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南雙瞳化作一片青金之芒,可怕的瞳力,穿過了南天門,凝視在了身為南天門之靈的陸天神身上。

「秦……秦南……你要幹什麼……我是陸家內門弟子,你殺了我,陸家絕不會放過你……還有南天門背後牽扯到的仙緣……」

陸天神被恐懼吞噬,「只要你放過我……什麼都給你……都給你……」

有的人,修為越強,骨氣越高。

但是,也有的人,修為強大,毫無骨氣。

陸天神則是後者,在他的眼裡,骨氣一文不值,只有活下來,才是對的。

「遲了!」

秦南神色冷漠,重拿斷天刀,蓄積了無上刀意。

在這一刻,無數的異象,在蒼嵐大陸各地綻放起來。

每一位蒼嵐大陸上的修士,心中若有所感,齊刷刷抬頭,看向了南方,無形的壓力,讓他們呼吸全部屏住。

唰!

刀意爆發,徑直斬下。 只是王允仲的怒火,被簡艾直接忽略了個徹底。

今天王家人全體出動,無外乎就是為了南城那倆院子,眼下再多加一個小姨家買房子的事兒,簡艾心裡明鏡對方的目的。

只是她說過的話已經懶得再重複,想要院子?門都沒有。

別說今天是這幾個人來,就是再來十個王老爺子,十個王允仲,她也不會放在眼裡。

而這時,家裡的門再次被人打開。

簡艾本能的回頭看去,當看到進來的人之時,眉頭不由的皺起,繼而看了佳馳一眼。

姚佳馳一臉無辜的眨了眨眼,可簡艾知道,他越是這幅樣子,就代表這件事是他做的。

回來的不是別人,正是王允梅和王允芝,而在兩人身後,還跟著蔣春芬。

就是佳馳在給簡艾打了十幾個電話都沒打通之後,便給王允芝打了電話。

「爸,媽。」

一進屋,王允芝便主動開口叫了一聲。王允梅則是走到簡艾身旁沒有吱聲。

王老太太見到王允芝不禁當下輕哼一聲,語氣冷嘲,眉眼斜視:「你還知道我是你媽?這種事也瞞著我們,怎麼?是怕我和你爸搶你的錢不成?」

王允芝臉色不好看,畢竟確實是對王家二老撒了謊,眼下被人戳穿,不論有多麼充分的理由,她還是難免心虛。

簡艾哪裡見得小姨受委屈?當下便冷冷的開口道:「這事兒跟我小姨沒有關係,房子是我送給我小姨的,也是我不讓她告訴你們的!」

簡艾突如其來的坦白,讓所有人都嚇了一跳。

「小艾……」

王允芝有些急了,這小艾怎麼什麼都說?這要是讓他們知道了小艾現在的經濟實力,還不得撲上來喝乾她的血?

而簡艾卻是無所謂的擺了擺手,示意王允芝不用擔心。

因為自己剛才的話,對方顯然不會一下子就相信。

果然,只聽王允發當場嗤笑一聲,像是聽到了什麼笑話一樣,看著王允芝道:「二姐,就算你有私心,也不用讓小艾出來當擋箭牌吧?還編這種瞎話忽悠爸媽?當我們都是三歲孩子呢?」

王允芝欲要開口,簡艾卻直接搶先道:「是不是撒謊,你們大可以去打聽打聽!」

說著,只見簡艾微微揚起唇角,露出一副『我是大爺』的傲然神態掃過幾人,又道:「而且既然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我想我也不用瞞著你們了。」

在王家四人或狐疑或不悅的目光中,簡艾直言道:「我現在特別有錢,特別特別的有錢,我不光送了我小姨這套市值近百萬的房子,我還幫她把之前南城租的院子也買下了。也就是說,這次拆遷,我家和我小姨家都有拆遷金,而我大舅和小舅,什麼都沒有!」

「我小姨下崗了,新工作是我安排的。我小姨夫之前工作太危險太累了,工作也是我安排的!我舅媽離婚了,你們說巧不巧,工作還是我安排的!」

「兩間公司,一間酒吧,一間俱樂部,都是我的!」 第一千五百三十八章蒼嵐時代

整個時空,在這一刻,都變得緩慢下來。

南天門與神榜不同,它不僅篡改了蒼嵐大陸的武道規則,它還鎮壓了蒼嵐法印,這萬年中除了飛越女帝之外,其他的強者巨頭,都被它擋住了腳步。

它的生與死,滅與存,才是真正的跨時代!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一道強大的神秘力量,從南天門深處毫無徵兆爆發而出,化作了無形屏障,將這一刀,硬生生擋住。

「嗯?」

飛越女帝眸光微微一凜。

轟!

