聘婷郡主讓小蓮兩人打了一百多個問號。找了個借口把秦浩天個支開。

兩人走進了秦浩天的房間。小蓮看著那椅子。喃喃的道:「不可能的啊,明明就設計好的啊!」

「小蓮你試一下。」聘婷郡主看了看說。

「哎!」

說著,小蓮對著那椅子坐了下去。

「哎呦!」的一聲。小蓮整個人跌在了地上。椅子碎裂了一地。

「啊,郡主……我慘了……」小蓮愁眉苦臉的看著聘婷郡主。

聘婷郡主見小蓮這麼狼狽的樣子。連忙上前將她扶了起來。

「沒事吧?小蓮?」聘婷郡主對小蓮說。

「沒事……可是這怎麼回事啊?」小蓮很是鬱悶的說。

「我也不知道!」聘婷郡主皺了皺眉頭。

走到了那門邊,看著上面的機關。剛才秦浩天就這麼堂而皇之的走了進來。聘婷郡主忍不住的拉了一下門。

「啊小心啊!郡主!」邊上的小蓮看著上面的水盆傾斜了下來。

「嘶!」的一聲,上面的水盆就這麼的掉了下來。將她全身都淋濕了。

秦浩天正巧在這個時候又走了回來。看著郡主這狼狽的樣子。佯裝迷惑的樣子,問道:「郡主,你怎麼淋水了?難道你也覺得現在這個天氣很熱?」

看著秦浩天還在那說風涼話,聘婷郡主很是氣憤,卻又無可奈何。心中暗道:有機會會讓你好受的。

「小蓮我們走。」說著,郡主和小蓮轉身而去。

看著郡主離去的身影,秦浩天搖頭苦笑。

這幾天秦浩天除了在打探「天之鑰」的下落外。修鍊一天也沒有落下。尤其是「飄移術」秦浩天也漸漸的研究透了。有了「鬼影迷蹤」和「幻魔術」的基礎。對秦浩天研究「飄移術」還是很有幫助的。

在例行了一天的功課後,秦浩天正要睡覺。悠然,外面傳來了一陣的嘈雜聲。秦浩天的心裡悠然的一震。暗道:怎麼回事?

秦浩天連忙的坐了起來。

「有刺客……有刺客……抓刺客……」

「什麼……刺客?」秦浩天皺了皺眉頭。覺的這事情似乎是有些的詭異。

但是秦浩天還是忍不住的好奇心,跑了出去。

悠然,秦浩天想到了什麼。刺客怎麼可能一進王府就被發現,除非是最笨的刺客。可是王府重地,又怎麼可能派最笨的刺客來,這顯然又是不合常理的。

秦浩天在趕到外面的時候。悠然,看到了一道熟悉的影子。這人正是「潘陽王」

看著他急匆匆的樣子。秦浩天瞭然於胸。心裡一動,秦浩天正準備跟過去。 誤惹霸道總裁 悠然,他看到了一道影子跟在那潘陽王的後面。

秦浩天眯起了眼睛,暗道:難道這些人是故意的打草驚蛇的。然後……

想到這,秦浩天輕輕的吊在了兩人的後面。兩人似乎都沒有發現秦浩天。

秦浩天跟著兩人到了王府的一處被列為禁地的地方。這讓秦浩天大喜。看來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廢功夫了。

