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書疑惑,在他有限的知識範圍內,修真者無事是不會往凡人城都跑。

「潯陽城。」蔣不凡望著那座城,他在那裡生活了二十年。

「潯陽!走,我們趕緊去那裡,那兒有去紫雷宗的雇傭軍。」

聽到潯陽二字,張書像打了雞血一般,心想:好運氣終於要來了么?先是得到靈株,現在又找到潯陽,哈哈!看來,老天是公平的!虎哥,小雨~等我等我成為修真者就去找你們!

「不凡你怎麼不走啊?」

馮瑩跟在張書身後,卻發現蔣不凡依舊待在原地,似乎在糾結什麼。

「我……來了!」聽見馮瑩的催促,蔣不凡咬了咬牙點頭跟上,他心裡是不願回潯陽城的,畢竟那嚴河之事到底怎樣了誰也不清楚,馮瑩要去,他便要去。

蔣不凡如今的形象與當初潯陽阿門有著極大的差別,靈竹也給了張書,去潯陽城,只要行事小心一點,應該不會有事。而且他猜測,這些去往潯陽的修真者八成與之前聽到的三宗五門收徒大會有關,現在身上沒有靈竹,收徒大會這個機遇他不想就那麼放棄。

「馮瑩,潯陽城我熟悉,到時候我帶你去逛逛!」

「你可以叫我瑩瑩了,都認識這麼久了,還叫的那麼生疏。」

「真的啊!」

……

帶著不同的心情,三人很快來到潯陽城下,相比於鳳凰城,潯陽城要大得多,城內的建築也各式各樣,五花八門。從遠處看,最亮眼的當是潯陽拍賣行所在的塔樓。

到潯陽城下,張書停下腳步說道:「你們先進城,我要去處理點事,過兩天再來。」

「不行!」馮瑩拒絕。

「為什麼?」蔣不凡疑惑。

「我要處理一些私事,你們就別跟著了,過幾天見!小黑!」

張書懶得解釋太多,直接回頭跑開,小黑跟了上去,他暫時不想進城原因有二:

其一,身上的靈石早就被真塵騙走了,就算進城,沒有靈石,他也進不了雇傭軍的隊伍中。

其二,蔣不凡在路上已經跟他與馮瑩講過潯陽城內的情況,尤其是三宗五門收徒之事,本來他想著若是能碰到紫雷宗的人,直接將玉佩交給他們,是不是不用再自己趕往紫雷宗了?但後來仔細想想又覺得不太靠譜,人家是修真者,要是不相信自己這個凡人怎麼辦?思來想去,他決定先利用靈竹進行植靈。

「章天其!」馮瑩欲追趕天其,但她的體力怎比得上張書,很快就看不見張書身影了。

「瑩瑩,我們進城吧~天其行事謹慎,應該不會有事的。」

蔣不凡沒有追張書,他知道就算追也追不上,張書既然到潯陽城下才走,證明他要做的事他與馮瑩幫不上忙,或者他要做的是不想自己與馮瑩看到。

「叫我馮瑩!我跟你很熟么?就叫我瑩瑩!」

馮瑩瞪了蔣不凡一眼,然後踹了踹地,往潯陽城走去。

「我……」蔣不凡無語,但也跟上了馮瑩。

……

離開二人後,張書帶著小黑又跑回山上,然後找了一處山洞。生了個火,再稍微整理整理,他便拿出靈竹。

只見靈竹通體紫黑色,且盡顯枯萎之色,若是扔到地上,沒有人會相信它會是靈株。張書觀察了片刻后,開始仔細回想九十九修鍊法決中,對於植靈的介紹:

植靈,以凡人軀植有靈之株,欲植株,當先以精血喂株,株飲,則半成,未食,當易株。

若株飲之,以念感知!吸天地之靈氣,造人之氣海。

植株入海,則植靈大成。

「老竹根,你可一定要吸收!」

張書自言自語,心臟砰砰砰的快速跳動,他咬破中指,滴了幾滴血液到黃竹上面。心中則不斷祈禱,趕緊吸收,趕緊吸收!

「完了……沒反應!它不吸收我的精血~唉……」

觀察了半天,黃竹一點反應都沒有,鮮血沿著竹子滴落在地上,張書瞬間衰了下來,白歡喜一場么?

