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感覺柯熱米亞卡完全不陌生,以前村子里神父對他們這些窮人就是這種態度,雖然他是一副慈悲為懷的樣子,可總是讓人覺得道貌盎然。

不過柯熱米亞卡從來沒有把這種感覺告訴過別人,更沒有對團長提起過,他認為之所以自己會有這種感覺,還是因為他的偏見,不需要因為他的偏見影響了團長和他女友的關係。

眼瞧著遠方的兩個人慢慢的朝自己的方向移動,為了不妨礙熱戀中的情侶,柯熱米亞卡很識趣的藏在了大樹後面。隨著腳步聲越來越清晰,兩人說話的聲音一字不落的落在了柯熱米亞卡唯一健康的耳朵里。

「一號,今天下午列寧來過了,做了相當精彩和熱烈的演講,將士兵們的情緒完全調動了起來。」

這個聲音柯熱米亞卡認得,這是團長的聲音,不過讓他迷茫的是,團長說的一號又是誰?還有,這麼直呼其妙的稱呼列寧同志,似乎很不恭敬啊!

柯熱米亞卡正奇怪呢,一號答腔了:「是嗎?哼哼,這倒是很好,我本來還想讓你繼續鼓動那些士兵的情緒,讓他們徹底的失去理智,沒想到,列寧幫我代勞了,呵呵,還省了我們不少功夫……眼下士兵們的情緒怎麼樣?」

「情緒高漲!隨時都肯為他們夢想中的所謂人人平等的社會獻出生命,只要有我一聲令下,他們會毫不猶豫的拿起武器走上街頭!」

「太好了!」一號發出了如貓頭鷹一般的笑聲,「你準備好,最快明天,最遲後天,四號就會向你傳達指示!接到命令之後,我要你毫不猶豫徹底的貫徹執行……場面越大越好,行動越過激越好……」

隨著兩人漸行漸遠,後面的話就聽不太真切了,但僅僅是聽見了的三言兩語,就足夠讓柯熱米亞卡汗流浹背。雖然他不知道跟維什尼亞克對話的一號到底是何方神聖,但毫無疑問,就從他夜梟一樣的笑聲和陰沉沉的說話語氣也能看出,這個傢伙恐怕不是什麼好人。

一個壞蛋,在夜深人靜之時偷偷摸摸的跟團長接頭,哪怕柯熱米亞卡再傻也能感覺到不對勁,似乎他們在醞釀一場針對列寧同志的陰謀?

一想到這,柯熱米亞卡就完全不能坐視了,那一瞬間他完全不能接受敬愛的團長是個叛徒和特務的事實,馬上就想去找維什尼亞克問個明白,但是立刻他就打消了這個念頭,如果事實真如他猜測的一樣,恐怕對質並不是一個好辦法,那隻會打草驚蛇。

一時間,柯熱米亞卡急的團團轉,在這個危急的關頭他竟然想不出任何辦法,如果因為他的愚蠢讓列寧同志受到傷害,那他豈不是罪人!

慢著!列寧同志?一想到列寧,柯熱米亞卡頓時就有主意了,只要把這個消息告訴列寧同志,以他的睿智,一定能有辦法解決!

d

♂♂ 黃陸區的問題處理得很快,很快在港城市委市政丵府統一部署下,由市委督查室牽頭深入黃隙開始調查。最終調查報告提交常委會」港城常委會在部署善後工作的同時,對相關責任人也進行了嚴肅處理。黃陸區區委書堊記安之誠負有嚴重領導責任被調整工作,很快,又曝出其受賄案情,市紀委迅速介入」安之誠最終被雙規,其順風滿帆的仕途至此戛然而止。安之誠工作被調整后,為了穩定黃陸班子人心」市委副書堊記邵京親臨黃陳主持召開區常委會,在會上他宣布了安之誠被查處的決議,同時他也再次傳達了上次省委組織部張青雲部長關於領導幹部需務實執政,廉潔執政的講話精神,稱安之誠便是不務實,不廉潔的反面典型,號召全區其他領導幹部要引以為戒……

與之同時,港城教育局副巡視員左南山被組織向省委推薦,並最終確定其將參加中堊央黨校下一期地市幹部進修班學習,左南山的「問題」被徹底肅清,到了需要給他補償的時候了……