看著兩人都進去了,秦浩天再也不怠慢。也跟了進去。

這是一條很幽暗的通道。秦浩天走在這黑暗的通道中。站在門邊,不知道為什麼,湧上了一股莫名的心悸感。

就在這個時候,走在前面的潘陽王忽然站定了身子。

「呵呵……」潘陽王發出了一道陰森的笑聲。

秦浩天連忙的跳上了門邊的一顆大樹上。

「出來吧!我知道你來了。」潘陽王冷冷的說。周圍身散發出了一道刻骨的寒意。

秦浩天的心裡一震,心中暗道:難道這潘陽王是玄者,或者玄者以上的?雖然不知道潘陽王具體是什麼級別的修鍊者,但是秦浩天仍然能感覺到,對方的實力應該還在自己之上。

一道黑影「嗖!」的一聲,從黑暗中跳了出來。向外門逃去。

潘陽王冷冷的「哼!」了一聲。身子暴掠而起。如電光一般的向那黑衣人追了過去。握手成爪,凌空下抓。

犀利的爪影在空中發出了「嘶!」「嘶!」的破空聲。

那黑衣人心裡大駭,可是任憑他如何的加快速度,潘陽王卻是如影隨形的跟了過來。一手捏在了他的脖子上。

那黑衣人雖然想要掙扎,可是潘陽王的手捏在他的脖子上,卻是讓他渾身宛如沒了力氣的一般。

「說!是誰派你來的?」潘陽王冷冷的道。

「我不……知道!」那黑衣蒙面人沙啞的聲音說完,口中流出了毒血,卻已是自盡了。

「哼!」潘陽王皺起了眉頭。

悠然,他聽到邊上的大樹有著微微的動靜。

「是誰?」潘陽王神色一沉,冷聲哼道。 更來了!今天共計四更!求月票川求推薦!門

陳青雲突然停車立刻就遭受到仇小艾的不滿,瞪了陳青雲一眼,嗔道:「你想死嗎?突然剎車」。

陳青雲熄火下車,靠著摩托點燃了一根香煙,問道:小艾,如果你一直保持著這種狀態。那就抱歉了,我不能讓你跟我一起去

「放心,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我很清楚。不要忘記了。我是一名警察!」仇小文冰著臉回答。

陳青雲清清楚楚了解到這妮子根本啥都不知道。嫉惡如仇,火爆脾氣,只是這兩點加在一起,就完全可以導致她什麼事情都年得出來。

「你不想帶我去的話,我完全可以自己一個人去。只是,我從黃善那裡得到的消息,的可就一點都別想知道了仇小文說道。

「好吧!他都說什麼?」陳青雲就知道事情絕非想象中那麼簡單,一定是仇小艾從中做鬼了。只是對方怎麼做的,他不想知道。黃善只不過是一個棋子,對大局已經產生不了多大的波動。只是,他是否也像前天晚上那些來刺殺的傢伙們,隱藏著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

「是秦東皇給他的毒藥,並且做出了以下的部署。他之所以答應秦東皇對付你,其實不僅僅是錢的關係。還因為他受人所託仇小小文將自己知道的事情說給陳青雲聽。

「是李學勇,還是李學平?」

「李學勇仇小文並不意外陳青雲能猜到。這段日子,她已經看出陳青雲絕非普通人,而他的身上更是有許許多多不為人知的亮點。每當他爆發的時候,總是能讓人感覺到驚艷。

「他有沒有說秦東皇和杜折興的計劃?接下來,他們要怎麼做?還有,黃善有沒有涉黑?」陳青雲接著問道。

仇小文搖頭,說道:「他並不知道秦東皇和杜折興之間的事情。至於涉黑,據我所知沒有。怎麼想起來問這個?。仇小久似乎想到了什麼。

陳青雲搖頭,看來黃善是一個最低級的棋子,對於自己任何有用的消息都沒有。那麼接下來,他的死活跟自己一點關係都沒有了。

「好了,我已經破例將我所知道的消息全部告訴你了。現在我們可以走了吧!」仇小艾拍打了兩下摩托,催促道。

摩托再次啟動,這次陳青雲沒有快速行駛。

「黃善有說跟你父親有關的事情了嗎?你又是怎麼懷疑到他身上的?。陳青雲覺得這妮子應該是早有察覺,否則今天也不會那麼決絕的試藥了。她的目的沒有其他的,就是為了拆黃善的台。

「他和我父親一直不合。一旦我父親的位置空缺出來,他將是最大的受益者。這幾天我就看著他的舉動奇怪。今天就更加的反常,昨天吃了那麼大的暗虧。以他那種小人,不氣得暴跳如雷才怪。可是,今天他居然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突然,帶著人殺到了新聞發布會的現場。這是想幹什麼,這是想在大眾面前上演一下懲惡鋤奸。只是他沒有想到,結局會是如此的悲慘。」

