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狀,凌羽倒是先笑了,「放心,我不會傷害你的。你先去洗個澡,這一身髒兮兮的,我可不願意和個小臭人整天呆在一塊。」

這血族少女楞了一愣,最終點了點頭。

「嗯。」聲音清脆,卻少了一絲敵意。

因為血族血脈的緣故,她可以清晰的感知到對方是否對她有惡意,而在凌羽的身上,她卻是沒有感受到這種東西,因此她便老老實實的去洗澡去了。

趁著少女洗澡的功夫,凌羽找到了店家,買了套店家老闆女兒的衣服放在了浴室門口,自己則是坐在床上閉目修鍊了起來。

雖說這少女按照靈寶閣那位老者的話,已經是達到了宙玄境的極境,可凌羽卻壓根不怕對方逃走,開玩笑,要是一名宙玄境極境能從他一個極道境存在眼皮子底下逃走了,恐怕凌羽乾脆找塊豆腐,直接撞死算了。

這少女,倒是洗了很長時間,約莫是過了兩個小時左右才終於是洗的差不多了,推開門將衣服躡手躡腳的收了去,穿好后這才走了出來,站在了正盤坐在床上閉目修鍊的凌羽面前。

嘩。

凌羽睜開眼忽的一驚,洗完澡后原本就感覺面容姣好的血族少女,此刻如同脫胎換骨了一般,變的好看異常,讓凌羽驚訝無比。

不過更讓凌羽驚訝的是,自己的身體竟然有一種抑制不住的衝動,似乎想要吸食女孩體內的血液一般!

這等事情讓凌羽心頭一震,如今他實力抵達極道境,心力更是比一般武者強了不知道多少,可即便如此,內心的那種渴望都差點讓他抑制不住,可以想象,這少女的鮮血到底是有多麼大的誘惑力了。

深吸了口氣,凌羽努力平復了一下自己內心,這才接著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茵茵。」少女開口,低著頭,不敢看凌羽,她能夠感知到對方的實力不過是宙玄境中期,她也很清楚,以自己的實力應該可以輕鬆的殺死對方。

可不知道為何,即便是眼前的人對她沒有惡意,少女的心裡,也忍不住產生一種恐懼。這種未知的恐懼,讓茵茵更加害怕。

見到小女孩似乎都害怕的發抖了,凌羽不由一笑,「好了茵茵,你放心,我對你沒有惡意,也不會跟其他人一樣,對你的鮮血有,有什麼想法,以後嘛,你就跟在我身邊好了,我保護你!」

茵茵聽到這話,瞬間抬起頭,盯著凌羽,似乎有些不敢相信,接著用稚嫩的聲音說道:「你,大哥哥,你不會騙我吧?」

「哈哈,大哥哥怎麼會騙你呢。」看著眼前這麼可愛的少女,凌羽只覺得自己的心都要被融化了一般。

「對了茵茵,剛才我在拍賣會上,聽他們說什麼燕山大澤,血族什麼的,到底是怎麼回事啊,你怎麼會被靈寶閣的人抓住?你跟大哥哥講講吧。」

聞言,茵茵身子一顫,似乎是想起來什麼可怕的事情一般。見狀,凌羽也是心頭一動,正要開口,卻見到茵茵咬了咬嘴唇,似乎下了很大的決心一般。

「大哥哥,我其實本來不是燕山大澤這邊的人,我原本生活在血族的一塊領地內,可是有一天……」

「前段時間,媽媽似乎被什麼人邀請,來到了燕山大澤,我也不知道具體情況,不過後來,邀請媽媽的人忽然出手,要對媽媽和我不利,最終媽媽為了不被活捉,和那個人同歸於盡了,而我也被抓了。」

「哦?」凌羽聽了這番話,不由得心頭一動,畢竟茵茵才多大年紀,憑藉著那什麼一等血族血脈,小小年紀就能達到宙玄境的極致,那她的媽媽至少如今也該是洪地境極致,或者荒天境的存在了吧,這等強者怎麼會被人暗算呢?

