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男子神色獃滯,如實道:「他在五魂秘境,東方十萬里處的五魂仙谷中。現在是二十六長老。」

譚雲又道:「你們仙門五魂一脈,有多少人想殺譚雲?」

「很多。」

「很多是多少?」

「多的數不清。」

「那你想殺譚雲嗎?」

「想,當然想!他殺了我們內門五魂一脈那麼多人,我恨不得現在就殺了他!」

「你還有五魂一脈弟子的長袍嗎?有的話拿出來。」

「有!」那弟子木訥的從乾坤戒中,拿出一身長袍,丟給了譚雲。

譚雲接過長袍,毋庸置疑道:「打開秘境,不要將秘境關閉,然後自刎!」

「是。」那弟子打開石碑上的秘境入口后,譚雲駕馭靈舟,閃電般進入了五魂秘境,朝五魂仙谷疾馳而去……

五魂秘境山門外,一股血液隨著劍芒灑落,那弟子割喉自盡……

兩個時辰一刻后。

正在五魂仙谷大殿內,吐納天地靈氣的五魂道者,忽然,聽到仙谷外,傳來一道恭敬之音,「二十六長老,弟子急事找您。」

五魂道者淡淡道:「進來吧,禁止沒有開啟。」

「弟子遵命!」仙谷外,身穿五魂一脈道袍的譚雲,低著頭,在夜色中一步步朝五魂仙殿走去!

而弒天魔猿已經變成小猴子大小,蹲在譚雲的肩膀上,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

片刻,譚雲步入了大殿,在燭火搖曳的燭光籠罩下,依舊低著頭,駐足在五魂道者身前三十丈處。

「說吧,何事?」盤膝而坐的五魂道者,依舊閉目,自顧吐納著天地靈氣,看都未看譚雲一眼!

譚雲徐徐抬頭,一字一頓道:「吳清泉,我們又見面了!」 聽聞對方叫出自己名諱,五魂道者豁然睜開眼睛,難以置信的看著面前的青年,猝然一愣,「你這小雜種居然沒死!」

「不殺你,我豈能會死?」譚雲話罷,冷聲道:「老猿,給我殺!」

「嗡——」

話音甫落,弒天魔猿驟然竄起,體型暴漲成百丈之巨,那蘊含著雷霆之力的毛茸茸巨掌,帶著崩塌的空間,朝躲閃不及、驚慌失措的五魂道者拍下!

「不……」

「砰——轟隆隆!」

慘叫聲中,弒天魔猿一掌將神魂境一重的五魂道者,拍得粉身碎骨,令高達五百丈的宮殿轟鳴巨響!

「譚雲,別殺我……求你了!」五魂道者的神魂,剛從碎骨內鑽出,便被弒天魔猿捏在了兩根手指中!

「不殺你,難道老子還等著你派人來殺?等著你這老東西親自動手殺我?」譚雲恥笑一聲,陡然大怒,「實話告訴你,紫嫣的功法,是老子給她的。」

「你這個老東西,竟然為了得到功法而打她!你這個老畜生,去死吧!」

「老猿滅掉他!」

譚雲話音甫落,突然,殿外傳來一聲怒喝,「大膽妖猿,快放開二十六長老!」

這時,一名八旬駝背老者,出現在仙谷中,渾身噴涌著滾滾殺意,釋放著神魂境五重的氣息,對著殿內的弒天魔猿大聲道,「孽畜,找死!」

此人名叫孔高祥,乃二十五長老,平日與吳清泉私交頗深,今夜前來本想找吳清泉閑談,未曾想竟然撞到了妖猿正對吳清泉出手!

聞言,五魂道者的神魂,彷彿抓住了最後的一根救命稻草,嘶吼道:「孔兄,快救我!」

「吳賢弟莫怕,為兄來也!」孔高祥蒼老之音響起時,一柄飛劍從手中幻化而出,口中振振有詞間,化為一道飄渺的身影,朝殿內迸射而去的同時,猛然隔空刺出一劍!

「嗡——」

登時,一道璀璨的三百丈劍芒,散發著剛猛的金之力、赤紅的火之力威能,洞穿了虛空,平行朝殿內譚雲、弒天魔猿刺來!

劍芒所過之處,一方方虛空崩塌,駭然至極!

譚雲根本躲閃不及,驚悚道:「老猿速戰速決,將他們都殺了!」

「是主人!」弒天魔猿當即在五魂道者歇斯底里的哀嚎中,將其神魂捏爆!

「噗!」

而這時,譚雲面對凌空刺來的巨大劍芒,根本無法抗衡率先而至劍氣、餘威,口噴鮮血身體炮彈般朝弒天魔猿撞去!

「主人放心,有俺在,誰都甭想殺您!」弒天魔猿左手一招海底撈月,將譚雲接住后,右掌一翻,空間如滔天巨浪滾顫之中,手持長達百丈的巨棒,猛然轟擊在了刺來的劍芒上!

