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男人的判斷,眾人頓時鬆了口氣。

就在幾人神色稍緩時,風流塵突然瞥見了兩道熟悉的身影。

小奕——他怎麼在這?!

下方地面上聚集了百道身影,每個人看起來都十分狼狽,沒有一人是乾乾淨淨完好無損的。看得出來,這些人都經歷了不小的波折。

南宮奕滿身是傷,原本白皙精緻的面容早已被污垢與鮮血所覆蓋,可是他顧不上自己的傷,正四處焦急的尋找著什麼。

清無緊跟在他身側,情況並未好到哪裡去。

看清兩人的模樣,風流塵立刻落了下去。

「小奕,你怎麼在這?」擋住少年的去路,風流塵蹙眉詢問道。

「流塵哥哥——是你——」看見前方之人,南宮奕先是一愣,接著立刻激動了起來。

「塵公子!」清無看見他,也露出了激動之色。

「流塵哥哥,快找找蘇魅,我看不到她,她是不是還沒有出來!」不等風流塵開口,南宮奕一把抓住他,滿臉焦急的開口道。

「誰?」聽到南宮奕的話,風流塵眸光一緊,當即問道。

他好像聽到了蘇魅兩個字,可是這不可能,那丫頭在龍騰帝都,根本不可能出現在這。更何況小奕也不可能認識她,他一定是聽錯了,或者這兩個字只是同音而已。

「是蘇魅,流塵哥哥不是還送了她千影戒么,快幫我找找,我怎麼看不見她!」南宮奕聞言,急切的回答道。

真是那丫頭!

聽到南宮奕的解釋,風流塵立刻反應了過來。

「她也在這?」他驚訝的問道。

「我們一起闖的墓,不過在破了困陣后,我們就沒有再見到她了。困陣後面是幻陣,雲前輩說以她的破陣能力,那陣法定困不住她,可是我們卻沒有看見她出來。剛才墓穴突然塌了,我們都沖了出來,但還是沒有看見她,她是不是還在墓穴中?」南宮奕心焦不已,幾乎是一口氣說完這些的。

「別著急,我先找找看。」風流塵眸光一沉,當即回答道。

話音一落,他立刻展開神識搜索了起來。

沒有!

周邊數十里的地面上,皆沒有感應到她的氣息。

怎會沒有?!

風流塵心神一緊,眸光頓時有些慌亂起來。

「風小友——」就在這時,剛四處尋找了一圈的雲揚看見他,當即走了過來。

「前輩——」風流塵沒想到南宮奕口中的雲前輩,竟是天機谷的雲揚,不由得吃了一驚。

「風小友可是覺察到魔威,這才趕過來的?」雲揚面色凝重的開口問道。

他的模樣也很是狼狽,不過此時他早已顧不上這些了。

「不錯。」風流塵點了點頭。

「沒想到這座尊王墓中竟鎮壓了一頭魔物,如今看來,那魔物應該已經逃走了。」雲揚很是沉重的開口道。

他的確沒有想到,這座尊王墓中竟鎮壓了一頭魔物,難怪門口的禁制那般強大,而且裡面還一連布下了三道大陣。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們破壞了陣法,這才使得那魔物有機會衝出封印。