一時間,凌羽對於茵茵的身世也有些好奇起來。

而茵茵則是接著說道:「媽媽和那人同歸於盡后,我就被靈寶閣的人抓了起來,我無意間聽那幾個關押我的人討論,媽媽害死了靈寶閣的一位荒天境存在,所以他們一定不會放過我,要將我賣掉作為奴隸。

後來又有一位洪地境的靈寶閣高手將我的實力給徹底封禁了,然後,就遇到了大哥哥你。」

凌羽聞言點點點頭。害死了一位靈寶閣的荒天境存在,看來這茵茵的媽媽的確是血族的一位荒天境存在了,只是不知道對方到底是如何設下圈套,才讓茵茵的媽媽帶著茵茵來到了燕山大澤的範圍內。

其實凌羽猜錯了,茵茵的媽媽並非是荒天境存在,只是憑藉血族的特殊血脈才拚死了一尊荒天境存在,譬如如今的茵茵,雖然只是宙玄境極境,可若是全力爆發之下即便是一般的洪地境初期強者,也不是她的對手。

就在凌羽思索的時候,茵茵卻忽然哭了起來,一隻手捂著眼睛,帶著哭腔的說:「大哥哥,茵茵很有用的,茵茵的血可以幫助你修鍊,茵茵身體很好,可以有很多很多血的,大哥哥,你可不要再將茵茵賣掉了啊!」

聞言,凌羽的心中不由浮現起一抹心疼,這個孩子真是太可憐了!

一邊說著,凌羽露出一抹笑意,摸了摸茵茵的腦袋,笑著道:「哈哈哈,笨蛋,你就放心好啦,我肯定不會將茵茵賣掉的,而且如果以後有誰欺負茵茵的話,我凌羽可是第一個不同意的!」

茵茵擦了擦眼淚,伸出一隻白嫩嫩的小手遞向了凌羽,「大哥哥,不準騙我,我們拉勾勾!」

凌羽哈哈大笑,「拉勾勾,誰騙了你,誰是小豬!」 看著可愛的茵茵,不知道為何凌羽感覺自己的心情都好了許多。況且,一枚荒天境級別的靈珠罷了,對於如今的凌羽來說,還真的是算不了什麼。

這麼可愛的孩子救了就救了吧,凌羽如是想。

「茵茵,你還有沒有什麼家人或者朋友之類的?」凌羽問道。

聞言,茵茵不由撓了撓腦袋,想了想后才開口道:「我母親去世后……就沒了。」

凌羽一愣,搖了搖頭,不由再度問道:「你父親呢?」

「他很早就不見了,我也不知道他是否還活著。」

聽到茵茵這麼說凌羽也是不由嘆了口氣。也罷,反正自己來到這古武世界之後,也沒個親人,茵茵這麼可愛,而且莫名其妙的,自己對她有一種奇怪的吸引力,與其如此,倒是不如將其留在身邊,也好做個保護。

心裡這麼想,凌羽內心自然是下來了決定,至少說在古武世界的這段時間裡,絕對是不會讓人再欺負茵茵的,這是沒有一丁點懸念的事情了。

就在凌羽暗自思索的時候,茵茵卻是忽的站起身一隻手陡的聚起靈力,在自己的手腕處劃了一下。茵茵畢竟也是宙玄境極境的存在,實力不弱,因此對於力道,自然控制的非常精細,這麼一動,輕易的便將手腕處劃出了一道淺淺的血痕,而血液,則是源源不斷的流出。

「大哥哥,你將茵茵買來,還要保護茵茵,茵茵總不能什麼事情都不做吧!我們血族的血液,對於武者修鍊,是有著極大的幫助的,大哥哥,你不要嫌棄茵茵啊!」

一邊說著,茵茵也是運用靈力,將自己手腕處流出的血液用靈力包裹起來,避免浪費。

豪門掠奪:強婚 而凌羽,先是一愣,接著卻是有些感動。茵茵看起來年紀也不大卻是這麼懂事,而且似乎很怕自己拋棄她,在茵茵的身上,還發生了許多自己不知道的可怕事情,否則的話,茵茵也不至於,這麼擔心自己拋棄她了。

「茵茵,這次就算了,你記住,以後不準輕易的這麼做了,大哥哥不需要你的血液,若是你以後再這麼貿然做出傷害自己的事情,那大哥哥可就真的不要你了,到時候將你再賣到靈寶閣去!」

