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省城,在江漢市的考察,對周天浩的震撼是很大的,憑藉著區位優勢。江漢市的發展,相比較春山市和邵寧市,都有著突出的優勢,特別是在招商引資方面,實實在在的做出了成績。

周天浩不是很關心江漢市的情況。省城不具有代表性,很多的優勢。都是下面無法比較的,也是學不來的,從各方面的條件來說,江漢市的發展速度,應該要快一些的,否則江漢市的班子就不合格了。

當然了,江漢市的市委書記孫曙光,本身就是省委常委,是省委領導了,這也是特殊的優勢,說得不客氣一些,很多的項目資金,自然而然的落到了江漢市,其餘的地方,不可能和江漢市展開競爭的,包括省委省政府,也是這樣的認識,首先要打造好省城。

考察結束的時候,周天浩接到了向琳打來的電話。

向琳的口氣中帶著得意,說是已經說動了姑姑向紅麗,向紅麗春節之後,就會到江南省來上班了,周天浩很是吃驚,連忙問向琳用了什麼特異功能,能夠輕易就說動師母向紅麗了,向琳開始不願意說,後來才吞吞吐吐說了,大概意思是,姑姑距離姑父太遠了,不能夠照顧到姑父的生活,這樣的時間長了,感情自然就疏遠了,今後是很難彌補的。

周天浩聽得目瞪口呆,想不到向琳居然給自己的姑姑說出來了這樣的道理,這裡面的潛台詞,豈不是說,宋功倫現在是大領導了,向紅麗要是不注意,兩人之間的感情出現問題了,自然會有人爭著照顧宋功倫的,被真的出現這樣的情況,再來後悔。

向琳緊接著說了,自己馬上就要到省城來上班了,從京城回來之後,馬上就辦理手續,不過首先要做的事情,還是落實冰倩上學的事情,向琳一再要求,冰倩必須到紅星小學去上學,其餘任何地方都是不行的,向琳沒有要求周天浩去辦理這件事情,不過周天浩很清楚,向琳做事情,歷來都是風風火火的,說是風就是雨,自己可不能夠耽誤,要是什麼事情都讓向琳來做,那也有些說不過去的。

放下電話之後,周天浩梳理了一遍人選,還真的有些為難,省城裡面,他最為熟悉的就是淳于雄、庄春娟、孔如娜和莫少權等人了,可這些人,和教育部門的聯繫很少,請他們出面去辦理這件事情,還真的有些為難人家的,自己出面去辦理,要是欠下了人情怎麼辦,如今辦事情,都是講究關係的,自己出面去辦,人家肯定是會同意的,但給自己辦事情的人,也是記住自己了,今後有什麼事情找到自己,還不是要捏著鼻子辦理。

周天浩可不是那種過河拆橋的人,知恩圖報是必須的,大家相互幫忙,關係網才能夠建立起來的,但這也需要一個過程的,自己身處的位置特殊了,給人家幫忙,其實就是給宋功倫找麻煩的,這樣的麻煩找多了,影響肯定是不好的。

回到省委大院的時候,周天浩的精神不是很好,兩件事情壓著他,一件事情是宋功倫安排的材料,也就是他自己提出來的以就業來決定招商引資走向的材料,通過這次的考察之後,愈發的沒有頭緒了,另外就是冰倩到紅星小學讀書的事情,學期過去了大半的時間了,這個時候插班,沒有不一般的關係,可能性是不大的。

當天晚上休息,宋功倫沒有安排其他的事情,回到辦公室之後,看了兩個多小時的材料,回家已經是八點多了,宋功倫要周天浩休息,不要忙活了。

周天浩收拾完辦公室,跟著宋功倫回家,給宋功倫泡茶之後,就離開了。

這麼早回家,也沒有什麼事情,周天浩索性在院子里轉悠了。

走到管理局的門口,他看見錢大志從管理局出來了。

管理局的事情不是很多,主要是後勤方面的,加班的時間是很少的,錢大志沒有住在省委大院裡面,這麼晚還沒有回去,肯定是在加班的。

「錢處長,這麼忙啊,都快九點鐘了,還在加班啊。」

「周處長好啊,考察結束了啊,我也沒有怎麼加班,就是整理一下材料,馬上就是年底了,下個月的檢查很多,有一些材料需要整理出來的。」

「考察今天結束了,這次下去考核,是不是安排了錢處長啊。」

「習慣了,每年都是這樣的,下去檢查時間也不是很長,最多半個月的時間,反正年底就是這些事情。」

周天浩點點頭,他已經了解到了,省委辦公廳的人雖然很多,但無所事事的人是很少的,每到年底檢查的時候,往往都抽不出來人手,這就需要抽調人員了,管理局是首選的對象,一般情況下,每一個考核的班子,都會抽調管理局的人。