陵水濱海酒店,今天酒店外面停車場一大清早便車滿為患,內面停車清一色政丵府牌照,華東全省各市的車這裡都有」而在酒店多功能會議廳外圍,今天有專門的安保」清一色的武丵警崗哨,英姿颯爽,讓酒店的氣氛平添了無盡的肅穆。

今天是省委組織部召開全省組織部長會議的日子,全省各市、縣、區組織部部長聚聚一堂」一起來共商全省組織系統、幹部制度改革的大事。

省委組織部長張青雲在會上做重要講話,他強調,各級黨委選拔任用幹部必須要嚴格遵守《幹部任用條例》」各級幹部提拔要以崗位為導向」對重要領導崗位的幹部任命,要差額選舉、差額投票。要將人民意願和組織意圖相結合起來……

要鼓勵公推、公選幹部」組織部在考察,提名,任用幹部的手段要科學化,要通過創新機制的必法來達到幹部的任用和選拔公開、公平、公正……

最後,張青雲宣布,省委黨校成丵立組織系統幹部進修班和組織部長進修班。進修班的第一批學員將是全省各縣市的組織部長,預計開班人數在巫。人……

張青雲在上任一個多月後,經過了在多個市調研和實地考察,終於開始行動在全省範圍內推行組織體系改革」雖然目前所做的工作還只是籌備工作」但是大致方向和目標已經基本確定了,華東的整個組織體系將要在張青雲的部署下徹底的變革,華東也必將要融入全國的政治體系中去。

張青雲的這個舉動影響是很大的」這幾天省電視台,省日報社記者天天穿棱在濱海酒店,各路媒體對這次全省組織部長大會進行了深刻、廣泛的報道」似乎也是在為接下來的張青雲進一步的動作在做鋪墊。

華東省委召開幹部大會」會上秦衛國宣布中堊央和省委的人事任命」任命華東省政冉副省長韓先進為省委委員、常委,免去其陵水市市委書堊記職務。

任命汪森同志為華東省省委委員,常委,兼任陵水市市委書堊記。

任命馬未然同志為華東省人民政丵府副省長,兼任誰陽市市委書堊記。

在眾人的掌聲中,秦衛國一一和新進入省委序列的兩名同志握手,韓先進和汪森兩人分別發表了講話。看得出來」兩人都有些激動」發言有時候顯得不是很順暢。

召開幹部大會來宣布中堊央任命,一般都是重量級幹部的任命才有的待遇」像普通的省委常委任命沒有那麼隆重。至於汪森更是多此一舉,關於汪森的任命通知,完全可以放到陵水市幹部大會上宣布,而沒有必要放在省級層面來宣布此事。

汪森是汪峰的堂弟1年齡口歲,屬於空降幹部,他前一段履歷是國務院糾風辦任主任,這次陪他上任的中組部官員是幹部三局的羅清遠局長,羅局將汪森送到華東省委便返回,張青雲要將他送去陵水市委院子上任工作才算完成。

張青雲能夠理解秦衛國如此隆重的意圖,這次中堊央充分尊重了華東省委關於調整省委、省政丵府班子的意見,省委提出韓先進入常、增補一名常委、以及提拔馬未然為副省長的三點意見都得到了中堊央支持。

而這三點意見都是在秦衛國的推動下提出小…n中堊央支持t這個意見,實際上也是證明中堊央對秦衛u目一作是支持的。這個時候有必要突出這一點。

幹部大會結束后,馬上便是華東省委常委會,這次常委會的日程早就定了,主要討論的議題便是深化華東經濟改革的相關問題,另外,就是關於響應中丵紀委反腐倡廉」打擊腐丵敗的相關部署和問題。最後便是審核《華東省常委會議事章程(修改)》。

三個議題,其中第一個議題是政丵府喬省長提出來的,其目的就是推動華東經濟實現可持續發展目標」提出從農村到城鎮以及到城市,經濟的發展方式都要改變,要鼓勵農村經濟合作的廣泛開展,要鼓勵特色經濟區的建立,要鼓勵高興技術行業,環保行業,金融行業等有并力,有核心競爭力的行業在華東的發展壯大。

喬國盛不愧是抓經濟的好手,由他主導的這個經改規劃很有水準,在常委會上獲多數通過。但是由於事關重大,他的這個規劃還需要人大常委會進一步審核,如果可行」華東的經濟將會按照喬氏的規刮向前運行。