聞言,茵茵卻也是嚇壞了小眼睛紅彤彤的,帶著哭腔的說道:「大哥哥不喜歡,以後茵茵就不做了,大哥哥可不準拋棄茵茵呀!」

凌羽摸了摸茵茵的小腦袋,內心裡,卻是有些感觸,正要說些什麼,自己內心的那種渴望,卻是不知道何時,再度冒了出來,這一次,自己的渴望,則是茵茵那用靈力包裹了的血液。

看了眼那鮮紅的血液,凌羽不由得皺起了眉頭,自己如今,乃是極道實力,按照道理來說的話,別說是僅僅宙玄境血族的血液,恐怕便是荒天境的血族,對自己都沒有吸引力才對啊。

畢竟想要從極道境界再度突破的話,從古至今,都是唯有靠自己的才行啊,怎麼可能茵茵的血液,還對自己有用啊?

不過內心雖然疑惑,凌羽還是手指一滑將茵茵面前的那團血液帶了過來,看著血液,露出了一抹思索之色。這東西到底是如何對自己有這麼大的吸引力呢?

一時間,凌羽也是有些疑惑了。難不成自己真的要將茵茵的這團血液給吞食下去,或者怎麼……

而茵茵似乎也看到凌羽的表情有些猶豫,不由笑著說道:「大哥哥,我們血族的血液一般都是可以直接吞服的,因為我們的血液有著極其精純的靈力。

這也是我們血族的人可以越階而戰的原因,可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導致我們血族之人一直被人類獵殺,所以我們血族,從以前古武世界的超級大族,淪落到了如今的地步。」

聽到茵茵的話,凌羽也是不由嘆了口氣,他也可以想象的到當初的血族是有多麼興旺,而且按照茵茵的話,因為血族本身血脈的緣故,靈力旺盛可以越階而戰,戰力必定極強。

可惜在武者世界畢竟還是實力為尊,而一旦被發現了,有什麼可以提升實力的東西的話,可以說是沒有一丁點的懸念的事情了,大批武者絕對蜂擁而至,即便是當初的血族,強大無比,可是在整個古武世界的超級強者們的獵殺之下衰落,後果顯然是一件註定的事情了。

嘆了口氣,凌羽也是不想繼續這個話題了,畢竟他發現在說到這件事情的時候,茵茵的情緒很明顯的都低落了許多,顯然這個事情對於她的影響還是非常大的。

「茵茵,你說我該如何使用你這個血液呢,哦還有,我告訴你,以後可不準做這樣的傻事了,大哥哥將你留在身邊可不是要你幫大哥哥如何。

你只需要老老實實的呆在大哥哥身邊,讓大哥哥保護你就好!要是以後還敢做出這種事情的話,哼,大哥哥可不要你這種不聽話的孩子!」

茵茵明顯有些害怕,連忙道:「不會啦不會啦,大哥哥以後你叫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絕對不會忤逆你的話了。」

聽到茵茵這麼說,凌羽這才點頭接著用另一隻手指著血液,道:「對了,這團血液我現在應該如何使用呢?」

茵茵不由的思索了一下,旋即才說道:「嗯,其實方法還比較簡單,只要你吞食下去就可以,當然大哥哥若是會煉藥術的話,那也可以利用這團血液里的強大精粹靈力,煉製出相關的丹藥出來。

記得我家的長輩曾今說過,若是用我血族的血液配合煉製丹藥的話,可以讓丹藥的藥力提升很多!」

聽著茵茵的話,凌羽不由得點頭。

難怪呢,當初的超級大族淪落到如今人人喊打的地步,這血族的人竟然有這麼多的妙用,對於貪婪的武者們自然是一筆寶貴的財富,豈不是人人得而誅之了?

不過剛才茵茵的話倒也是提醒了下凌羽,在古武世界內還有一個東西,非常吸引凌羽,那就是煉藥術!

