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了太多的人與事,唐真已經看淡人生,沒什麼放不下的事情。

美體結束之後,于飛與唐真又談了很久,直到晚上九點,唐真才離去。

送走唐真,于飛迎來了秋鐵心,依舊是一身警服,但神色卻有些不高興。

「怎麼,徐天陽惹你生氣了?」

一見面,于飛便道破了秋鐵心的心思,還真是徐天陽惹她生氣。

作為市局的冷美人,秋鐵心年輕靚麗,身材又好,自然格外誘人。

徐天陽身邊雖然有個古寒英,但卻一直對秋鐵心格外上心。

秋鐵心哼道:「你要是色狼的話,那傢伙就是個色鬼,都不是好東西。」

于飛一臉鬱悶,喊冤道:「我可沒招惹你。」

秋鐵心瞪著于飛,嬌蠻道:「我不高興,你也得為我分擔一些。」

于飛上前摟著秋鐵心的細腰,柔聲道:「高興與不高興的事情,我們都一起面對。」

秋鐵心白了于飛一眼,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

「你要小心徐天陽,他給我的感覺是深不可測。他的身上有著一種極強的吸引力,讓人很難抗拒。」

于飛笑道:「那我呢?」

秋鐵心仔細看著于飛,這才覺察到于飛也有了很大變化,身上多了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特彆氣質,邪魅而詭異,讓人無法抗拒。

「你也變了,變得比他還要邪門,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你喜歡我這種變化嗎?」

秋鐵心遲疑道:「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不習慣,但卻有著致命的吸引力,讓人忘不掉,甩不了。」

于飛有些得意,至少在這方面,自己勝過了徐天陽。

關好房門,于飛拉著秋鐵心來到床邊,問起了徐天陽一行四人的情況。

秋鐵心道:「古寒英也很神秘,我和司徒都看不透她的深淺,但知道她是徐天陽的女人。郭舒華冷得像頭殭屍,司空鳴看上去像個猴子,修為深淺我看不透,司徒說司空鳴應該是三重天境界,但郭舒華有可能已經達到四重天境界,甚至跟高一些。」

