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過把癮是次要的,斯大林最主要的就是想突出自己,要一炮打響,所以自然要多說幾句可惜的是,他不光口才有問題,文化和理論水平也不算有多高,初中生嘛,可以理解所以幾句話像炒現飯一樣反過來複過去講個沒完你說這誰受的了?連捷爾任斯基這種老成持重的人都走神了,不走神他能發現邊上的某仙人開小差了?

李曉峰越來越覺得斯大林可憐,這得被壓抑了多久,否則至於在一群半大的毛孩子面前顯示自己的存在,真是丟人現眼也就是在座的都是入團積極分子,不能不給未來的一把手留幾分面子,不然誰有耐心聽這些廢話,直接就給丫轟下去了

看著下面密密麻麻的人頭,李曉峰暗自估摸著大概有一兩千人,雖然沒有後世和諧國開兩會七八千上萬那麼誇張,但是要搞清楚,後世那是從億多人,具體說應該是從彼得格勒周邊百餘萬人力選出來的

是的,牌子上說的俄國進步青年全國代表大會,但是俄國太大了,不光交通不方便,而且通信也不像後世那麼發達,一時半會兒的想將全國的進步青年代表都拉一塊開大會,那不現實退一步說不管交通和通信問題,光一個車票錢和住宿費就得讓人愁死

所以,彼得格勒周邊的進步青年代表就代表了全國絕大部分的進步青年,反正彼得格勒是全國革命的中心,從二月革命以來,沒少代表全國人民發表意見,再多代表一回也沒啥

其實,這一兩千人說是全國青年代表,或者說是彼得格勒進步青年代表也不確切實際上這一兩千人就是全部的進步青年了不是說進步青年只有這麼多,但是進步青年也分三六九等,也拉幫結派,除去向著社會革命黨、向著孟什維克的這些,真心跟著布爾什維克走的,絕大部分都在這裡了

一兩千人里,接近70%的是學生,20%多的工人和農民,剩下的10%就是士兵這個比例跟李曉峰估計的差不多,誰讓學生本來就思想活躍,而且如今的俄國只有他們最閑其他的不管是工人、農民還是士兵都有活干,脫不開身

比如李曉峰就在人群里看到了不少熟悉的面孔,比如馬克西姆和那個阿佳妮亞看來這一對狗男女之間絕對是有姦情,開會的時候還坐那麼近,還竊竊私語……咦,這不是安吉麗娜么她怎麼也來了?

看到自己心目中的天使小姐,李曉峰的眼神變得溫柔起來,說起來自打將安吉麗娜從她邪惡老爺爺的魔抓中解救出來之後,他還真沒有什麼時間同小美女做親切深入的交流,也不知道她最近過得怎麼樣?不過看她滿面笑意的同身邊的同伴交流,看樣子心情不錯

同伴?

李曉峰心裡咯噔一跳,尼瑪,哪裡來的同伴?還尼瑪是個小矮子孫子,你丫從哪冒出來的,敢挖哥的牆角,你是活膩了

李曉峰面色鐵青死死的盯著安吉麗娜身邊的小矮子,那神情恐怕是想將那小子給活吃了

「安德烈,安德烈,安德烈同志」

捷爾任斯基叫了他三聲,才將某人喚醒這廝很不耐煩的問道:「什麼事兒?」

捷爾任斯基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不明白某人怎麼了? 帝少撩人:悶騷老公太心急 貌似我沒招惹你,你小子這是什麼態度?

「輪到你講話了跟大家說幾句」捷爾任斯基強壓著火氣提醒道

李曉峰一愣,歪著腦袋瞅了瞅坐在主席台正中央的斯大林下意識的問道:「斯大林同志說完了?」

一句話,就讓滿堂大笑是氣得斯大林臉色發青,剛才他就發現了自己演說結束沒有收穫意料中那種排山倒海的掌聲,稀稀拉拉的零星幾點掌聲顯得那麼有氣無力,這讓準備大幹一場的斯大林頓時涼了半截腰

冷場也就冷場斯大林對自己的演說水平還算是心中有數,雖然失望,但不至於絕望但是李曉峰這說出來就壞事了,讓斯大林那個恨啊

你大爺的,你小子開小差老子就不跟你計較了,但是你說出來是個什麼意思,公然打我的臉,下我的臉子,跟我抬杠你小子給我等著,今天的事兒沒完

可憐的李曉峰還不知道,他無心的一句話,就把斯大林給得罪慘了當然,就算他知道也無所謂,反正他也不待見鋼鐵同志,翻臉是早晚的事兒,早一點晚一點都沒啥區別

李曉峰清了清嗓子,想到:輪到哥講話了,想當年哥可沒有這個榮幸,別說在千人集會上講話,自個班集體開小會,哥都沒有上台的資格講點什麼好呢?