第一個議題的順利,就導致了第二個議題的爭議,最近華東省紀委也是在全省範圍內猛吹反腐倡廉的風潮,好像完全在比照組織部的路子在走。

而他們這種做法,在會上遭到了很多常委的批評,認為紀委工作太過務虛」只吹風不下雨是落實不了中堊央精神的。張青雲對紀委的所作所為也有看法,但是在會上他沒發言。

一來,他現在在組織部做的工作看上去也是務虛的工作,沒有實實在在的動真格動作過。紀委商書堊記顯然也和張青雲有一樣的顧慮」不敢放開手來開展工作。

當然,主要的原因還是張青雲認為反腐倡廉和幹部制度改革,組織體系改萃工作不宜同時開展,或者說是不宜聯合展開。組織部的問題不能夠和腐丵敗問題劃了等蕪一旦刮上等號,組織部部署的任何工作調整,別人都會認為調整對象是有問題的。

那樣一來,全省都要風聲鶴唳草木皆兵,到時候局面控制不住,就會出現全省的大亂局,這是張青雲比較顧慮的問題。

如果按照張青雲的思路,反腐倡廉的專項行動應該放后,在華東推行幹部制度改蘋到了一個階段再抓幹部廉政,這樣才有利於幹部隊伍建設。

在組織體系改革和幹部制度改革的過程中,會有腐丵敗、貪腐的現象,甚至會有買丵官賣丵官的現象。但是這些現象必須要在組織部改革的過程中慢慢刨出來,而後由各級紀委配合工作,這樣才能在保穩定的同時解決華東的問題。

如不然,紀委到處煽風點火,拔一個蘿蔔帶一串泥出來。這樣的行動震懾效果是大,但是對一方政局的震動也大,這必將給組織工作帶來很大的困難,也會給維穩等多方面的工作帶來極大的困難。

可以說,張青雲的這些顧慮便是目前華東省委班子內部分歧的根源,現在在班子內部,大家都疊需在華東滲透自己影響力,但是現在華東的體制機制依舊還沒擺脫以前華東的那種沉痾痛疾,在現行的條件下,大家要達到這個目的不容易。

在這樣的條件下,大家都只希望華東舊的機制體制能夠快速的崩潰,這便是造成紀委挨批的根本原因。張青雲的工作估計也是有很多人不滿的,只是張青雲沉著老練,不容易被人揪著鞭子而已。

班子內部這樣的分歧,對秦衛國這一方是不利的。首先,在常委班子中外來的和尚多,大家都抱著同樣的心思,秦衛國雖然是省委書記,但他不可能能搞一言堂,現在的問題,對秦衛國來說,他在常委會上想貫徹自己的意志非常的困難力相反」如果秦衛國要強行貫徹自己的意志」可能還會遭別人其他的猜忌」畢竟秦衛國是老的華東王,他是否有決心來改變華東在很多人心中都有顧慮,他如果表現出消極的一面,就更加不利於團結。

而在這個時候對張青雲的壓力也是非常大的,他要支持秦衛國,要讓華東的局面按照秦衛國的設想向前演變推進,他需要承受極大的壓力,現在各方勢力都很急躁,都想讓華東來個破而後立,張青雲所在的位置一舉一動都是會特別受人關注的,只要他稍有差錯,被人揪辮子,扣帽子,甚至打板子的事都不可避兔… 柯熱米亞卡.阿列克謝耶維奇是一個果決的人,想到了他就做,望了遠方的營地一眼,他毅然決然的向著相反的道路走去,當時他心中只有一種信念——堅定的走自己的路,為了列寧,為了革命,他就是爬也得爬到克舍辛斯卡婭宮。『』

當柯熱米亞卡踏上征程的時候,李曉峰才剛剛回到彼得格勒,前兩天他按照列寧的命令去了一趟莫斯科,監視在那裡開小會的羅將柯以及孟什維克和社會革命黨的動向。

這個任務對李曉峰來說根本就沒有什麼難度,甚至都沒有用隱身術和穿牆術,他光明正大的就混進了會場,誰讓會場根本就是不設防,甚至門口還貼著大幅的宣傳標語,幾乎就是來者不拒。以至於李曉峰一開始還以為是走錯了地方,直到看到羅胖子等人煞有介事的登上主席台發表演講的時候,他才知道自己沒有搞錯,這幫鳥人確實一點兒防備都沒有。