下一剎那,在南天門上,璀璨的仙光,爆發而出,沖入雲霄,冥冥之中彷彿打開了一個時空隧道,恐怖的威壓,從中跨越而來,降臨蒼嵐。

「這是什麼——」

在場所有強者巨頭,臉色勃然劇變。

明明什麼也沒有出現,可是他們卻感覺到,在這片蒼嵐大陸的天穹,有著一尊無上霸主,俯瞰著他們,讓他們靈魂都為之顫慄!

「難道是南天門牽扯到的那個仙緣——」

陸天神很快反應過來,臉上頓時露出了抹大喜之色。

「爾等下界螻蟻,都給我聽好了,南天門乃是我本命之寶,若你們再敢傷它,我必然滅他九族,摧毀世界,它所受到的傷,你們不惜一切代價,也要給我修——」

宛如神雷一般的聲音,炸響在了整片天地,其中的每一字每一句,都像是無上大道,讓一切生靈,都不敢去忤逆。

「滾!」

秦南根本不想聽他廢話,將體內的所有力量,全部聚集在了斷天刀上,化作了一道絕世鋒芒,轟然斬下。

他才不管這道聲音的主人,到底是何等境界的存在。

他只知道一點,不說蒼嵐大陸的所有修士們,光是南天門的血債,就必須要血償!

「你——」

神雷般的聲音,立刻充滿了驚人怒火。

它的本尊,根本沒有想到,區區一個下界之中的螻蟻,竟讓敢讓他滾!

不過,他在怎麼憤怒,他也無法跨越無窮時空,降下自己真正的力量。

秦南的力量,現在就算是與他相差猶如天地,但是他斬出的這道絕世鋒芒,還是將他降下的仙光等等,瞬間斬成了一片虛無。

「南天門,陸天神,受死!」

秦南血發狂舞,氣勢驚天,昔日魔發劍神留下的兩道先天劍胎,被他運轉,衝出身體,融入了斷天刀之中。

轟!

一記似刀似劍般的殺術,成為了萬古的絕殺。

在場所有的修士們,都看到了宛如永恆的一幕。

破損不堪的南天門,還有在那其中的陸天神,都被撕裂成為了粉碎。

啊!

慘叫之聲,彷彿響徹了整個蒼嵐大陸。

下一剎那,無窮無盡的藍色光點,席捲了數百萬里。

南天門之中的空間世界,則像是斷開了通向人間的唯一道路,永墜黑暗,不復存在。

那十尊神山小世界,還有許許多多南天神地修士,失去了力量的支持,開始崩裂潰散,氣息跌落。

緊接著,整個蒼嵐大陸,都開始變了!