錢大志陪著周天浩走了幾步,周天浩有些不好意思,正想著讓錢大志早點回家,突然想到了冰倩上學的事情,不知道錢大志能不能幫忙,管理局和外面的接觸是很多的,辦事情是很方便的。

「錢處長,不好意思啊,我有一件事情,想著求你幫忙啊。」

「周處長可不要這麼說,有什麼事情,儘管安排就是了,只要我能夠做到的,一定會盡心儘力的。」

「這個,是我個人的私事,我的小孩在春山市,現在愛人調到省教委上班了,馬上就要到省城來了,可小孩讀書的事情,實在麻煩啊,這學期馬上就要結束了,這個時候轉學,難度有些大啊。」

「這樣啊,周處長的小孩讀幾年級了啊。」

「還在上學前班,明年下半年,才上一年級的。」

「原來是這樣啊,那我給周處長推薦一下,周處長的小孩,一定要到紅星小學去上學,不知道周處長是不是有其他的地方啊。」

「沒有,想的也是到紅星小學去讀書的。」

「原來是這件事情啊,包在我身上了,明天上午,周處長將小孩的名字寫給我就可以了,剩下的事情,我來辦理,保證沒有問題的,說實話,省委大院裡面的這些事情,都是管理局出面辦理的,紅星小學是很清楚的。」

「那就謝謝錢處長了,都這麼晚了,我請你去吃宵夜。」

「舉手之勞,周處長千萬不要放在心上,請宵夜是應該我來出面的,周處長出去考察,今天剛剛回來,這麼辛苦,能夠和我一起宵夜,很不簡單了。」

周天浩張了張嘴,沒有說出來話,錢大志這話說的他都不好怎麼回答了。

兩人走出了省委大院,靠右邊不遠處,就有專門宵夜的地方。

兩人喝了一些酒,周天浩堅持要請客,錢大志堅決不同意,早早的就給老闆打招呼了,這個時候,周天浩忽然感覺到,其實錢大志有過人的地方,估計是在省委大院裡面,沒有多少的關係,所以難以得到提拔。

當然,兩人接觸的時間不長,周天浩還不是特別了解錢大志,僅僅憑著幾次接觸,產生了這樣的感覺。(未完待續。。。) 中心醫院特護病房門口,那名被派過來專門照看李玉的護士坐在門口旁邊的椅子上,打了一個哈欠。

從早上一直到臨近中午,病房裡面也沒有需要她幫忙的地方,她又不能離開,只能無聊地坐在門口玩弄著手機。

偷偷發著簡訊,但心思卻在病房裡面,誰知道會不會突然喊她,這可是大事情,一旦出了什麼差錯的話,那她了就倒霉了。

楊耿已經來過不下十次了,但每次都是怏怏地離去,病房裡面的治療還在進行之中,除了門口等待著隨時召喚的護士外,其他人等不能靠近病房。

神醫都是有怪癖,陳靈是神醫,自然怪異也頗多,從早上去別墅請陳靈開始,楊耿就算見識到這神醫的怪癖了。

她說什麼就是什麼,不要頂嘴!

她不喜歡有家屬在附近,家屬必須離開,否則的話,她不治療……。

當然,除此之外,還有別的要求,楊耿擔心記不住,把那些要求都記在一張紙上,隨時拿出來觀看,以免哪次沒有留意,惹了神醫不高興。

走廊裡面響起腳步聲,開完會的陳陽一個人走過來,他在市衛生局只是待了一會,並沒有在那裡過多的停留,現在的陳陽那可是有了實權,想進專家組,那必須經過陳陽的同意,就從這點上,就不知道有多少人要巴結陳陽。