之前在拍賣會上那琳琅滿目的丹藥,就已經晃暈了凌羽的眼睛了。若是可以掌握一門強大的煉藥術的話,到時候煉製許多強橫丹藥回去,自然是一件美事。

畢竟在地球上自己可是有很多割捨不掉的人,而那些人實力卻大都比較弱,有這古武世界內的神奇丹藥,無論是是讓他們延長壽命,亦或者是提升實力的話都是一個極好的選擇了。

一邊說著,凌羽也是一邊將血液直接整個吞服了下去。 聞言,凌羽不由摸了摸茵茵的腦袋笑著道:「好,你不問就算啦。哦對了茵茵,你是血族的,那你知道你族人都在哪嗎?我送你回家。」

「啊?」茵茵聽了這話,不由睜大了眼睛,抬起頭來看著凌羽旋即道:「大哥哥,你要送我回血族?」

凌羽頓時點頭:「對啊,總歸還是家好,而且跟在大哥哥身邊會有很多危險的。」

而茵茵的臉色卻是一下子黯淡下來,搖頭道:「茵茵已經沒有家了。」

凌羽不由皺眉:「難不成血族都被……」

聽到凌羽誤會自己的意思,茵茵連連擺手,道:「沒有,我們血族雖然現在勢力逐漸衰弱可還沒到滅族的地步,只是我母親給我說,她是從家族叛逃出來的,所以現在即便是我回血族他們也不會認我了。」

「你們血族擁有如此強大的血脈,還有人可以對你們出手?」凌羽問道,他很清楚血族人的強大,來到古武世界已經有些時日了,他還沒有見到一個比自己實力更強的武者呢。

茵茵頓了頓,應道:「我們家族都在天玄大陸,那裡是宗門林立,高手如雲,特別是四大宗門。」

「天玄大陸。」凌羽頓了頓,接著說道:「茵茵,我們去天玄大陸吧,我想去見識見識更大的世界。」

凌羽雙眼冒著精光。

茵茵美眸之中閃爍著憂傷,緊接著輕輕點了點頭:「嗯,你去哪兒我就去哪兒。」

事不宜遲,兩人當即便出發了,次日清晨,在茵茵的帶領下他們成功來到了這更加讓人憧憬和期待的地方。

到了這天玄大陸,這裡果然繁華了不少,走在天玄大陸京都大街上,凌羽發現每個人身上都散發著強勁的氣息,通過凌羽的觀察發現其中不乏還有極道境的散修,和自己一樣。

縱然是靈力充沛的古武世家,散修想要突破極道境那也是相當有困難的,倘若真的突破,那麼這個人絕對是妖孽天才。

「快走,快走,一會來不及了。」

「等等我,今年我也想去試試。」

突然一群人騎著馬飛馳而過,更有一些武者在空中掠過,一個個神色匆匆,似乎都在趕著去什麼地方。

凌羽抬腿往地面猛地一踏,整個人騰空而起。他伸手抓住一個武者開口詢問道:「請問你們這是要去哪兒?」

那武者原本有些惱怒,但是感受到凌羽身上散發出來的強大威壓后臉色瞬間變了。

旋即他顫顫巍巍的說道:「你不知道嗎?天玄大陸四大學院之一的截天學院今天招新了,還有一個小時的時間就開始選拔了,去晚了就要等明年了,大哥如果想去參加的話我們就一起去吧?」

那武者暗暗猜想,以凌羽的實力進入截天學院外圍弟子應該沒什麼問題。

凌羽思索了片刻後點點頭答應了,他倒是真的想去看看這天玄大陸的四大學院究竟有多厲害,聽這名字不會和當年的截天教有著什麼千絲萬縷的關係吧?

倘若真是如此,凌羽就有興趣了,他和這截天教可是有著不少的淵源。

隨後那武者被凌羽拽著手臂直接御空而行,這樣的實力可把對方嚇壞了。能夠御而行的武者那都是強者,平時他連話都不敢對這樣的武者說,今日竟和他親密接觸了,那武者小心臟砰砰直跳。

茵茵則是緊緊的跟在凌羽身後,也是御空飛行。一個小時的行程凌羽硬是只用了半小時便抵達。

當他們來到所謂的截天教廣場的時候已經是人山人海,一個個人臉上都掛著期待和興奮的神色,當然也有不少武者是來看熱鬧的,畢竟每年截天教的新生都會有那麼一兩妖孽天才,假如不出意外夭折的話,出了學院那都是稱霸一方的霸主,最少那都是掌管著一座城池。