于飛沒有親眼見過幾人,不好判斷幾人的修為,只是告訴秋鐵心,徐天陽應該擁有六重天境界的修為,這讓秋鐵心大感吃驚。

六重天,那是一個讓人仰望的高度,至少秋鐵心從來不曾想過,自己這一生能達到這種境界。 (三更送上,感謝風之烙印、無法忘塵的月票,以及天陽輝光、趁年輕去流浪的打賞

曾經在秋鐵心的心目里,只要能步入二重天境界,一生追求三重天境界,那就已經是她此生的目的。

如今,因為雲城葬龍絕地的關係,大批修士齊聚雲城,各種境界的高手層出不窮,也算是讓她大開了眼界。

「聽說徐天陽手下有四大高手,還有一位呢?」

「還有一位武安國,提前一日趕來卻神秘失蹤了,司空鳴找了一天,都沒有找到任何頭緒。徐天陽對此很生氣,郭舒華今天找到了十位失蹤女大學生,卻偏偏找不到武安國。」

于飛暗自鬆了口氣,他暫時還不想與徐天陽正面為敵,武安國一事藏得越深,對於飛越有利。

「近段時間你可能會很忙,今晚我就傳授你百花聖心訣,助你修為再上一個台階。」

于飛祭出百花爭春圖,讓秋鐵心自己去嘗試。

如今的于飛已然知道百花爭春圖的奧妙,需要有緣之人方能建立起聯繫,相互產生感應。

秋鐵心輕撫著畫卷,指尖傳來酥麻的感覺,一種細微的震蕩纏繞在她的手上,轉化為一道道光芒,化為一個個字跡,演化為百花聖心訣的修鍊之法。

秋鐵心震驚極了,全身心的投入進去,思緒進入了一片花海,在其中尋找一朵屬於她的花兒。

于飛靜靜觀察,百花圖上百花綻放。可最為耀眼,最為璀璨的卻是一朵茉莉花,這就是秋鐵心的百花屬相。

茉莉花冰清玉潔,忠貞不渝,香氣濃郁,讓人沉迷。

百花爭春圖一直光芒四溢,直到秋鐵心掌握了百花聖心訣后,閃耀的光芒才慢慢消失。

隨後,秋鐵心一言不發,就坐在百花爭春圖上修鍊百花聖心訣。以她二重天的修為境界,速度遠比剛接觸修鍊的人要快上很多倍。

于飛沒有打擾她,一直在靜靜的觀察。

秋鐵心因為自身修為不弱,僅僅用了半個小時,就打通了修鍊百花聖心訣所需要貫通的一百零八處穴道。

此後,百花爭春圖開始源源不斷的輸出真氣,協助秋鐵心提升修為境界,讓她的百花聖心訣一日千里,飛速前進。

晚上十二點。秋鐵心從修鍊中醒來,整個人氣質大變。變得更加的冰清玉潔,對於飛的愛也更加的忠貞不渝。

秋鐵心體內有了一個茉莉印記,同於飛之間建立起了一種心靈感應,可以進行心靈溝通,但還存在許多限制。

究其原因,秋鐵心修為不足,修鍊百花聖心訣時日太短。

翻身而起,秋鐵心撲到了于飛懷裡,她有太多的感激。太多的感動,太多的愛意。

大明星的小萌妻 于飛一把抱住她,直接吻上了她的雙唇,用行動來表達心中的愛,這是最好的交流方式。

兩分鐘后,秋鐵心媚眼如絲的看著于飛,眼中滿是深情。

「我願一生做你的女人。」

于飛笑道:「這一生。你都是我心愛的女人。」

心愛二字,體現出了于飛的情誼,這讓秋鐵心感動無比。

「現在你的修為已經達到二重天後期,以後認真修鍊百花聖心訣。很快就能突破三重天境界。」

秋鐵心摟著于飛的脖子,問道:「這百花爭春圖中已經有幾朵花兒綻放,我是第幾個修為百花聖心訣的人?」

「第七位。」

「這些修鍊百花聖心訣的女人,與你是什麼關係?」

「你覺得呢?」

于飛笑著問道,表情很曖昧。

秋鐵心白了于飛一眼,罵道:「色狼,當心撐死你。」

于飛哈哈笑道:「拈花微笑傲紅塵,百花叢中我獨眠。」

秋鐵心沒有生氣,擁有百花印記之後,她對於飛又多了另一種感情。

同時,作為修士,秋鐵心也明白,修士的愛情不同於常人,尋找伴侶也並非一件容易的事情。

于飛收起百花爭春圖,拉著秋鐵心一起走出了美體室。

「徐天陽煉成了陰陽眼,明天見面他就能看出你身上的變化,暫且不要泄露百花聖心訣的事情。稍後回去,繼續鞏固修為,平日里多注意徐天陽的動靜。」

秋鐵心驚疑道:「你似乎很在意他的一舉一動,可有什麼原因?」

「我和他之間,註定會有一些事情糾纏不清。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我自然要留意他的動靜。」

