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凡連連后移,可是神情恍惚的他又怎麼躲得過境界高他六重的何清。

只見何清以手變抓,直直的就向著夜凡的脖子抓來。

「夜凡哥哥小心!」葉靈發出尖叫,可是卻擋不住何清的攻勢,嚇得她小臉慘白。

「叮!」一聲脆響,夜凡被推開了數十步。

眾人和何清也是被這一幕驚住了,只見一柄長劍硬生生擋在了何清的手掌上,將他給架住了。

正是千凌!

「怎麼可能!你怎麼還能反應如此迅速!?」何清都是驚訝的吼到。

但當千凌正臉瞧過來時何清倒是愣了一下。

他看到千凌的眼睛竟然是緊閉著的,也就是說那種眩暈而看東西模糊的感覺完全不會影響到千凌。

這傢伙…完全是在憑感覺!

「這就是劍心通明么?還真是厲害。」反應過來的何清冷笑一聲。

「不過憑你一人如何擋我!」

只見他另一隻手提起,狠狠的向千凌的胸口拍了下去。

千凌轉攻為守,迅速擋住胸口,隨即便被一掌拍上。

傳來的大力讓千凌一瞬間有股胸腔欲裂的感覺,直接是倒退數十米,最後強行用驚龍劍插在地上緩和了下來。

再次抬起頭來,他的嘴角已經是溢出了一抹殷紅。

真丹境七重,果然強悍。

也就在此時,夜凡找到了一種可以治眩暈的葯,並將其整根吞了下去。

胸口一陣蠕動,金瞳將腦袋探了出來。

看到金瞳出來,夜凡連忙將它提了出來,「去保護好葉靈,不要讓他出事!」

金瞳瞥了眼夜凡,又看了看那個小姑娘,雖然不情願,不過眼下自然是不便爭論,也是晃著尾巴過去了。

葉靈面對金瞳跑來自然是張開雙臂將其攬在懷裡,向夜凡點了點頭。

夜凡也是回應了一下,然後站了起來。

「高我六重境界居然還放毒,真不知道說你卑鄙,還是小人行為。」

夜凡出聲一陣嘲諷,自然是將何清的注意力吸引了過來。

他那雙淡紅色的眸子看了看夜凡,額頭上的青筋都是有些涌動,「雜碎,既然你如此想死,那麼我便成全你!」

言出法隨,何清宛如流光直接就向夜凡襲來。

不過夜凡也是提前就做出了反應,腳下真氣噴涌正是夜影步。

一瞬間竟然出現了數個夜凡直接將何清給繞暈了進去。

何清自然是不甘示弱,也在用身法不斷追擊著,夜凡雖然速度差何清許多,但勝在身法靈活。

每次當何清要碰到他時他便巧妙躲開,何清只得每次都打了個擦邊球。

「好啊!想不到你還有如此一手!」 長姐難爲 何清眼看追不上便直接停在了原地。

「那我看看這招你如何化解!」

只見何清面部猙獰,雙手血光大放,真氣噴涌,何清將雙手摁在了地上,「血沼!」

一聲厲喝,詭異的一幕發生了。

只見自何清雙掌之處迅速蔓延出許多紅色血液,猩紅粘稠,所經之處居然發出了嗤嗤的聲音。

仔細看去儼然是已經被腐蝕掉了。

夜凡看到這一幕大吃一驚,連忙想要移出何清的攻擊範圍。

不過此術範圍頗大,而且似乎還有一種強力的粘著力,夜凡一時間竟然無法脫離,只得不斷跳動在小空隙間,以防被腐蝕。

即便如此,夜凡的鞋子衣角也已經是被腐化掉了。

千察覺此狀也是一驚,他握著驚龍劍直接是向前沖了過去。

不過並不是沖向何清。

因為他那裡現在有一層無形的血盾,以他們的實力差距肯定是破不了此盾的。

於是他竟然直接向夜凡沖了過去。

夜凡看到千凌衝來也是一瞬間反應過來,他真氣噴涌瀚海星辰拳也是一下砸出,拳峰與劍背碰在一起。

「嘭!」一聲巨響,二者都是倒飛而出,這股衝擊力直接是將他們帶出了血沼的範圍。

二人出去后又迅速聚集在了一起,冷眼注視著血沼內的何清。

何清自然也是看到了這一幕,心中憤怒不言而喻,本以為可以完全碾壓的兩個人居然這麼麻煩,而且…夜凡現在在他看來也並不簡單。

雖說以其手段並不能傷他,但那小子身法詭異,他自己也奈何不得夜凡。