「砰——」

一陣巨響震顫蒼穹,地動山搖!

在孔高祥駭然的目光中,自己那長達三百丈的實質性劍芒,竟如同陶瓷般碎裂!

「好強大妖猿!」孔高祥慌忙抽身而退,掠出大殿後凌空而起就像逃跑!

他恐慌萬分,自己方才強悍的一劍,足以滅殺煉魂境五重的普通修士,滅殺四階初生期的妖獸,可結果,便被那妖猿輕而易舉的擊潰!

他便看出,弒天魔猿比自己強大太多了!

為今之計,只有逃!

孔高祥飛起一千多丈時,拚命吶喊,音波滾滾,響徹方圓千里,「我是二十五長老,救命啊!有妖……」

孔高祥嘶吼聲戛然而止,卻是,竄出大殿的弒天魔猿,將巨棒朝蒼穹狂暴的甩出,將他身軀抽爆開來!

「嗖嗖嗖嗖嗖!」

當五尊神魂,從崩碎散落的屍體中幻化而出時,弒天魔猿憑藉著超強的彈跳力,掠上虛空中后,右掌一揮,滾滾魔力將五尊神魂捲住后,迅速泯滅!

「嗖!」

弒天魔猿凌空招手間,蒼穹中的烏黑巨棒陡然變成三百丈之巨,化為一束烏光攝入了弒天魔猿手中!

弒天魔猿身體暴漲千米之巨,手持巨棒凌空一旋,俯衝而下,朝五魂仙殿砸去!

「轟隆隆!」

五魂仙殿瞬間土崩瓦解,塵土崛地而起!

「鴻蒙火焰!」

譚雲忍著五臟六腑巨痛,右手一揮,登時,高達十二丈的紫色鴻蒙火焰,閃電般在仙谷中飛馳一圈,將自己的和弒天魔猿遺留的氣息焚燒虛無!

「咻咻!」

譚雲一招手,登時,孔高祥死後掉落在地的乾坤戒攝入譚雲乾坤戒內。

同時,化為廢墟的五魂仙殿內,也飛出一枚乾坤戒攝入譚雲乾坤戒之中。

譚雲站在弒天魔猿左手心,立即穿上龜息寒紗,命令道:「老猿,以最快的速度離開五魂秘境,記得不要留下腳印!」

譚雲擔心孔高祥臨死前的呼救聲,會迎來諸多五魂一脈強者,當即命令弒天魔猿離開!

他有弒天魔猿在,即便被所有仙門五魂一脈長老圍攻,他也相信能全身而退。

他之所以擔心,是因決不能暴露自己,不能暴露弒天魔猿,否則,若引來聖門五魂一脈強者,屆時,可就危險了!

得到命令后,弒天魔猿渾身魔氣滔天,朝十萬裡外的秘境出口處飛奔而去!

由於老猿速度著實太快,以至於途中從幾名煉魂境弟子身旁一閃而過時,這些弟子只是以為刮過一陣疾風!

片刻后,方才聽到孔高祥呼救聲的一名長老,趕到了五魂仙谷上空,發現廢墟中五魂道者碎屍旁,有一塊破裂身份令牌后,大驚失色,「令牌毀,人則亡!二十六長老死了!」

接著,他瞪大了眼眸,渾濁的眼眸中瀰漫著極度的驚慌之色!

因為他看到不遠處的地面上,二十五長老身份令牌也碎了!

「大膽狂徒,膽敢殺我脈兩位長老!」那老者氣急敗壞、心有餘悸的低吼一聲,當即,連夜找到了首席大長老五魂道人。

「註:內門首席道號乃道者;仙門首席乃道人。」

氣勢恢宏的宮殿內,五魂道人:丁守愚,連夜召集了二十四位長老!

他勃然大怒,「氣死我了……氣死我了!就在兩個時辰前,我堂堂兩位仙門長老,竟然被人殺死!」

「本首席告訴你們,是誰幹的給本首席站出來承認,否則,讓老朽查出來,老朽讓兇手求死不得求死不能!」

「首席大長老息怒!」眾長老異口同聲,「屬下對天發誓,不是我們所為!」

聞言,五魂道人咬牙切齒,「好,本首席暫且信你們,現在給本首席都去查!」

「一定要把殺害吳清泉、孔高祥的兇手揪出來!如此我們還能保全一些顏面!」

「否則,讓其他八脈得知,居然有人進入我器脈秘境,殺了兩位長老,而我們連兇手都不知道是誰,我們將會成為皇甫聖宗的笑柄!」 眾長老領命后,皆怒髮衝冠,離開了大殿,前往了五魂仙谷。

任憑眾長老手段盡出,無奈一番勘察下來,也未發現兇手的足跡、氣息!