李曉峰其實開始是有準備的,但是中間出了安吉麗娜這檔子事兒,一瞬間就給背了好幾遍的稿子給忘了,一時間大腦里一片空白,他傻愣愣的看著台下,就像一尊雕塑

但是這貨不能當雕塑啊一兩千雙眼睛都看著他,他在主席台上瞪大眼,大夥瞪小眼,這像什麼話給邊上的捷爾任斯基急得,以為某人是怯場了,恨不得給這不爭氣的玩意一腳踢下台,他丟不起這個人啊

斯大林倒是渾身都舒暢了,哈哈,你丫還有臉開小差,哥雖然講得不怎麼樣,但是沒犯傻啊你這樣的貨也好意思上台坐著,真jb丟人現眼

就在氣氛接近於冷場,就在捷爾任斯基準備救場的那一剎那,李曉峰突然說話了:「其實,我剛才一直在開小差」

這一句話出口,會場里頓時就嘩然了,台下的進步青年們是覺著稀奇,哪有實話實說的,你這不是演說的路數啊至於台上,斯大林已經是笑得合不攏嘴,哈哈,你小子承認開小差了,等會團委開會看我怎麼收拾你至於捷爾任斯基,他已經是慘不忍睹,把臉都扭在一邊去了

李曉峰真有這麼傻?當然不是,只聽見他繼續說道:「其實剛才我也發現了,和我一樣開小差的人不在少數,為什麼大家會開小差呢?」

捷爾任斯基的心又提了起來,他真的擔心某人又開始無說八道,將矛頭對準了斯大林,他可是聽列寧說了,某人是很喜歡第一書記這個位置,抓住機會埋汰斯大林也就是很正常了

不說捷爾任斯基,連剛才還得意洋洋準備算后賬的斯大林也緊張起來了,雙腿緊閉,雙目圓瞪一雙手捏得緊緊的,連寒毛都豎起來了

李曉峰似乎很滿意這種效果,捷爾任斯基和斯大林那邊的反應他看得真真的,只見他微微一笑道:「我想原因是很簡單的我們大家都是心潮澎湃啊世界上第一個進步青年的革命組織就要誕生了,我們這些青年人終於有了自己的隊伍,這是一件多麼令人激動的事情啊怎麼能不讓人開小差?這一點兒都不可恥,我想剛才和我一樣開小差的人,都是想立刻就投入到工作中去的好同志我們的青年團有這麼多好同志的存在,我們還擔心什麼還有什麼可怕的同志們,同學們,讓我們攜手並進共創美好的未來」

捷爾任斯基徹底的放心了雖然對某人大喘氣的演講方式很有微詞,不過他也不得不承認,和某人的演說水平比起來,斯大林的裹腳布簡直就不是個東西都夠拖出去槍斃五分鐘的了

演講首先就得吸引聽眾,你丫弄一個催眠曲,誠心就是來搞破壞的你這樣的還是老同志,我都替你害臊你只要有人家安德烈一半的水平,至於弄得剛才這麼尷尬?