想到這裡,雲揚悔恨不已。 「是我們的錯,沒想到無意間竟錯放出了一頭魔物。」他沉痛的開口道。

風流塵聞言,頓時明白了他的意思。

「前輩不必擔心,聖尊說那魔物應該墜入了空間裂縫。」

「空間裂縫——」

聽到這句話,雲揚先是一驚,接著終於鬆了口氣。

「那就好!否則我們的罪過就大了!」他嘆息著回答道。

「前輩,流塵哥哥,我們還沒有找到蘇魅呢!」南宮奕見兩人終於說完了魔物的事,立刻迫不及待的提醒道。

聽到提醒,兩人的神色皆沉了下來。

「那丫頭,很有可能還在墓中。」雲揚有些沉重的開口道。

剛才他已經仔細的探查過了,上面沒有她的氣息。

聽到這句話,南宮奕頓時急了。

「墓穴塌了,她會不會被傷到?前輩、流塵哥哥,我們一定要救出她!」南宮奕焦急的說道。

「小子不要太著急,那丫頭有八階聖獸護著,應該不會有事的。」雲揚見他如此著急,當即開口安慰道。

「可是她還沒有出來!前輩,我們趕快將這些石頭挪開吧!」南宮奕急切的提議道。

半空中,顧君瀾仔細的探查了一番,確定四周並無黑暗氣息,正打算告辭離開,不料耳中聽到蘇魅兩個字,又聽到八階聖獸這幾個字眼時,身形一晃,豁然出現在了四人眼前。

看見他的舉動,半空中的尊階及地面上的眾人皆愣了一下。

幾位尊階還以為他發現了什麼,也跟著落了下來。

地面上,雲揚與清無見聖尊竟出現在了自己面前,當即驚得立刻行起禮來。

「見過聖尊!」兩人一臉恭敬的開口道。

雖然之前從未見過聖尊,但是看見白袍之人的剎那,便沒有人會懷疑他的身份。

他是天生的神衹,生而就是為了讓人膜拜的。

現場有幸見過他的,也只有這幾位尊階而已。九年前當他接手神殿,成為新一任聖尊時,整個大陸的尊階強者及各大宗門世家的當權者皆被邀請前去觀禮,因而這幾人看見他的剎那,立刻便認出了他。

當然,不久前又多了個風流塵。

「起身。」男人淡淡地開口道。

「謝聖尊!」兩人聞言,激動的答道。

這便是聖尊么,果真如世人傳頌的那般,如神衹親臨。

南宮奕愣在一旁,完全沒想到傳說中的聖尊大人竟突然出現在自己眼前,驚得根本不知道應該要向他施禮。

不過男人並沒有在意這個。

「風少主,剛才幾位說的可是那丫頭?」抬眼看向風流塵,男人開口詢問道。

「不錯,就是她。」風流塵頭痛又擔憂的回答道。

那丫頭不是正在參加龍騰帝都的學院排名賽么,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不過閉了幾天的關,沒想到就出了這種事。

真是她!

男人聞言,眸中頓時現出了一抹疑色。

她不是正在閉關么,怎會跑到這裡來?

就在這時,幾位尊階也落了下來。

「雲揚——」聞人羽見雲揚也在這裡,而且模樣還很是狼狽,頓時吃了一驚。

「谷主!」雲揚之前並未注意到他,因而見自家老谷主也來了,同樣也吃了一驚,連忙上前行起禮來。

「你怎麼會在這?」聞人羽驚訝的問道。 第885章、你當你背後長眼睛了?

所謂狙擊,便是要伺人不備,突然襲擊。

說實話,幽靈此刻的舉動已經有些出格,失去了一個狙擊手最重要也是最基本的素質——隱蔽。

從嚴格意義上來講,狙擊手和殺手在很多方面是共通的。

當然,殺手可以使用狙擊槍,狙擊手也能夠成為殺手。

而幽靈原本就是個殺手,只是在世界殺手榜上的排名不及耶穌靠前而已。

這也一直是他不服氣的地方。

一個貪生怕死,為了生存放棄任務背叛僱主的傢伙,他的排名竟然在自己的前面,這實在讓他感覺恥辱。

「幹掉他。」這是幽靈此時心中唯一的想法。「刷新殺手榜排名,也清除掉一個隊伍敗類。」

他快速的在瞄準鏡中尋找目標,然後對著大石上的耶穌扣動扳機。

可是,子彈再一次落空。因為耶穌像是有所預感似的,提前一步從大石頭上跳了下去。

「有意思。」幽靈在一槍落空后,不僅沒有失落,反而心裡有種期待感。如果排在他前面的耶穌這麼容易就被自己幹掉了,那麼這個殺手榜的存在還有什麼意義?他們的爭執和奮鬥的目標還剩餘什麼?