只可惜陳陽向來對於那些所謂的官場不太感冒,他有著自己的想法,也有自己的做事風格,凡是不符合他的做事風格,陳陽向來都是不理會的。

距離病房大約還有五六米的模樣,聽到背後傳來呼喊聲,「陳專家……。」

陳陽扭過頭去,就看見楊耿手裡拎著水果正到這邊走過來楊耿的眼睛裡面閃爍著意外的光芒,似乎沒有料想陳陽會出現在病房裡。

陳陽停下腳步等楊耿走到他面前後,陳陽一伸手,不客氣地從楊耿手裡拿過來一個蘋果,擦了擦蘋果,張口就咬了一大口,「病房的治療還沒結束?」

陳陽嘴裡咀嚼著蘋果,問著楊耿。

不要說陳陽拿了一個蘋果,就算陳陽把楊耿手裡拿著的水果都拿走了楊耿也沒有什麼意見,陳陽對於他來講就是一個大恩人,要不是陳陽診斷出了他的妻子患有脈管炎的話,那以後不僅僅是不能生孩子的問題,還可能面臨著妻子的病發,現在雖然只是流產,但將來真的病發的話,可能就威脅到生命了,正因為如此,楊耿對陳陽心存感jī。

楊耿點著頭,說道:「我上午來過很多次了都沒有敢進去,也不知道到底如何?」

「我靈靈姐的醫術是不必懷疑,只要她說能治好,那就一定能治好。」陳陽走到病房門口,那護士不認識陳陽,但她卻認識楊耿知道楊耿是市委〖書〗記的兒子,那可是得罪不起的人,趕忙站起身來。

「裡面怎麼樣了?」楊耿問道。

護士扭過頭去,看了看病房,把頭搖了搖說道:「還沒有出來。」

陳陽笑道:「那就等著吧,我靈靈姐越晚出來,越表示治癒的希望越大。」

「小不點你少在這裡胡說!」陳陽的話音剛落,就聽到陳靈的聲音從病房裡面傳了過來緊跟著,病房的門一開,陳靈從病房裡面走了出來,陳靈的臉sè看起來並不算太好,有些蒼白,額頭上面也見了汗,這下針可是很累的。

陳陽一看見陳靈出來了,趕忙笑道:「靈靈姐,怎麼樣?」

「你以為是什麼病,一下子就好!」陳靈使勁瞪了陳陽一眼,嘴裡說道:「一身汗,我要洗澡……你陪不陪我去?」

「啊!」陳陽微微一愣,嘴裡訕訕說道:「我還以為你是想跟我一起洗呢……,

「找死是不是?」陳靈一瞪眼!

陳陽趕忙陪錯道:「靈靈姐,我錯了,我保證下次不這樣說了。」

陳靈這才把舉起來的粉拳收了回來,對著楊耿說道:「以後我不在醫院治病,給我準備一間豪華的包間,我可不想像現在這樣,累了一身汗,也沒有一個舒適洗澡的地方。」

楊耿自然滿口答應,這點小事對楊耿來講,自然不算什麼。楊耿小

心翼翼地說道:「我知道東海市的海天洗浴中心不錯,那裡的老闆是我的朋友……。」

「哦,好啊!」陳靈毫不客氣地答應道。

當醫生就是有優待,像陳靈這樣的醫生去哪裡都會受到隆重款待的,至於楊耿提到的海天洗浴中心,在陳靈看來,只是一個洗澡的地方而已,她沒有推辭,指了指陳陽,說道:「1卜不點,走吧,跟我一起去!」

「好!」陳陽答應著。

楊耿又小心翼翼地問道:「那我的妻子還需要在醫院住院嗎?」

「住不住院是你們的事情,我只是負責治病,你們要是認為醫院好的話,大可以在醫院待著,1卜不點,你說是不是?」

,「靈靈姐,你幹什麼總帶上我啊。」陳陽手裡拿著電話,正給唐果打電話,這個小傢伙正在醫院的一樓和那些護士玩,陳靈給李玉治病,醫院就派出專人陪著小唐果玩,陳陽就是打電話讓小唐果準備一下,離開醫院。

陳靈的手忽然抬了起來,在陳陽沒有任何反應之下,把陳陽給摟在胳膊下,陳陽的臉又被陳靈的xiōng部擠壓著要喘不上來氣了」「1卜不點,你的說話口wěn越來越強硬了「是不是打算跟我動動手,我感覺好久都沒有和你過招了,怎麼樣,選個時間,我們過過招?」