這樣的場景不禁讓李曉峰想到了他念初中那會兒,教歷史的那個老不休講到這一段歷史時曾經做出過的評價——二月革命和十月革命就是一場鬧劇,布爾什維克之所以能登上俄國權力的高峰,不是他們有多強,有多厲害,實在是他們的對手都是一群豬,跟華夏革命的殘酷性比起來,俄國的革命就像是過家家。

以前李曉峰還以為老不休就是對黨和對社會不滿,才信口狂言。而真正親身經過這一切之後,他確實有了一種感覺——孟什維克、社會革命黨、立憲民主黨還有科爾尼洛夫之流確實不是豬,因為用豬來形容他們根本就是侮辱了豬的智商。這幫人的腦子簡直就是非人類或者說事非生物。

為什麼原本應該秘密召開的會議會變成人所共知的公開集會,為什麼他們生怕參加會議的人不夠多呢?原因是很簡單的,因為這幫孫子覺得人太少顯示不出他們的氣勢,瞧瞧人家布爾什維克,振臂一呼50萬人就走上了街頭。咱們四五個黨派聯合開大會,不說召集五十萬人搖旗吶喊,怎麼的也得把會場坐滿吧?

如果讓記者們進來一看。會場里空蕩蕩,他們這幫人的老臉往哪擱啊!輸人不輸陣,就是花錢僱人也得把會場給填滿了。最好是擠得要賣吊票才好。

這也是李曉峰輕而易舉的就能混進來的重要原因,比如他身邊的哥么就問他:「嘿,兄弟,是誰雇你的來的,是羅胖子還是李沃夫?」

當時李曉峰那個無語,怏怏的回答道:「孟什維克……」

問話的這位表示非常驚奇,訝然道:「嘿,那幫道貌盎然的孫子也有錢?說說他們給的什麼價?」

反正從大會開始到會議結束,諸如此類的無厘頭事件是此起彼伏,以至於李曉峰都傻了——臨時政府裡面的都是什麼鳥人啊!有這搞笑的功夫拍情景喜劇去該多好。他們干這個比混政壇有前途多了。

說實話,坐火車從莫斯科回來的路上,李曉峰一直在琢磨,該怎麼嚮導師大人彙報,事情太無厘頭了。說出去沒人信啊!萬一讓導師大人誤會了,以為他開小差不認真完成黨交代的任務,那才叫一個悲劇。

不過李曉峰沒必要考慮這麼多了,當他從莫斯科車站下車,彼得格勒已經是陷入騷動的前奏當中了。街頭的行人都是急匆匆的,時不時就能看到高喊著打到臨時政府口號的工人和士兵雄糾糾氣昂昂的走過。隔三差五還會看到一兩起暴力衝突,穿制服的政府工作人員陷入了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被收拾的那個慘……反正鮮血淋漓的,李曉峰都為這幫孫子冤,尼瑪,都什麼時候,還敢穿制服在街頭溜達,那不是找死么!

作為彼得格勒左派革命中心的克舍辛斯卡婭宮,氣氛比普通街頭還要濃烈,導師大人站在陽台上為已經很狂熱的「信徒們」加油打氣,隨著他老人家的情緒愈發的高漲,下面的信徒完全就像著了魔一樣。

這種狀況看得李曉峰直皺眉頭,他覺得現場的氣氛太過於瘋狂了,就像一顆裝上了引信的炸彈,一碰就炸。當然,他不是覺得這種狀態不好,如果真到了跟臨時政府以及蘇維埃攤牌的時候,要的就是這種狀態。可如今,還遠遠沒有到那個時候,現在就把革命群眾的鬥志鼓舞起來,萬一擦槍走火——好吧,這個後果真的很嚴重!