鬱悶!

憤怒!

眾長老像是無頭蒼蠅一般,一邊連夜漫無目的尋找兇手,一邊思忖著究竟兇手是誰?

眾長老疑惑萬分,由於九脈之爭,九脈之間並不太平,故而,他們首先排除了弟子是兇手的可能。

他們斷定,既然兇手能悄無聲息的進入五魂秘境,殺死兩位長老,那至少也是神魂境六重強者!

三日後。

所謂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如今仙門五魂一脈兩大長老被人擊殺之事,已然傳遍了整個仙門!

聖魂一脈、古魂一脈、獸魂一脈、風雷一脈、丹、符、器、陣,八脈高層相互猜忌,兇手不是對方,便是五魂一脈人心不齊,導致了自相殘殺!

當然,八脈高層迷惑之際,更大的感觸,則是幸災樂禍……

在這三日內,尤其是吳清泉、孔高祥門下的數萬弟子,更是人心惶惶,緊繃著神經,深怕厄運會降臨在自己頭上……

而此刻,譚雲正在內門獸魂一脈,一座仙山洞府中,繼續著殺戮!

譚雲已經挑斷了武洪的手筋、腳筋,將其踩在地上!

武洪曾是內門獸魂一脈首席,亦是穆夢囈曾經的師父,早在三年多前,內門九脈大比時,被宗主貶為了三長老!

「譚雲,求求你不要殺我……我還不想死……」武洪哆嗦著身體,哭腔著顫聲,從吐血的嘴中傳出。

「呵呵,不想死?」譚雲俯身只手掐住武洪的脖子,將其提了起來!

譚雲臉上青筋暴起,五官扭曲,「你這個道貌岸然、畜生不如的東西,當初你們內門九大首席,前往外門選拔弟子時,哪個首席不是爭著想收夢囈為關門弟子?」

「後來,你收了夢囈為徒,卻給你兒子武飛熊夢幻丹,給夢囈服下,讓你兒子玷污我的女人!」

「草擬娘的!若非當時我阻止的及時,我的女人已經被你兒子玷污了!」

「還有在盤龍巨峰上,若非你兒子被我廢掉后自盡,正好讓你來了個死無對證,否則,當時宗主就會滅了你個人渣!」

「你當初身為堂堂內門獸脈首席,身為我女人的師父,卻做出如此下三濫的事,你他娘的死一千次一萬次,老子都不解恨!」

武洪見再求無用,他索性豁出去了,「譚雲,你殺吧!你殺啊!今日我武洪詛咒你,遲早有一天被人殺死!」

「哈哈哈哈……譚雲啊譚雲,你得罪了那麼多人,其實無需我詛咒你,你也會被仇人殺的屍骨無存!」

「砰!」

譚雲一拳砸爛了武洪的嘴巴,獰笑道:「你放心,你一定會失望的,只要我不想死,誰都別想殺我。」

「至於你,待會兒我會把你脫光后,再把你屍體掛在峰巔上,讓所有人都看看你慘死的模樣!」

聞言,武洪急紅了眼,含糊不清怒罵道:「你……你這個惡魔!」

「你說我惡魔,那我就是惡魔又如何?老子無所謂,去死吧!」譚雲五指猛然發力,「咔嚓!」捏碎了武洪的咽喉!

譚雲言必行,撕爛武洪的長袍,將屍體用繩子吊在了峰巔一顆參天古樹上!

隨即,譚雲揚長而去……

一個時辰后,日落將至。

「不!不要殺我,求你了譚雲,我再也不會因為你殺了我孫兒慕容坤,找你報仇了!」

一座洞府內,蒼老的慘叫聲很快消散,接著,身穿龜息寒紗的譚雲,邁出了洞府。

只留下洞府內,一具死狀慘烈的屍體。

屍體的主人,正是曾經獸魂一脈二長老:慕容泓!

當初譚雲,在隕星城通過選拔,成功拜入皇甫聖宗,和穆夢囈回宗的途中,便是慕容泓的孫子慕容坤,攔住了駕馭靈鶴的譚雲、穆夢囈,想玷污穆夢囈,同時也想殺譚雲滅口!

後來在外門中,譚雲殺了慕容坤。

當譚雲進入內門后,便遭到了其爺爺慕容泓屢次派人截殺!

如今譚雲殺了武洪、慕容泓后,殺戮並未停止!

他最後要殺的人,不是別人,正是如今內門聖魂一脈暫代首席:聖魂道者令狐蒼鶴!

令狐蒼鶴的曾孫令狐長空,在內門屢次對譚雲下手,反被譚雲擊殺!

後來譚雲進入內門后,令狐蒼鶴數次派人殺譚雲!

曾經譚雲沒有能力殺令狐蒼鶴,但今日不同,他有弒天魔猿,報仇輕而易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