眼睛冷芒閃爍,何清已是有了主意。

他爆踏一步向前飛去,地面炸裂,何清整個人宛若流光,直接向著千凌殺去。

同時他的手掌紅芒噴涌。

夜凡和千凌面對這強力一擊竟也絲毫不做退讓,皆是大喝一聲各自打了上去,各種拳法劍技接踵而至。

三人不斷交鋒間空氣中的那股強烈的真氣波動幾乎讓其他人都睜不開眼。

唯有幾人能看的清楚,並且也是一臉震撼。

難以想象,兩個真丹境一重居然可以和血手何清拼成這番模樣。

可隨著時間限制,夜凡和千凌漸漸感覺到了真氣的流逝。

動作也不得不慢了下來。

也就是此刻,何清手中突顯一物,靈氣流轉,夜凡千凌面色徒然大變! 「轟!」

伴隨一聲巨響,響徹大殿,整個地面劇烈顫抖,石屑四濺,一陣濃煙自三人中心溢散。

這股破壞力讓遠處的眾人皆是感到一陣心神不安,這股能量波動已經是無限接近了真源境。

正當眾人內心都是有些顫抖的時候,一陣劇烈的咳嗽聲響起,黑煙之中晃晃悠悠的走出了兩人。

正是夜凡和千凌。

大殿之內靜若寒喧,所有人都被夜凡和千凌驚呆了。

要知道這種波動下換做他們可能早已經放棄了生的希望,但眼前這二人,不但活了下來,而且居然還沒有收到什麼重創,單這一點看來已經是勝過了他們數倍。

不過話雖如此,夜凡和千凌此刻的狀態卻並不如何,二人衣衫破爛面容焦黑,毛髮如同觸電一般,褲子更是只被炸的剩下一塊遮羞布還在搖搖欲墜。

看的在場不少女孩都是臉色赤紅,葉靈更是轉過了身去,順便堵住了金瞳的眼睛。

不過金瞳兩隻小爪子不斷撥弄著將其推開了,然後偷笑著盯著夜凡,似是很樂意看到夜凡吃癟。

「咳咳…!」夜凡一陣劇烈咳嗽也是注意到了周圍人的目光,尷尬一笑也是急忙拿出一件新衣服套在了身上,千凌自然也是急不可待,甚至比夜凡還要快上一步。

換好衣服后,二人深邃的目光再一次盯著那還未完全消散的煙霧之中,目光中寒芒凜冽。

順著二人目光看去,濃煙中一道人影忽隱忽現。

「兩個雜種!爾等必死!」

即刻,一陣沙啞的咆哮聲自煙塵中傳出,隨其而出的還有磅礴的真氣波動。

那股真氣直接是將煙塵吹散了。

將其中的何清給顯了出來,此時的何清早已不復剛才的清秀俊朗,整個人看起來猙獰可怖。

他的頭髮竟然已是被燒去大半,白色衣衫破爛不堪,兩隻袖袍早已爛掉化為粉塵,血淋淋的手臂已經將兩側的衣服給染紅了,整個人看上去頗為凄慘。

何清雙眼布滿血絲,眼中怒火噴涌,似是要將夜凡與千凌生吞。

在場的人都是被何清這般模樣給駭住了,尤其是何為,此刻的他已經全無何家二少模樣,此刻他渾身顫抖,眼中已經有著淚光閃出。

忽然其渾身一顫,一股熱流自褲子中冒了出來,何為尿了。

他此刻已經完全六神無主,因為他見過何清這種眼神,上一次是在兩年前,那天,他殘忍的殺害了數十人,並且將他們全部煉入雙手。

血手何清的功法需要煉化死者的冤魂以及血肉歸他所用,先前那股吸食真氣的血霧便是如此化來。

被他吸食過的人,將會變的如同乾屍,神魂俱滅,隨之而來的何清將會以一個很快的速度增長修為。

這更像是一門邪功,但也是異常詭異且強悍的。

而這一次,何清似乎殺意已決,往日高傲的他,絕不會容忍有夜凡千凌這樣潛力不低的人存在。

此刻,何清其中一隻鮮血淋漓的手臂上環繞著濃稠的血氣,而另外一隻手中握有一物,正是先前從那個死去的年輕人手中搶過來的鈴鐺。

剛才可怕的爆炸便是從此物中放出的。

何清撇了眼自己的手臂,有些憤怒,真氣涌動,兩股血氣纏繞上了手臂,不斷發出滋滋聲。

在夜凡和千凌有些驚愕的目光下,他的皮膚詭異的蠕動了起來,隨後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生長了起來,剛才那些猙獰的傷口竟然就這麼恢復了。

