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龍模樣猙獰,雙瞳血紅,冷冷的注視著秦南,體內散發出來了一股無比浩瀚的毀滅氣息,即便是島上的眾人,也感受的無比真切。

「嗯?」

秦南目露詫異。

此龍是怎麼出現的?

「蝕魂之龍!竟然出現了一頭蝕魂毀滅之龍!」

島嶼上的一位蓋世霸主,忍不住驚聲開口。

聖尊海域之中,每一天都會出現無數道蝕魂風暴,而在這其中,則會有那麼一兩道風暴之中,由於力量的突變,誕生蝕魂毀滅之龍。

而且,每一頭蝕魂毀滅之龍,具備著蓋世霸主巔峰級別的修為,尤其是在無數灰色風刃之中,會有一定加持,一般的蓋世霸主巔峰,都難以抗衡。

吼!吼!吼!

突然之間,三道驚天動地的咆哮聲,響徹起來。

核心之處的上方,無數的灰色風刃,再度聚集一起,形成了三頭灰色巨龍!

此時此刻,四頭灰色巨龍,懸浮在核心之處的上方,龍眸冷冰冰的,毀滅般的氣息,像是在盛大的風暴之中,形成了另外一座風暴。

「四……四頭?」

島主和在場修士們,無比震撼的同時,身體都輕微的顫抖起來。

就連那幾位蓋世霸主,臉色都微微泛白。

「四頭蝕魂毀滅之龍,除非是蓋世霸主巔峰級別的絕世天才,亦或者是九天至尊的存在,才能與之抗衡!」

「此人……危險了!」

一位蓋世霸主的存在,忍不住輕吸了口氣。

「好,好,好!」

島主反應過來,臉色大喜,心中一連說了三個好字。

他萬萬沒有想到,此人運氣竟然如此之差,碰上了一年之中難得見到一次的四頭蝕魂毀滅之龍!

如此一來,就算此人乃是絕世天才,擁有著無比強大的手段,最終也難逃一死!

哪怕僥倖活下來,那也必然重創,奄奄一息!

「這說不定,是我的一個機會!」

島主忽然想到什麼,眼底掠過了一道光芒。

一位絕世天才,擁有的好東西必然不少,如果他趁對方重創之後,找一個機會偷襲的話,那……

「有點意思。」

秦南的臉上,毫無任何懼色,反而嘴角一勾。

靜靜懸浮的道法之樹,無數的枝葉,頓時無風自舞起來,一股磅礴浩瀚的無形之力,釋放而出。

四頭灰色巨龍,仰天長嘯,龍爪拍出。

轟轟轟!

恐怖的罡氣,激蕩四方,將無數灰色風刃,震成了一片粉碎。

任憑這四頭灰色巨龍,無比強大,但是在道法之樹那摧枯拉朽的力量面前,差距還是非常大,不到短短五息,它們的龍頭就被震成粉碎。

諾大的龍軀,變的殘破不堪,傷口無數。

但是,在下一剎那,無數的灰色風刃再次湧來,使得它們的身形,瞬間恢復原狀,眸光更加冰冷。

「這蝕魂風暴,可以給它們一直提供力量啊。那就算了,這樣打下去,也沒什麼意思。」

秦南見狀,收回道法之樹,神念一動,將白藍之花釋放出來,朝著前方飄去。

這四頭灰色巨龍,雖無真正的靈智,但靈性也是不俗,眼見這還不如它們一個鱗片之大的花朵飄來,龍眸之中,都露出了抹輕蔑之色。

唰!

一頭灰色巨龍的龍爪,隨意拍下。

另外三頭灰色巨龍,則擺動龍尾,準備分成三個方向,夾擊秦南。

眼前這個人的修為,還是很強大的!