捷爾任斯基已經完全把過錯記到了斯大林頭上在他看來這位同志也就是個幹辦公室主任的料,負責具體工作就可以了,至於領導工作還是交給有能力的同志去干

可憐的斯大林如果知道了捷爾任斯基是這麼想的,估計是要淚流滿面的俺不就是口才不好嗎?不帶這麼以點概面的

當然這不過是一個小插曲,李曉峰三五句話就立刻結束了自己的講話斯大林的前車之鑒就在這裡,而且他自己當學生那會兒就不待見校長和領導們隨便亂噴口水,國家的水資源本來就緊缺,有這功夫做點別的不好,哪怕是找個妹子交換體液也比這強啊

接下來就是內定的監察部長格奧爾吉講話,這位兄台雖然文化不高,但是也比斯大林強,至少說得簡單,而且都說在了點子上最後當然是留給捷爾任斯基講話,今天他就是代替列寧來撐場子的,列寧同志本來是打算親自來的,可臨時有事兒給耽誤,只好讓捷爾任斯基代勞

捷爾任斯基是黨內有數的大佬,街頭演說隊出身,他自然不會犯斯大林的錯誤,而且他本來就是來打醬油撐場子的,說多了就是喧賓奪主隨便講了一些鼓勵的話,掐著點兒就離開了會場,畢竟他本來事兒也多,而且下面的程序不需要他參合

什麼程序?選舉唄青年團要接受黨的領導不假,但是必要的民主還是要講的,必須要先選出籌備委員會,然後再搭架子這麼簡單的事情斯大林、李曉峰他們如果都干不好,那乘早捲鋪蓋回家算了

按照程序走,首批積極向團組織靠攏的進步青年一共一千五百餘人,將選出一個由十五人組成的籌備委員會當然,其中有三個名額已經是內定了,這十五個人組成的籌備委員主要的職能就是將團組織建立起來,明確團組織的機構職能和章程當然這些都是扯淡,實際上組織機構和章程早就定好了,如今不過是走過場而已

完成這個必要的程序之後,籌備委員會就將搖身一變,成為團中央的第一屆中央委員會將主導團中央的一切工作,直到下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召開,選舉一屆的團中央委員

選舉神馬的李曉峰當然沒有一毛錢的興趣,他的全副心思都放在了安吉麗娜身邊那個小白臉上他已經將這廝的相貌牢牢的刻印在腦海里,準備散會之後就去算賬

可是有些事情完全不已他的意志為轉移,他還沒有打上門去,人家倒是主動上門了……當然,人家並是不來找茬的,而是這個小矮子光榮的當選籌備委員會委員

尼古拉.伊萬諾維奇.葉茹夫,好,僅僅看到這個名字,李曉峰就出了一身冷汗,尼瑪,這條毒蛇怎麼混到安吉麗娜身邊了?對於這位後來nkvd的首腦,大清洗冤假錯案的製造者,大名鼎鼎的血腥侏儒,李曉峰可是十分忌憚

這個貨簡直就是變態加精神病,1936年曾經有一封名為「一個老**員」的匿名信檢舉過葉茹夫:「在我的一生中,我從來沒有看見過有比葉若夫冷酷無情的人,我還記得他小時候喜愛用一條沾滿煤油的紙條綁住貓的尾巴並將其點燃,看著貓嚎叫的樣子直到被火焰撕裂我個人認為他直到現在仍然在用和孩童時同樣的心理折磨其他的人」

雖然這封信描述的內容不一定是真實可靠的,但大清洗的最**時的冤假錯案都是這位乾的,在斯大林的示意下,葉茹夫甩開膀子玩了命似的折磨老革命這位仁兄在大清洗時喊出一句口號——「寧肯殺錯十個,也不漏掉一個」,可見他有多麼的兇殘

這麼一個貨就堂而皇之出現在安吉麗娜身邊,李曉峰第一時間就意識到不妥,深深的懷疑這會不會是一個陰謀,至於陰謀的主導者,斯大林絕對脫不了干係

其實,李曉峰真心的想多了,葉茹夫三十年代才權傾一時,此時的他還就只是一個小矮子,哪裡有門路去攀附斯大林這樣的大佬他出現在安吉麗娜身邊只不過是一個意外,或者說是小矮子春心萌動,被天使一般的安吉麗娜給吸引住了