「()……」就在此時,小黑突然發聲,它表示,你這哪裡是精血。

「啥?你說我方法不對么?那該怎麼弄?」張書看著小黑,失望的眼中,燃起了一點希望。

「(ε)……」小黑表示,我來幫你。

只見小黑,用爪子勾了一下張書手指破皮的地方,接著,張書的心臟傳來穿心的劇痛,他差點痛暈了過去。

「小黑!你在幹嘛?」

劇痛只是在一瞬間,稍後便慢慢緩解,只見小黑的小爪子上出現一滴鮮紅的血液,這是心頭血,乃是小黑以靈力從張書的心臟中直接取出,比正常的血液要艷很多。

「這才是精血么?放上去吧!」

損失了一滴心頭血,張書有些頭暈,但他還是毫不猶豫的將它放在黃竹上面。隨著心頭血的接觸,黃竹竟一點一點的將其吸收,原本枯萎狀的竹根,竟有了一些生機!

「吸收了!它吸收了!小黑!」

看著黃竹將血液吸收,張書興奮不已,接著他按照植靈篇的指引,開始慢慢嘗試通過黃竹吸收天地間的靈氣。

「(òó)……」小黑表示,你也能修鍊了?!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張書的凡眼是看不到也感受不到靈氣的存在的,但小黑作為靈獸,它卻是能感覺到四周的靈氣正在一點點被張書吸收。

全神貫注的吸收靈氣,據植靈篇內容,他需要將靈氣吸收到一定的地步,在人體丹田之內凝聚開闢出一種叫做氣海,也叫靈海的東西才行。

普通的凡人,想要做到這一步很難!若是沒有修為高的修真者守護協助,幾乎是不可能的事。但張書不一樣,他的身體最早經受過趙信金丹的衝擊折磨,同時又受了洗髓丹的洗禮,靈氣雖然不能長時間停留在他體內,但短暫的停留卻是可以的。

「啊~!」

隨著張書一聲痛苦的叫喊,在他的身體中傳來一聲悶響。

他的身體對於靈氣的吸收到達極限后,在丹田內發生爆炸,成功開闢出氣海!此時的他已經極為虛弱,但已經走到這一步,張書沒準備放棄,他忍著身體的劇痛,用刀在大腿處割出一道巨大的口子,然後將靈竹放入。

這是植靈的最後一步,現在的他無法使用靈力,只能通過這種簡單粗暴的方式將黃竹放入體內,然後通過黃竹本身的靈性移動到氣海之中。

「哈哈哈哈哈……」

又過了大約一刻鐘,張書閉眼,感受到新開闢的氣海內黃竹的存在,他笑著暈了過去。

再醒來時已經是第二天的黃昏,小黑一直身旁守護。

張書檢查了一下身體,大腿處的傷已經完全癒合,雖然如今他還看不到氣海內是什麼情況,但卻能夠真實的感受到黃竹的存在,彷彿,它本就是自自己身體中誕生的一樣。

植靈篇,到此已經結束了,張書將小黑抱起,興奮的親了一口。

「小黑!我也能吸收靈氣了!從此以後,我也是修真者了!」

「(_)……」小黑表示,死一邊去。

雖然沒有植靈篇往後的修鍊法決,張書依舊按照植靈時吸收靈氣的方法,繼續吸收。

「這就是靈氣么!?真好~」黃竹植入氣海中后,現在張書終於能夠看到靈氣的存在,它們就像白霧一般,吸收時,這些霧氣會不斷湧入體內,而後囤積在氣海之中。

這便是九十九修鍊法決的神奇之處,植靈株之靈化為己用,不管多麼平凡的人,只要能夠熬過植靈這一關,便有機會成為修真者。

若是這等修鍊法決泄露,絕對會引起外界的沸騰,此植靈之法修真,一般情況下,體內的就相當於有了一個木屬性的天靈根,而且,植靈完成之後直接相當於普通的修真者達到鍊氣前期的修為境界。

張書不知,創造九十九的雲凡被稱為上個世紀最偉大的修真者,最傑出的天驕!他自悟的九十九分九十九境界,看似化簡為繁,實則化難為易,小境界分的越多,越容易一步一步突破,只要天賦足夠,就修鍊而言,絕對會比普通的修真者快很多倍。當然,自從九十九被小黑燒掉起,這一切已經與張書無關…… 「靈氣會慢慢變少……」

在原地吸收靈氣不久后,張書發現,這些霧狀的靈氣並非源源不斷,隨著他的吸收,周圍越來越稀薄。

「小黑!我們換個地方。」

張書並不滿足只吸收這些靈氣,帶著小黑換地方繼續。

如此往複,張書不停的挪地方吸收靈氣,成為修真者的激動心情,令他忘記了謹慎,忽略了山中真正的主人應該是妖獸!