在那冥冥之中,有著一道道無形的天地規則、武道規則,潰散成為了一片虛無。

每一位修士的身軀,忽然狠狠一震,天、地、玄、黃四大品級的武魂,從他們的體內,全部消散。

「武魂不存在了,難道說……秦南打碎了南天門?」

大陸各地的修士們,瞳仁一縮,心神震動。

然而,變化還沒有結束,整個蒼嵐大陸的天空,像是被清水給洗滌了一樣,變的清澈一片。

每一位修士儘管沒有看到任何的變化,但是他們卻感覺到,大地與天空,山河與森林,甚至拂過的微風,讓他們心中,有種極為舒適的感覺。

然後,在秦南等人所處的極南之地。

無數道潔白無瑕的光輝,照耀了所有的混沌。

它們如同受到了召喚,朝著前方匯聚,直至最後,演化成為了一道佔地萬里,氣息玄奧的法印。

法印誕生的瞬間,每一位修為達到了武神巔峰的巨頭們,心中彷彿破開了一道無形的枷鎖,受到了一種若有若無的感召。

在次下界之中,每一座大陸,亦或者是世界,都存在著這種法印。

它又被稱之為『飛升法印』。

此法印乃是由大道孕育,只要法印存在著,任何一位武神巔峰的修士,都可引來飛升之劫,渡過之後,立地飛升,進入上蒼界。

「帝榜,給你三息時間考慮!是你自廢所有一切,還是成為我的刀下亡魂,一、二——」

秦南站立不動,看著遠處。

「我……我自廢一切……自廢一切!」

帝榜之靈早就被剛才發生的一切給徹底嚇住了,當感受到這徹骨的寒意之時,它幾乎沒有任何猶豫,就做出了抉擇。

同時,它的心底,也是無比悔恨。

鷸蚌相爭,漁翁得利?

得利個屁啊,它當時就不應該夾在兩方中間,就應該賭上一切去幫助秦南。

下一息,帝榜身上的光芒,也開始潰散了。

蒼嵐大陸這長達了數萬年的黑暗,在這一日,徹徹底底的結束了。

每一位蒼嵐大陸的修士,從這一日開始,他們失去了一切枷鎖,可以憑藉自己的力量,去證帝封神,甚至去見識那更為浩瀚的上蒼界!

「我們……勝利了?」

武緣閣等等修士們,幾乎不敢相信眼前的這一切。

直到過去了幾息,才爆發出來了巨大的歡呼聲,無論是武神也好,還是那些修為較弱的修士們,每個人的臉上,都掛滿了前所未有的驚喜之色。

甚至是喜極而泣,滿臉淚光。

或許在今後,武道依然殘酷,他們許許多多人,依然無法證帝封神,成為強者,但至少從這一刻開始,他們每個人,不再是棋子,都有著希望。

這個世界,也是乾淨的。

這一刻,絢爛的彩霞,印染了天地。

鳳鸞騰圖 琴音、蕭聲等等,組成了一首悅耳的樂曲,響在了每一個人的耳邊,無數道本源之光,從虛空中綻放,落在了秦南身上,以及每一位對抗南天神地的修士身上。

這是天地原始規則,帝榜、神榜、南天門隕落之後,剩餘的本源之力,自然歸入了它體內。

「你完成了一件不朽的壯舉,至此之後,你的名字,將會流傳萬古,現在心中有何感覺?」

飛越女帝看著這所有的一切,出奇的沒有滿臉冰冷,而是平靜的問著秦南。

秦南一身氣勢,已經恢復如初,他沒有說話,而是抬頭看向了遠處的七曜飛仙劍。

他的目光,落在了劍中的一塊水晶上,靜靜凝視著。

水晶似乎感受到了什麼,有著一道白光,還有著一道黑光,同時飄動起來。

她們,肯定在為他驕傲。

「我現在只想做一件事。」

過了良久,秦南收回目光,對著天地原始規則傳去了一道神念之後,一道被所有修士,甚至是所有生靈,銘記了終生的聲音,響在了耳邊。

「一切都已結束,真正的蒼嵐時代……到了!」 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秦妙元年

接下來,整個蒼嵐大陸,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沸騰。

至於秦南,剩下的慶功宴,解散反天盟等等,他都沒有再去參加,而是來到了遺失葯園。

這一次的大戰之中,各大勢力全部到場,唯獨只有遺失葯園,沒有參與。

「你……當真要與公主結為道侶?」

在一座宮殿之中,遺失葯園各大武神強者們,全部匯聚一堂,為首的棠木武神,從一剛開始的沉默,再聽到秦南的那句話之後,它的神色,才有了些許變化。

「是的,公主她父母已經不在人世,只有請各位前輩們,在這裡做一個見證。」

秦南神色鄭重。

公主消散的那一刻開始,他明白了自己的心意。

他與江碧蘭之間的種種,他也清楚了。

雖然在蒼嵐大陸上,一位強者,有著三妻四妾,實屬正常不過,但是他的心中,只想和公主結為道侶,僅此一個。

「這個見證……我們就不做了。」過了許久,棠木武神才緩緩道:「若你方才所說是真,當公主重現人世之時,你再來這裡。畢竟這件事情,需要你們兩人一起。」

說完這句話,它心中輕嘆了一口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