天兵在1917的從二月到十月231會上 淮陽市委召開全市經濟工作會議,全市數百人蔘會,基本都是處以上的幹部。

張青雲在會上發表重要講話,高調宣布現在淮陽處在了發展關鍵的機遇期,他號召全市黨員幹部,社會各界都集中精力,同心協力,把工作重心都放到淮陽接下來的發展中來。

這次會議很成功,全市上下反應很熱烈,在黃淮合作的大氛圍下,所有的淮陽人都看到了發展的前景。各區縣更是在緊鑼密鼓的開始著手做準備工作了。

有些靠近黃海的區縣已經開始和黃海方面開始接觸了,雙方對合作早就期盼已久,這次會議張青雲在聽取彙報的時候,就有下面區縣書記找市裡要授權的情況。

目前的情況,正是張青雲所需要的,大家奮勇爭先謀發展,一門心思把精力放到發展經濟上,別的不說,光是內部爭鬥都要少很多。

會議期間,全市關於黃淮合作的宣傳工作也同步展開,媒體設專欄,請社會知名人士,政協委員、人大代表做客,大家共同為政府獻計獻策,大家共同展望淮陽的未來。

整個淮陽市的漏*點完全被調動了起來,全市千萬人口的熱情空前高漲,大家都在摩拳擦掌,準備大幹一場。

市委,張青雲辦公室,蕭寒在彙報近期政法、宣傳工作方面的工作,最近這段時間,市委宣傳工作比以前上了一個台階。而政法工作方面,市政法委、公安局部署了多項整頓社會治安的專項行動,取得了可喜的成績,社會各界反應良好。

最後,蕭寒道:「書記,現在我淮陽形勢一片大好啊!相信只要這次黃淮合作能成,淮陽必將徹底改變模樣。以前整個華東都說我們淮陽受地理位置限制,發展前景堪憂。

現在,我們用實際行動證明,我們的地理位置在整個華東是最好的,華東現在到處是工廠、平原。唯有我淮陽有山有水,這就是最大的優勢,我們要依託這個優勢,將淮陽打造成整個華東大區最有特色的城市……」

張青雲笑笑,擺擺手道:「蕭書記你能有如此豪情,我心中很高興。淮陽要發展,我們黨委政府的擔子就會遽然加重,在黨委工作方面,我們要確定好方向,要穩定住大局,要調配好人力資源。

而在政府工作方面,我們要敢於執行、提高效率,廉潔施政,這些都是在接下來我們要重點抓的工作。

黃淮合作方面,政府的引導起很關鍵的作用,所有我們需要有一個強有力的團隊,只有這樣黃淮合作才會有保障,才能夠真正的造福於民。」

「是,是!書記說得太對了,您放心。不怕擔子重,再多加點擔子給我,我也定不辜負黨和人民的期望。」蕭寒朗聲道,聲音很洪亮。

張青雲輕笑一聲,認真翻看蕭寒提交的關於政法和宣傳工作方面的彙報報告,不做聲,過了一會兒才道:「你認為我們淮陽現在在政法和宣傳工作方面問題主要是在哪裡?」

「問題是有,在政法工作方面,現在公安局人員配置不齊全,協管隊伍建設還有待加強。而法院和檢察院方面人才也是大問題,這些都是我們接下來要重點解決的問題。

而宣傳工作方面,連韓上次遭到您的批評后,回去痛定思痛,對宣傳部進行了大範圍的整頓,現在一切都向好了……」蕭寒道,臉上神色很堅定,但是一雙眼睛卻逡巡不停留在一處,心中有些打鼓。

他隱隱感覺張青雲似乎對自己心中的小九九有察覺了,現在對淮陽來說,目前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要部署和黃海方面的談判。

按照常規,談判組應該由市長挂帥比較合適,但現在淮陽的條件特殊,張青雲是黨政一肩挑。而張青雲又明確的表示,具體的談判工作他不會參與。

在這種形式了,誰來挂帥談判組組長,就顯得很敏感了。黃淮合作現在高層已經達成了共識,只需要下面人談判,然後簽訂備忘錄,這事就可以確定了。

一旦這事確定,主導談判的負責人將是一大功勞。現在淮陽市長一位虛懸,如果能夠搶到談判組的組長,那將是競爭市長最重要的籌碼。

蕭寒處心積慮,今天過來漏*點洋溢的彙報工作,其實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瞄準的是談判組組長的位置。

現在張青雲下放到他手上的權利不小,黨委工作重要的工作,例如人事、宣傳、政法,這些蕭寒手上都有實權。在這種條件下,他還想爭權,他自己心中是有些發怵的,現在被張青雲這樣一追問工作上的事,他心虛的問題就凸顯出來了。