「小黑,這裡的靈氣真濃郁!你也吸收啊!這可是好東西~」

張書找到一處靈氣極其濃郁的地方,相比於之前的山洞,此地的靈氣似乎源源不絕,他在此吸收了近半個時辰,靈氣竟沒有一點要枯竭的意思。

「(ε)……」小黑表示,你沒見過世面。

就這樣,時間一點點的過去,沒有修鍊法決,他不知道靈氣到底要吸收到何種地步才算大成。突然,不遠處的黑暗裡出現兩個大燈籠。

「道友們好!你們也是來吸收靈氣的么?來我旁邊,這裡靈氣濃,都吸不完呢!」張書看著倆燈籠以為是兩位修真者,他熱情的跟人打招呼。

「(òó)……」小黑尖叫一聲,而後竄到附近的樹上,然後朝著兩個燈籠的位置噴了一道異火。

「嗷唔……唔……!!!」

隨著小黑的異火,張書也終於看到了兩個大燈籠的具體情況,那哪是燈籠啊,分明就是一隻三丈高的黑熊!

「小黑你怎麼了?媽呀~這是什麼玩意~」

張書生惑於小黑的反應,再順著小黑的異火,看清黑熊后,他以不遜色小黑的速度也快速爬到一棵樹上。

「(_)……」小黑沖著張書表示,是妖獸啊,你闖到了別人的地盤了!

只見黑熊受了小黑的攻擊后,變得異常暴躁,不停的咆哮,兩隻巨爪,抓著小黑所在的樹拚命搖晃。好在小黑足夠機靈,它一邊換樹,一邊用異火攻擊黑熊,而這隻黑熊明顯沒有二人在出仙鎮外遇到的野豬皮厚,每次被異火燒到它都會發出痛苦的叫聲,然後更加拚命的追小黑,山裡的樹不停的被黑熊拍斷。

張書抱著自己所在的樹,如今,他雖然成為了修真者,可畢竟不知道如何運用靈力,心想總得做點什麼吧?於是他就提小黑加油打氣。

「小黑加油!你是最棒的!」

可他這一行為沒引起小黑的注意,反而令黑熊的目光轉移了過來。

黑熊本被小黑折磨的遍體鱗傷,就差逃竄了,眼下張書突然發聲,這讓它想到了怒氣的發泄口,隨著一陣興奮的咆哮,黑熊這次沒有拍樹,而是朝著張書所在的樹直接爬了上來,速度之快,張書都來不及反應。

「哈哈,出貨了!」

危急時刻,一把飛劍自遠處飛了過來,將黑熊釘死在樹上。三丈高的大黑熊,就這樣嗝屁了。再看張書,此時手中舉著一把銹刀,臉色發白,身體有些顫抖。

「道友!看你修為應該還沒到築基吧?怎麼敢惹二階妖獸了都!真是膽大。」

接著,一位青年御空而至,他將飛劍召回,而後一隻手提起黑熊巨大的身體落地。像他這樣的修真者被稱為獵妖者,獵妖者是修真界中類似於凡人獵人的職業,他們通過獵取妖獸,賣妖核妖體掙靈石。潯陽城周邊的獵妖者眾多,平時很難見到妖獸出沒,因此獵妖者之間經常發生衝突,爭搶妖獸,青年以為張書也是獵妖者,所以方才才會以凌厲手段直取黑熊命。獵妖者之間有著規矩,誰能殺死妖獸,對便擁有對妖獸的分配權。

「呵呵……道友好~」張書緩慢的從樹上下來,看著雙目怒睜的黑熊,仍然心有餘悸,看來以後不能亂跑了,靈氣越是濃郁的地方越有危險。

「這是你的靈寵么?二階妖獸……難怪敢惹二階妖獸~兄弟,對不住了,這貨雖然是你們先看到的,但我畢竟也出手了,這樣吧,妖晶歸你們,妖體我拿了。」

青年看了看張書又觀察了下小黑,這一人一獸除了張書臉色不太好以外,似乎未曾受到什麼傷,反觀黑熊,遍體鱗傷,自己只是給了它致命一擊,要是真就這麼搶了人家的貨,倒有些不地道。

修真九境,各為其名,此名乃人類修真者自取之,而對於妖獸修為,一般修真者通常不會以境界之名對其尊稱,而是直截了當的分九個階層。青年口中的二階妖獸,便是對築基期的妖獸統稱,只見他手中凝印,按住黑熊的頭,接著,很快自黑熊體內凝鍊出一個菱形晶體,這便是妖晶。妖核有三種,妖嬰妖丹妖晶,最常見的便是妖晶。