就在此時,驚人的一幕發生了,永恆之花上盪開股無形氣息,這四頭灰色巨龍的身軀,就陡然一僵。

它們的龍眸之中,都露出了抹驚愕之色,還沒明白髮生什麼事情,它們的龍軀,開始一寸寸粉碎,歸於虛無。

而且,來自蝕魂風暴的無形力量,再也沒有加持過來,它們也沒有復甦。

不止如此,龐大無比的蝕魂風暴,開始不穩定起來。

秦南立刻將永恆之花收入體內,此花的力量,實在是太霸道了,如果繼續讓它屹立虛空,恐怕整個蝕魂風暴,都會湮滅成虛無。

若是那般,就太驚世駭俗了。

畢竟,哪怕是一位九天至尊初期的巨頭,也要使出全力,才可能做到這種地步。

「沒……沒了?」

幾位蓋世霸主們,還有島主和那些修士們,眼睛齊齊瞪大,靈魂像是被一道驚雷給劈中。

這可是足足四頭蝕魂毀滅之龍啊!

眼前這瘦弱書生,才蓋世霸主大成境界,竟然可以將之擊潰?

更關鍵的是,這整個過程,才過了不到五十息時間,完全是不費吹灰之力!

島嶼,再次陷入死寂。

鋪天蓋地的風暴,繼續向前肆虐。

等過去了上百息的時間之後,風暴徹底掠過島嶼,繼續向前,秦南也成功抗過了風暴,在眾目睽睽之下,一步步走入島嶼之中。

「島主,是不是該兌現承諾了?」

秦南渾身氣息平靜,淡淡說道。

「請至尊大人恕罪,剛才是小的有眼無珠,有眼無珠!」

島主臉色一片慘白,連忙鞠躬道歉。

其他修士們看向秦南的目光中,也充滿了敬畏之色。

很顯然,他們把秦南當成了一位九天至尊!

只是秦南為了低調,才展現出蓋世霸主大成修為罷了。

「你又沒得罪我,何來恕罪一說?」

秦南眉頭一皺,擺了擺手,道:「算了,那一百萬仙石,我也不要你的,你給我說說,你先前提起的靈墟,到底是怎樣的勢力?」 因為受到御無垣的氣場影響,所有人都下意識的跟著他的節奏在走,梁鵬聞言,竟是二話不說側身讓出一條路來:「隔壁房間沒有人。」

「謝謝。」御無垣氣度優雅的微微點頭,而後一派從容的率先邁開腳步。

簡艾見狀,回頭看向簡以琛,投去一個稍安勿躁的眼神,繼而便快步跟了上去。

御無垣先行打開隔壁審訊室的門走了進去,簡艾緊隨其後,順手將門關上並且反鎖。

待兩人消失在眾人眼前,梁鵬才猛然間回身。

誒?

自己怎麼就讓他們單獨說話去了?他才是這裡的所長啊!

倒是旁邊的小警員一臉疑惑的凝眉細想,嘴裡不住的嘀咕:「御無垣,這名字……」

下一秒,警員的眼睛猛然瞪大,京城御家!

「所……所長,我想起來了。」警員整個人激動的開口。

梁鵬不耐的瞪他一眼:「你想起來什麼了?」

小警員見狀,剛要脫口而出,可目光瞥到同樣一臉納悶看著他的楊父幾人,當下便住了口。

伸手拉過梁鵬,也不管他難堪的臉色,硬生生將他拉到遠處角落,才一副戰戰兢兢的樣子開口:「剛剛那個男人,是御家的長子,御無垣!」

梁鵬沒反應過來:「御家長子?什麼御家長子?」

小警員見狀,一副急切的樣子:「就、就是京城御家啊,京城就一個御家不是嗎?」

這一句,如同當頭喝棒,一擊便將梁鵬的腦袋給打醒了。

「京、京城御家?」梁鵬眼睛猛然瞪大,說話間感覺自己的背脊起了一層的雞皮疙瘩,蹭蹭往上冒冷氣:「你說剛剛那個人是京城御家的大兒子?」

小警員連忙點頭:「就是他。」

梁鵬瞪著眼睛立在原地,一副如遭雷擊的表情。

傳聞御家大少神秘莫測,鮮少露面人前,甚至連他的名字,知道的人也少之又少。

像御家這樣在京城的頂級家族,御家每一個人都是跺一腳,京城都要跟著顫三顫的人物,作為長子,御無垣的身份足以讓梁鵬一個小小所長抬頭仰望。

這絕不是他能得罪的起的人物。

「你確定是他?」梁鵬怕出錯,不禁看著小警員確認。

小警員雖然也同樣沒有見過御無垣,可巧的是,他是陰差陽錯在以前辦案的時候聽到過這個名字,所以便記住了。

御家大少的真名,叫做御無垣!