「你看看這個……」張青雲拉開抽屜,從裡面拿出一沓文件遞給蕭寒。

蕭寒不敢怠慢,一字一句的看了一遍,臉上漸漸變了,道:「這個……這個真實性值得懷疑,我們要堅信我們的政法隊伍主要是健康的,而公安局章局長,其人一向正直能幹,吃吃喝喝的事我信,但是像這種行賄受賄,為虎作倀的事我們得有證據啊……」

張青雲深吸了一口氣,從座位上站起身來慢慢踱步,他給蕭寒的是一封舉報信。舉報的政法戰線的**問題,其中重點提到公安局章局長,稱其涉嫌和走私分子勾結,為走私分子提供保護傘。

舉報信內容翔實,證據相對充分,看內容並不像是空穴來風。而且更棘手的是,從蕭寒的神情可以判斷,這封信他並沒有收到。

如此推知,張青雲判斷,全市上下,舉報者可能是專門把信寫給他的。如果是這樣,這件事情就有些複雜了。

「你看清楚這封信的內容了嗎?」張青雲皺眉道,蕭寒下意識的點點頭,張青雲嘴角彎起一個弧度,道:「這封信的內容只有你知我知,要絕對保密,相信你是明白這一點的。」

蕭寒神色瞬間變得凝重,道:「這裡面涉及到一些事實,需不需要安排人去暗中調查?」

「不!」張青雲猛然回頭道,「只要知道就行,不要有任何舉動。」

以不變迎萬變,張青雲一瞬間就有決斷。這封舉報信牽扯太廣,一旦泄露出去,如果是真的,必將引起大範圍里的恐慌,到時候淮陽好不容易獲得的安定局面又將要破壞。

更重要的是,在沒有事實確鑿的條件下,肆意的懷疑一個市級的幹部,這給當事人造成的壓力也是非常大的,如果是有人搗亂,對當事人將會造成不可估量的傷害。

蕭寒明白張青雲的意思,一顆心卻在往下沉。張書記故意將這封舉報信給他看,又不讓他針對這封舉報信行動,敲打的意思太明顯了。

就只差沒說政法系統問題很嚴重,並不是他彙報的那樣一片歌舞昇平,當官到了蕭寒這樣的級別,領導直接給予批評的情況幾乎是不存在了。像張青雲這樣就已經算是比較嚴厲的批評了,他能夠悟得到。

「老蕭,這個問題先擱置,還有一個問題我想跟你商量一下。下面我們馬上要進行黃淮合作的談判,你認為這個工作由誰挂帥合適?」張青雲道。

蕭寒愣了一下,老臉一紅,張張嘴卻沒有說出話來,他想說不知道,又覺得不妥。想推薦鍾家華,心胸氣量又沒到那一步,想毛遂自薦,可是臉皮終究還沒有厚到那般程度,一時表情相當的精彩,別提有多為難了。

可是時不等人,在關鍵時刻,容不得他多想,最後一咬牙還是道:「我看還是老鍾挂帥吧,政府那邊他最合適。黃海人可不好對付,分量不夠的領導去恐墮了我淮陽的聲勢。」

張青雲眯眼瞧著蕭寒,心中暗暗好笑,如果此時蕭寒的表情拍成照片,絕對可能獲獎。張青雲的突然襲擊,讓他措手不及,在慌亂間他推薦了自己的宿敵,可想而知都可以想象他現在的心情有多糟糕了。

但是,從另一方面說,不管蕭寒心中有多少的小九九,在慌亂之間,他終究還是說出了張青雲心中的答案,並沒有受個人情緒左右,說不理性的話,僅此一點,就說明其人依舊是棟樑之才。

是人就會有人性的弱點,嫉妒、怨恨,狹隘、偏激,這些都是人與生俱來的弱點。沒有一個人能夠完全克服掉這些毛病,但是作為黨的高級幹部,其心胸和氣度終究不是常人能比的。

在關鍵的時候,能否顧全大局,能否把握捨得之道,這是黨員幹部最重要最根本的素質。蕭寒和鍾家華兩人鬥了十幾年,雙方積怨很深,在狗急跳牆的時候,他能夠推薦鍾家華,這就是顧全大局的體現。

