人放心,屬下有安排,屬下安排一位可靠的強者罩著他,就沒有問題了。」

「對啊。」擎裘妖王非常滿意,「不錯,我很滿意。」

擎裘妖王很滿意。

但是——

「我不滿意。」這四個字是龍辰說的,而且是用的妖獸語。

擎裘妖王一驚。

羅睺黑翼一驚。

龍辰盤坐在那裡,那聲音顯得極為淡定。

「你聽得懂妖獸語?」擎裘妖王拉著自己不長的脖子。

有地岩玄靈翻譯龍辰自然聽得懂,而且還能讓其說一遍,龍辰用他極強的模音技巧複述出口,「那是當然。」

妖獸語交流,龍辰這波逼裝得很大。

「我說大老闆,我這十次給你賺了不少卡路吧?」

擎裘妖王皺眉,「人類小子,你到底什麼來頭?」

來頭?龍辰有個屁來頭,就羅睺黑翼就足以將龍家叫攪個底朝天。

「我叫龍辰。」龍辰慢慢來回答。

「人類龍辰,你到底什麼來頭?」

龍辰眯眼看著他,「你確定要問?知道那飛影大人會幫我一手嗎?」

羅睺黑衣搖頭。

擎裘妖王知道個屁。

其實——龍辰也不知道。

大家都不知道,這不簡單了嘛,就可以隨意說了。

「我想那位大人與我師父應該有些交情。」

咕嚕——龍辰能聽到擎裘妖王吞口水的聲音。

「你師父是?」擎裘妖王聲音都低了些。

龍辰低聲說道,「可能你們沒有聽過,我師父叫赤瀧皇。」

「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