「喂,你叫什麼名字?」凌羽穩穩的落在考核擂台的最前面,輕拍了一下隨自己而來武者的肩膀問道。

那武者兩眼直冒精光,萬萬沒想到凌羽這樣的強者會主動問他的名字,殊不知凌羽只是初來天玄大陸對一切都很陌生,需要一個小靈通罷了。

那武者激動的應道:「我,我叫龔小強,大哥以後就叫我小強吧。」

「小強是吧?以後跟著我混,哥保證你吃香的喝辣的。」凌羽淡然說道。

小強先是一喜,旋即又低下了腦袋,顯得有些悶悶不樂。

「怎麼了,不願意當我小弟?」凌羽神色一凝,目光帶著質疑。

小強急忙解釋道:「大哥,不是我不想,我做夢都想,只是你馬上就能進入截天學院了,我還不知道能不能通過這考核呢。」

說到截天學院的考核,凌羽才將目光放在擂台上,此時正不斷有人上台全力擊打那散發著古樸氣息的銅鐘,只是以他們的力量打在銅鐘上並無多大反應。

銅鐘一共有十幾口,每個前來考核的弟子都只有一拳的機會,因此考核的速度相當快。

「這口銅鐘就是截天學院用來考核武者肉身力量的,只有達到一千斤的力量才有資格進入下一階段的考核,如果達到一千五百斤的力量可直接成為截天學院外圍弟子。」

小強開口為凌羽解釋道。

一千五百斤?凌羽聽后不禁發出一道輕蔑的嗤鼻聲,當初他在地球上的時候隨意的一拳就可以達到兩千多斤,現在突破到極道境後期的他力量恐怕只強不弱。

「放心吧,我答應讓你成為截天學院外圍第子。」凌羽再次拍著小強的肩膀笑著說道。

只是小強滿頭霧水的看著他,這考核還可以幫忙的?他不太相信。

「看來你不太相信啊,那你現在就上去試試。」

凌羽說罷抬手一把扣住小強的手臂,頓時一股濃郁而強大的靈力強行灌入他的體內,其瞬間感受到自己的境界有所提升,渾身充滿著一股力量,撐的他急切的想要發泄出去。

「這是我傳給你的力量,去試試看。」

隨後小強一步跳上擂台上的其中一口銅鐘前排隊。

幾分鐘后便輪到他了,他心裡有些忐忑,依稀記得去年他來考核的時候用了全力也不過八百斤。

「呼!」

小強深吸一口氣,右拳緊握,隨後一聲爆喝朝著銅鐘正當中的位置重拳出擊。 「咚!」

銅鐘傳來一道輕微的響聲,在他之前可沒有人把銅鐘打響過,這意味著他的力量至少比前面幾位武者要強大幾分。

「一千八百斤!通過考核,直接成為截天學院外圍弟子!」考核官的聲音驟然響起,宛如上蒼的審判一般傳遍整個偌大的廣場。

周圍頓時無數武者將目光投向小強,對他那是羨慕嫉妒恨,成為截天學院外圍弟子是他們一生的夢想。

只要能夠被截天學院記錄為弟子,他們就算是光宗耀祖了,回到老家一提自己是截天學院的弟子那都是相當有面的,就連當地當官的都要對你點頭哈腰。

這便是至高無上的榮耀!

小強興高采烈的回到擂台下喜悅的看著凌羽,那眼裡的崇拜就像是已經把凌羽當成了他的父親。

「謝謝大哥,以後小弟願意為你做牛做馬。」小強敬畏的說道。

凌羽擺擺手,淡淡的說道:「小意思,你是我的第一個小弟,以後有什麼事儘管找我。」

小強重重的點了點頭,大抵是因為太過激動,因此身體一直在顫抖。

小強就像是一千五百斤力量的開場,在他之後接連有好幾個武者都超過了一千五百斤的力量,更有甚者突破兩千斤,這樣的肉身力量足以讓人心生敬畏了。

茵茵雖然身材弱小,又是一個女流之輩,但是力量也達到了一千八百斤,這讓在場不少的男性武者羞愧難當,因為他們連一千五百斤都達不到。

就在這時,一位銀髮青年從圍觀人群的頭頂踏空而來,當身形落在擂台上的時候一陣勁風吹過,地板被他踏出絲絲裂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