說了半天,陳青雲也沒有聽到自己想聽的東西。

「這好像跟我問的問題沒關吧?」

「其實,這並不能使我懷疑他。可是,當我拿著那瓶所謂的毒藥時,看到他眼神中期待我趕快喝下去的邪惡,這是我就什麼都明白了。只要我一倒下,那麼他將立刻高枕無憂了

陳青雲輕輕的咳瓚兩聲:「小小久,我沒有想到堂堂的大隊長,查案居然也靠直覺?」

「你不明白,女人的直覺很準的。」就算仇小文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可是她一點得意的表情都沒有。有什麼好得意的,再優秀也換不回她父親的命。

陳青雲感覺最近接觸的女人都很強大,一個比一個讓人敬佩!

御膳房門口今天十分的冷清,只有一張警示牌,停業整頓三天!

偌大的廣場,只停了陳青雲一輛摩托,顯得十分的霸氣。

挺好車,兩人來到門前。

門前沒有了那些穿著古怪的太監們,只是有一名坐在門檻上抽著香煙的年輕人,看起來二十多歲。

「今天不營業!」年輕人淡淡的說了一句。

「我是陳青雲!」陳青雲回答道。年輕人站起身,瞄了一眼仇小艾,眼神寒徹入骨,簡直就是沒有生機的眼神。這種眼神,陳青雲見過,周易的眼神與他十分的相似。只不過這個年輕人要比周易的眼神更加冰冷。

仇小小文也不示弱,直視對方。

「跟我來吧」。年輕人轉過頭,帶著兩人朝裡面走去。

陳青雲來過一次這裡,對這裡還算了解一點。只不過這次走的路線不同,讓他知道,原來這一的的猶如皇宮一樣,間挨著間,間套著好像迷宮一樣。

這次停在了御書房的門前。

年輕人沒有敲門,直接走了進去。陳青雲也沒有客氣,帶著仇文走了進去。

御膳房對外宣傳的口號就是在這裡可以享受帝王般的真實感受,讓你徹底個小過一次當皇上的癮頭。

這間房間裝修,擺設完全與電視中皇上的御書房一模一樣,就連龍書案上都有玉望的存在。

秦東皇依靠在龍椅上,抽著存正的雪茄,笑著起身,大步來到陳有雲的近前,很和善的伸出右手。

「抱歉,沒有跟敵人虛偽客套的習慣。還是免了吧!」陳青雲淡淡的說道。

陳青雲話一出口,立刻就感到一絲殺機,那是剛剛那名年輕人傳出來了。

殺機鎖定目標,練就這樣一種本能,得殺多少人才能練得出來?陳青雲也不清楚,但是幾百人肯定是不行的。

秦東皇收回手,哈哈大笑道:「陳助理果然與眾不同小宇,讓他們上菜!」

殺氣頓失,叫小宇的年輕人說了聲:「是」后,推門站在門口,底氣很足的喊了一聲:,「上菜」。

仇小久一臉冰冷的看著秦東皇,後者也沒有在意,笑呵呵的邀請兩人入座。

「沒有想到,仇警官也能一同過來。真是太好,我們的事情可以一起在酒桌上解決秦東皇在龍書案的下面提著一個罈子放到桌子上。

單掌劈開封口,香醇的酒味立刻充斥了整個房間。

「二十年的女兒紅。平時一直捨不得喝,今天陳助理過來,不捨得也得拿出來啊!怎麼樣,敢不敢嘗嘗?。秦東皇倒滿了三碗,將其中兩碗推到了陳青雲和仇小艾的面前。

仇小文拿起碗,一昂脖幹掉了所有的酒,冰冷道:「你的決定還是對的。現在不拿出來,以後想喝也沒有機會了。



「哦,呵呵,仇警官為什麼這麼說?難道我做了什麼違法的事情嗎?。秦東皇的一舉一動都很隨意,被仇小丈近乎仇恨的目光直視,沒有表現出絲毫的不自然。

仇小久冷哼了一聲:「黃善什麼都招了。」

秦東皇輕笑了一下,將自己面前的那碗酒拿起來喝掉。閉上眼睛回味了一陣,才輕輕的呵了一口酒氣,回答道:「他的家人都在我的手中,他什麼都不會說的。你也不用詐我,事情就是你想的那樣。你父親的死的確跟我有妥,我自始自終也沒有想隱瞞什麼。陳助理,怎麼不喝,害怕酒中有毒?」