動了動手臂,何清陰狠的看著千凌和夜凡,片刻后竟然笑了起來,「呵呵…很好,很久沒有人可以將我如此這般了。」

這開靈寶器雖然威力不俗,剛剛以何清的實力也沒有散發出來什麼真正的威力,不過即便如此,還是將他們三人給弄了個灰頭土臉。

開靈寶器強大,卻不是真丹境可以輕鬆駕馭的。

即便是何清也是第一次使用,力度把握的可以說是非常爛了,非但沒有重創夜凡千凌二人,反而還將他自己給弄了個鮮血淋淋。

不過就算如此,何清依舊能憑藉自己的功法之長將其恢復,而眼下他將那開靈寶器收了起來,換成了先前從葛岳手中搶來的棍。

雖然也不能發出全盛實力,但那股無形中翻攪起來的波動卻也是聲勢駭然。

感受著武動之間傳出來的強力波動,何清也是滿意的笑了起來。

看到這一幕夜凡和千凌的目光都是縮了縮。

「就拿你們兩個人的命來祭!」

沒有給二人過多反應時間,何清一棍便向夜凡砸來。

那股揮動間引起的能量波動竟然讓空氣出現了一陣扭曲。

「走開!」千凌推了一把夜凡,雙手持劍抵擋。

「當!」一聲清脆的碰撞,千凌直接是被那股大力給震的硬生生彎了下去。

地面的青磚也在這一擊之下寸寸裂開,夜凡眼中寒芒閃爍,他竟然看到了千凌虎口已經震裂,滲出的鮮血沿著劍身一直流淌。

「哦?看來你這把劍也不是凡物,你放心,等我殺了你之後我定然將它收為我的兵器!」

「哼!就怕你有命拿,沒命用!」夜凡冷哼一聲,真氣涌動瀚海星辰拳夾雜著太清陽和氣就砸了上來。

感受到了身側陣陣風聲何清也是眼色微凝,在這拳頭中他竟然感覺到了一絲威脅。

將千凌逼退,何清一棒掃出直接向著夜凡打了過來。

面對開靈寶器的攻勢夜凡卻眼中無退意,依舊是一臉全然的向前方砸去。

也就是在這一瞬間,何清眼中閃過一絲殘忍之色,雖說他這一掃沒有用全力,但以肉身硬碰開靈寶器在他眼中無疑是找死!

「咚!」

當兩方碰在了一起時,結果毫無疑問,夜凡直接是被抽的倒飛而出。

一股劇痛從拳頭傳來,就像是被巨石砸了一般,不過夜凡掃視了下情況,卻並沒有斷裂。

「是太清陽和之氣!」夜凡反應了過來,隨著他修鍊魂皇經進入胎光圖,體內已經開始產生了太清陽和氣,而也正是這股氣,將剛才的攻勢硬生生化了四分,不然夜凡整隻手恐怕都不保了。

「這破棍子還真是厲害啊!」夜凡出聲嘲諷到。

何清也不在乎,只當夜凡是心裡發酸,「你這隻蟑螂也不差,剛才那一棒子竟然沒把你打死。」

「呵…撓痒痒而已,小爺我還能再和你磕幾下!」夜凡嘴上功夫不減。

千凌撇了撇夜凡,雖說不理解夜凡的拌嘴,但依舊還是做起了偷襲的準備。

夜凡也是看到了千凌的舉動,當即對其搖了搖頭,意識他還是兩人一起上。

不過二人消耗巨大,此刻真氣也不足四成,若是此次不能以雷霆手段將其拿下,那他們可就危險了。

「嗡嗡!」

忽然,夜凡心中一陣輕顫,傳來的是一種對戰鬥的渴望。

「天冥?…你。」

不錯,這股波動正是夜凡體內的那柄天冥傳來的,那股對戰鬥的渴望引得夜凡也有些躁動。

「可是你…」夜凡本來想說你還沒有一絲恢復。

不過隨後卻傳來了天冥強烈的抗議,意思大概表示的是它比那個破棍子強。

「哎…可那是開靈寶器啊。」夜凡心中吶喊一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