「雅科夫同志!」

李曉峰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擠進了克舍辛斯卡婭宮,找到了斯維爾德洛夫。

「群眾的情緒好像很激烈啊?」他側擊旁敲的問道。

此時的斯維爾德洛夫跟以往的他也大不一樣,以前的斯維爾德洛夫哪怕是遇上了山崩海嘯的大事,也依然是面不改色,正是他這份沉著冷靜,讓他可以在千頭萬緒的各種煩雜事務中找到解決問題的線頭。

可是今天的他,完全沒有了往日的平靜,頭髮亂糟糟的像一團雞窩,雙目赤紅,血絲一道一道的,襯衫的風紀扣也解開了,胸懷大開,甚至能看到黑黝黝的胸毛。他這副打扮跟往日溫文爾雅的他相去甚遠,著實有些顛覆形象。

「你這是怎麼了?」

斯維爾德洛夫抬起頭,怪笑了一聲,用一種亢奮中帶著疲憊的聲調說道:「你回來了,安德烈同志!你走的這兩天革命的形勢簡直就可以用一日千里的來形容,你應該看到了吧!」

他指了指窗外的群眾,激動道:「群眾們的情緒已經被完全調動起來了,只要我們一聲令下,他們就會向反動派宣戰,徹底擊垮他們,將他們打翻在地!哈哈……」

看著眼前有些歇斯底里的斯維爾德洛夫。李曉峰的眉頭皺得更高了,連一向冷靜的斯維爾德洛夫都變成這樣了,這尼瑪是著了什麼魔?

「清醒一下,雅科夫同志,呃,你怎麼了?」

李曉峰剛想勸說斯維爾德洛夫兩句,可他剛剛開口。就看見斯維爾德洛夫先是手舞足蹈的一陣亂舞,緊接著像羊癲瘋發作一樣,抽抽了兩下一頭就栽倒在地上了。

突如其來的變化給李曉峰嚇了一跳。兩步就搶了上去,扶住斯維爾德洛夫,他搭脈一瞧。頓時嚇了一跳,小斯同志的脈象沉澀,似有似無,彷彿是大病垂危的病人。

李曉峰心裡那個納悶啊!他可是聽說斯維爾德洛夫出事是1919年,這還有兩年的光景,怎麼突然就發病了?西班牙大感冒提前爆發了?

李曉峰不敢大意趕緊將仙力渡了過去,才過了不到一分鐘,斯維爾德洛夫緩緩的睜開了眼睛,茫然的看著李曉峰,良久才問道:「安德烈?你什麼時候回來的?咦。我怎麼躺在地上?」

雖然此時的斯維爾德洛夫面色蒼白看不到一絲血色,虛弱得就跟一張白紙似得,但毫無疑問,此時的他才是李曉峰所認識的那個斯維爾德洛夫。

李曉峰將小斯扶到了沙發上,給他按摩了兩下。沒一會兒斯維爾德洛夫的臉色就好看了不少。

李曉峰就是再遲鈍也知道絕對是發生了什麼變故,趕緊追問:「雅科夫同志,我走了之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兒?」

斯維爾德洛夫對自己的狀態也很迷茫,他彷彿是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在夢醒的那一刻。他渾身就像散了架一樣,眼皮子更是上下打架,似乎是三天三夜沒合眼一般。

他斷斷續續的回答道:「我……我也不知道,當時我和列寧同志去部隊為士兵同志們做演講……大家的情緒都很熱烈……我們也相當的滿足,同志們卯足了勁玩命的開展革命工作……然後……然後你就回來了……」

話才落音,斯維爾德洛夫就閉上了雙眼,輕微的鼾聲從他的鼻腔里發出來,看得出他確實是累壞了。李曉峰再一次詳細檢查了斯維爾德洛夫的身體狀況,除了過度的疲勞精力透支之外,並沒有太多的問題。

李曉峰鬆了口氣,緊張的心情稍微緩和了一點兒,給斯維爾德洛夫蓋上了一條毯子,他噔噔噔的衝上了三樓,向列寧的辦公室跑去。他有一種猜測,如果斯維爾德洛夫的亢奮和疲勞不是偶然,那麼列寧應該也有相同的狀況。

為李曉峰開門的是克魯普斯卡婭,李曉峰原本以為自己會看到一張和斯維爾德洛夫一樣亢奮和激動的臉,但是出乎意料,未來的俄國國母臉色相當的糟糕,第一個感覺就是黑,彷彿是幾天幾夜都沒休息好,過度的加班打工妹,走路也是搖搖晃晃,似乎腿都是軟的。

「您怎麼了?」

克魯普斯卡婭苦笑著望了李曉峰一眼,帶著一種哭笑不得的表情回答道:「安德烈,你回來的太好了,趕緊勸一勸列寧同志,他已經兩天兩夜沒睡覺了,今天一天就發表了三十次演說,再這麼下去,我擔心……」

李曉峰順著克魯普斯卡婭的指引,探頭向陽台方向望去,第一眼看到導師大人的背影時,李曉峰就覺得精神有些恍惚,如果忽略掉導師大人稀疏的頭髮,僅僅從他誇張的肢體語言和聲嘶力竭的吶喊,李曉峰還以為正在發表演講的是德國的小鬍子。他真心沒見過如此激動的導師大人,這也是著魔了?