陳陽一聽陳靈這話,趕忙說道:,「靈靈姐,我知道錯了,稱就放過我吧……,

……,哦,對了,卓市長提到你了。」

入骨暖婚,霸道總裁放肆愛 ,「說我什麼?」陳靈問道。

,「卓市長說以後專家組的人選就由我們倆人做主,我就懂西醫,中醫一竅不通靈靈姐,你可要決定專家組的中醫人選啊。

陳靈的秀目微微眯了眯手鬆開了,嘴裡說道:,「這倒是一件好事情,走啦,走啦,先去洗澡,1卜不點,在路上跟我說說,到底你們開會談了什麼!」

海天洗浴豐心在東海市頗有名氣擁有著室內和室外豪華洗浴,室外洗浴以溫泉為準祛病強身,其溫泉水完全是從三十里的溫泉運過來。

楊耿怎麼說也是一個太子爺,朋友滿天下。楊耿為人很低調,和楊耿打過交道的人都會認為楊耿是一個很不錯的年輕人,其身上沒有那種太子爺的浮躁……。

洗浴中心的老闆接到楊耿打過來的電話后,本來沒有在洗浴中心的他立刻趕到了洗浴中心,老闆是一名年紀四十多歲的男人,叫杜金輝,是北京人,來東海市做生意也有十來年了,對於東海市的環境很熟悉。

杜金輝親自招待著陳陽、陳靈等人,看著這個四十多歲的男人忙前忙后跑著,陳陽有些不耐煩地擺了擺手,說道:「杜老闆,你可別這樣亂跑了,我看著眼暈,我們喜歡安靜,你忙你的事情,不要特意關照我。」

杜金輝那是什麼人,一聽陳陽這說話的口wěn,就已經知道了陳陽有些不耐煩了,很識趣地答應道:「好,要是有什麼需要的話,儘管提。」

三個人先洗了澡,又到了按摩間,並排躺在按摩chuáng上,有專業技師為他們按摩。陳陽閉著眼睛,享受著按摩師的手指在他身體上滑過時,所帶來的舒暢感。

就在陳陽舒服的想要睡著的時候,電話響了起來,陳陽睜開眼睛,拿過來電話,嘴裡說道:「喂……。」

電話那邊沉默著,沒有聲音!

陳陽拿著電話,又說道:「是誰?快說話,我沒有心情和你開玩笑,不說話,那我就掛電話了。」

「我是陳百年!」電話那邊終於傳來陳百年蒼老的聲音,他嘴裡說道:「陳陽,要是方便的話,我想和你見見面……。」

陳百年說話的時候聲音很沉重,陳陽聽到陳百年這句話后,他沉默了片刻,說道:「好吧,我下午責陳家村見你只是見面,不要指望從我這裡得到什麼。

陳陽把電話掛上了,沖著陳靈說道:「靈靈姐,下午陪我去陳家村,我想我那個爺爺應該有事情想求我們。」

「想要把牌匾拿回去,門都沒有。」陳靈冷哼道,「我肯定不會答應的。」

「想必我那個爺爺已經知道了牌匾被搶了去,這可是打臉的事情,老爺子想必坐不住了去看看吧,我順便去瞧瞧老爺子家裡面還有多少值錢的寶貝,這樣的話,我才知道陳曉天那個敗家子還能拿出什麼東西來……。」

陳陽笑了起來,他甚至於已經看見了陳石耀父子落魄的模樣!

「笑得真夠猥瑣的,1卜不點,我現在才知道你心裏面打的主意!」

陳靈說道。

「我打什麼主意了,我可是什麼也沒有打主意,都是他們自己送上門的,和我沒有多少關係哎呦,我倒把這事情給忘記了,雪妮那丫頭說不定暗中不肯出力,看來我還要催催她比較好。」