點了點頭:「絕不會錯。」

之所以這麼肯定,是因為重名的幾率幾乎為零,而且這個人身上所散發出的氣勢和氣質,都足以見得此人出身高門,絕非泛泛之輩。

梁鵬見小警員這般肯定,心下不禁頓時涼了半截。

這下可完了,他怎麼就遇到這麼個大人物,不是烤鴨店糾紛嗎?怎麼就遇到京城御家的人?

這要是一個處理不好,自己豈不是要吃不了兜著走?

心裡也不由的在慶幸,還好自己剛才沒有對那個小女孩做什麼過分的事,說什麼過分的話,要不然的話,連挽回的餘地都沒有了。 島主臉色一怔。

他本來以為秦南會立馬懲治他一番,結果沒想到秦南竟然說出了這樣的一番話來。

秦南見他不答,便道:「不可以嗎?」

島主反應過來,連忙道:「可以可以!前輩是第一次來第一小仙域吧?第一小仙域其他的我不是很了解,但是對於這邊緣之地,在下十分清楚。」

「第一小仙域的邊緣之地,就十分遼闊浩瀚,有其他小仙域的一半之大,城池無數,禁地無數,其他小仙域中的各大勢力,也有在裡面建立據點,還有不少強者,獨據一方,非常複雜。」

「在這之上,最為矚目的,便是五大勢力,分別為靈墟、熾凰道、回仙宗、萬魔門、羅音古寺!」

「每個大勢力裡面,都有九天至尊坐鎮,其底蘊等等,雖然比不上十四大無上道統,但差距也不會非常大。」

秦南眼中閃過了抹異色。

對於第一小仙域,他早已做好了心理準備,但是他萬萬沒有想到,只是一個邊緣之地,竟然就如此不凡。

「把你知道的都告訴我。」

秦南說道。

他正好藉此機會,好好了解一下第一小仙域。

「好的!這第一小仙域的邊緣之地,並不算什麼,在……」

島主老老實實回答。

只是未等他說完,一道急促的破空聲,便響了起來,一柄長達足足三十丈,通體纏繞著黑色火焰的長矛,攜帶著一股磅礴之力,朝著島嶼飆射而來。

不少修士的臉色,頓時一變,心中升起了一股危機感。

這長矛的威力,非常強大,根本不是他們這些天仙能夠抗衡的。

秦南眉毛一挑,左手一揮,一記浩瀚的刀意,直接將這長矛給斬成了粉碎。

緊接著,一道獸吼聲,從前方響了起來。

虛空之中,泛起了一道道波紋,一艘長達萬丈,布滿了一道道火紅條紋,垂落著屢屢道光的古船,從波紋中緩緩飄出。

一面高高豎立,雕刻著淡金色鳳凰的船帆,極為亮眼。

秦南抬頭看去,這艘古船,乃是一件上古道器,還有著器靈,價值不菲,船上總共有著三十六位修士,大部分都是天仙七重、八重左右的修為。

那船頭上站立的五人,則有四人乃是蓋世霸主,有兩人還達到了蓋世霸主大成的境界。

餘下一人,則是一名青年,雖然修為只有地仙巔峰,但身穿的甲胄,就是一件上古道器,裡面還殘留了一道九天至尊的意志,顯然來歷不凡。

「這是……熾凰道的張元榮?」

島主的臉色,當即一變。

島上一些曾經前去過第一小仙域的修士,包括那幾位蓋世霸主在內,臉色都變得難看起來。

「嗯?他是誰?」

秦南問道。

「前輩,你有所不知,熾凰道和我們靈墟,一直都十分不和。故而,經常會有熾凰道的弟子,專門組成船隊,來對我們這些島嶼進行洗劫燒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