「安德烈,你回來得太及時了!」演講結束,導師大人一陣風似的回到了屋子裡,嘴皮子噠噠的說著,彷彿是一挺噴射著火舌的機槍,「時不待我,革命工作迫在眉睫,你們年輕人就應該更加積極主動一些,不要再耽誤時間了,趕緊走上街頭,趕緊去發動群眾,趕緊……」

導師大人一連用了好幾個趕緊,這種狀態跟剛才的斯維爾德洛夫何其相似,李曉峰不敢在猶豫了,趕緊打斷道:「列寧同志,我看您的精神狀態很不對勁。在這麼下去您的身體就吃不消了,請讓我為您看一看!」

這話激怒了列寧。導師大人忽然就從椅子上跳了起來,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吼道:「我不累!任何讓我休息的言論都是反革命論調!作為一個真正的布爾什維克,在革命沒有勝利之前,絕對不能休息!不能!」

暴怒的導師大人將克魯普斯卡婭都嚇了一跳,她趕緊勸說道:「安德烈也是好意,革命並不是一朝一夕能夠取得勝利。你以前不是也常說不會休息的人就不會工作嘛!」

李曉峰可沒有克魯普斯卡婭的耐心,他知道著魔的列寧肯定是無法被說服的,與其浪費口水。不如用實際行動解決問題。只見這廝一躍而起,一出手就給導師大人點到在地。

不過李曉峰出手太突然,可把克魯普斯卡婭給嚇壞了:「安德烈。你在幹什麼!」

「克魯普斯卡婭同志,你不用緊張。我只是暫時讓列寧同志暈過去了,他的狀態太不對勁了,必須立刻讓他恢復正常,否則可能有生命危險!」

克魯普斯卡婭將信將疑的看著李曉峰在列寧的頭上捏捏按按,直到列寧嗯的一聲恢復清醒的時候,她才鬆了口氣。

「我的頭,」列寧扶著腦袋就像做起來,可他眼下的狀態真的很糟糕,稍微用點勁。就覺得渾身透疼,他茫然的問道:「我這是怎麼了?」

當克魯普斯卡婭三言兩語就把事情的經過說清楚時,列寧完全驚呆了才,他怎麼也不相信自己會像瘋子一樣發表語無倫次的演說。

他問道:「這是真的嗎,安德烈?」

紅雲別夢 其實李曉峰也很頭疼。他已經發覺了,列寧和斯維爾德洛夫中招絕對是人為的,他們都中了一種讓人亢奮甚至發瘋的法術,但是咒法什麼說給導師大人聽了,他也不會相信,找個什麼理由好呢?

「我覺得您和斯維爾德洛夫同志可能是被敵人下藥了!」李曉峰絞盡腦汁才想出這麼個借口。「恐怕是一種強烈的興奮劑。」

對此列寧表示懷疑:「有這種葯?」

好在李曉峰已經想好了理由,他很肯定的回答道:「有的,據我所知安布雷拉公司即將投產的一種神經興奮劑就有類似的功效,只不過他們產品只是讓人充滿精力,而您和斯維爾德洛夫同志服下的恐怕藥性更大,效果更猛烈!」

列寧還是有些將信將疑:「如果敵人想要毒害我,直接下毒藥殺死我不就行了,何必用這種葯呢?」

李曉峰想了想,說出了心中的擔憂:「我想敵人恐怕是有一些陰險的目的要通過您來達成……」

「什麼目的?」

李曉峰斟酌的說道:「我回來的時候,發現彼得格勒群眾的情緒相當的不對勁,一開始我還以為是群眾們覺醒了,但現在看來,讓他們情緒高漲的是您……」

多餘的話李曉峰也不用多說了,以列寧的政治智慧,其實李曉峰提到群眾的情緒高漲的時候,他老人家已經完全明白了。這是有陰謀家要借布爾什維克的手翻天啊!