陳青雲一仰脖,同樣幹掉了一杯。

「你倒是很坦白!」陳青雲輕笑。「好吃的東西怎麼還不上?。

仇小久無語,這傢伙還真魯是來吃飯的啊!從進門一句正經的話沒說,總算開口了,卻問東西為什麼還沒上來。

「馬上就來秦東皇又為兩人倒了一杯酒。

陳青雲也沒有客氣,晚上吃得夠多了。現在喝點酒到是覺得挺舒服的。再次幹了一碗,放下碗,點燃了一根香煙,詢問道:「說說吧!既然擺設了鴻門宴,總不會一點陰謀都沒有吧?」

「呵呵」。秦東皇輕笑了兩聲。」和陳助理這種高智商的人談話就是輕鬆。正所謂百密一疏,世界上再隱秘的事情,也會有露餡的一天。況且,我的計發並不是很周全。所以,我想搏一搏」。

「想搏我會不會來?」陳青雲輕笑。

「錯,我知道你想知道的秘密,所以你一定會來。我在搏的是仇警官。我這個人不喜歡費二遍事。能夠一次解決,那就再好不過了。只要你們兩人從這個世界上消失,那麼我就可以高枕無憂,日後不會有任何麻煩

陳青雲自己又倒了一碗酒,喝了一口:「既然你現在這麼輕易的將所有的事情都坦白了。看來是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留住我們兩人了?」

「那是自然。死人是不會將秘密帶出這裡,也不會帶給我任何麻煩。不得不說,我很佩服陳助理的氣魄,居然真的敢單刀赴會」。秦東皇笑著說道。

陳青雲撇撇嘴,問道:「我很好奇,你為什麼不直接下毒。如果剛剛你在酒裡面下毒,又何必費那麼多事呢?。

秦東皇甩了一下長發,露出一個還算不錯的笑容。「我個人不喜歡那些見不得人做法。我知道你功夫很高,我手下有兩名保鏢。培養了幾年,成績斐然。雖說在世界上沒有什麼排名。但是我想,如果他們想進去,也並非難事。」

陳青雲抽了一口煙,瞄了一眼站在門前斜靠在門框上的年輕人,他應該就是其中一個。

那麼另外一個是誰?

在百度搜索「89」可以迅速找到我們 在潘陽王「誰」字一出的時候。【】其一拳往上「轟!」了過去。

「碰!」的一聲爆炸聲響了起來。整片樹榦被潘陽王這一拳轟斷了。

秦浩天連忙的戴上了面具,從樹榦上落了下來。站立在潘陽王的面前。倒不是秦浩天不想跑,而是潘陽王的靈覺已鎖定了自己。自己如果退縮的話,肯定是會引來潘陽王那雷霆萬鈞的攻擊。倒不如坦然的面對。

看著站在自己眼前的秦浩天,雖然秦浩天的臉上戴著面具。可是潘陽王仍然看的出秦浩天是一個年輕人。

「你不怕我?」潘陽王出奇的沒有馬上動手。而是望著秦浩天。

秦浩天雖然想要離開,可是他感到一股強烈的殺氣已鎖定了自己。想要全身而退,恐怕是沒有那麼的容易!

「怕!」秦浩天淡淡的說。目光凝視著眼前的潘陽王。

「你和他們是一夥的?」潘陽王繼續問。

「我說不是你信嗎?」秦浩天淡淡的說。

「不信!」潘陽王冷哼了一聲。

「那不就得了!」秦浩天有些不屑的說。

「把你臉上的面具摘下來!」潘陽王望著眼前的秦浩天說。

「恕難從命!」秦浩天哼了一聲說。

「那你就試試!」說著,一股更為強大的氣息鎖定住了秦浩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