所謂難為知己難為敵,在淮陽最了解鍾家華的必定是蕭寒,張青雲徵求蕭寒的意見也是對自己心目中的人選進行最後的確定。畢竟,蕭寒說得有道理,談判工作很關鍵、很重要,如果選人不對,失誤可就大了。

【第三更求月票,月票有下滑的趨勢,兄弟們加把勁,砸點票吧?】v 李曉峰盡量壓制著自己的情緒,不讓旁人看出自己很不喜歡葉茹夫來『』畢竟現在的這條毒蛇還沒成氣候,毒性還不大,再說他又是正兒八經選出來的籌備委員會委員,一見面就喊打喊殺,顯得他這個仙人跌份,而且影響也不好

李曉峰想過了,反正自己是組織部長,管官帽子的,見官大一級,以後有的是辦法收拾你現在還是專註於正事比較好

你問什麼正事,當然是籌備建團的具體事項當然首先必須是一把手斯大林講話:

「同志們,」斯大林用他特有的低沉的嗓音緩緩說道,「我們這個籌備委員會的主要工作,就是在黨的領導下建設團組織,我希望大家大膽發言集思廣益……」

說道集思廣益,斯大林就講不下去,搜腸刮肚的在心裡想詞兒,剛才他在大會上被李曉峰搶了風頭,自然想在小會上扳回一局可他這張嘴就跟棉褲襠似的,實在不給力,結巴了半天,愣是不知道該怎麼往下說

讓周圍一幫子籌備委員大眼瞪小眼,有心幫斯大林一把,他又是領導,貿然插話實在是不成體統,但是不幫忙,老這麼冷場也不是一回事兒

李曉峰心中好笑,不動聲色的搖了搖頭,心說鋼鐵同志你也太不爭氣了,哥不是想搶你的風頭,實在是你太無能

「斯大林同志說得很對」李曉峰輕鬆的接過話頭侃侃而談道:「集思廣益是個非常好的提議符合黨的民主集中制的原則在這裡我首先拋磚引玉……」

說著,他就從公文包里拿出了一大摞文件,分發了下去:「這些文件是我對團組織建設的一些意見,一部分是我提出來的,多的是經過列寧同志補充和修改之後的方案,請大家看一看有什麼意見或者疑問都可以向我諮詢,我將會為大家一一解答」

在座的不管是斯大林還是安吉麗娜,都面色凝重的接過了文件,慢慢的閱讀起來不凝重不行啊,某人都把列寧搬出來了誰敢輕視導師大人的意見?

眾人在看文件,而李曉峰卻很輕鬆的在打量著眾人的表情,安吉麗娜就不用說了,一貫的認真微微顫動的長睫毛說明她在認真的思考

她左手邊的那隻叫葉茹夫的猴子就完全是另一個極端,這貨的心思根本就沒在文件上,他斜著眼睛死死的盯著安吉麗娜,從他微微聳動的喉頭可以看出,這貨絕對沒有想什麼好事

李曉峰輕輕的哼了一聲,心中冷笑不已,你小子確實是活膩了,看我等會怎麼收拾你

將眼光從葉茹夫身上挪開,李曉峰又在人堆里找到了一個熟人,蘇斯洛夫這個自命清高的小子竟然也當選了雖說不太待見這個小子,但是他的態度還是不錯的,只見他拿著筆記本寫寫畫畫,彷彿是在記錄著什麼,說不定就是等會要提出的疑問

在蘇斯洛夫旁邊的是柯西金,這個勃列日涅夫時代三駕馬車之一的未來巨頭,跟蘇斯洛夫一樣,圈圈點點的寫寫畫畫,這也是個認真學習一絲不苟的主

李曉峰又掃過了幾個人,大部分人跟安吉麗娜態度一樣仔細的在閱讀,不過他們顯然沒有認識到這份文件的重要性,所以認真歸認真,但是遠不及蘇斯洛夫和柯西金,僅僅從這一點來看他們未來的成就肯定不如這兩個小子

說實話,雖說這兩小子的性格都不對李曉峰的胃口但是不可否認,僅僅從態度上來說,就出了同齡人一大截,哪怕是安吉麗娜也不如他們李曉峰都有些佩服捷爾任斯基了,你老人家也太會調教年輕人了