一個機靈,列寧掙扎就要從沙發上爬起來,「馬上召開中央委員會,敵人這是千方百計的要致我們於死地啊!」

可是他的身體狀況實在是糟糕之極,掙扎了幾次都爬不起來,而李曉峰也不允許他爬起來,雖然導師大人只是過渡疲勞精力消耗太大,但以他的年紀和他所背負的壓力,弄不好就會過勞死。

克魯普斯卡婭也勸他:「你現在需要休息!」

列寧苦笑道:「我當然想休息,可是現在的條件允許嗎?黨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不能因為我而耽誤了全黨上下的同志,更不能因為我影響了革命的大局!」

這些李曉峰也知道,不過這也是他讓列寧躺下的重要原因,「列寧同志,您不要著急。我會一種特殊的,能減輕疲勞的按摩方法,讓我給你按一按,消除一點疲勞,這樣您也能更好的投入到工作中去!」

對於某仙人說的按摩方法,列寧是不太信任的,按摩確實能消除疲勞,可自己的身體他自己知道,體力和精力真是油燈枯盡了,隨便按幾下能有什麼作用。不過克魯普斯卡婭的眼神打消了他拒絕的想法,為了讓妻子安心,就死馬當活馬醫吧!

在克魯普斯卡婭期待的目光中,李曉峰飛快的完成全套按摩手法,攏共也沒用五分鐘,對此克魯普斯卡婭有些不滿,認為某人是糊弄事情:「安德烈,你不能多按一會兒嗎?」

「不用了!」

在克魯普斯卡婭驚訝的目光中,列寧從沙發上一躍而起,此時的他精神倍棒,渾身上下似乎有用不完的勁,比平時休息好了還要舒坦,他誇獎道:「安德烈同志的按摩手法確實很管用!」

克魯普斯卡婭還以為列寧是說謊話安慰她,可是此時列寧的臉色完全證明導師大人不是說謊,臉色紅潤,皮膚隱約都在發光,氣色比紅蘋果都要可愛。

克魯普斯卡婭震驚了,脫口而出:「安德烈,你是怎麼做到的?」

李曉峰心道,怎麼做到的,還不是輸仙力,按摩,哼,我會按個六啊!今天哥可是虧大了,在火車上辛苦修鍊了一夜,全都為導師大人您,還有斯維爾德洛夫做貢獻了。

「沒有時間說閑話了!」列寧打斷了克魯普斯卡婭的發問,嚴肅的說道:「形勢危急,安德烈,我要你立刻去調查主使這一切的是什麼勢力,搞清楚他們到底有什麼圖謀!」。。)

s :求月票、推薦票!!!月票今天有沒過n,嗚呼,前公「口拉開了幾百票」後面趕得又急,嗚呼!!!月票要給力啊!,汪森和汪家其餘的兄弟形象差距比較大,像汪峰,汪畢秋等人都是個子高大,五大三粗的人,給人的感覺都慷慨豪爽,有北方漢子的風範。

而汪森卻生得文質彬彬,乾瘦乾瘦的,好像一陣微風吹過來就可以將其帶走,他戴著一副金絲邊的玳瑁眼鏡,西裝筆挺筆挺,皮鞋光可照人,一看就是一個嚴肅而嚴謹的人。

他和張青雲握手很客氣,很恭敬。他並沒有因為張青雲的年齡比他小而有所輕視,相反,他非常的重視和張青雲的見面。他來之前已經不止一個人專門叮囑過他,提醒他要和張青雲搞好關係。

張青雲不好惹,這是很多人都有的共識,而汪系算是真正吃過張青雲虧的派系。當初在江南嚴頌駿仕途都險些葬送在了張青雲的手中,那就是血的教劍。

而現在在華東,張青雲經營了這麼多年,他比除華東系以外的任何一個派系都有根基,他是華東系以外」最了解華東的官員,而且身居華東省委組織部長這樣的要職,手上的權柄非常盛,不是他汪森這位排名靠後的常委所能企及的。

汪森甚至很清楚,他想要在華東立足,沒有張青雲的支持,難度將會非常的大。畢竟汪系進入華東是很多人都反感的事情,僅僅就只有張青雲和汪系有點香火情,汪峰在汪森行前專門叮囑他,讓他務必要向張青雲靠攏,不講各件的向張青雲靠攏。

汪森很信服這位大哥,所以在和張青雲初次見面的時候,他便把這層意思講得很清楚」倒是張青雲一時準備不足,沒想過有這樣一個意外的收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