于飛沒有說明,這時候還不是恰當的時機。

秋鐵心也沒有多問,開著警車離開了那裡。

看著秋鐵心遠去,于飛覺得自己又完成了一件事情,在秋鐵心身上留下了百花印記,從此心靈相通,可隨時知道她人在哪裡,是否有事。

接下來,于飛還有很多事情需要處理,這都需要時間,需要精力,並非一下子就能完成。

得到越多,牽挂越多,這種體會,于飛是越來越清晰,也越來越無奈,因為生活就是如此。

回到家,于飛獨自修鍊,三女則藉助百花爭春圖內的龐大真氣,加速提升修為境界,鞏固提高自己的實力。

隨著修為的加深,三女體內的百花印記越來越清晰,對於百花爭春圖也越來越熟悉。

正如秋鐵心所說的那樣,百花爭春圖中已經有六朵花開始綻放,最耀眼的當屬茉莉花,其次是紫羅蘭、鬱金香與櫻花。

剩下紅玉蘭、百合花,才剛剛盛開,光芒還不是很強。

究其原因,修鍊百花聖心訣的七女當中,秦小藝的百花屬相暫時不明。

其餘六女之中,秋鐵心的修為無疑是最深厚的,已經達到了二重天後期。

陸婉儀、楊瑩、李雪梅三人修為相當,全都是一重天境界的初期。

羅芸與周虹雨還沒有進入一重天,所以紅玉蘭、百合花在百花爭春圖中,光芒顯得比較暗淡,僅比那些不曾蘇醒與綻放的花兒要明亮。

百花爭春圖是百花門的重寶,隱藏著諸多隱秘,要想完全開啟,或是發揮出百花爭春圖的最大威力,就必須讓百花重新綻放。

要讓百花綻放,唯一的辦法就是找齊擁有百花屬相命格的百花仙子,共同祭煉百花爭春圖,容百花於一圖,重鑄昔年的輝煌。

關於這一點,于飛已有察覺,但還不是很明確,需要進步一摸索。

三女似懂非懂,一心只想加快速度,並沒有考慮太多。

夜晚對於很多人而言,都是睡覺的時候。也有許多人,需要在夜晚工作。

比如郭舒華,他就在全力尋找失蹤的女大學生。

司徒風一直跟隨,卻始終搞不懂,郭舒華是怎麼找到那些女大學生的。

如果說外人不知情倒也罷了,可司徒風一直跟在郭舒華身邊,仔細留意他的一舉一動,也還是不明白,郭舒華是通過什麼方式找到人的。

說確切一點,郭舒華總是帶著司徒風走街串巷,專挑一些陰暗的角落,到處觀察,不時駐足,最後就進入一些毫不相關,莫名其妙的地方,便把失蹤女大學生找到了。

司徒風看得一頭霧水,開口詢問多次,郭舒華只是冷冷看他幾眼,什麼話也不說。

感覺中,郭舒華就像是鬼魂一樣,不知道他用的是什麼手段,既不問人,也不問路,但他卻總能找到突破。

以司徒風三重天的修為境界,加上特種部隊的豐富經驗,他也猜不透其中的緣故。

周五上午,市局刑警大隊又召開了新聞發布會,公布了失蹤女大學生的最新情況。

「……共有三十二名女大學生無故失蹤,截止今早八點,已經找回二十五位女大學生,還剩最後七位,仍在加緊尋找……」

這個消息一公布,立時引起全城轟動。

此前,市局發動所有警力,全場搜尋兩天一無所獲。

如今,徐天陽剛上任一天,就找回了二十四位失蹤女大學生,這樣的輝煌成果給徐天陽樹立了極高的威望。

警神之名傳遍雲城每個角落,犯罪分子聞風而遁,倉皇閃躲。

徐天陽這一手無疑是驚人的,他用實力說話,剛來就打了一個漂亮的勝仗。

雲城各界為之震動,無論政界、商界、軍界,都被徐天陽的能力所折服。

唯有于飛心裡清楚,這勝利的背後,徐天陽也有無奈之處,武安國的失蹤對於徐天陽而言,就是一種恥辱。

早飯之後,于飛換了一身清涼夏裝,t恤短袖搭配輕薄的休閑褲,烏黑的皮鞋擦得透亮,配上一副咖啡色的墨鏡,時尚、休閑,引領潮流。

上午,于飛要去看望宋曉月,所以刻意打扮了一下。

這一次,于飛沒有開他的勞斯萊斯,而是選擇了陸婉儀的保時捷,打算換一換感覺。

路上,于飛留意了一下百花爭春圖的情況,裡面有七朵花兒盛開,最美最艷的不是茉莉花,而是一朵桃花。

隨著于飛修為的不斷提高,百花聖心訣的境界也隨之提升,百花爭春圖隱藏的秘密逐步開啟,讓于飛掌握了更多的信息。

一花一世界,百花百樣紅。

百花門的重寶玄妙莫測,即便于飛修鍊到六重天境界,也僅僅只掌握了一些皮毛罷了。

這樣的領悟讓于飛感到疑惑,到底當年百花門是怎麼覆滅的,為何突然就斷了傳承呢? 第395章想當少主奴僕?你有那福份沒?好了,經過這麼一番近乎自我催眠的想法之後,輪迴魔帝頓時覺得那種讓他毛骨悚然的輕鬆愜意感消散了,這才放下心來,知道自己又逃過一劫。

片刻之後,輪迴魔帝這才收拾好心情,看見歐陽萬年正在與垚垚低聲討論著他的悲慘遭遇,當下便是眼珠子一轉,試探著說道:「歐陽少主,我有一件事想跟你稟報一下。」

「說!」歐陽萬年漫不經心的回道。

對於輪迴魔帝現在的恭敬姿態,歐陽萬年卻是連看也懶得看,因為他知道這老傢伙肯定有求於他,心中卻還沒有心悅誠服地歸順。不過,這也是一時不適應而已,畢竟怎麼說人家在天羅界也曾經叱吒風雲無數紀元嘛。然而他靈魂消散與否全在歐陽萬年一念之間,真正歸順也只是時間問題罷了。當然了,話又說回來,輪迴魔帝歸不歸順對於歐陽萬年來說都沒啥大不了的,因為少主他不缺僕人,肯收你為仆那是你的福氣,想當初無數強者想給少主當僕人還搶不到份呢!