當然,欣賞歸欣賞,這兩人畢竟太小,現在的分量還太低,李曉峰真正留意的是斯大林和格奧爾吉,格奧爾吉就不用說了,雖說文化不高,但是態度沒得說,隨身帶著字典走路的遇上不認識的單詞,隨找隨查,還專門弄了一個厚厚的筆記本工工整整的記錄在案,反正李曉峰發現了,這一大本都是他記錄的單詞,前面的紙張都翻得發黃了,估計平時沒少用功複習

至於斯大林,他的文化雖然不高,但識文斷字沒有問題,他多的是在文件上圈圈點點,在他認為關鍵的詞條一一註明,不少地方著重勾記打上了重重的感嘆號或者問號

李曉峰暗自點了點頭,斯大林勾出來的部分,無一不是文件中的重點,可見此人雖然語言能力差點,但是思考能力和眼光著實不差,難怪後來能夠權傾一時

時間過得很快,一眨眼一個多小時就過去了,小小的會議室中,瀰漫著幾種完全不同的情緒,依然嚴肅認真仔細思考的只有一小部分,比如上面提到過的幾個人,包括安吉麗娜,其餘的一大部分人只是漫不經心的翻翻看看,可見他們的注意力已經不在文件上了,至於一小部分跟葉茹夫一樣的,已經是睡眼迷濛,腦袋像小雞啄米,幾乎是快睡著了

李曉峰咳嗽了一聲,朗聲說道:「同志們剛才都已經仔細閱讀過這份文件了,我想你們應該有很多的問題和個人的見解,現在就請同志們一一發言,暢所欲言」

說到這,李曉峰一指還在偷偷打哈欠的葉茹夫,說道:「就按順時針的順序,請葉茹夫同志首先發言,談談自己的感想」

好,李曉峰就是故意使壞,他早就看出來葉茹夫三心二意根本就沒專註過文件,一雙滴溜溜的賊眼就是圍著安吉麗娜打轉轉你小子不就是一肚子壞水不安好心嗎?今天你要是說不出個子丑寅卯看哥怎麼削死你

葉茹夫也是傻眼了他就是一半文盲,文件上的字母拆開了他都認識,拼在一起就完全不知所云了反正是看不懂,所以他所幸也就不看了,再說身邊坐著一個大美女,誰願意看著整版都是字的什勞子

當然,他也不是完全犯傻,知道開會看文件肯定是要發言的,以前在連隊的時候,他都是先聽前面的積極分子的發言然後自己總結一番之後,加個花變個花樣矇混過關

你還別說葉茹夫的總結整理能力特彆強,而且一張嘴皮也好使所以每一次發言都屬他的說得最精彩,一來二去也就出人頭地了不然也不會軍隊里的進步青年選為代表

可是今天就完全不一樣了,以前開會發言,都是毛遂自薦,有的是人搶先發言,所以葉茹夫能鑽空子可李曉峰不按常理出牌,第一個就點將了

葉茹夫倒是有心推脫,憑什麼要讓我首先發言?可是剛才李曉峰說得有道理啊按順時針的順序他恰好是第一個,一時間葉茹夫腸子都悔青了,剛才就不應該只顧著和美女套親近,坐了一個倒霉的位置

不過像葉茹夫這種阿諛奉承起家的小人都有一種本事,叫靈機應變他眼珠子一轉就有了主意:「安德烈同志,我還沒有完全想好,倉促之間理不清頭緒,請讓我仔細再思考一段時間,想好了我再發言」

這個借口倒是能成立,換成一般的開會,葉茹夫也就能糊弄過去了但是今天完全沒戲,李曉峰盯著他呢想用這個法子矇混過關,等別人說完了他有了緩衝的時間,隨便也就對付過去了

對不起,不可能

李曉峰微微一笑,和顏悅色的問道:「葉茹夫同志,你知道我為什麼要讓你第一個發言嗎?」

望著李曉峰的笑臉葉茹夫心裡咯噔一跳,作為一個善於察言觀色的鼠輩他明顯能從李曉峰的笑臉中讀出一種危險的味道但是他又想不通危險在哪裡,只能硬著頭皮回答:「我不知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