幽靈出身一個富豪之家,他並不是為了賺錢而做殺手的。而是他在花錢花膩了之後,才想到從事這種職業。

一朝入行,他便深深的喜歡上了這個用生命做賭注的死亡遊戲。

你難以理解那種躲藏在暗處好幾個鐘頭的期待和隨時有可能被人發現的緊張感,你也不可能體會到發現獵物時的驚喜和扣動扳機將獵物打爆時全身血脈賁張的快感和喜悅——

這是世界上最刺激也最美好的遊戲。這是登山、跳傘、潛水、飈車、玩女人都難以比擬的。

幽靈不再著急,更不會急迫的扣動扳機。

他只是用瞄準鏡盯著他,讓他在自己的『小電腦』中出現。

看著他左右騰躍,看著他上爬下潛,看著他時而出現時而又消失——

他在等待著。

等待著屏幕中的獵物出現破綻。

那個時候,他要一擊必殺。

機會終於出現了。

那是一處峭壁。石壁光滑如鏡,而且和下面呈九十度的直角,如果想要爬上來的話,沒有繩索的幫助是不可能的。

此路不通!!!

想要上山的話,必須通過一條狹窄的僅僅可以踩上一隻腳的『天徑』到達右側,然後從哪兒攀爬上來。

是爬直壁還是過天徑?

無論他選擇那一條路,都是幽靈出手的最佳時機。當然,他也可以選擇認輸,從原路退回去。

如果他願意那麼做的話,幽靈可以保證不向他開槍。

因為,他在自己心中已經死了。

耶穌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所以,他的身體躲藏在大石上面,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冒頭。

「不知道怎麼選擇了吧?」幽靈冷笑著說道。「早些去見你信奉的上帝不是很好嗎?」

突兀的——

耶穌的身體竄了出來,他選擇通過『天徑』。

以耶穌的身手,通過天徑的時間大概需要三秒鐘。

三秒鐘,足夠幽靈開槍了。

幽靈的手輕輕的扣在了扳機上,卻沒有使力,他只是做足了一個蓄力的動作。

耶穌剛剛出現,他還完全可以退回去。

他要等到他走到中途的時候扣動扳機,那個時候他不能前進,更沒辦法後退。

等待他的,將是被自己打爆腦袋。

是的,他已經決定打爆他的腦袋。

十、九、八、七——

數了四個數字后,幽靈終於對著瞄準鏡中的耶穌扣動了扳機。

他像是看到了耶穌悲憤的將要與世隔絕的臉——

砰!

強烈的後座力傳來,他的身體卻保持著紋絲不動的姿態。他的眼睛也一眨不眨的盯著夜視掃描儀上的畫面。

耶穌消失了。

「難道打死之後掉下去了嗎?」幽靈沒辦法確定。

如果說打中了的話,耶穌的表現實在太弱了。讓他覺得有些不夠刺激——他期待的一場大戰沒有到來就結束了,心裡多少有些失落。

而且,他明明知道自己要在這個位置開槍。為什麼還要從這兒通過呢?

難過耶穌喝多了華夏牛奶,智商變得很有問題?

如果說沒打中的話,幽靈更沒辦法相信了。當時他明明瞄準了耶穌的腦袋,以獵物所處的環境以及他有可能做出來的躲避動作所需要耗費的時間減去子彈飛行時間——

他必死無疑!

「永別了。」幽靈無聲的笑了起來。這次來華夏真是大有收穫,他不僅會完成任務,還將帶著殺死耶穌的戰績光榮回歸。

可是,耶穌真的死了嗎?

想到那空空如也的鏡頭畫面,他的心裡總有一絲的擔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