「恩,我知道那位魔尊強者的洞府藏在哪裡,而且根據他的手札中記載,洞府之中可是留下了他的畢生積蓄與寶物。您想想看,魔尊強者啊!!一個魔尊強者畢生積累下來的寶物,還有無數的天材地寶,修鍊心得以及五行之術的運用之法。這等驚天動地的寶物,一旦被天羅界眾多魔神們知曉,絕對會為之瘋狂的。難道歐陽少主您就不動心嗎?況且,雖然您也會五行之術,可是您自身實力境界還不夠高深,您可以從那處洞府之中得到諸多好處與裨益的,或許因此而達到魔尊境界,飛升到上界也是輕而易舉的啊。我看出來了,您的天資絕倫,悟性與根骨更是上千萬紀元都難得一見的天才,您絕對可以憑藉那洞府之中的寶物與修鍊心得達到魔尊境界,飛升上界的!」

歐陽萬年與垚垚都被輪迴魔帝的話勾起了興趣,兩人一邊聽著他在那賣力地蠱惑,還不斷地點點頭,一副感同身受的模樣。輪迴魔帝見到歐陽萬年這副模樣,頓時以為他也被蠱惑地動了心,當下就繼續耍動嘴皮子賣力地蠱惑歐陽萬年。總之,將那魔尊強者的洞府給吹捧的天花亂墜,彷彿打開了洞府進入其中就會立馬稱霸天羅界一般,將歐陽萬年也吹捧成人間沒有,天上也是獨一無二的世間第一號天才!

一邊聽著輪迴魔帝滔滔不絕的話語,歐陽萬年與垚垚兩人一邊飲著酒吃著水果,饒有興緻地打量著他。許久之後,輪迴魔帝的話音才裊裊落下,然後滿臉希冀地望著歐陽萬年,期望著他的回答。誰知,歐陽萬年卻一臉遺憾的說道:「這就完了?繼續吹啊!」

「……」輪迴魔帝頓時滿臉羞愧地低下頭,感情剛才垚垚與歐陽萬年兩人壓根就當是看戲一樣看他在那賣力的表演,一想到自己就像個猴子一般被歐陽萬年與垚垚戲耍,輪迴魔帝頓時羞愧無比。

不過,如果這麼容易就放棄心中的打算與想法的話,輪迴魔帝又豈能稱得上是活了無數紀元的老妖怪,他的臉皮厚度絕對是天羅界之首,這點小挫折簡直是不值一提!是以,平復了一下心情之後,輪迴魔帝繼續重振旗鼓,換做滿臉巴結奉承的微笑,恭敬地望著歐陽萬年說道:「歐陽少主,既然我有幸蒙您的親睞成為您的屬下,那麼我的一切自然都是屬於您的!」

此言一出,歐陽萬年頓時滿臉黑線,一口酒就噴了出來,只想一巴掌將輪迴魔帝拍死,正在飲酒的垚垚也是差點將口中的酒水噴到歐陽萬年臉上,連忙以小手捂著嘴,眼神曖昧地在歐陽萬年與輪迴魔帝身上打量。

輪迴魔帝何等心思玲瓏的老妖怪,頓時知道自己的話被誤解了,看到歐陽萬年那滿臉無語幾欲暴走的表情,連忙開口解釋著說道:「歐陽少主您請息怒,我並沒有別的意思,我的意思是說,我得到的所有寶物都應該是您的,因為您現在是我的主人嘛!所以,我決定將我生前作為輪迴魔帝時積累下的巨大寶庫全部贈送於您。您放心,那四個混蛋雖然幾番尋找我的藏寶室,卻始終不能如願,我早已將畢生搜刮來的寶物都藏在一處秘密的所在。」

「不單是我生前積累的寶物,就連那魔尊強者的洞府鑰匙我也是要奉送給您的!畢竟,誰讓您是我的主人呢,這些寶物我都需要送給您,還望歐陽少主您笑納!」

歐陽萬年似笑非笑地望著滿臉恭敬的輪迴魔帝,嘴角還噙著一抹玩味的笑意,許久之後才在輪迴魔帝那期盼的目光之中開口吐露出一句話來,只聽他說道:「輪迴老頭,你想求少主我幫你解救出被封印的本尊來就直說嘛,何必這樣拐彎抹角呢,少主我是那麼不近人情的人嗎?」