「妖晶……可以!不知這位道友叫什麼名字?認識一下如何?」張書點頭,雖然他還不知道妖晶是什麼東西。

「張曉!兄弟,我不怕你記仇,等你修為比我高時,搶我的,我不會有怨言,走了!」張曉以為張書問他名字是記仇,將妖晶扔給張書就御空離去。

「喂!我沒說記仇,就認識認識啊!」張書無語,張曉是他植靈以後第一個遇到的修真者,本來想好好認識認識並請教一些修鍊的問題,對方卻以為他是為了記仇。

「小黑,這個能賣錢吧?」

張曉走後,張書拿著妖晶觀察,它像是凝固后的靈氣,晶瑩剔透,看著很亮眼。

「()……」小黑表示,賣不掉,只有妖獸能用得到。隨後它跳到張書懷裡,將妖晶一口吞了下去。

「好吧……那倒有些可惜了~走吧,我找個地方再吸收點靈氣。」

得知妖晶不能賣錢,張書也就任由小黑吃掉,心中不免有些遺憾,若是拿著黑熊的屍體,應該能賣不少靈石吧?在出仙鎮時,光是一隻野豬腿就賣了十個靈石,這隻熊要比野豬大多了~

天空慢慢亮了起來,這個點,山裡的靈氣彷彿濃郁了幾分,張書在周圍找了一處相對隱秘的地方,繼續吸收靈氣。

……

潯陽城中,清晨,一間尋常客棧內,此時,馮瑩,蔣不凡,劉翔宇正圍桌吃飯。

「蔣不凡,天其他不會出事了吧?這麼久還沒來!說兩三天過來,這都四天了!」

馮瑩柳眉微蹙,對蔣不凡問道,言語中帶有焦急與擔憂,這是今天,她第十八次詢問蔣不凡。

他們來到潯陽城已經四天了,四天的時間裡,蔣不凡打聽到靈竹之事已經平息了,於是來到潯陽的第二天,趁馮瑩休息時,他就找到劉翔宇報了聲平安,順便叮囑了一些事。

劉翔宇見到他沒事,很是開心,將這段時間裡潯陽城發生的大部分是都跟他講了一通,包括三宗五門收徒之事。

「瑩瑩,沒事的!天其應該是去處理一些私事處理得久了一些,你問胖子,潯陽城周邊治安很好的,沒有太多妖獸,就連匪寨也在不久前被掃蕩乾淨了,不用擔心,他很快就會過來的。」

聽到天其二字,蔣不凡的心裡很是不忿,張書走後,馮瑩說話,十句中,九句離不開天其,今天,本來他約著劉翔宇帶馮瑩在城內逛逛,可看馮瑩這模樣,哪有逛的心情?

「對呀對呀!馮姑娘你就別擔心了!我聽瘦子講,那位天其兄弟定是一位能人,我們潯陽城雖然不算很大,但修真者與凡人之間相處的都很和諧,他不會發生什麼意外的,應該很快就會過來。而且,說不定那位兄弟已經來到城裡了,只是不知道你與瘦子在這間客棧而已,我們出去走走,興許就遇到了呢~」

說話的是劉翔宇,第一次見到馮瑩,他同樣被她的容貌驚艷到,不過,從馮瑩對張書的關心程度上看,他知道這位美麗女子怕是已經心有所屬了。

兩天前,蔣不凡找到他說的第一句話是:「胖子,從此再無潯陽阿門,唯存仗劍仙人蔣不凡!」

見到馮瑩后,他明白,士為知己者死,女為悅己者容。蔣不凡,怕是為了這個女子才有如此改變的吧~所以,他會儘力撮合著他們。

「好吧……那一會兒我陪你們出去走走!死天其!不帶我,還不回來!找到你非要掐死你!」馮瑩愁緒稍舒,嘴裡念叨著張書。

劉翔宇見狀看了眼蔣不凡,後者微微一笑,然後低頭吃飯。

……

「啊切~耶!啊切~耶!誰在罵我啊!」

另一邊,張書在山中又吸收了一天多的靈氣,突然連打兩個噴嚏。

一點多的時間裡,他漸漸也看懂了靈氣存在的規律,它的濃郁度除了跟地點有關以外,還跟時間有著莫大的關係。卯酉時分,最為濃郁,其他時間則要稀少的多,子午時分則最淡。

「好像再吸收也沒用……吸不進去~」

到如今,張書對靈氣的吸收彷彿到達一個極限點,周圍的靈氣還很濃郁,但他幾乎無法吸收了。思其原因,可能是因為沒有了往後的修鍊法決。

接著張書又繼續嘗試了幾次吸收,最後還是決定先放棄,心想:等到了潯陽城,若遇到紫雷宗的修真者,就將玉佩給他們看,若是信,自己將前途一片光明,若是不信……嗯~應該會信的!救自己的修真者一看就是個高人,應該不會騙自己。 「小黑,我們走吧!」

決定好了以後,張書拿好包裹,帶著小黑,開始趕往潯陽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