「雪妮?是誰?」陳靈揪著陳陽的耳邊,問道。

「一個朋友靈靈姐,輕點,我都坦白了,真的是朋友。」陳陽嘴裡說著。

陳靈鬆開了手,嘴裡說道:「你這個傢伙,早晚得被女人害死你!」

「那不是以後的事情嗎,至少現在沒有這樣。」陳陽壞笑道。

陳靈搖了搖頭,對於陳陽,陳靈真的沒有辦法,只能由著陳陽的心來了。藍天洗浴中心附近就有一家不錯的餐廳,下午三個人要去陳家村,就打算在餐廳用餐過後,直接去陳家村。

剛剛點好菜,陳陽冷不丁望向樓梯口,此刻,就看見樓梯口上來了三個女孩字,其中兩個女孩子打扮得很另類,只有中間的那個女孩子還好,不過,當陳陽看見中間那女孩的時候,忽然搖了搖頭,此刻的陳陽才意識到東海市確實很小。

「陳陽!」隨著一聲清脆的喊聲傳過來,陳陽把頭扭到一邊去了,不搭理女孩子。

那女孩子直接走了過來,就站在陳陽的面前,「陳陽,你聽沒聽我到我喊你?」

「沒聽到!」陳陽說道。

「裝!」

「我真的沒裝,我沒聽到這兩個小姑娘是誰,你的手下,看起來倒是很nèn,雪妮給我介紹認識一下吧?」

陳陽這句話一說出來,就看見雪妮的嘴chún抿了抿,忽然一擺手,對著那兩個女孩子說道:「你們立刻給我離開!」

雪妮姐……。「那兩個小姑娘還沒有明白過來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突然就讓她們離開,雪妮的臉sè一沉,嘴裡喝道:「怎麼了,沒有聽明白我的意思嗎?」

那兩個女孩子一聽到雪妮這句話之後,意識到了什麼,趕忙跑下了樓。

雪妮一個人站在陳陽面前,嘴裡說道:「現在你沒機會了吧!」

「沒關係,我晚上去你的夜總會去看看,我就不相信找不到漂亮的,聽說那裡面有不少漂亮的女白領,雪妮,幫我介紹一下如何?」

「你也不怕得病!」雪妮恨恨地說道。

陳陽嘿嘿笑道:「雪妮,這你就不必擔心了,我的措施向來很好的……怎麼了,難道你吃醋了?」

「我吃醋?我吃什麼醋,我才不會吃醋呢!」雪妮說道。

「不吃醋的話,那就坐下來一起吃飯吧,靈靈姐,這個女孩子就是我跟你說過的雪妮,1卜姑娘長得倒是很漂亮,但下手可狠著呢小

唐果,你和她是同類,都是下手不留情的主兒!」

小唐果撅了撅粉nèn的小嘴,顯然不服氣陳陽這樣說。

陳靈的眼睛掃過雪妮的臉上,這讓雪妮感覺很不自然,她坐了下來,眼睛也望向陳靈,雪妮是知道陳靈的。

「陳陽這幾天沒回來是不是跟你一起?」陳靈冷不丁問了一句。

「嘍!」

剛喝了一口水的陳陽,一口把水噴了出來!

「是!」雪妮回道。

小心點,別和他牽扯得太多,他就是一個情場浪子,對女人向來都是無情的!」陳靈說道。

「我也是玩……。」雪妮急忙說道。

「你可能玩不起!」陳靈忽然意味深長得lù出了一個微笑來。@。 周天浩低著頭,進入了宋功倫的辦公室。

經過了一個晚上苦苦的思索,他終於感覺到,自己寫不出來這篇文章,看似很簡單的事情,憑著自己重生的優勢,按說拿出來這樣的一篇文章,不是很困難的事情,但他查閱了大量的資料,也看過了不少文件了,越來越感覺到,自己的想法,還是有些單純了,以為憑著重生的優勢,無往而不勝的,但現實不是這樣。

以就業為目的的招商引資,這是十幾年之後,中央提出來的目標,那個時候的周天浩,也只是了解這方面的事情,看了一些文章,覺得是很有道理的,身在基層的他,是不會考慮到諸多影響的,也沒有真正的結合實際,就是憑著自己的認識,重生之後,在縣裡和市裡做事情的時候,周天浩有些得心應手,那也是因為他對市縣兩級的情況,還算是熟悉的,特別是縣裡的事情,更是知道很多,但高層的事情,他就不清楚了,只是聽說,也沒有辦法接觸到,如今做了宋功倫的秘書,他才開始真切的感受到,自己需要學習的地方太多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