「……」輪迴魔帝趕緊別過頭去,不敢讓歐陽萬年與垚垚看到他此時的臉色。歐陽萬年的這番話,簡直極大地打擊了他的自尊心,他真的快哭了,真的!在這一刻,他決定了,他不會再卑躬屈膝奴顏媚骨地奉承歐陽萬年,因為這些都對他這個小妖怪毫無用處,就算是他這個老妖怪的心機也根本比不上人家!他想要以自己的小心思來蠱惑歐陽萬年,或者打自己的小算盤,在歐陽萬年面前簡直是無所遁形,完全是自取其辱!

「好吧,既然少主您都這麼說了,那麼輪迴在這裡也就不遮遮掩掩了。歐陽少主,我真誠地向您提出一個請求來,希望您能夠發發善心,幫我解救出我那被封印鎮壓的本尊來!我此生最後的希望,都全部在這裡了,希望歐陽少主您能夠答應!只要您答應出手解救我那被封印鎮壓的本尊,那麼那位魔尊強者的洞府鑰匙,我將雙手奉送於您。而且,我此生的所有積蓄也將送給您以示謝意。」

「哦,這樣啊?」歐陽萬年一臉沉思狀地摸摸下巴,臉上浮現出一抹思量的表情來,彷彿正在極其認真地思考輪迴魔帝的話。在輪迴魔帝那無限期盼的眼神之中,大約十息之後,歐陽萬年才給出這麼一個答案來,輕飄飄地說道:「可是,你的那些所謂的寶物本少主都看不上眼啊!你最珍貴的寶物就是這把天羅傘了,可就算是這把天羅傘,在本少主眼裡也是那種可有可無的東西,你說說你的那些寶物對我還有什麼吸引力?恩?所以……我拒絕!」

出乎意料的,被歐陽萬年毫不留情地鄙視的輪迴魔帝並沒有淚流滿臉,也沒有滿臉無語,他咬咬牙,彷彿心中做出一個極其艱難的決定,好半晌之後才破釜沉舟般地說道:「那我再加上最後一個條件,只要歐陽少主您答應出手解救我的本尊,那麼不單我所有的寶物包括那魔尊強者洞府的鑰匙全都是您的,而且我的本尊與分身都會心悅誠服地歸順於您,從此以後忠心耿耿地侍奉在您的左右!如果您不答應的話,我此生真的再無活下去的意義,只好自行了斷了。畢竟,與其連分身和本尊都被鎮壓封印,恥辱地活著,還不如痛痛快快地死去算了。」

可以說,這幾乎就是所謂的賣身契了,就算輪迴魔帝的本尊脫困了,也本沒有自由,完全成為歐陽萬年的奴僕了。對於一個曾經叱吒風雲的梟雄來說,做出這等奇恥大辱的決定,該是何等的艱辛,心中又經過怎樣一番痛苦的掙扎?輪迴魔帝也是經過極其劇烈的心裡鬥爭才做出這個決定的,此生他已經杯具到極致,若是連這最後一絲希望也被掐滅,那麼他的生命也真的了無意義,與其痛苦而又恥辱地活著,還不如直接自我了斷算了。

只是,他沒想到歐陽萬年非但沒有絲毫動心與同情的表情,反而滿臉鄙夷地望著他,更是極其不屑地開口說道:「我草,你想的倒是很美啊!你想成為我的奴僕跟在我的身邊?你有那個福份嗎?你丫的是想從我這裡學習五行之術好提升實力吧?嘖嘖,明明是覬覦我的五行之術,反而被你說的極其可憐可嘆好似很悲慘一樣,你覺得我很好忽悠是吧?」

「……」這一次,輪迴魔帝是真的目瞪口呆了。他完全想不到,他將事情說得那麼凄慘,無論是語氣還是表情都是發自內心地真誠,卻還是沒能打動歐陽萬年。而且,他是誰?那可是天羅界五大魔帝巨頭之一啊,雖然說現在實力下降,本尊也被人封印著,但也不可能連做人奴僕都被人嫌棄吧?

不過,他也不得不承認,歐陽萬年說得是真的!他的確是經過深思熟慮才做出如此決定的,他也的確是希望能夠呆在歐陽萬年身邊學習五行之術的。在歐陽萬年的面前,他再次被看穿了心思!ro!~! (四更完畢,繼續求訂閱,大家請正版支持,謝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